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122把你当人看你偏学狗叫

122把你当人看你偏学狗叫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云然几日将自己关在房中,完全打破了以往的生活规律。每次一想起自己被祁沫儿骗了这么久,他的胸口就又疼又闷。

    从小身体就不好的楚云然,自知自己与皇位争夺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想安安分分的过完这一辈子,可最后,别人也还是要看他好欺负,来如此欺辱他是吗?!

    每日看着那些被楚小白拿回来的信,楚云然就气的浑身直哆嗦。这些,竟然都是出自那个躺在他身边的女人之手,竟然是写给另外一个男人的情话!想起自己夜夜与祁沫儿相拥而眠的时光,他不免觉得,恶心妲。

    等了又等,楚小白终于出现了。不过,这次身边还跟了个,祁悠然窀。

    “草民参见德亲王。”

    祁悠然给楚云然行礼,楚云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连忙说:“不必多礼,快请坐。”

    对于祁悠然的到来,楚云然有些不知所措。楚小白把她带来是干什么?

    对于祁沫儿的这件事,楚云然自认是家丑,不可外扬。知道他带了绿帽子的人,如今还要再加上一个祁悠然吗?

    “王爷,我这次回京,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办的。我的几个丫鬟给关进了大牢,这事儿您应该听过。我在调查的时候发现了二皇子,一时好奇就跟踪了他,没想到,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事。”

    楚云然无力一笑,道:“罢了,知道就知道了。”

    祁悠然看着面前这个面容清秀的男子,和大喜之日那天比起来,他真的是要憔悴许多。眼中的血丝是如此的明显,一看便知是几夜没有休息好。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苍白的面容加上胡茬,让人不难看出,他现在的心情真的很糟。

    “听说你现在并不在京城?”楚云然打起精神来,和祁悠然聊天。

    “恩对。”祁悠然点了点头,“我在刑部为官这件事不知王爷是否知道,现在有件案子要查所以脱不开身,这次回来也实属意外。”

    “一个女子,竟能进的了刑部的大门,真的是不容易。”楚云然赞赏说道,然后,他看向楚小白,问起了正事。“二哥,我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楚小白瞥了祁悠然一眼,接着走到一旁坐了下来。“问她,这件事没人比她更清楚了。”

    楚云然狐疑的看向祁悠然,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祁悠然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缓缓对楚云然说道:“其实,沫儿和欧阳信的事,我一早就知道……”

    楚云然的眉头一皱,祁悠然继续说道:“我以前经常在街上混,认识的人鱼目混杂,什么样儿的都有。所以这事儿,也早就有耳闻了。欧阳信当初来我们家退婚,应该就是打算娶我姐入门的。没想到,后来得罪了人,被杀了。她和欧阳信的事,我……还当面撞见过。因为当初不相信,所以半夜跑去欧阳家堵着,没想到,还真的把他们给抓住了。”

    祁悠然说到这儿的时候,凄凉的一笑,眼中泪光闪现。她深吸一口气,平缓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我知道当初瞒着王爷不对,可这种事,我又怎么能说出口。她毕竟是我姐姐,我不能毁了她的幸福。”

    楚云然冷笑两声,嗓音低沉的问:“那我的幸福呢……?”

    祁悠然和楚小白对视了一下,然后都不约而同的看向这个可怜的男人。他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做错,可惜,他遇上了祁沫儿这种女人。

    “我知道在你们大喜之日那天,她是怎么糊弄过去的。”祁悠然的话,让楚云然再次把视线转移到了她的身上。“她花钱找了人,先是灌醉王爷之后,让那人用暗器将你打晕,接着那人划破手将手帕染红,她再脱衣躺下,一切就没有人知道了。她还和那人签了协议,这个就是。”

    祁悠然从腰间拿出一张折叠的纸,递给了楚云然。“那晚我也在王府,因为想要知道她会不会露陷,连累到我们祁家。后来见那男人得手,我就暗中跟了上去把他杀了,并在他身上找到了这个。”

    楚云然打开那张纸,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祁沫儿给对方一千两银子,对方不得将秘密泄露出去云云之类的话。

    楚云然没有心情认真的看下去,他只看到那一千两银子,心就已经碎成了渣渣。

    “这件事是我们祁家的不对,王爷若是要追究下来,我们也没有话要说。”祁悠然轻声说道:“我本想继续隐瞒下去的,但是二皇子既然都已经在查了,我就知道,瞒不下去了。”

    </

    楚云然没有说话,但祁悠然看得出来,他现在火气很大。

    他站在那里,紧握的双拳在微微颤抖着。双唇紧抿,视线阴冷。

    祁悠然知道,楚云然也是皇子,固然也会有皇家子弟的傲气。这件事,他不可能就这么算了。这口气,他是一定要出的。至于会不会向整个祁家发难,那,就得看看他是不是足够的冷静了。

    “王爷,二皇子……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走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记得来找我。”

    楚小白挥挥手把祁悠然打发走了,她的戏已经演完,是时候该自己上场了。

    祁悠然走后,楚小白开了口,问:“你打算怎么办?”

    楚云然动作缓慢的走到椅子前坐下,然后反问:“这个祁悠然,嘴巴紧吗?”

    “你放心,能让我和太子都瞧上的人,自然有她的过人之处。她现在该做什么,她心里最清楚。”

    楚云然沉默了一下,低声说道:“祁将军大兵在握,又处在那么重要的位置上,所以不能惊动了他。”

    “所以呢?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楚小白讽刺笑问。

    “不。”楚云然很坚定的回答道:“绝不能就这么算了。祁沫儿这个女人,留不得。”

    外面的祁悠然在听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满意的一笑,离开了。后面,就让她见识见识皇上的三儿子,是如何惩治那个淫妇的吧~!

    祁悠然和楚小白是从大门光明正大走进来的,她当然也不会偷偷摸摸的离开。祁沫儿得知她到府上来的消息后,心里就一直忐忑不安。在出府的路上把祁悠然拦下,她冷声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好久不见,姐姐对我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客气。”祁悠然轻声笑道:“来这里当然是有我的事情要办,姐姐不会以为,我是专程来看你的吧?”

    “你找王爷能有什么事?”祁沫儿紧张的追问,楚云然这几天对她的态度转变,不得不让她多想。

    “想知道的话,去问王爷不就行咯?”祁悠然向前一步,靠近祁沫儿的身子。降低了声音,小声问道:“姐姐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才会害怕到这种程度?早就知道我不好惹,你为何就一直不长记性,偏偏在我头上动土呢?”

    “我没有!”祁沫儿矢口否认。

    “没有?那我的几个丫鬟好端端的,怎么会被请进牢里喝茶呢?”祁悠然冷笑:“我把你当人看,你却偏偏非要学狗叫。这德亲王府,也装不下你这只小母狗了是吗?”

    “祁悠然你!”祁沫儿在王府中养尊处优惯了,之前被祁悠然打磨掉的傲气也都被楚云然给养了回来。她听祁悠然对自己这样出言不逊,条件反射的就要抬手打祁悠然。

    祁悠然抓住祁沫儿的手,而后在祁沫儿惊恐的叫声中,掰断了她的手腕。

    “先掂掂自己有几斤几两再来和我叫。”祁悠然把她推到了一边,“好狗不挡道,等我把那几个人捞出来,再过来陪你好好的玩!”

    祁悠然出手狠毒,不出片刻,祁沫儿的手腕就红肿了起来。她流着泪看着祁悠然一步一步远去,大事不妙的感觉,油然而生。

    祁悠然从王府离开之后就回了将军府,这是她在暗中回来之后,第一次公开亮相。

    去看了祁嫣,此时柳笙溪正陪在祁嫣的身边,见到祁悠然了,脸色当然不怎么好看。

    “姨娘放心,妹妹的事情我会查个水落石出。如果真是我那几个奴才做的,我会亲手了结她们的。”祁悠然主动表明诚意,“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妹妹的事。”

    柳笙溪冷哼一声,道:“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妹妹的情况我已经从二皇子那听说了,姨娘若是不介意的话,我来给妹妹把个脉如何?”

    “你什么时候学会给人把脉看病了?”柳笙溪一脸的不信任。

    “在外无事,跟着二皇子学了几手。”祁悠然也不管柳笙溪答不答应,直接上前,拉过祁嫣的手腕。

    过了一会儿后,祁悠然又松了手,笑道:“果然还是功力不行,看不出妹妹中的是什么毒。”

    柳笙溪嗤鼻一笑,祁悠然看着她们母女二人。说:“我先到刑部去一趟,晚些时候再过来看望妹妹。”

    祁悠然说是这么说的,实际上,她转身来到了奇门赌馆。

    “我让你们查的事,查的如何了?”祁悠然走进赌馆后方隐藏的密室,接过韩正宇递过来的账本随便翻了几下,就又扔了回去。

    “查了,二人的确有过来往。”

    祁悠然点了点头,韩正宇的话验证了她之前的猜测。

    祁嫣体内的毒,是祁沫儿所下没错。她虽然嫁了出去,可在将军府里,也还是有她的奴才的。如今已经高为王妃的祁沫儿,想要让那些狗腿的奴才为她办点事,简直是再简单不过了。而至于祁沫儿的毒,则是从戴灵儿那得来的。

    祁悠然之前也不过就是乱猜而已,因为她觉得,祁沫儿是不可能有那个智商想到用这种方法来陷害自己,更没有那个手段,能弄到什么剧毒。

    祁悠然刚刚诊过祁嫣的脉,很混乱,如果不是有楚小白的药压制着,不出两日,她一定会死。毒,依旧是西域奇毒。如不例外,也是当初白楚颜从五毒山上偷出来的。所以也就是说,这件事,皇后也有参与。

    她们这一群人,为了搞垮自己还真是不惜一切代价,什么烂招都能想得出来。

    祁沫儿头脑简单,禁不住戴灵儿的忽悠上了道。戴灵儿如今完全就是皇后脚边听话的一条狗,只要皇后说什么,她就做什么。为的,就是最后能爬上楚云逸的床,当上那太子妃。

    但是,祁悠然现在并不在京城。皇后只是铲除她身边的几个丫鬟有什么用呢?还是说,这只是个开始,皇后是打算将她身边的人依次铲除,只剩她一个之后,再把她给杀了?这种温水煮青蛙的计划,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也都让祁悠然心中和皇后对抗的想法又加深了一些。

    这个苏安,虽然皇后的位子坐着,可是老公管不好,儿子也管不好。祁悠然坏心眼的想着,真的惹急了自己,她就随便嫁给其中一个,反正楚云逸有意让她当太子妃,皇上也有意当她填充后宫。她不管嫁给哪个,都是赢。非得气的那毒后翻白眼才行!

    祁悠然站起身来拍了拍韩正宇的肩膀,说:“有劳大哥了,继续盯着戴府,有消息,随时通知我。”

    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祁悠然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找个替死鬼,扛下这罪,给那几个小妞捞出来。不过,她应该找什么人来,才能说得过去呢?祁嫣母女二人为人圆滑,祁府上上下下都对她们客气的很,除了自己,还有谁,有这个可能对她们下手?

    祁悠然认真的想了想,想到了一个人。

    邓梦春,祁府大夫人,祁震和祁沫儿的娘。

    邓梦春的爹也是大学士,和那个戴宗,关系好像还不错。

    晚上,楚小白笑呵呵的回到将军府,出现在了祁悠然的面前。

    “小妹妹,今天的成效如何呀?”楚小白挑眉询问。

    “少和我怪腔怪调的。”祁悠然斜了他一眼,“你不是也在德王府吗,成效如何,你不知道?”

    “你是没见到那祁沫儿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模样,啧啧,简直可怜。”

    祁悠然弄断了祁沫儿的手之后就一走了之了,祁沫儿为自己叫来大夫之后,哭的眼睛都肿了,喊着闹着要见王爷。楚云然也做了打算,不再躲着祁沫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心疼着她。哄了很久,祁沫儿才不哭了。

    “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招式,烂到家了,这帮人却是百试不爽。”祁悠然表示无法理解。

    楚小白突然站起身来,拉着祁悠然往外走。“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这花好月圆夜,咱们不能浪费了。走,小爷我请你去花楼快活一晚。”

    祁悠然甩掉他的手,不满他还真的把自己当成男人看了。

    “要快活你自己去,我要是想找乐子,就去南风馆了。”

    “那你今天陪我去花楼,我明天陪你去南风馆。”

    楚小白不依不饶,祁悠然最后还是被他拽着出了门,去了花楼。

    穿了和楚小白同色系的男装,两人手指折扇,来到满花楼。二人极佳的相貌,让他们一出现就引来了众人的目测。翩翩公子,绝代风华。再看那腰间的玉佩,便知是值钱的好东西。

    楚小白是个老手,祁悠然跟在他身后,万事不愁。

    左右环视着这里,前面的楚小白突然停了下来,让祁悠然险些撞到了他的后背上。

    “干什么?”祁悠然不悦问道。

    楚小白伸手把她拽到了自己旁边,然后努了努左手的方向,小声说道:“瞧见那个穿紫色衣服的男人了没?”

    祁悠然歪了歪头,答:“啊,看到了。”

    “知道他是谁不?”楚小白卖关子。

    祁悠然想了想,“别说是你的兄弟就成。”

    “不不不。”楚小白靠近祁悠然的耳朵,小声说道:“戴家的人,戴灵儿她哥。”

    祁悠然眼睛猛地睁大,“真的假的?”

    大学士的孙子,也来嫖?祁悠然转念一想,二皇子都能来嫖,戴孙子怎么就不能了?

    “诶,要不要找点乐子?”楚小白眼看着戴明旭拐进了楼梯口,他问祁悠然,“反正也要和戴家开战,今儿个就打响头一炮你看怎么样?”

    祁悠然似笑非笑,楚小白是个不怕事儿大的主,她早就知道。“你想怎么办?”

    “打呀,我打的他鼻青脸肿,保证他下次再见到咱们俩,撒腿就跑。”

    “馊主意。”祁悠然轻笑说道,接着两人尾随那戴明旭,要了他旁边的包房,走了进去。

    凭二人的耳力,旁边那屋说了什么,他们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趁着要的姑娘还没过来之前,楚小白翘着腿坐在那儿,和祁悠然说:“戴宗那个老头子,我早就看他不爽。有事儿没事儿在我爹那儿给我穿小鞋,小爷我这回就让他好看。”

    祁悠然看楚小白咬牙切齿的模样,笑道:“你是有多恨他?”

    “我有多爱你,就有多很他。”楚小白脖子一扬,撇嘴说道。

    不一会儿,楚小白要的姑娘就一个接着一个走了进来。祁悠然一数,这货竟然要了八个人……

    “小白爷要这么多人,打算怎么玩儿?”祁悠然顺手拽了两个过来,其他都推给了楚小白。

    “今儿个爷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玩儿的嗨~”楚小白坏坏一笑,在祁悠然面前一点儿都不掩饰他的风流,也不知他说喜欢祁悠然的话,是真还是假。

    祁悠然眼睁睁的看着他调戏身边的几个姑娘,这个摸一下,那个亲一口,她忍不住的笑,心里也十分高兴。

    只要楚小白不闹别扭,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喝着酒,两人都听着旁边那屋的动静。楚小白像个大爷一样坐在那儿,一个人跪在他旁边给他倒酒,两个人蹲在那儿给他捶腿。左右抱着两个,剩下的那个,则在弹琴助兴。

    旁边那屋的欢声笑语声,不比这屋的小。于是,在那屋又传来了一阵哄笑声之后,楚小白不开心的皱皱眉头,把搁在中间的墙,打通了。

    几位美人儿全都吓的花容失色,祁悠然坐在那儿眼中含笑,看着对面那差点被倒下的墙给堆起来的人,不说话。

    短暂的寂静之后,对方火了起来。不过也对,都是来寻欢作乐的,好端端的发生这种事,谁能高兴的起来?

    楚小白本来就是本事找事,见那几人凶神恶煞的过来问怎么回事,他站了起来,一只脚踩在矮桌上,匪气十足的说道:“怎么回事儿?老子我还想问问你们是怎么回事儿!都他娘的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是不是,笑的那么大声,让我怎么好好听琴?!”

    对方三人都是高官弟子,哪儿受过这样的气。但是一看楚小白一脚就把那桌子给踢碎了,是个会武功的主,他们也都不敢轻易上前。

    对方要是连打都不敢打,那还有什么意思了?于是,楚小白给祁悠然使了个眼色。

    祁悠然明白了楚小白是什么意思,于是开了口。

    “小白,说话客气点儿,别把几位小爷都给吓坏了。”

    祁悠然的话一出,那几人都看向了她。她一直没动地方,始终坐在软榻上。怀里的两位美人儿脸色已经铁青了,可她却依旧笑意浅浅。

    那几人一见她稳如泰山,而楚小白张牙舞爪,立刻就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她是主子,楚小白是个奴才。

    “几位若是不嫌弃,不如过来这边一块儿玩玩如何?”

    楚小白的动静闹的不小,可是祁悠然听了听外面,满花楼的人并没有冲上来。想想她那日带着韩小染他们过来打架的时候,那些小厮冲的是所有多么的快,今天是怎么回事?都罢工了?

    以戴明旭为首的三人,相互看了彼此一眼,然后纷纷踩着石堆走了过来。祁悠然不得不说,这戴明旭满身的书呆子气,还真的挺欠揍的。

    “这里楼上楼下的,哪间屋子里不是欢声笑语?我们不笑,难道还哭不成?!”有人开始质问祁悠然。

    “对对对,这位公子,说的没错。”祁悠然连连点头,态度良好。

    “这满花楼是你们开的吗?说砸就砸!这损失,必须你们赔偿!”有人提到了钱的问题。

    “好好好,这银子,我们出。”祁悠然继续点头,让那些人觉得,她是理亏。

    戴明旭是最后开口的,他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好好的心情,就这样被糟蹋了。算了,不玩儿了,我们走。”

    “诶慢着!”楚小白连忙出声阻拦,人要是走了那还玩儿什么了?“我有让你们走吗?”

    几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他,问:“不让走,你还想干什么?”

    【今天的更新是不是有提前一点点呀……明天还会继续提前的……】

    【感谢宝贝儿畅春飞燕还有bongland77的鲜花,幸福永久1baizi的鲜花和月票,感谢宝贝儿缓缓归i、155****8686、lifang730、万亦喧、187****7022的月票。我会继续加油的,谢谢你们的支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