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95离开北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些事不知道,远远要比你知道好的多。”楚云逸的眼眸沉了沉,口风依旧还是很紧。但萧子缃已经看到了希望,他也有一晚上的时间来磨楚云逸,所以,他不打算放弃。

    楚云逸躺在床上,萧子缃坐在床边。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但渐渐地,楚云逸的声音就小了下去。萧子缃一个不留神,他就睡着了锫。

    萧子缃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楚云逸,也不知他究竟身心疲惫到了什么地步。默默走到一边,萧子缃坐在桌边,一边喝着剩下的酒,一边看着楚云逸的睡颜,想着关于他和祁悠然之间的一切。

    楚云逸这个人,从小被大家拥捧着长大的。他不论说什么就做什么,都肯定有那么一群捧场的人夸奖。就算真的做错了,也很少能听到批评的声音。

    萧子缃之所以能和楚云逸成为朋友,也不是没原因的。他也陪着这位曾经的太子爷翻过皇宫的大墙,跳过某位大人家的房顶。他们一起去过江湖见过世面,也一起从懵懂少年慢慢看透了这个阴暗的朝野。

    楚云逸一直都是自信而乐观的,像这次这样,萧子缃真的是第一次看到。所以,他有事,萧子缃不能不帮忙蠊。

    楚云逸和萧子缃的身材相近,两人认识这么多年,楚云逸的脾气秉性萧子缃也摸的比别人都要清楚。他平日里的一言一举,萧子缃都看在眼里的。可是,如果真的要假扮成楚云逸,当一段时间皇上的话,萧子缃心里还是没数的……因为,皇宫里有一位眼尖的太后。

    萧子缃记得小时候,只要他和楚云逸偷偷跑出宫去玩,不管回来掩饰的有多好,都一定会被苏安给看穿。还有,萧子缃也隐隐的觉得,也许祁悠然的离开,就是和这位太后有着密切关系的。

    楚云逸计划着想要到北冥国去,身在北冥国的祁悠然,则是陷入了深深的悲伤之中。

    楚小白的死,让她始终无法自拔。而就在楚小白尸骨未寒的时候,黎景熙则是也死在了外面。当祁悠然匆匆赶到时,看到的只有他躺在血泊中的画面,还有那枚属于逍遥阁的标记。

    祁悠然目光僵硬的看了半晌他的尸体,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看来,楚云逸这是打算把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都杀死,接着再来杀自己。他的恶趣味,也真是够恶心的。

    接连死的两个人,这让韩小染等人都有些不安。祁悠然整日呆在府中和他们在一起,直到夏东篱那边下旨召她进宫,她才出了个门。

    随行的还有韩小染三兄妹,不是因为祁悠然要带着,而是夏东篱有旨,让他们一块儿跟着。

    进了宫,见了多日没见的夏东篱,祁悠然低头请安。

    夏东篱先是让韩小染那三人出去,然后对祁悠然说:“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外面已经不安全了,你搬进宫里来住。”

    夏东篱的话不是疑问不是提问,他是直接向祁悠然下达自己的决定的。

    “皇上,我不想入宫。”祁悠然心里是真的对这深宫高院有着莫名的恐惧了,“楚云逸的人已经到了,我们必须得想办法把他们都清理干净才行。他们的目的是我,还有我身边的人,如果我们一住进宫来,皇上也定是会被牵连到的。”

    “你以为朕的皇宫真的只是摆设而已吗?”夏东篱微微一笑,道:“朕已经命人把你的住处收拾好了,今天,你就留在宫里。”

    “皇上!”

    “这是命令。”

    祁悠然愣了一下,她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这种被动的地步了?这么一直下去,怎么得了?

    楚云逸的追击她敌不过,夏东篱的手掌心她也逃不出。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祁悠然没说话,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静静的盯着夏东篱看。

    自从楚小白出了事情以后,祁悠然的心里就憋着一股火。这火气让她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也让她的脑子越来越混乱。

    祁悠然一向是一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会为之努力的人。曾经的她想要钱,她就努力的接任务杀人。后来的她想要楚云逸,就……可是现在,她想要什么?

    对,她想要杀了楚云逸。不管付出什么,都要杀了他才能解恨。但是,她又需要做些什么呢?难道杀一个男人,就得倚靠另一个男人才能做的到吗?

    祁悠然不想,她再也不想让自己变成像以前的那个样子,不想再依赖任何的人了。夏东篱的好意她了

    解,而夏东篱心里面的其他想法,祁悠然也能猜出来几分。她不知是自己真的有那么讨人喜欢,还是她命里面的烂桃花就该这么旺。总之,夏东篱看她的眼神是不对劲的,祁悠然的眼睛不拙,她看的出来。

    “皇上。”祁悠然过了一会儿后,开了口。“我想自己保护身边的人,虽然不知行不行,可是,也总得去试一试才知道。”

    祁悠然慢慢对夏东篱说道:“如果从现在开始,我就要躲在皇上的庇护之下,那么今后的路,我又怎么能走下去。”

    “已经死了两个人,教训还不够吗?”夏东篱皱着眉看着祁悠然,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的倔强。

    “也许,真的不够吧。”祁悠然自嘲的笑道:“可能我受的打击还不够多,所以,我还想要自己努力的出去试一试。皇上的好意我心领了,也希望皇上在我最后走投无路的时候,还能像今天这样,为我提供一所住处,让我能有个落脚的地点。”

    祁悠然的态度太过于坚决,夏东篱拿她没办法,最近只好让她离开。

    祁悠然和韩小染三人走在回去的路上,四人并肩而行,谁都没有说话。

    韩正宇的眉头一直是紧锁着的,他反复看了祁悠然几次,都像是有话想说的样子。终于,在他又一次看向祁悠然的时候,祁悠然开了口。

    “大哥想说什么?你说便是。”

    “我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劲。”韩正宇小声的说道:“黎景熙的死,我觉得蹊跷。”

    “怎么个蹊跷法?”祁悠然追问。

    “这……”韩正宇没了话,“我也说不出,总之我总觉得不对劲。”

    韩正宇把一些话咽进了肚子里,有些事,他没办法让祁悠然知道。

    祁悠然觉得他多疑,也就没再多问。一路上她的注意力都放在观察附近的动静上了,因此,也没有留意到韩正宇的古怪神情。

    回到住处以后,祁悠然把他们三人叫进了屋里。

    “大哥二哥,从今天起,咱们几个就住在一个房间里吧。”祁悠然提议说到。

    “这……”韩正轩和韩正宇交换了一下视线,“这恐怕有些不妥吧?”

    “都这种时候了,有什么不妥的。再说,咱们小时候不也是都挤在一个炕上睡过觉的吗。”祁悠然无所谓的说道:“我和小染睡在里屋的床上,你和大哥辛苦一点,睡在外面。就算有人杀来,咱们几个死也都死在一块。”

    一番斟酌之后,韩正宇点了头,同意了祁悠然的这个提议。这栋宅子里现在除了他们四个以外,还有徐夫人那边派来的负责保护他们的侍卫和高手。徐夫人很重视祁悠然的安全,后来甚至还亲自来了一趟,想要劝说祁悠然住进皇宫里去。在祁悠然拒绝之后,这府上的人手也就变的更多了。

    徐夫人的人紧紧地盯着祁悠然,很快祁悠然就发现,她被禁锢在了这府上。甚至连大门,都不能出一步。

    “你们这是干什么?”祁悠然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几个侍卫,不解的问:“我出去喘口气,都不成?”

    “请姑娘谅解,我们当奴才的只是奉命行事。”

    祁悠然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好,我理解你们,我不出去。”

    祁悠然转身走回了房间,苦不堪言。没想到她也会有这么一天,这事儿估计是夏东篱的意思,他到底是想干什么?

    “哥,你什么时候养了这么个玩意?”祁悠然扭头看向挂在门口的乌鸦,好奇的问韩正宇,“人家都养鹦哥养金丝雀,你倒好。”

    “这东西聪明。”韩正宇瞥了眼那鸟儿,说:“昨天在院子里拣到的,它受了伤,还不会叫,估计是个哑巴。我觉得它够清静,就给捡了回来。你要是不喜欢,我送出去便是。”

    “算了,没什么不喜欢的。”祁悠然单手撑着头,有些苦恼。这些天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肚子里的孩子。她一直没有喝药滑胎,眼看着日子一天天这么过去,祁悠然每天都要提心吊胆的,总不是个事儿。想出去弄点药回来,还被外面的那些人给盯得那么死。

    这宅子里,现在每走十步就会有一人在那儿看守。随便出去走走,要是不抬头看着点儿的话,随时可能撞到人。

    “皇上是打算逼你进宫去吧?”韩正宇一句话说出了重点,“只要你听他的话,估计就能行动自如一些了。”

    “你也看出来了?”祁悠然问。

    “别说是大哥,就连我都看出来了。”韩正轩躺在角落里的摇椅上,突然出了声。“要是对你没意思,哪能弄这么多人来保护我们的安全。咱们又不是什么达官贵人,几个从齐墓逃出来的难民而已,天天吃好的喝好的,还有几百个侍卫给站岗。这待遇,老子估计几辈子都没享受过。”

    祁悠然改为双手托腮,她静静的看着桌面,有点困。

    一孕傻三年,祁悠然觉得这话是没错的。她虽然一直没有严重的孕吐现象,可是现在,每隔几个时辰就会犯困。这事儿,她想控制都控制不来。

    韩正宇几步走到了祁悠然的面前,坐到凳子上,他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把祁悠然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说说,你下面打算怎么办。”韩正宇不信祁悠然一点打算都没有。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自然是真的。”

    “我想离开这里。”祁悠然压低了声音,和韩正宇四目相对,说:“夏东篱他想把我养在笼子里,就像你那只乌鸦似的,乖乖听话。可是,我怎么可能做的到呢。”

    “离开之后呢?又有何打算。”韩正宇眸光一闪,继续追问。而韩正轩还有韩小染两人,也都围了过来。

    四人围坐在桌边,开始商量起今后的大计。

    “在齐墓的时候是怎么开始的,在北冥,一样可以。”祁悠然想了想,说道:“我们只有四个人,别说是杀回齐墓和楚云逸抗衡了,就算是想逃出这座府邸,都是不容易的事情。”

    没有眼线,没有手下,光凭着四个人,什么大事都成不了。

    曾经,他们在齐墓王朝的时候,在京城的时候,大街小巷随便拉出来一个人,都是认得他们的。街头卖艺的,道边要饭的,哪一个也都是能给他们提供消息的人。祁悠然想摆脱这种现状,齐墓她回不去了,夏东篱那儿,她更是不想靠近。

    她没心了,也不可能再爱了。与其白白浪费人家的感情,不如做的干净利落一些。

    “那咱们,逃?”韩小染小声的问:“可是咱们该逃到哪儿去?外面的大门咱们可是都出不去,别说其他的地方了。”

    “若真是想逃,也不是没办法的。”祁悠然微微眯了眯眼睛,看向了韩正宇,问:“大哥可知道耀明王朝?”

    韩正宇眸光一抖,点了点头。“你打算去那儿?”

    “那儿离北冥还有齐墓都远的很,井水不犯河水,估计他们的势力也到不了那儿去。从北冥离开的话,至少三个月的时间咱们才能到耀明,这段路,就看咱们几个有没有命挺过去了。”

    祁悠然拿出一张地图来,看来是早有打算的。

    “从这儿离开,这边还要坐船才能到。海上风浪大,天气也不可控制,所以,咱们还需要弄艘大点的船才行。”祁悠然的手指轻轻点在地图上,说:“坐船到这里后,再骑马过一片荒地,就可以到耀明了。”

    “船……”韩正宇有点为难,觉得祁悠然的计划不是那么的完美靠谱。“咱们谁都没出过海,大船不好弄,就算弄来了,也没人会开那东西。”

    “我会呀。”祁悠然倏的一笑,迎视着那几人奇怪的视线,说:“这边是沿海带,一定会有做生意的商船来来往往。我们也可以不必自己开船过去,只要混上了船,剩下的事情也就好办的多了。”

    “那三姐,仇,我们还报吗?”韩小染对未来的生活很憧憬,同时,她也问了一个十分天真的问题。

    “当然要报。”祁悠然咬紧牙关,目光坚定的说道:“不论是他楚云逸,还是我祁悠然,一年两年都是死不了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不怕他活不到那个时候。”

    其他三人面面相觑,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祁悠然也想好了未来的打算,那……还等什么呢?动手吧!

    想离开京城到沿海一带去,就是个不易的事情。这百十来号的人,让祁悠然喘不过气来。所以她率先要做的,就是先离开这府邸。

    祁悠然躺到床上先小睡了一会儿,睡醒以后,她告诉其他几人收拾好行李,随自己进宫。

    这是祁悠然第一次主动进宫找夏东篱,夏东篱在和她说话之前,先是盯着韩正宇手上的乌鸦看了片刻,也有点愣住了。

    “说吧,找朕有什么事?”收回了视线,夏东篱看向祁悠然问。

    “皇上应该心知肚明,你不是一直在等我受不了,来这一趟吗?”祁悠然打开天窗说亮话,“那么多人围在我身边,我喘不上气来。与其住在那小府邸里,还不如顺了皇上的意思,住到宫里来。再不济,我还能到御花园去溜达溜达,不至于憋的那么死。”

    夏东篱轻声一笑,道:“你还真是不安分,呆在屋子里不好吗?”

    “皇上觉得好吗?”祁悠然可没忘了夏东篱去沁欢楼的那一晚,想留在沁欢楼的样子。都知道外面的世界好,谁愿意整日被困在一个地方呢?他是真命天子,要为天下苍生操劳,住在这里是逼不得已,可她没理由一直住在那府中啊。

    “皇上,住进宫可以,但,我还是要和他们住在一块。”

    “没问题。”夏东篱很好说话的点点头,看得出来,他心情是不错的。“先让奴才带你们过去吧,朕还有些事要处理,晚些时候会派人去叫你的。”

    祁悠然应声离开,走出夏东篱的视线之外后,她目光阴郁的看了看天空,不知自己什么时候能逃得出去。

    夏东篱是没有怀疑祁悠然的,因为早就料到了她的不安分。再者,也没能想到祁悠然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会想到耀明王朝去。

    祁悠然和韩正宇三人很快就被安排到了新的地方,房间里的一切都被收拾的仅仅有条,而且干净,好像每天都有奴才过来打扫似的。

    把自己的小包袱随便的往床上一扔,祁悠然就走到院子去里晒太阳了。看不见那样侍卫的身影,真是让她的心情都舒畅了不少。就连钻在她怀里的小云,都难得的爬了出来,盘在她的肩膀上,吐吐信子,晒晒阳光。

    韩正宇三人都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心照不宣。尤其是韩正宇,在这皇宫里,他不敢和祁悠然靠的太近,因为怕那夏东篱会起杀意。

    韩正宇一直怀疑黎景熙的死是怎么回事,楚云逸杀二皇子的话情有可原,可是,杀黎景熙是不是就有点不对劲了?

    韩正宇没把这事儿告诉祁悠然,因为告诉了她,她也不会信的。她现在恨楚云逸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而有些事情的真相,是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的。

    韩正宇答应过楚云逸,这件事他一定会保守秘密。而他能和韩小染等人陪着祁悠然来到北冥国,自然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祁悠然为什么会经历那些际遇,为什么会不得不离开北冥国,这些事,韩正宇心里都很清楚。而就是因为他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所以,才会心甘情愿的陪楚云逸演那出戏。而且,据他所知,知道真相的不光他一个,还有死去的楚云白,也是知道的。所以,韩正宇才会怀疑,楚云白和黎景熙的死究竟是何人所为。

    楚云逸那日,是先把韩正宇抓去的。那些话,也是单独对韩正宇说的。

    韩正宇心思细密,祁悠然看的出来,楚云逸也是一样。而他们三人对祁悠然的真心,也是让楚云逸敢压这个赌注,放他们一块出来的最重要的原因。

    楚小白虽然身受重伤,但是他一旦伤好之后,对祁悠然而言一定是件好事的。楚云逸这个时候杀他,不应该。至于黎景熙,多一个奴才保护祁悠然,更是好事。楚云逸杀他,更是奇怪。

    韩正宇想了很久,觉得肩膀上的担子很重。祁悠然体内的蛊,怎么也得两年以后才能除。毒蛊之术韩正宇不是特别的了解,但他也知道,那是很邪乎的东西,一旦弄不好,就真的会要人命。为了祁悠然的安全,他也的忍住才行。

    祁悠然要是真去了耀明王朝的话,离齐墓王朝就更远了。一旦发生什么事情,自己还真的来得及通知楚云逸吗?韩正宇有些担心,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祁悠然进了皇宫,开始了平静而又不算平静的生活。她每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呆着,还有陪夏东篱喝茶下棋。每当她一提出要去见徐夫人,亦或者是出去找逍遥阁的杀手时,夏东篱总是有其他的理由拒绝她。到最后,祁悠然也就懒得提了。

    这天,祁悠然陪着夏东篱吃饭。一连几天,她已经摸清了该如何讨好夏东篱这个皇上了。

    “悠然。”

    “嗯?”祁悠然听着夏东篱叫自己,抬头看他。“怎么了?”

    “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朕这么对你?”夏东篱一脸认真的看着祁悠然,说:“这些天你在宫里,朕在你脸上,看不到开心。”</

    “皇上多虑了。”祁悠然牵强的一笑,说:“死了那么多人,发生了那么多事,我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和皇上没关系,请皇上放心好了。”

    夏东篱轻叹一口气,说:“是吗?朕还打算明天,带你去军营逛一逛呢。看你好像很闷的样子,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算了吧。”

    夏东篱一这么说,祁悠然恨不得打自己几个巴掌。她怎么那么傻,好好的机会都把握不住?

    “别啊皇上,我去!”祁悠然连忙改口,道:“其实憋了这么多天,我的确也有些闷了。不如就明天吧,等皇上退完朝后,咱们就走,皇上你看行吗?”

    祁悠然一脸期待,让夏东篱不忍拒绝。

    【感谢宝贝儿hollen58的鲜花和宝贝儿bangchui111的月票,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