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166老和尚说我会当皇后

166老和尚说我会当皇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祁悠然话毕,便从楚云逸的脸上看到了一抹笑意,一抹满足且炫耀的笑意。

    “话是你说的,不准反悔。”

    “太子若是待我好,我何来反悔一说?旆”

    一番缠绵,祁悠然最后依旧是被楚云逸抱着回到寝宫的。不用多说,这一幕定会有奴才看到,也定会很快在东宫传开。之前关于太子妃不受宠了的流言,也就不攻自破了窠。

    回到房间,祁悠然坐到软榻之上,琉璃灯旁。身上只着一件楚云逸的外袍,紧紧地贴合在她的身上。楚云逸就站在她的面前,看着她一边专注的望着那琉璃灯上面的画,一边漫不经心擦拭着自己的长发。

    她白皙的手腕从他宽大的衣袖中露出,长腿随意的搭在榻上,眼中璀璨如星辰,却并未留意楚云逸灼灼的视线。

    天气热,头发也算是干的快。祁悠然擦了会儿后,扭头看向楚云逸,问:“这琉璃灯是你从哪儿弄回来的?我没有在其他地方看到,一定很稀奇吧?”

    “喜欢?那回头再给你找几个去。”

    楚云逸没在琉璃灯里点上烛火,而是放了两颗有祁悠然拳头大小的夜明珠。祁悠然发现以后,觉得太子爷炫富炫的也是蛮拼的。这夜明珠一看就价值不菲,回头自己也弄两颗过来,晚上去荒郊野岭的,也就不愁了。

    “楚云逸你干什么?!”

    一声惊呼,祁悠然又被楚云逸拦腰抱起,走向床的方向。

    “床都凉了,你得负责暖。”

    楚云逸理直气壮的回答,但一举一动,可都不像只是要她暖床那么简单的。身上的衣服轻而易举的就落到了楚云逸的手上,然后轻飘飘的掉在了地上。

    楚云逸体力好,祁悠然早就知道。可,再好也不能这么浪费啊……

    祁悠然身子瘫软的躺在楚云逸的怀里,觉得自己双腿已经软的下不了床了。

    “明儿个我就在这床上躺一天,若是有奴才问我怎么了,我就说是被你打了。”祁悠然语气有些幽怨的开口控诉着楚云逸。

    “那奴才要是问,我是怎么打你的,你要如何回答呢?”楚云逸轻笑出声,搂着她,低声询问。

    低沉优雅的声音就在祁悠然的耳边响起,听的她耳朵麻麻的。有气无力的哼了一声,她嘴角微微上扬,闭上了双眼,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楚云逸是看着她熟睡的,为她拢了拢耳边的秀发,顺便捏了捏她的脸颊,看着祁悠然不自觉的蹙蹙眉头,楚云逸眼中划过笑意,也满意的睡了。

    就算祁悠然已经放出豪言,说是要在床上躺一天不下床,但第二天,她还是得乖乖爬起来出门。不为其他,只为皇上亲自召见。

    见到楚弘清,听了楚弘清的安排,祁悠然点点头,去照办。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就是陪欧阳翎还有其他几位妃子去一趟寺庙而已。

    祁悠然并不信佛,可是皇命不可违,她只能去做。陪着几个女人坐着马车,摇摇晃晃,一个多时辰,就这样过去了。而她们,也总算到达了宝象寺。

    事先早有安排,所以等她们一下车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寺庙前恭候。

    祁悠然看着那些穿着袈裟,剃着光头的和尚,什么都没说。走在欧阳翎身边,慢步向里面走去。

    走进前院,祁悠然四下看了看。只见左右两边分别有两个入口,而她们的正前方,也有一个。

    径直朝着正前方走去,一踏进门槛,祁悠然就看到了一座足足有十几米高的佛像摆在那里。她仰着头望着它,目光有些迷离。这时,听到身后有人说话。

    原来是有位妃子在进来的时候没有跨过门槛,而是踩着门槛进来的。听那和尚说,这是万万不可的。

    祁悠然不信佛,可到了这种地方,她却不由自主的就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欧阳翎她们来这里,无非就是请求佛祖保佑,让她们身体健健康康,家中平平安安,自己能为皇上诞下龙子。可是她呢?她有什么好求的呢?

    祁悠然凝望了许久那佛像的双眼,直到有和尚问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祁悠然才摇摇头。

    “翎贵妃,我出去走走。”祁悠然对着那正在跪着磕头的欧阳翎说道,她们今晚得在这里住上一夜,明日一早启程回宫,所以祁悠然也就有足够的时间来逛一逛这里。

    一个人独处,祁悠然要轻松许多。进了很多间屋子,她见到了很多个佛像。有释迦摩尼的,有如来佛观世音的,还有十八罗汉等等。最后,她的脚步停在了宝象寺斜后方的一座高塔前。

    这塔建得很高,祁悠然想,上面的视野一定很好,于是就想着上去看看。不料,还未迈步,就被一个老和尚给拦下了。

    “这位女施主是打算做什么?”

    祁悠然回眸看去,打量着那老和尚。他胡子都花白了,年岁应该很高了。

    祁悠然转过身来和他对视,接着回答他的问题。

    “路过这里,见到这座高塔所以想上去看看,如果这里是禁地的话,那就是小女子鲁莽,还请大师见谅。”

    老和尚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并不是什么禁地,施主想进去,也是可以的。只不过,这玲珑塔是需要一步一步走上去的,施主想到达高处,万万不可投机取巧。”

    “若真是投机取巧了,那怎么办?”祁悠然疑惑问道,“会惹恼众佛吗?”

    老和尚浅笑不语,似乎并不打算回答祁悠然的问题。祁悠然也没想追问,就冲那和尚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准备进塔了。

    “施主可有想过,要在寺中待上一段时间?”

    祁悠然没走两步,那老和尚竟然又开了口。祁悠然停了下来,转头看他。“留在这里?为什么?”

    “施主身上,杀气很重。”老和尚风轻云淡的回答着祁悠然的问题。

    祁悠然挑挑眉,没想到他眼睛还挺尖的,这都能看的出来。

    “如果只是这个原因的话,那就不必了。佛祖已经够忙的了,像我这种人,不值得他慈悲。”

    祁悠然说完后,就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那高塔。从底层一步一步的向上走去,祁悠然也不知自己哪来的耐心,竟然真的走到了最上面。

    抬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祁悠然深吸一口气,眺望着外面的大好景色。把整个寺庙都收入眼帘,祁悠然想起那和尚刚刚所说的话。

    她杀上,杀气很重吗?

    祁悠然抿嘴一笑,是啊,她身上杀气怎么可能不重呢,从第一次杀人到现在,有多少人死在她的手上,她已经都记不清了。人人都言,我佛慈悲。只是不知,那慈悲的佛在见到她这种人后,会不会一视同仁?

    祁悠然垂眸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好像都能看到上面沾满了鲜血。但这个世界就是如此,适者生存,弱肉强食,她也没有办法。

    吹了很久的风,祁悠然已经看到欧阳翎等人从佛堂里走出来了。跟在带路人的后面,应该是去用膳。

    她不打算一起跟着去,于是就待在这高塔里,直到黄昏才又一步一步走了下去。

    塔下有小和尚正在打扫,见她从上面走下来,很惊讶。祁悠然和他擦肩而过,去找了欧阳翎等人。她们刚刚求了签,让庙里的和尚为她们解完。此时,众人脸上神色不同,有人欢喜有人愁。

    祁悠然走到欧阳翎身边,瞄了眼她手上的签。

    “贵妃娘娘很开心。”祁悠然浅笑说道。

    欧阳翎斜睨她一眼,笑道:“签上说,我会生下儿子。”

    这也能看得出来?祁悠然暗暗在心中说道。

    “太子妃都跑到哪儿去溜达了?难得来这儿一次,不如你也求一支签,怎么样?”欧阳翎心血来潮,怂恿着祁悠然。其他妃子一见,也都围了过来,让祁悠然去求签。

    祁悠然可以不给欧阳翎一个人留面子,却不能不给这么多位娘娘面子。无奈,她只好去跪下,求签。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怎的,当祁悠然求的签掉落在地时,她之前遇到的那位老和尚,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其他和尚一见他,都立即行礼,并称他为“住持”。祁悠然有点意外,没想到自己遇见的还是个大人物。

    老和尚看到祁悠然在求签,就走了过去。祁悠然从地上站起,把求到的签递给了他,问:“方丈可会解此签?”

    老和尚接过她的签一看,脸色顿时大变。其他人也都看见了,不免好奇那上面究竟写了什么。

    “施主可否进一步说话?”老和尚神神秘秘的,让众人的好奇心都一瞬间提升。

    祁悠然看了看他,不知他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只好点点头,跟着他离开。一路上,那和尚都在低头看着手上的签,眉头紧锁,让祁悠然的心情也渐渐开始不爽。

    终于,等那老和尚带着祁悠然走进了一间屋子后,祁悠然开口问他:“上面究竟写了什么?难不成我活不过明天,才让住持你如此忧心?”

    老和尚摇了摇头,把签还给了祁悠然。祁悠然之前一眼都没有看过上面的字,此刻,她也只能看得懂“大凶”二字而已。

    看见这两个字,祁悠然心中也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她这一生走到现在,就没有顺顺利利的时候。如果上面要是写着“大吉”,那她才觉得不对劲呢。

    “这里只有你我二人,老人家你有什么话直说便是。我这个人心理素质是很强的,您放心,我不会在这儿哭的。”

    “施主在半年之后,会有一场大劫。”

    半年后?祁悠然听到这三个字,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因为她想到了楚小白说过的一些话。

    半年后,应该是楚小白准备好,打算回到那个世界的时间吧?

    “何为大劫?死吗?”祁悠然问。

    老和尚又拿过祁悠然手上的签看了看,说道:“这一劫施主若是能逃过,便会直达云霄,成为皇者。若是逃不过……”

    “便会死是吧。”祁悠然接下老和尚的话,嘴角依旧笑容浮现。“住持能看得出我身上杀气很重,难道,就看不出我这个人命硬得很,也从来就不怕死吗?不瞒住持说,我背后的靠山是很厉害的。有他在,我就不可能会死。”

    老和尚欲言又止,好像不想泄露太多天机,但还是嘱咐了祁悠然几句。

    “总之,姑娘好自为之,切记不可相信身边的人,尤其,是最亲的人。”

    老和尚说完这几句话就走了,让祁悠然有些不悦。她最亲的人,无非就是楚云逸了……老秃驴究竟是什么意思?皇后派来挑拨离间的吧?

    祁悠然冷笑一声,没把这事儿放在心里。那支求来的签被她随手放进了腰间,祁悠然若无其事的出现在欧阳翎等人面前,承受着她们投射而来的好奇目光,祁悠然抿嘴一笑,说:“住持说了,我这个人和佛很有缘。他问我愿不愿意来这里修行,我当然是拒绝了。”

    其他人都笑,只有欧阳翎没有,因为她知道,祁悠然这话,肯定是不能信的。

    晚上,祁悠然一人坐在小院子里,看着夜空繁星点点。不知为何,她突然就想起了白天老和尚说的那番话来。

    不能相信最亲的人吗?那她还能相信谁呢?

    祁悠然倚靠在墙上,她轻轻撞了几下自己的头,觉得那老和尚真是可恶。就算知道他有可能是被皇后派来,故意说那些话的,可祁悠然还是被恶心到了。在这种佛家重地说假话,他也不怕遭报应嘛?

    睡了一觉,第二天众人准备回京。祁悠然在临上车之前,还能看到那老和尚看她时忧心忡忡的眼神。自动把它给屏蔽掉,祁悠然坐进马车里,双眸微闭,养神到京城,才慢慢睁开眼睛。

    回了宫,祁悠然很快就见到了楚云逸。一脸开心的走到楚云逸面前,楚云逸捏捏她的脸,问:“怎么这么高兴?”

    “我跟你说。”祁悠然鬼鬼祟祟的在楚云逸的耳边说道:“宝象寺的老和尚说,我能当皇后。”

    楚云逸戏谑一笑,问:“这话用他说?”

    “太子爷你敢不敢谦虚一点!?”祁悠然报喜不报忧,知道那老和尚所说的皇者,指的一定是皇后。不然,她要是当了女皇,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

    但是,皇上他现在还没到退位的时候,身体又没有什么不适,如果正常的话,是不可能在半年以后就退位给楚云逸的。所以这样一想,祁悠然更加觉得他是在骗自己的。

    和楚云逸说了会儿话,祁悠然就放他去办正经事了。而她,则是进了书房,把那从宝象寺带回来的签放到了某本书里,打算半年以后拿着这东西,去奚落那老和尚一番。然后,祁悠然也开始忙起来了。

    这次出去,祁悠然偷偷诊了欧阳翎的脉。她已经有喜了,也不知楚小白到底是给她吃了什么灵丹妙药,竟然这么快。

    祁悠然打听过了,欧阳翎最近都没有见过宫中的御医。皇后那么聪明,肯定已经感觉到了有所不对。欧阳家财大气大,如果皇后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和欧阳翎反目,也是情有可原的。到时宽容大量一点,对欧阳翎好一点,表现出是愿意接受欧阳翎肚子里这个孩子的,然后再暗中找机会下手,嫁祸给其他人,这种事情,皇后也不是做不出来的。

    祁悠然是打算去见楚小白的,不想,半路就被楚小白给拦住了。

    “嘿,劫个色,小妞儿干啥去?”楚小白吊儿郎当的往祁悠然面前一站,问到。

    “你劫色还不如劫财,劫财的话,我还愿意施舍你一两银子。”

    “你打发要饭的呐?”楚小白一脸的不愿意,“小爷我身价这么高,怎么也得一百两起价啊!”

    “你以为拍卖?还起价。”祁悠然无奈的看了看他,说:“我是要去找你的,翎贵妃那事儿,办的怎么样了?”

    “小爷我办事,你放心!”楚小白四下看了看,和祁悠然一起离开的皇宫,带她去见了一个人。

    祁悠然没想到他带自己去见的,会是那个李善人李明。并且这个李明看起来,好像已经和楚小白狼狈为奸了。

    “小的眼拙,上次多有冒犯,还请太子妃见谅。”一见到祁悠然,那李明就说出这么句话来。

    祁悠然瞥了眼楚小白,不知他是怎么把这个小矮子给搞定的。

    “太子妃,作为上次小的冒犯的补偿,不如这次再为你好好的诊一次脉如何?”李明提议道。

    “不必了。”祁悠然拒绝,“善人只要做好你该做的事情,我和二皇子就不会亏待你。其他的事,你不必操心。”

    李明连连点头,祁悠然后来才知道,原来欧阳翎的事,李明也有参与。

    欧阳翎也不傻,知道如果自己一直不肯接受太医的诊脉的话,一定会引起皇后的怀疑的。于是,她就主动去见了皇后,提起了这事。说自己已经进宫几年了,肚子却始终没有动静。太医给拿的药她吃了一次又一次,始终没有起效,所以,她希望皇后给自己指一条明路。

    宫内的医生不行,那自然就要去找宫外的了。李明是李达的弟弟,也算是皇后的人,于是皇后也就顺水推舟,把李明介绍给了欧阳翎。却不知,楚小白已经先她一步,买通了李明。

    现在,李明一边为欧阳翎调理着身子,一边蒙骗着他的哥哥李达。

    “花了多少银子?”祁悠然听完楚小白的话后,问道。

    “你怎么就知道,我是花了银子的?”楚小白反问:“难道我就不能是献身,感动了他?”

    “呵呵。”祁悠然冷笑一声,直接无视了他的话。

    像李明这种人,祁悠然还真想不出,除了钱以外还有什么能让他点头。而且楚小白也是,他除了钱多,也没别的优势。

    李明和李达虽然是亲兄弟,两人也都医术了得,但彼此之间的差距却是十分大的。

    李明身材矮小,李达却是高大。李明只能窝在那隐蔽的房间里当着他的民间神医,李达却贵为太医馆管事。

    祁悠然也知,像李明这种人,赚的银子也一定不会少。可他心里也同样,不会舒服。处处都被自己的哥哥高一头,自己医术又不差,他哪能甘心呢?

    楚小白的出现,正好给了李明一个机会。在楚小白不断的加筹码之后,李明终于妥协了,换船坐了。

    “干的漂亮。”祁悠然忍不住赞赏道:“这事儿一直瞒着皇后,最好不过了。”

    欧阳翎瞒的越久,到时苏安的火气也就会越大。另一方面,欧阳雨辰现在也在帮忙对付欧阳翎一家,等欧阳雨辰得手之后,苏安也就不会那么顾忌欧阳家的背景了。该出的手,她也就一定会出了。

    在街上走了一圈,祁悠然途径过很多个欧阳家的店铺。她有些疑惑,那欧阳雨辰既没有开新店来抢欧阳翎家的生意,也没有其他的动静,他到底打算怎么对付欧阳翎一家呢?

    楚小白在知道了祁悠然认识欧阳雨辰,并且已经和欧阳雨辰见过面后,十分不屑。

    “有什么了不起的,小爷我再过几年,肯定比他有钱。”楚小白嗤鼻笑道。

    “是是是,二皇子敛财的功夫,谁能比的了?”

    二人回了宫,祁悠然听到了一件十分不得了的事情。这事儿,是霜儿告诉她的。

    “主子主子,你可算回来了!”

    祁悠然一回到东宫,霜儿就拉着她进了房间。

    “干什么?拣到金子了?这么神神秘秘的。”祁悠然笑着看她,“说吧,没别人。”

    “听说皇上今天,因为翎贵妃把皇后给训了!”

    霜儿的话一说出,祁悠然不由得一愣。皇上这记助攻,未免也太是时候了吧?

    “什么时候的事儿?你听谁说的?”

    “听小邓子说的!他说他是亲眼看到的!”霜儿的表情小心翼翼的,“我听他们说,皇后和翎贵妃一直不合,这样一来,她们斗的肯定就更厉害了。”

    皇后和翎贵妃在外人的眼中一直是不合的没错,不知道今天的事儿是怎么回事,总之,如果皇上真的在外人面前,因为欧阳翎而给皇后脸色看的话,那么这笔帐,皇后肯定会记下,然后双倍还回。

    这样一来,祁悠然就有些担心皇上的安危了。如果……如果按最坏的打算来想,皇后她是有着想要重兴前朝的野心,那么皇上肯定就是他最大的目标。杀了皇上,控制了太子,笼络了朝中要臣,这天下,还不是她说了算的吗?

    【感谢宝贝儿hollen58的鲜花,鲜花小达人,么么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