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134娶了她就能得天下?

134娶了她就能得天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随着琴声的节奏越来越快,东方轻染等人的阵型,也逐渐发生了改变。

    旁人散开,以东方凌溪为中心,环在她的周围。偌大的殿堂,仿佛成了东方凌溪的专场。祁悠然此前在宫外的时候,只与其他的人合练过,并不见东方凌溪露面,却不知,原来她有这等的好舞技。

    一支风姿卓越的水袖舞,盖过此前所有舞姬的锋芒。但东方凌溪却没有忘记次此行的目的,不忘让祁悠然突出她的存在感妲。

    两人之间的互动,成为了全场的焦点窀。

    层层递升的浑厚旋律,余音绕梁。时而清逸洒脱,时而凄凉婉转。每每在祁悠然转换节奏的步调之时,都让人不由自主的心一颤。

    殿外,邵子平坐于地上,将琴放置膝盖之上。他是以防祁悠然出错的后备,一旦祁悠然发生了状况或者琴弦绷断,外面的琴声会立刻接上。但似乎,他们的这种预备,是多余的。

    一曲结束,众人仿佛还沉浸在刚刚的曲舞之中不能自拔。祁悠然松了口气,看了看那边的东方轻染等人,慢慢起身,冲着皇上的方向施礼后,抱起木琴,回到队伍之中。

    “看来沁欢楼的确名不虚传。”皇上开了口,对这些人赞不绝口。“不光舞姬的舞技精湛,就连琴师,都是如此的出色。来人,传朕旨意下去,每人赏黄金二十两。”

    祁悠然等人连忙跪谢,接着退下。不少留恋的视线落在她们的身上,随着她们渐渐远去的身影,无法收回。

    坐在龙椅上的男子,饮了一口酒后,看向坐在自己不远处的女人。那女人微微一点头后,男子的眼色变了变,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呼……”出去之后东方凌溪长叹一口气,扭头看祁悠然,道:“我刚才还真是怕你出了丑,连累我难堪。”

    “我怎么敢。”祁悠然微微笑道,折腾了几天,只为了这短暂的露面,也不知那个徐夫人,有没有对自己感兴趣。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一行人回到她们之前停留的院落,收拾好东西后打算离宫。在往外面走的时候,祁悠然遇到了那位她白天见到的男子。男子也发现了她,愣了一下后冲她浅浅一笑。祁悠然赶紧欠身行礼,接着跟着东方轻染等人离开了。

    无惊无险的出了宫,连夜坐车回到沁欢楼,天已经快亮了。祁悠然看着侯在房间等她的楚云逸,从他面前经过时,哼了一声,连正眼都不肯看他一下。

    堂堂太子爷,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楚云逸却也不恼不怒,只是看着她,神态悠然自在,最后,祁悠然怒了。

    祁悠然转身和楚云逸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后,指控:“你欺人太甚!”

    祁悠然说完后大步走到他面前,“我要睡觉了,你赶紧出去。”

    楚云逸眉头轻轻一挑,还没等开口说话,却已经被祁悠然从椅子上给拉了起来。

    “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楚云逸清声问了一句,字里行间,透着一股子危险。

    祁悠然的小心肝在微微地颤抖着,但她咬了咬牙,觉得自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于是心一横,说:“胆子一直都很大,那是云大少你以前没仔细留意,所以没发现。”

    “是吗?”楚云逸怀疑的说:“那我以后,倒是要好好的仔细观察一下了。”

    楚云逸知道祁悠然这几天因为练琴而没有睡好,所以也不难为她。被祁悠然推出了房门,只是暗自把这笔帐给她记下,等着日后找她来还。

    祁悠然送走楚云逸后,躺到床上了才想起,自己忘记问他一件事情。

    也不知今天,边关有没有发生碰撞,又是哪一方,占了上风?

    祁悠然翻来覆去滚了一会儿之后,就有了睡意。身在敌国,她本该忧国忧民吃不好睡不好,怎奈她实在没长一颗那样的心,她现在,只是忧自己就足够了。

    东方轻染和凌溪向楚云逸汇报今天的“战绩”,凌溪撇撇嘴,故意说到:“这小妖精,简直把男人的魂儿都给勾走了。你是没看见,那些大臣们看她的眼神儿,啧啧,简直就是想把她当场推倒的样子。”

    “对对对。”东方轻染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尤其是她弯腰的那一刻,啧啧,简直了……我敢保证,以后咱们沁欢楼的生意,一定越来越好。”

    这兄妹二人故意把话说给楚云逸听,不过楚云逸却不为所动。祁悠然有没有那个勾人魂魄的资本,他比谁都清楚。

    问了正事以后,楚云逸就回房休息了。他一点儿都没表现出有任何的不悦,让东方兄妹两个心里,十分的失落。

    是他们添油加醋的功夫做的还不到位,还是楚云逸真的不在乎这件事儿?

    事实证明,东方轻染说的话完全没错。因为第二天,就有人来到沁欢楼,而且似乎是朝中某位举足轻重的大臣身边的亲信。

    他直言要见这里的老板,等见了东方轻染后,两人来到安静的房间内,说起话来。

    “我们家大人要请你们那位琴师到府上一趟,把人叫过来吧。”

    大人物身边的“狗”,说话都和平常人气势不同。东方轻染看着这个明显是狗仗人势的奴才,出人意料的拒绝了他。

    “沁欢楼的姑娘不接私活,这是规矩。”

    “你少不知好歹!”那***才好像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复,立刻就怒了。接着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你们不就是为了银子吗?银子我们有的是,快去把人给我叫过来!”

    “听说有人要见我。”

    门外传来了祁悠然的声音,她推开门走进了房间,紫衣奴才一见到她,眼睛顿时一亮。

    祁悠然虽不像昨晚那么盛装打扮,但在东方凌溪一双巧手的装扮之下,依旧是那么的不良家妇女。

    及腰长发不梳不挽,只是散落在腰间。朱唇不点而红,明眸不画而媚。眉间一枚精致小巧的梅花印,足矣勾人心弦。

    祁悠然走到东方轻染身边停下,看着那个来找自己的人,她柔声问道:“不知大人请我前去,是有何要事?”

    男人听到祁悠然的询问后,诡异的一笑。“当然是请你过去弹弹琴说说话了。”

    他那不怀好意的笑容已经表明了一切,这大人恐怕没那么好的兴致,找祁悠然过去,八成,是为了吃的。

    祁悠然垂眸和东方轻染交换了一下视线,继续换成轻染与他交谈。

    “那不知是哪位大人,看中了我们家姑娘呢?”

    “少问那么多,赶紧跟我走!”

    紫衣男子没心思再和东方轻染交谈,起身迈了一步,一把抓过祁悠然的手,打算强行带人离开。

    东方轻染立刻站起来阻止,把祁悠然护在身后,微怒的说道:“我沁欢楼这么多年来的规矩,哪是说破就能破的?还请这位小哥回去通报一声,若是真想听我们姑娘弹琴,就来这儿听。”

    把银票归还给他,逐客之意,简直不能再明显。紫衣奴才就这样被赶了出去,是从没想过的。

    站在沁欢楼的门前,他往地上吐了口痰。

    “什么东西!”嘴里骂道:“明明就是出来卖的,还跟我玩儿矜持,我呸!”

    男人愤愤离开,祁悠然站在楼上,目送他远去。

    一白天的时间,东方轻染“请”走了三位大臣的亲信,祁悠然心情有点复杂,没想到自己这么有“陪睡”的潜质。

    祁悠然神情沮丧的双手托腮,看着楚云逸,问:“我看着就那么好睡吗?”

    楚云逸慢慢一笑,答:“别说的那么直白,不光看着好睡,事实证明,睡起来也的确是好的。”

    “你个臭流忙。”

    祁悠然被楚云逸抱着睡过,感觉如何,他是最有发言权的了。默默收下祁悠然的辱骂,楚云逸回道:“多谢夸奖。”,让祁悠然哑言,拿他没办法。

    最应该来的徐夫人,一直没有动静。不过祁悠然不信,她会真的没上钩。

    傍晚,祁悠然随着楚云逸外出散步。俊男美女走在一块儿,自是夺人眼球。

    祁悠然小声问了自己昨晚没有问出的问题,果然,楚云逸的回答和她预想的基本是一样的。

    昨天北冥王朝大举进攻,并且将齐墓那边压制的,损伤严重。

    “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打了败仗。”祁悠然认真问道。

    “有什么可担心的。”楚云逸无所谓的回答,“怎么输的,怎么赢回去就是。”

    两人走在陌生的国度,在这里,楚云逸更像是个正常的人。没了齐墓王朝太子爷的光环,不必待在那华丽而冷清的东宫里,祁悠然每天随时随地都能见得到他。在齐墓,若是想和他像现在这样无所顾忌的在大街上溜达,那恐怕是奢侈到不可能的事情。

    祁悠然心里有些满足,又有些失落。等离开北冥之后,一切应该就会恢复成以前,甚至,更不如以前。

    祁悠然没忘记自己说过的话,楚云逸和云长卿之间的关联,她是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的。

    一路向前,两人几乎从城东头,走到了西头。没人认识他们是谁,路过他们身边,最多也只是多看他们两眼。天色一点一点变暗,祁悠然主动停下脚步,拉了拉楚云逸的衣袖,说:“该回去了。”

    “嗯。”楚云逸轻声点头,“好。”

    转身回往沁欢楼的方向,没走到一半的时候,二人遇上了一群人。

    他们看到祁悠然之后,先是接头接耳的说了些话,声音不大,却没能逃得过楚云逸的耳朵。而他们看向祁悠然的眼神,更是明显。

    为首的男子一看就知,不是富家子弟,就是哪个权贵家中的。肥的流油的身材,仿佛与他的家底成比例。他狭小的眼睛里闪现着贪婪的光芒,目不转睛的盯着祁悠然看,似乎并没有看到她身边还有一个男人。

    祁悠然和楚云逸并没有停下脚步,面对面和他们对着走,在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不出所料的被拦住了。

    “小娘子,这是要回家,还是要去哪儿呀?”

    一只猪手,没有任何征兆的爬上了祁悠然的手。说话的正是那位肥猪哥,他抓住祁悠然的右手不放,细细的揉捏着,眼睛则是从祁悠然的脸上一路向下,在祁悠然的胸前盘旋了很久,才舔了舔唇角,又看向了祁悠然的脸。

    “我请你吃个晚饭,咱们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聊着天你看如何?”

    祁悠然被他摸的恶心,试图收回手来,不想他却握的紧,让祁悠然没能成功。

    祁悠然暗中感叹,这几人难道都是瞎子嘛?楚云逸不管怎么看,都不能像是个好招惹的角色吧?

    就在祁悠然这么想完之后,那猪头男人也看到了楚云逸。“哟,这小白脸是谁啊?小娘子,这是你哥哥,还是你弟弟啊?”

    小白脸……

    祁悠然为他默哀,觉得他会死的很惨。

    楚云逸没有说话,只是眼中的寒芒,已经很危险。

    他抬手抓住那男人握着祁悠然手不放的手腕,祁悠然只听到一声极其微妙的响声之后,猪头男人的嚎叫声,震耳欲聋。

    楚云逸断了他的手。

    “你刚刚,是怎么看她的?”

    楚云逸语速缓慢的问,那猪头男人脸色发白,指使着手下的人围攻他们。

    楚云逸压根连位置都没动一下,那些人,就全都失去重力一般,纷纷倒地,且没了声音。

    祁悠然观察着楚云逸的动作,他刚刚在对那些人出手的时候,有顺势从地面上踢起石子,现在,就在他的手上。

    楚云逸的话问完之后,并没有等那男人回答他,而是……

    两枚石子直接飞向男人的眼睛,不偏不倚,刺破了他的双眼……下一秒,他的喉咙也被石子穿过,倒在了祁悠然的脚下。

    整个过程,加上这些人前来搭讪挑衅的时间,也不过就是短短几分钟而已。附近并没有路人,空气中弥漫着血的味道,楚云逸在杀了人之后,身上的杀气也一瞬间消散无遗。

    他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偏头看向祁悠然,说:“走吧。”

    “噢。”祁悠然老实的点头,跟在他的身后,寸步不离。有这么个保镖护着,她还真是安全……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祁悠然忍不住又去看那几人的尸体。她当然不会因为他们的死而觉得愧疚,她只是在想,楚云逸弄瞎他的眼睛,是因为他看自己的眼神儿,不规矩吧?

    祁悠然还是第一次感觉到楚云逸是这么霸道的一个人,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能有问题,他一定也是觉得那肥猪的眼睛太难看了,惨不忍睹所以才下手的。

    回到沁欢楼,两人谁都没有提及此事。第二天上午,东方轻染就八婆一样向大家诉说他在外面听到的消息。

    “猪头王死了~”东方轻染脸上带着愉悦的表情,“现在衙门正在查这件事,诶你们说说,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把他给杀了?”

    “猪头王是谁?”祁悠然一脸好奇的问。

    “长的像猪头一样的王爷。”东方轻染回答:“咱们这儿的老主顾了,不过总是动手动脚的,姑娘们都不喜欢他。”

    王爷……王爷……爷……

    祁悠然瞥了一眼楚云逸,太子爷不出手倒好,一出手就杀了个王爷。

    东方轻染这儿,离京城不算远,离边关却有几百公里的距离。上次进宫为皇上贺寿,她们是乘了上好的马车赶去京城的,而这个被楚云逸杀了的王爷,听说原本也是住在京城的,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搬到了这里。

    没有其他人监视的视线,他像是一匹脱缰了的野马,荒淫无道的本性全都展现了出来。不光是各大花楼的常客,还经常调戏良家妇女,当王爷能当到他这个份儿上,也真的是不容易。

    “这种人怎么当上王爷的?”祁悠然不解的问。

    “还不是老子立了功,死了以后家底传给了他。”东方凌溪不屑的回答:“要知道是谁杀了他,我得给那人送点银子当奖赏。这是为民除害~”

    “怎么,他占过你便宜?”祁悠然轻笑追问。

    “娘的,他还想让我给他当小妾呢!”东方凌溪一扬头,一脸的不屑,“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德行。要是云大少让我当小的我也就忍了,他?没门!”

    楚云逸一直浅笑听着几人的对话,他一贯的常态就是这样,所以谁也没有多想什么。

    京城内,皇宫。

    夏东篱坐在书房内,桌上摊着一张画像,画上面,是一个女人。而那女人的脸,则是和祁悠然有着惊人的相似。

    “皇上,天女已经出现。”他面前还站着一名女子,她神情严肃的看着他,说:“请尽快将她带回皇宫,封为皇后。”

    “天女。”夏东篱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深邃低沉的视线,一直在看着画像上的那个人。“这世间,真的有天女吗?”

    他慢慢抬起头来,看向身前的女人,“脸倒是真的漂亮,惊为天人,只是不知,是不是真的如你所言一样,娶了她,就能得天下?”

    “皇上,楚云白的事情已经证明,天女并不是子虚乌有的。我已经派人去沁欢楼请她了,明日,就可带进宫来见皇上。”

    “底细查清楚了没。”夏东篱合上了画像,问道。

    “还在调查中。”

    “退下吧。”夏东篱沉默了片刻后,让女人离开。

    房间内只剩下他一个人,独自坐了一会儿,他回想着那晚的筵席,祁悠然抚琴的侧颜。然后,又慢慢打开桌上的画像。

    这张画像,他已经拿到了几年。不想,还真有见到画上人的这一天。

    天女,她真的是吗……

    沁欢楼中,祁悠然等人终于把一直在盼着的徐夫人手下给盼来了,和之前一样,东方轻染是不能轻易的松口的,但在对方表明了身份,并且不断加价之后,东方轻染终于倒在了金钱的攻势之下,举旗投降,把祁悠然给“卖”了出去。

    他拿着几张银票来到祁悠然的面前展示收获,祁悠然顺手拿了过来,留下一半,把剩下的归还给东方轻染。

    东方轻染有点傻眼,却只听祁悠然说:“舍命出力的人是我,要出卖色相的人也是我,这是劳务费,我应得的。”

    祁悠然不紧不慢的把银票收入囊中,从东方轻染面前轻笑走过。东方轻染不可思议的问楚云逸,问:“她一直这样吗?”

    “她对你,算是客气的。”楚云逸肯定回答,“若是别人,这些银票恐怕一张不剩。”

    东方轻染咽了咽口水,赶紧把剩下的银票放好。祁悠然简单准备了一下后,就跟着徐夫人派来的人离开了。

    只穿一身素白的锦裙,坐上马车,祁悠然还不知自己这一走,会发生什么遭遇。但她确定,楚云逸会一同跟随,暗中保护她的。

    在马车上摇摇晃晃着,她偶尔看一眼窗外的风景。出了城,经过一段郊外,再入城,再出郊外,最后,到了京城。

    马车走过繁华的街道,最后停在一个府邸前。祁悠然下了马车,看了看门匾,写着“徐府”二字。

    跟人进了府,穿过前院,走过长廊,经过花园,祁悠然见到了那晚,她在皇上生辰宴上见到的女人。

    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长的温柔娴雅。她正坐在院子里,身后有小丫鬟为她捶背揉肩,身前有小丫鬟为她剥葡萄喂进她的嘴里。

    这一路走来祁悠然也见了几个府上的奴婢,如外面传言一样,都长的很水灵精致。现在再看徐夫人这个享受的样子,好像真是很贪恋女色。

    徐夫人名叫夏黎笙,丈夫是朝中前任宗将军徐战。之所以用个“前”字,是因为他早在三年前就因病逝世了。现在徐府,是夏黎笙当家说了算。

    祁悠然走进了院子,夏黎笙唇角含笑着看着她,等她走过去后,夏黎笙起身,轻声说道:“我们进屋说话。”

    祁悠然不动声色,心中暗想,真是人不可貌相,这才刚一见面,还没说上几句话,她就急着要进屋去单独谈嘛……不知道要不要脱衣服谈,坦诚相待的谈……祁悠然以前只被苏墨瞳占过便宜,不过也仅限于摸摸胸而已。要是今天这个徐夫人真扒光了自己,她是从了,还是从了呢?

    祁悠然心情有点忐忑的跟着夏黎笙进了房间,身后的房门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祁悠然已经有了英勇就义的决心。

    “你叫什么名字?”

    “悠然。”

    沁欢楼那些姑娘都是两个字的艺名,什么迷蝶,什么梨花,所以祁悠然也就随口回答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