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掌门令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云逸自从那天把祁悠然送回来后,就一直没再露过面。祁悠然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走的,总之,他在扰乱了她平静的心后,就销声匿迹了。

    楚小白没再来五毒山找过祁悠然,每日过着清静而忙碌的日子,祁悠然没再下过山,因为担心和逍遥阁的人碰上,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每一天,她都跟在醉红妆的身边学习知识,因为记忆力很好,醉红妆只要说过一次的话她就会记住,所以醉红妆也是愿意教她的妲。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祁悠然偶尔还是会想起楚云逸。自己早晚有一天是要回京城去的,楚云逸的那些话对于祁悠然的小心脏而言,真的是有些沉重、她不知道他是不是认真的,可她心里真的是痒痒的。好在祁悠然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后山上也足够的清静,在醉红妆不在的时候,祁悠然可以很方便来练功。

    日子就这样过着,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祁悠然用之前杨震天教她的方式去练功,配合着体内的内力,每日苦练几个时辰,效果是大增的。

    祁悠然一直呆在后山,某天,醉红妆看着祁悠然蹲在悬崖边上,一脸惆怅的望着山那边的时候,她皱眉走了过去窀。

    祁悠然扭头看她,醉红妆一脸凝重的也看着她。就在祁悠然想问,醉红妆有什么话要说的时候,只见醉红妆抬了抬腿,脚直接踹在了祁悠然的屁股上,把她踹下去了……

    万丈高山,祁悠然的头冲着下面,垂直下落,能听得到风声在耳边呼啦啦吹过的响声。

    这场景,似曾相识。祁悠然一想,上次也是被云长卿这么从上面弄下来的。

    醉红妆看了看祁悠然,不见她大叫,也不见她有什么反应。暗骂一声,醉红妆纵身跃下,来到祁悠然的身边,拎着她的脖领最后稳稳落地。

    祁悠然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这可比过山车蹦极什么的刺激多了……

    “你轻功这么差,云长卿知道吗?”

    “知道。”祁悠然点了点头,“可他不教我。要不,掌门你收我为徒?”

    祁悠然知道醉红妆不会让她活活摔死的,因为这段时间,醉红妆对她一直都很满意。

    醉红妆嗤鼻一笑,看着祁悠然,问:“你不是已经有师父了吗,怎么不找他去教?”

    祁悠然想了想,不打算曝光自己和杨震天的关系。一是因为她之前和杨震天约定了的,二则是她并不清楚,五毒教和丐帮有没有什么纠葛。如果醉红妆和杨震天有什么矛盾的话,那自己的待遇肯定也一落千丈。

    “我的师父是跟在我爹身边的副将,他只不过是在我家中的练武场教过我一些皮毛而已。若是想练得一身好的武艺,还是跟着掌门,更适合一些吧?”

    醉红妆大笑起来,“你这丫头,倒是敢说。难道不怕,我压根就没打算过收你为徒吗?”

    “掌门若真是没有这份打算的话,也就不会一直把我带在身边,教我如何去看那些书了。这份待遇,连灼珏都是没有享受过的吧?”

    祁悠然把醉红妆对待自己的态度看的很清楚,而醉红妆也没再否认,真的指点起祁悠然来。

    醉红妆只教了祁悠然不到一个时辰就离开了,告诉她在此自己练习,晚些时候会来接她。偌大的山谷里只剩下祁悠然一人,想起之前听人说的,醉红妆在这里养了不少毒虫猛兽,祁悠然就不由得神经紧绷起来。

    拂衣坐下打坐,她脑海里浮现出醉红妆刚刚口传给她的话。

    气之聚也,由百骸毕具而寓,一而二,二而一,原不可须臾离也。武备如此,炼形以合外,练气以实内,坚硬发如铁,自成金丹不坏之身,则超凡入圣,上乘可登,若云敌人不惧,尤其小焉者也。

    闭上双目,祁悠然静静安坐。将气由丹田处发出,渐渐涌遍全身,走遍各处经脉。最后回归于丹田,两肩一塌,两肘一沉,两肋一束,

    时间缓缓流逝,祁悠然聚精会神的练功,并没有发现,其实醉红妆一直都是高处暗暗观察着她。见她一直专心练功,不投机取巧,不三心二意,醉红妆也就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没有错的。

    到了黄昏,醉红妆来把祁悠然带到了山上。之后接连多日,她都是反复着这种生活。晚上看书,白天去山谷练功。

    在五毒教呆了这么久,祁悠然也了解了一些关于五毒的秘密。五毒教之所以能让人闻风丧胆,除了天下一绝的毒药之外,更毒的,是蛊。

    <

    祁悠然对蛊这东西,之前是有过一些了解的。再加上上次被楚小白那么折腾了一回,所以现在打心里有点发怵。

    一个小小的虫子,却能完全将你控制住。让你生不能生、死不能死。醉红妆养蛊,而且不是像楚小白那样业余的。她很专业,这个山谷就是她的养蛊场。

    祁悠然只跟着去看过一次后,就没了兴趣。数百只毒虫在那一个大的容器中相互残杀撕咬,说实话,场面真的不怎么好看。

    醉红妆看着祁悠然僵硬的表情,轻声一笑,很快就带着她离开了。夜晚,祁悠然一人躺在房顶上,望着璀璨的星辰,觉得就一直在五毒山这么生活下去,其实也是不错的。

    一转眼的时间,她都从京城出来三个多月了。从楚云逸离开后到现在,也有一个月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祁悠然越来越觉得,太子爷是拿她开玩笑的。在宫里呆久了,总是想要找些解闷的东西。而她祁悠然,则是不二的选择。

    祁悠然就这样自我安慰着,躺了很久后,准备回房去休息。她刚刚起身,就注意到有一抹身影从前山方向过来。祁悠然一愣,那人穿着白色的着装,并不是五毒教的人。难道是来找自己的?能是谁?

    等那人靠近之后,祁悠然打消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他在发现祁悠然之后,是毫不留情的扑杀过来的,让祁悠然仅有的一点点睡意,也瞬间消散无遗。

    什么人这么大胆,追杀她都追到五毒教来了?!

    祁悠然的身子在房顶上滚了一圈,顺势爬起,跳到了地上。砖瓦被那人打坏,醉红妆此时也冲了出来。

    他在看到醉红妆之后,便转移了目标。祁悠然退到一旁,琢磨着这人的来历。

    就在祁悠然看的正入神的时候,她发现醉红妆突然愣了愣神,差点被对方偷袭成功。很快,祁悠然就明白了她愣神的原因。

    又有一人出现在此,直奔房内冲去。祁悠然这个门神当然要阻拦,她先是牵制住那人,不断的挑衅,接着逃窜,在到达某处之后,启动了附近的机关。

    这些人来这里的目的应该很简单,不是想杀醉红妆,就是来偷毒药的。祁悠然启动的机关,正好是处在室内存放毒药的房间。三层石门挡在那里。即便他们真能过的去,也得花上一些时间才能攻破。

    醉红妆瞥见祁悠然的动作,微微一笑。祁悠然的对手好像也明白了她做了些什么,于是很恼火的对她展开了攻击。

    对方手中握着长剑,祁悠然一向不用那东西,随身携带的也只有两把匕首。将其握在两手之中,祁悠然主动与对方打起了近身战。

    乘机追击,无缝则退。夜袭,近身战,这都是祁悠然所熟悉的。无奈,那人手中的利剑实在是有些碍事,剑气逼人,几次都几乎伤到她的要害。

    怎么办?祁悠然想了一下,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她故意露出破绽,在对方挥剑过来的时候,直接用手接住。

    剑身被她死死的握住,鲜血瞬间流出。那人被祁悠然的动作给惊了一下,祁悠然却扬着大大的笑容,吹了一声口哨。

    “看这儿看这儿。”祁悠然的声音刚起,握着那剑的胳膊猛地一用力,把敌人整个拉向了自己的方向。随后一脚踢出,把人踢飞出去。

    “舍得不孩子套不着狼,老娘今儿废了一只手,不扯断你两条腿,买卖做的岂不是赔了本?!”祁悠然一身匪气,紧追着那人不放。她的动作很敏捷,头脑思路也很清晰。在追逐的过程中,还不忘撕破自己的衣服,将撕下来的衣服长条缠绕在伤口处。

    那柄长剑早就被祁悠然胳膊一扬扔进了山谷里,对方没了武器,在祁悠然眼里,就如同没了獠牙和利爪的老虎一般,好对付的很。

    祁悠然很喜欢近身战也很享受,能够近距离的看清对方恐惧的神情,是件很不错的事。

    不一会儿,那人便被祁悠然打的没有还手的机会。也不怪他,祁悠然练过的拳术之多,她随时变换套路,让对方摸不清她的门道。

    祁悠然不恋战,速战速决把这人抓住,断了手筋脚筋,扭头去看那边的状况。和醉红妆交手的敌人似乎没料到祁悠然竟然会胜,也是因为这突发状况,让他不得不拿出了一开始并没有想要用的武器。

    祁悠然一看那东西,顿感不妙。

    “师父!快逃!!”祁悠然对醉红妆喊道,醉红妆虽然躲得快,但也还是挨了几针。

    祁悠然赶紧上前来到她的身边,而醉红妆的对手,则是第一时间到了那被祁悠然擒住的人身边,带着他跑了。

    祁悠然拔掉醉红妆身上的一根针,果不其然……“有毒。”

    醉红妆沉默着不说话,被祁悠然带回了屋内,帮她把身上的银针全都清理下来后,醉红妆走到窗边靠在那儿坐下,一只脚踩在自己坐着的椅子边缘上,然后看向祁悠然。

    “先去把伤口处理了。”

    祁悠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转身离开,过了一会儿后便回到了醉红妆的视线之中。

    “这两个人,你可能猜到是什么来路?”醉红妆问道。

    “极有可能是北冥国的人,当然,也不排除对方是齐墓王朝的人。”那武器她和楚小白能做的出,别人也一样可以。

    “上次你们做的那东西,在哪儿?”醉红妆又问。

    “在二皇子手上。”祁悠然怔了怔神,疑惑的问:“师父是怀疑二皇子?”

    醉红妆摇摇头,道:“如果真是那二皇子的人,也不至于对你痛下杀手。”

    两人冥思苦想,最后祁悠然扶着醉红妆进了密室,协助她解毒。

    醉红妆在弄清楚自己是中了什么毒之后,表情更加阴沉了。她抬眸看向祁悠然,说:“这些毒,是出自我五毒山。”

    而且对方很聪明,将她所制的毒药几种合在一起来用,药效加倍,如果不是对药性十分了解的人,根本就分不清自己究竟中了哪种毒。

    “是上次偷毒的人?”祁悠然低声问道。

    醉红妆长叹一口气,“应该是这样的。没想到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有人惦记着。”

    醉红妆自嘲的笑完之后,让祁悠然为她准备解毒所需的药材。醉红妆没法为自己施针,祁悠然要去找灼珏过来她又不同意,所以最后,祁悠然只好赶鸭子上架,第一次为人施针解毒……

    醉红妆躺在床上,看着祁悠然紧张的样子,骂道:“没出息的东西,让你看那么多书,都看到屁股里去了?”

    “师父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理论和实践完全不是一回事儿。”祁悠然小心翼翼的落下每一根针,还不忘和醉红妆贫嘴。“若是看进脑子里的东西都能为我所用,那我看了那么多本武功秘籍,早就成绝世高手了。”

    “你的手没事吧?”

    “没事,小伤,习惯了。”祁悠然随口回答,醉红妆看了她一眼后闭上了双眼,养神。

    两人足足折腾了一晚上,祁悠然一直守在床边观察着醉红妆的情况,中间给她煎了几服药,现在药都凉了,醉红妆还没有醒过来。

    两人一直呆在封闭的密室之中,光线昏沉沉的。祁悠然望着床上那娇小的身躯,觉得醉红妆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那么大的人了,却一直要以小女孩的形态存活于世。她受没受过嘲讽祁悠然不知道,可祁悠然知道,她心里应该是不好受的。

    醉红妆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祁悠然用那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她。慢慢坐了起来,醉红妆低声问道:“怎么,可怜我?”

    “不是可怜,是心疼。”祁悠然起身把药拿了过来,看着醉红妆一饮而下,问:“感觉怎么样了?”

    “死不了。”醉红妆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然后对祁悠然说:“我那日收你为徒,仅是你我二人知道的事。祁悠然,我问你,你是否是真心想要入我五毒教的?”

    “当然。”祁悠然毫不犹豫,点头回答。

    “你就不怕被别人知道了,说你是邪教弟子?”

    祁悠然笑了笑,说:“那些所谓的名门,也没有正到哪里去吧?嘴长到别人脸上,而不是我这里。他们说什么我管不了。只不过,如果真的不爱听了,那就毒哑他,让他说不出来好了。”

    “你这丫头,心倒是狠。”醉红妆话虽这么说,眼中却透着赞赏的光芒。“既然如此,你今后便是我醉红妆的徒弟。这枚令牌你拿着,好好休息,改日下山,帮为师去调查这件事。”

    祁悠然接过醉红妆的令牌一看,傻了眼。“师父,这……让我拿着不大合适吧?”

    这是五毒教掌门的令牌,醉红妆一直都是带在身上的。

    “给你你便拿着,哪那么多废话。”醉红妆叱责道,“云长卿曾救过我一命,如今我又被你所救。放眼看去,我五毒教几百名弟子,没有一个是有你聪明的。我会尽我所能,将我一身本领传授于你。只是,那些歹人没有得手,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他日为师若是死在了这些人的手上,五毒教,就需要你来掌管了。”

    “我入五毒的时间比任何人都短,师父做出这样的决定,难道不担心别人不满吗?”

    “五毒是我一手所建,我醉红妆再不济,也还不至于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你若是不敢接下五毒教这个‘烂摊子’,我也不逼你。”

    祁悠然将令牌收入怀中,与醉红妆四目相对,道:“师父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调查的水落石出,不会让你失望的。”

    醉红妆点了点头,让祁悠然出去了。她一个人在密室呆了整整一天,才重新走出那里。

    祁悠然已经去谷底将她之前扔下去的那把剑捡了回来,觉得是把好剑,打算回头拿去给莫云尘看看,能不能看出是出自谁人之手。

    醉红妆一出来后,就召集了山上所有的弟子,然后宣布,在自己离世后,将五毒教传给祁悠然一事。

    其实经过这么长的时间,这件事很多人都已经预料到了。她们没想到的是,醉红妆会这么早就公布出来。也由此看见,祁悠然现在,真的是很讨醉红妆的欢心。

    几百人中,当然会有不服气的。祁悠然资历尚浅,武功听说也是一塌糊涂。凭什么坐这个位子?但是有醉红妆在,没有一个人敢说个“不”字。

    祁悠然下了跪,跟着醉红妆发了毒誓。仪式结束后,祁悠然跟着醉红妆回了后山,留下众多人在前山议论纷纷。

    “你比常人聪明许多,师父今天就教你一套剑法,别人或许要几个月才能练成,但我想,你应该半个月就能记住全部的招式了。半个月后,你启程下山。”

    醉红妆在那天祁悠然与人交手中发现,她竟然还会少林拳法。那少林与五毒恰好相反,只收男不收女,所以祁悠然是怎么学到的,醉红妆很好奇。

    看着祁悠然在自己的指点之下练剑,醉红妆暗暗感叹这是个练武奇才。抓紧一分一秒,祁悠然剑不离手,反反复复重复着醉红妆所教的招式。

    半个月,很快就过去。到了日子,祁悠然整理了行囊,下了山。醉红妆安排了灼珏一块儿和祁悠然走,站在山下,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时无言。

    “掌门……”

    “别乱叫,掌门在山上呢。”祁悠然打断她的话,道:“叫我悠然就好。”

    祁悠然想了想,带着灼珏到了军营。她记得,楚小白是将几匹马留在这里的,不知现在还在不在。

    进了军营,见到了莫云尘。让祁悠然大为意外的是,楚小白竟然还在这里!

    “哟,舍得下山了?”楚小白嘻笑着和祁悠然打着招呼。

    “二皇子,怎么还在这里?”祁悠然惊讶的问。

    “你没走,我走什么?”

    莫云尘把祁悠然拽了过去,打量了一番后,说:“清瘦许多,现在事情都办完了,可以陪老夫我喝一杯了?”

    “当然可以。”祁悠然浅笑嫣然,“今晚,陪将军你喝个痛快!”

    祁悠然找了个时间,把楚小白带到了无人的地方后,问他,“上次我们做的那武器,还在你手上吧?”

    “丢了。”楚小白毫不在意的回答,气的祁悠然牙痒痒。

    “不是开玩笑?”

    “不是。”楚小白一脸无辜,“我就扔在营帐里了,回来就没了。”

    祁悠然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想要打他的冲动。什么也不说,转身要离开。楚小白追了上去,问:“好端端的怎么问起这事儿来了?你早就知道我弄丢了东西?那个灼珏不是老妖怪身边的人吗,怎么跟着你一块儿下来了。”

    祁悠然也不搭理他,晚上陪莫云尘喝了一顿之后,祁悠然提出要离开西域。

    “这件事太子之前已经和我打好招呼了。”莫云尘叹了口气,说:“你回去后帮着太子好好练兵,我等着你几个月后,重新回来。”

    帮着太子练兵?祁悠然眨眨眼睛,没太懂莫云尘的话。可她也没细问,笑笑敷衍了过去。

    </p第二天清晨,祁悠然几人离开。灼珏和冷月共骑一匹马,几人日夜兼程,很快就回到了京城。

    祁悠然前前后后加起来,离开京城有四个月了。再次回来这里,她发现祁震竟然还没离开京城。

    回了将军府,将灼珏和冷月安排完之后,祁悠然就起身进了皇宫。因为当初和皇上说,她和楚小白去西域的目的,是去那边调查北冥国一事的。所以回来后,祁悠然就不得不去面圣。

    踏入皇宫,祁悠然在还没见到皇上之前,就先被楚云逸给拦住了。

    楚云逸若无其事的走到祁悠然面前,和她打了招呼,然后小声同她说道:“见了皇上记得别说漏了嘴,你这几个月是在军中陪着莫老将军的,明白吗?”

    “明白了。”祁悠然呆若木鸡的点点头,不知是怎么个情况。“不过我才刚到京城,太子你怎么知道我回来的?”

    “他身边的狗多着呢,你还怕闻不到你回来?”楚小白讥笑说道,让气氛一下子就有点冷了。

    见到皇上后,祁悠然被楚弘清上下打量了一番。和楚弘清坐在一起的,还有皇后,苏安。

    祁悠然不动声色的下跪请安,然后站起身来回答皇上的问题。

    “可还适应军中的生活?”楚弘清开门见山的问道:“这还是莫老将军第一次开口向朕要人,没想到,要的是你这个丫头。”

    “回皇上,一切都很顺利。莫老将军待我不薄,能跟在他身边学习,也是民女的荣幸。”

    “能参军的女人,你还真是咱们齐墓王朝的头一个。”苏安此时开了口,“皇上,你觉得她,真如莫将军所说的一样,那么厉害吗?”

    “真金不怕火炼,皇后试一试不就知道了?”楚小白插话进来,让苏安颇为不满。

    “放肆,我与皇上说话,何时轮得到你来插嘴?!”

    楚弘清倒是没说什么,而是站起身来,看了看楚小白和祁悠然,让他们两个随自己到书房去说话。楚小白临走前不怕死的冲着苏安贱笑,祁悠然看到了,赶紧拽着他衣角把他拖走。

    来到书房,没有外人,楚弘清便问了他们北冥那边的事。

    “回父皇,这事是真的。”楚小白难得正经起来,说:“北冥国的奸细,已经混入西域,企图设计扰乱武林。这是我和祁悠然亲眼所见,并且还和对方交了手。北冥想要开战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父皇还是做好准备为好。”

    楚弘清沉思片刻,又问了一些事情后就让两人离开了。祁悠然在出去的路上才知道,莫云尘开口向皇上要人,让自己加入特种兵,作为莫云尘的部下,留在西域。

    皇上本是想拒绝的,但后来不知为何原因,又答应了。不过这件事只有几个人知道,所以祁悠然现在,可以说已经是一个身份特殊的特种兵了……

    祁悠然听着楚小白的话,觉得身上的担子一下子就沉了。越是想远离朝廷这是非之地,怎么就越被卷入其中,逃不掉了呢?

    祁悠然昏头昏脑的回到将军府,倒头躺下。休息了一会儿后,祁悠然听到霜儿在外面的声音。

    “三小姐过来了。”

    祁悠然一听,是祁沫儿来了。这小婊砸胆子还挺大,自己刚回来她就敢来看热闹。

    祁悠然坐起身来,笑着出了门。对上祁沫儿的双眼,祁悠然轻声说道:“几月不见,妹妹真是越发的漂亮了。”

    祁沫儿腼腆一笑,上前抱住了祁悠然的胳膊,说:“姐姐又拿我开玩笑,这些日子就我一个人在家中,真是无趣死了。还好姐姐回来了,以后又有人陪我说话聊天了。”

    祁沫儿若无其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祁悠然也难得好心情,陪她演戏。

    【谢谢宝贝儿wang1205的钻石和鲜花,莹宝的鲜花,13002295127的荷包打赏,还有feihappy01和路过别忘了的月票!你们的支持我都有收到,十一一定会加更的,万字大更什么的,等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