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105太子说他想你了

105太子说他想你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莫云尘听到祁悠然的问题后神秘的笑笑,然后回答:“入乡随俗罢了,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规矩,只要不打破对方的底线,一切就都安好。至于……其中的秘诀嘛,不能告诉你。万一你跑回去偷偷告诉了你爹,那怎么办?项”

    莫云尘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的说。

    “将军放心好了,你觉得像我爹还有我大哥那种人,会愿意来这种地方吗?”祁青云也许还好,但是祁震,是绝对不会的。

    西域这边除了处处危险外,气候也十分的异常。昼夜温差很大,像祁震那种心高气傲,又痴心妄想的人,肯定不会来这里受罪。

    “那你倒是说说,你爹和你大哥,是什么样的人?”

    “这……”祁悠然犹豫了一下,接着靠近莫云尘的耳边,小声说:“说了实话会被人说不孝,不说实话怕将军你会觉得我这个人不诚实,所以这个问题,我还是不要回答了吧?瘙”

    “你这丫头,果然如二皇子所言一样,有意思!”

    莫云尘笑着拍了拍祁悠然的肩膀,两人继续往前走去。把整个军营都巡视了一圈后,回到帐篷里。

    “老将军,恕我斗胆问一句,咱们这儿的士兵,就只有一种吗?”

    “什么意思?”莫云尘愣了一下,没太懂她的话。

    “哦,我就是随便问问。西域这边不需要在水上作战,但是步兵和骑兵是必不可少的。我之前就想问我爹,可转念一想,他肯定会骂我的,所以就没敢多问。我想知道,咱们齐墓,有执行特殊任务的,特种兵吗?”

    “过来说。”莫云尘对祁悠然的话起了兴趣,把她叫到了自己身边来,细问:“你所指的特殊任务,都有哪些?”

    祁悠然有些纠结,要不要继续把这个话题说下去。如果她讲得多了,话传到楚小白耳朵里去,楚小白就肯定会知道她的身份。但如果不说,祁悠然想用莫云尘来牵制祁青云的目的,就达不到。

    如今朝中上下,不畏惧祁青云的人,没有几个。莫云尘虽败给过他,可楚小白也说了,他是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才赢的。现在看来,莫云尘没什么大的优势可以再返回边关,所以,祁悠然就得替他找这个优势,也顺便,为自己铺一条路……

    祁悠然可没有忘记,楚云逸和祁青云都想以比武招贤的方式让她进入军营。可祁悠然怎么想,怎么觉得那种方法不靠谱。欺君大罪,她实在是不想担下。皇上如今已经特例让自己加入朝廷,虽只是个小小的捕快,但也足够让人震惊。凡事有一就有二,只要准备做的足,祁悠然就不怕皇上到时不同意,让她参这个军!

    “两军对峙,最重要的是作战计划。可每个国家的将军就那么几位,彼此有什么套路,可能都猜得出来。所以我想,如果战争一旦打响,出其不意,是取胜最好的办法。”

    祁悠然在莫云尘灼灼的目光之下,缓缓说道:“所谓特种兵,并不需要十几万几十万那么多的人数,也许几百人甚至是几十人,就可以让敌方溃败。不过这些人,得需要专门的训练罢了。”

    “继续说。”莫云尘听的入神,不让祁悠然停下来。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好了,拿二皇子说,二皇子武功很高,医术也很高,同时,他下毒的功夫应该也是一流的。一个会下毒的二皇子也许不足为奇,但是几十个身手不凡的人带着毒药,乔装潜入敌方军营,在他们的伙食里加那么一点料,效果就很明显了。特种兵一定要选军中的精英,脑子要灵、身手要快、遇事不惊,将军想想,如果你手底下有一百个二皇子,会是什么样?”

    在这个时代,没有红外线没有监视器,有些事情想要做到简直是再轻松不过了。

    “想法是好的,可是,想要培养成这么一大批人来,所需要花费的时间也不可能少。”莫云尘说出自己的看法。“整个齐墓王朝,以我来看,符合你要求的其实很少。而且,精英也未必会在我的手上。”

    “我懂将军的意思。”

    西域这块地方,说的好听点是派来镇当地民众的,说的不好听点,用“流放”两个字也不足为奇。现在的精兵强将都在祁青云的手上,莫云尘手上的兵量本来就少,想从中选取特种兵,就更是困难。可……

    “这件事,我想将军可以找太子爷研究一下。”祁悠然微笑说到:“我想太子是一定会帮你想到办法的。”

    “你这丫头,有什么话赶紧给我说明白了!”莫云尘的心被祁悠然的话已经撩的痒到不行,为国家鞠躬尽瘁一辈子,说到底,最后死了也是想看到国家安稳的,如果能在自己老到不能动之前,再为国家效一份力,那莫云尘也就觉得死而无憾了。当然,如果能通过这件事让祁青云难堪的话,就更好不过了。那个逆徒,他终要找个机会好好修理一番!

    祁悠然看着莫云尘心急的样子,便笑了笑,轻声开口说道:“军中现在也许没有合适的人选,但民间一定有。将军可知‘比武招贤’一事?这事儿是太子提出来的,目的就是想选些有用的人才入军,并加以重用,增加我军的实力。而且除了这个方式,太子也还有其他的办法帮你弄到一批人。”

    太子爷和逍遥阁的关系那么好,想让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去敌营放肆,也不是什么难事。最重要的是,太子爷有钱~实在不行就按正常价给他们算工钱好了。

    “这也是能让太子和二皇子合作的好机会,将军觉得如何?”

    莫云尘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祁悠然。祁悠然被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就一直微笑。

    “这些,都是你爹教的?”

    “我爹能教出我这么聪明的学生来吗?”祁悠然戏谑说道:“我爹最优秀的学生是我大哥,我在他眼里,是登不上大雅之堂的废物而已。”

    “你和二皇子要在这边停留多久?”

    “两三个月吧,其实二皇子就是打着来看将军的幌子,出去找他想要的稀奇玩意儿的,所以你看,他成天往外跑,直接把我扔在这儿。”

    楚小白的性情喜好,莫云尘很清楚,所以他也没有怀疑祁悠然说的话。

    “两个月……好!那我们就在这两个月的时间内,好好的研究一下你说的计划!”莫云尘赞赏的看着祁悠然,“没想到,你们祁家到真是出了个人才。”

    从废材到人才,祁悠然不知她究竟用了多久。但祁悠然知道,人们最后一定会把人才,改为天才,来称呼她的。

    祁悠然的一番话,让莫云尘很高兴。甚至,在楚小白晚上来接她回客栈的时候,莫云尘直接说道:“今晚回去收拾收拾东西,明儿个就直接住到这边来,不必再折腾了。”

    楚小白惊讶的看着他,又看了看那边浅笑不语的祁悠然,觉得不对劲。

    “在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楚小白好奇问道。

    “我和将军之间的秘密,不能告诉你。”祁悠然瞥了莫云尘一眼,问:“对吧将军?”

    “哈哈,对,对!”莫云尘深知,想要一下子化解二皇子和太子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能的,太着急的话,是会物极必反的。所以祁悠然也是抓住他这个心理,才敢如此的。

    在回客栈的路上,楚小白时不时的就盯着祁悠然看一会儿。那眼神,简直就像是第一次进动物园,看到了猴子一样。

    “有什么话你就说,看什么看?!”

    终于,祁悠然被他看猴子的眼神儿,给看怒了。

    “你究竟怎么摆平老头子的?”莫云尘这个人脾气犟得很,他不喜欢的人,别人说什么都没用。

    “什么也没说,我长得漂亮,招人喜欢,怎么,你有意见?”

    “你回答的好有道理,我竟然不知该怎么反驳……”楚小白低下头去,苦恼。

    回了客栈,各自回房。楚小白冥思苦想了很久,还是想不出来,祁悠然是怎么把莫云尘给搞定的。

    京城内,皇宫。

    “皇后,二皇子和祁悠然的去向已经调查清楚了,二人是去了西域。”

    “西域?”苏安皱眉看着面前的人,“你确定没错?”

    “确定。”

    苏安垂眸想了一会,然后出声,“我不管你花多少的心思,用多少的银子,总之,你亲自去西域,给我找几个高手把事情办妥。最好,是连那楚云白一块儿,让他们死在西域。”

    “奴才明白,这就启程去办。”

    好端端的,那二人怎么会跑到西域去了呢?难道……

    男子从皇宫离开后,便准备出城。皇后的命令,他不能忽视。

    “这么晚了,是要去哪儿?”

    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男子心猛地一沉,四下看去,最后在树上发现了这声音的主人。

    楚云逸斜躺在树杈上,月白色长袍穿在身上,俊逸潇洒,衣炔飘飘。俊美妖孽的脸上,挂着一丝邪笑。他似乎是特意等在这儿的,这让男子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回太子,奴才只是出城去办点事情而已。”

    “出城?城外那么大,你指的是哪里?”楚云逸的声音轻飘飘的传了过来,随后,他的人就如声音一样,从树上跃下,落地,动作轻盈的,几乎没有什么声音。

    楚云逸径直走向了他,问:“我让你在皇后身边活这么久,你以为,我是不敢杀你?”

    “太子……”

    楚云逸停在了他的面前,嘴角噙着笑,眼中却是寒冷杀意。

    “你和皇后的一番话,我可是都听进了耳朵里。”楚云逸没有否认他偷听的事实,实际上他一直都知道,苏安一定会出手,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我楚云逸看上的人,你也敢动?”

    男子转身要逃,但怎能逃得过楚云逸的追捕。没有任何反抗,他甚至都还没反映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时间便瞬间停止了。

    身子僵硬了一下,随即倒地,脑袋和身体分离。楚云逸处理完尸体后,返回宫里,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让苏安觉得,那男人是死在西域,这样是最好的。

    祁悠然舒舒服服睡了一觉,和冷月一起被楚小白送到了营中。

    “老爷子你确定让她住在这儿?我告诉你,你以后再想赶她,可就赶不走了。”楚小白不顾祁悠然的斜视,勇敢的说道。

    “将军现在疼我还来不及,怎会赶我?”祁悠然冷笑打击着楚小白。

    “没错,老夫现在的确很喜欢这丫头。”

    莫云尘只有一子,当年随他征战沙场时,战死。现在一个人,无亲无故,所以见到谈得来的祁悠然,有些亲切。

    “二皇子今天不去办正事了?”祁悠然提醒楚小白。

    “当然得办,我怎么舍得看你难过呢?”楚小白走过祁悠然面前,顺便轻佻的勾起她的下巴,“等我回来,晚上喝酒。”

    “他到底要办什么事?”莫云尘望着楚小白远去的背影,问道。

    “他在书上瞧见了一种草药,说是很难找,似乎已经没有了,不过他很想要,所以将军你懂得,他现在根本没心思陪我们。”

    莫云尘一心想着和祁悠然谈“特种兵”的事,所以也就没多余的心思去理会楚小白的去向。而在和祁悠然的谈话间莫云尘也发现,她竟懂得不少兵法,一点都不像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该有的表现。

    “一个女子,懂得太多,不一定是好事。”莫云尘意味深长的说道。

    “将军,我现在可是男装在身。”祁悠然对上莫云尘的视线,“在别人眼里我也是个男人,你最好还是不要泄露我的身份吧?”

    让女人住在军营里,不妥,也忌讳,所以祁悠然只能一直女扮男装,这也合了她的心思。

    莫云尘越来越喜欢祁悠然的性格,等楚小白晚上回来以后,他已经有了种自己不受宠,被抛弃了的感觉。

    “你们什么情况?”楚小白硬是搬了个凳子,坐到莫云尘和祁悠然中间去了。“一天不见本皇子,怎么也都不说想我?见我回来了,也不正眼瞧我一下,当我是空气?”

    “二皇子是想来我这儿找存在感吗?”祁悠然自动远离他,“相信我,你的存在感已经够强了,不必多此一举。”

    “可是你的眼里没有我。”

    “抱歉,都怪我眼睛小,容不下二皇子这尊‘佛’。”

    “悠然你是在说我胖,我听出来了。”楚小白话中挑刺,鸡蛋里挑骨头。“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明儿个就绝食。”

    “为何不是今晚就开始?”

    “因为我带了好酒回来,不能让你们独享。”说完,楚小白扭头看向莫云尘,“老爷子,要她要我还是要酒,你选!”

    “臣要是说都要呢?”莫云尘难得开玩笑。

    “你倒是够贪的。”楚小白撇撇嘴,站了起来,“今天就如你的愿好了,不过悠然只能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p

    祁悠然是不知他哪来的这份自信,瞪了他一眼,也懒得再和他说什么。

    天黑,几人喝了一个多时辰,莫云尘已经隐隐有些醉意了,可楚小白和祁悠然却依旧像个没事儿的人一样。

    “你一个女人,酒量怎么那么好?”楚小白无法理解的问道。

    “女人为什么就不能酒量好?”祁悠然不悦反击,“我天生千杯不醉,你有意见找我娘去。”

    “悠然你这是在诅咒我!”大家都知道,祁悠然她娘早就死了。

    “我什么都没说,人家都说红颜薄命,长的好看的人活不长。但是看二皇子的脸就知道,你绝对是能千岁千岁千千岁的。”祁悠然话中有话的说,楚小白长得丑。

    楚小白这个人,你说他什么都行,但是说他丑,他就忍不了了。

    “挑衅小爷我,是要付出代价的。”楚小白抬手将杯中酒饮尽,然后抬手一指祁悠然的脸,道:“今晚给我等着。”

    “呵呵,我是被吓大的?”

    祁悠然已经习惯了楚小白的痞性,见怪不怪,一点儿都不怕了。莫云尘笑着看他们二人,心中高兴。

    喝尽兴了,便各自回去休息。楚小白和祁悠然站在外面吹夜风,顺便,和她说说“樱花吟”的事。

    “还是一点下落都没有,再过几日,还是找不到线索的话我就去五毒派碰碰运气好了。”楚小白望着祁悠然的脸,低声说道。

    “二皇子其实不用这么拼的。”

    “那怎么成?我楚小白好不容易看上个人儿,怎么能眼睁睁的瞧着她死呢?再说了,你死了,岂不是要坏我神医的名声?”

    说起五毒派,祁悠然便想起了那个行为举止都很诡异的小姑娘。如果可以,她是不希望再和她见面的。

    两人说了会儿话后,就准备回去了。进了帐篷,祁悠然忽然发现,桌子上多了一张纸条。看了上面的内容后,她连忙起身来到冷月的住处,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祁悠然想了想,拿着纸条来找楚小白,问:“知道这是哪儿吗?”

    楚小白看了看上面所写的地址,说:“知道,很好找。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

    纸上没有说对方的来历,只是说想要人,就到这个地方去。祁悠然初到此地,没理由立刻就被对方给盯上。

    没办法,二人只好悄悄出去,不敢惊扰到莫云尘。楚小白带着祁悠然来到目的地附近,祁悠然小声对他说:“上面说了只准我一个人过来,你在这儿等着,有什么事的话,我会发信号的。”

    “好,注意安全。”

    祁悠然一个人过去,敲响了大门。这儿是个很气派的宅邸,不知里面住着的,是什么人。

    过了一会儿,有人来敲门了。问祁悠然的身份,祁悠然拿出那纸条,来人看了一眼后,放她进去了。

    看来没找错地方,祁悠然跟在男子身后,左右打量着这里,最后被带到了一个院子里面。

    “主子在房间等你,进去吧。”

    祁悠然看了眼那亮着光的房间,走了过去。敲了敲门,听到回应后推门进去。然后,看到了屋内的冷月,还有另外一人。

    同为女人,祁悠然是很容易看得出对方是不是女扮男装的。但祁悠然不得不说,她的男装扮相,要比自己更像的多。

    女子容貌很精致,眉目间有着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英气。她目光尖锐的看着祁悠然,然后问冷月,“就你们两个?”

    冷月点了点头。

    女子见祁悠然好像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于是说道:“我是白楚颜。”

    “白楚颜……是谁?”祁悠然不怕死的问道。

    冷月轻咳一声,小声说道:“逍遥阁,二把手。”

    “哦……”祁悠然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视线又一次的落在了白楚颜的身上。原来这位,就是太子爷的青梅竹马。

    “看来你并不是我逍遥阁的人,却敢打着我逍遥阁的旗号在外行事,胆子倒是不小。”

    祁悠然从她的字里行间中感觉到了,自己和冷月会被“请”来这里的原因。

    “那日是逼不得已才会显露身份,我虽还未入逍遥阁,但阁主已经答应我,会让我加入。所以,我现在也算是半个逍遥阁人。”

    “强词夺理。”白楚颜冷笑一声,“你们和朝廷来往已经被人发现,为了不让人说,逍遥阁与朝廷勾结,所以,我不得不杀了你们。”

    祁悠然就这样被宣判了死刑,让她有种是在和太子爷说话的感觉。

    “现在杀了我,恐怕不行。”祁悠然不畏不惧的和她对视,说道:“怎么说我也是皇上亲派过来的,而且,身上还挂着太子爷的任务,我死了,怎么回去复命?”

    “你是朝廷的人?”冷月此前什么都没有说,因为她能感觉得到,阁主对祁悠然似乎不一般。所以她口风很紧,什么都不说。白楚颜对祁悠然的背景身份,也并不清楚。

    “祁悠然,镇国将军府二小姐。”

    “原来你就是祁悠然。”白楚颜在听到这三个字时,脸上露出一种轻蔑的笑意。让祁悠然再一次的意识到了,自己真的是个名人。随便和别人一提名字,对方就知道自己了。

    “没错,我就是咱们齐墓王朝鼎鼎有名的废物,祁悠然。”祁悠然无所谓的说道:“不过这个废物现在是给太子卖命的,太子还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什么话?”白楚颜立刻问道。

    “他说……”祁悠然垂眸想了想,然后上前几步,走到白楚颜的身边,弯腰伏在她的耳边,道:“他说,他想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