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230.230皇上你就没怀疑过孩子?

230.230皇上你就没怀疑过孩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也许是因为祁悠然声音有些过大的缘故,这让密道的墙壁开始诡异的震动了起来。祁悠然后知后觉认识到了自己的鲁莽,这里住着的人可不是什么泛泛之辈,为了保护他,楚云逸定会在这里设下机关陷阱的。

    就在祁悠然已经做好了闪躲逃避的准备时,楚云逸阴沉的脸孔突然就朝着她压了过来。祁悠然屏住呼吸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不料,楚云逸的长臂一伸,把她拉了过去之后并没有做什么,而是在墙壁的三个不同的地方分别快速的打了三下,一系列动作只在瞬间完成,这时,震动感也随之消失了燔。

    楚云逸暗暗的松了口气,然后低头看眼前的人。他若有所思的眯着眼睛打量着她,问:“以前怎么发现,你嗓门这么大?”

    “要你管!”经过刚才的事情,祁悠然再也不敢大声的说话了。一个个字,几乎都是从她牙缝里挤出来似的,她抬手去推楚云逸的身子,并不想一直以这种暧昧的姿势跟他站在这儿。

    “你若是把我推开,再触碰到墙上的什么机关,这一次就算是我,也救不了咱们两个的命。”楚云逸好心的提醒她说:“密道内的机关一旦触发,每一天都只能解除一次。不过你要是想和我死在一块儿,那我也不介意。窠”

    “你想得美,我和谁死在一块儿,都不会和你!”

    “日子本就过的不痛快,难道还不让我想些美的了?”楚云逸惆怅的说道:“走吧,前面的路还长着呢。”

    楚云逸拉着祁悠然的手往前走去,祁悠然一直在努力的挣脱着。

    “听话点儿,这里不是能让你撒野的地方。”楚云逸回眸冲她一笑,“你觉得咱们两个要是在这儿打一仗,会变成什么样?”

    “成,我听话就是。”祁悠然的笑容能腻死个人,“有什么事儿,出了这里再说!”

    祁悠然一说完这话,楚云逸的脚步就慢了下来。两个人走的速度本来就不快,再加上楚云逸这么一有意拖拉,更是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出去了。

    “楚……”

    “悠然。”楚云逸在她开口叫自己的同时,也叫了她的名字。

    “干什么?”

    “没事儿。”楚云逸古怪的一笑,摇摇头,不说话,让祁悠然觉得他愈发的奇怪。

    没事儿,只是想感受一下,在叫这个名字的时候,有人答应是什么样的感觉罢了。

    一路沉默的走了出来,在跳出那狭小的空间时,祁悠然也不由自主的能松了口气。一下子就跳到离楚云逸好远的地方去,她警戒的看着他,就好像看着什么不轨之徒一样。

    “这儿可也是有机关的,你不怕?”楚云逸笑着看她问。

    祁悠然瞪了他一眼,环顾了一下四周,却发现这里已经和他们来的时候不大一样了。

    “为什么变了?”祁悠然不解问道,她难得记住了来时的路的。

    “因为安全,跟我走。”

    楚云逸不放过任何一个占祁悠然便宜的机会,拉着她的手,往外面走去。可是走了很久,祁悠然都觉得他是在带着自己转圈圈。

    “刚刚,是不是路过这里了?”祁悠然拽住楚云逸,让他的脚步一顿。狐疑的看着楚云逸的侧脸,祁悠然在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之后,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了。

    “楚云逸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耍鬼主意了?”祁悠然不可思议的问道,他这简直比、比子轩还要幼稚!

    “没办法,你现在太厉害了,留你又留不住,只能想些让你瞧不上的鬼计谋,多和你待一会儿。”

    诡计被拆穿,楚云逸也就只好坦白。这一次,没敢在故技重施,直接把祁悠然带出了迷阵,两人都停下了脚步。

    “你要去哪儿,我送你。”

    “不必了,你回你的皇宫去,我自有地方可去。”祁悠然拒绝了他的好意。

    “要去找白洛?”

    “跟你没关系。”祁悠然大步从他的面前走过,冷声说道:“待我想好了对付太后的计划,自会去找你的。”

    祁悠然很快速的就消失在了楚云逸的视线之中,她现在的轻功,可真的是没有几人能追得上了。楚云逸眺望着她离去的方向,心中想着,如果几年前她就这么厉害的话,他们两人还会在一起吗?

    有时候一个女人过于优秀,对于男人来说究竟是福是祸,还真的无法轻易断言。

    楚云逸回到京城,却没有进宫去,而是来到了萧府。

    “难得皇上大驾光临,这么晚跑来,为的是什么事儿?”萧子缃是被楚云逸从床上给拽起来的,还有点没睡醒的样子。

    “墨瞳呢?”

    “回娘家去了。”萧子缃打着哈欠,回答道。

    “正好,你闲着也是闲着,陪我喝酒吧。”楚云逸还真是没把自己当成外人,他毫不客气的对萧子缃说:“我记得你这儿还有几坛好酒的,都拿来。”

    萧子缃认命的下了地,小声嘀咕道,“我这奴才当的也真是不容易。”,然后就去搬酒了。

    两人坐在房中,喝着酒,也什么话可说的。萧子缃看着楚云逸把自己这好酒当成了白水喝,就有点心疼了。

    “我说爷,您这大半夜的跑过来,可不能是因为渴了吧?宫里面多的是水跟酒,还不够你喝的吗?怎么着,我们萧府的酒喝起来,就特别的解渴不成?”

    萧子缃调侃说到:“让我猜猜,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儿呢……国事?不可能。私事?嗯,一定是因为私事。说说吧,祁悠然又怎么着你了?”

    能让楚云逸如此失魂落魄的,除了祁悠然之外,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办得到了。

    “为什么会猜到她的身上。”

    “因为别人没这个能耐,别告诉我你自己还没感觉出来,皇上,你我认识十多年了,从你还没当太子那会儿,咱们两个就在一块儿玩。你什么时候慌过怕过?说句不好听的,别说是我现在能看得出来,随便换个人过来,只要是稍稍了解你一些的,只要看到你不对劲,就一定能猜得出这事儿跟祁悠然有关系。爷,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这弱点,有点太明显了。”

    萧子缃叹着气,压低了声音警告着楚云逸。

    “别忘了你之前为什么让她离开?你就不怕太后那边一旦发现了她的踪迹,再来威胁你?”

    “今日不同于往日,就算有人威胁,祁悠然她也不会再任人宰割。她现在的厉害,你不是也见识到了。”

    “对,是见识到了。”萧子缃一想到自己最近和祁悠然接触时的场景,就不免心有馀悸。“所以呢?你今天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成了亲,还生了孩子。”楚云逸手中握着酒杯,直勾勾的看着萧子缃。萧子缃借着烛光,清清楚楚的在他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杀气和寒芒。

    “所以……皇上是打算杀了那个男的?”萧子缃缓缓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若是不喜欢他,就不会为他生下孩子。”楚云逸垂眸,看着杯中的酒。“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再让她离开。”

    “就算她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了?”萧子缃好意的再次提醒,“皇上,你说她之前就已经够恨你的了,你要是再在她身上捅刀子,她会不会真的一气之下,就对你动手?”

    “我怎会捅她的刀子,就算是捅,也是捅那个叫白洛的。”

    楚云逸放下酒杯,脑子里开始回想祁悠然和白洛在一起的画面。这越想,心里面就越是不得劲。

    以前的事情让楚云逸现在不敢轻易再对祁悠然动手,轻了,他怕没效果。重了,他又怕伤到她。所以思来想去,楚云逸觉得自己只能从那两个小鬼头身上下手。

    祁悠然在外面逛了很久,回了客栈。她四处游荡这些天,林萧等人一直和白洛呆在一块,受楚云逸的人监视着。祁悠然回来的虽然晚,可他们还是第一时间就把她给叫了去。

    祁悠然一走进房间,就被数双眼睛给死死的盯着。她一看这房间里的人,除了白洛之外,其他人差不多都全了。

    “白洛呢?”祁悠然拂衣坐下,开口问道。

    “他休息了。”

    “哦,那你们找我,是有什么事?”祁悠然看向了林萧,林萧对她一直怀有戒心,这次过来也是看在白洛的面子。他们已经到齐墓这么久了,自己那点光荣历史,说不定已经被他们扒到几岁的时候了,所以祁悠然并不觉得,今晚会有什么愉快的对话。

    “祁姑娘。”林萧清声对祁悠然说:“你的身份我们都已经知晓,坦白的说,我们真的不打算和朝廷扯上什么关系。”

    “所以呢?”祁悠然问:“想走?”

    祁悠然看着林萧,见他不说话了,就笑了笑。“可以啊,我没拦你们。从一开始去找你们的人就是白洛,不是我,对吧?”

    祁悠然嚣张的态度让这些男人有些愤怒,她的确厉害,这一点他们肯定。但,他们好歹都是来帮她的忙的,她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我叫你一声林大哥。”祁悠然沉默了许久之后,又出了声,对林萧说道:“我知道,你们现在一定都已经知晓了我的身份。不夸张的说,我在齐墓的敌人,真的是多到让你们想都想不到的地步。你们看在白洛的面子上来帮我,我谢谢你们。但你们想走,我也不拦你们。白洛今天被你们迷晕没出现在这儿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他执意想留下来陪我吧?他是个好人,不过好人一向没什么好报的,这点我比你们谁都清楚。想走就走吧,我给你们路上的盘缠。”

    祁悠然说完,从身上掏出一些银票来,直接就拍在了桌子上。

    她不强求任何人,当初如此,现在也是。

    “我们走了,你怎么办?”林萧没想到祁悠然会这么说,而他在这些天里也发现了,祁悠然和那些达官贵人的关系也真是微妙。她的敌人随便说出来一个,都足够有分量。他们走的,她打算怎么办?

    “我自然是要留下,我回来就是为了报仇的,仇不报,我怎么可能走呢?”祁悠然站起来,对林萧说:“感谢林大哥关心,趁着白洛他还昏迷着,你们最好现在就走。不然晚了,我怕你们走不掉。”

    林萧把其他人都叫了出去,只剩自己和祁悠然留在房间里。

    “白洛对你的感情,大家有目共睹。”林萧说出一个很尖锐的问题来。“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如果你打算等事情处理完之后和他在一起,那么,我便帮你。”

    “没想到你还这么八卦。”祁悠然冷笑两声,“自己家里面几位夫人的事儿都没搞清楚,就忙着来管别人的事儿了?”

    “祁悠然!”

    “好了好了,戳人不戳痛处,我不说就是了。”祁悠然嘴角一扬,邪邪一笑。“你终归是为了白洛好,他有你这样的朋友,是福分。既然你问了,那我也就说了。我有两个孩子已经足够了,这辈子,我没想过再和别人在一起,这就是我给你的答复。”

    祁悠然说完向外面走去,“时候不早了,你该带着手下的人离开了。”

    祁悠然走后,林萧松了口气,然后,他看向了房中的某个方向。

    “她的话你也听到了。”林萧看着从暗处走出来的白洛,说:“死了心吧,这浑水打从一开始我们就不该进来。”

    “你们走吧。”白洛低着头坐到凳子上,说:“她的心意我早就清楚。”

    这场戏其实就是林萧等人自导自演的,白洛想到会是这个结果,祁悠然也早就察觉到白洛就在这房间里头。

    祁悠然此时坐在客栈的楼顶上,躺在那儿看着天上的星星。身边有一群不信任她的人,让他们留下也未必就是什么好事儿。苏安那么不好对付,如果林萧他们真有个三长两短,祁悠然倒觉得自己亏欠白洛的了。所以他们走了,也好。至于白洛,他走不走,就另当别论了。

    楚云逸那头,在萧府几乎把萧子缃存的好酒全部给喝光了。萧子缃心疼的看着一点一点见光的酒坛子,又不敢说什么,只盼着这主子能喝痛快了就成。

    “对了皇上,祁悠然身边那两个孩子,你见过了吧?”萧子缃突然想到一件事儿来,“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两个小鬼头,脑子里的花招,比你都要多。”楚云逸轻笑说道。

    “这我知道,能给轻染下毒,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我的意思是说,你难道就没有怀疑,他们真的是祁悠然和那个白洛的孩子?”萧子缃歪着头看着楚云逸,他的话把楚云逸给说精神了。

    “什么意思?”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萧子缃一脸认真的和楚云逸对视,“祁悠然当年对你的感情,不用我多说了吧?你看那两个孩子的岁数,差不多就是和她离开的年数一样的。那也就是说,祁悠然在当年离开齐墓以后,就遇到了那个白洛,生下了孩子。你觉得她可能那么快就爱上一个人,给他生下孩子吗?”

    萧子缃的话让楚云逸一直阴霾的心,瞬间就放亮了。

    对啊,这么重要的事儿,他以前怎

    么没注意呢?

    楚云逸眨了眨眼睛,自己沉思了会儿,然后猛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萧子缃的肩膀,微笑说道:“明儿个进宫,领赏!”

    楚云逸说完以后就走了,扔下满地狼藉,让萧子缃哭笑不得。

    其实他刚刚也是灵光一现才想到的,不过现在琢磨琢磨,好像自己还真就猜对了。看来,他果然是个人才!

    楚云逸从萧子缃这儿离开,马上就把韩正宇和姬千寻给叫到了自己面前。当年,就是他们两个负责跟着祁悠然的。所以祁悠然有什么不对劲儿,他们肯定会有所发现。尤其是韩正宇,他当初可是很受祁悠然的信任的。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楚云逸的面前,在看到彼此之后,都稍稍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祁悠然当年在离开的时候,是否怀了身孕?”

    楚云逸一点儿都不客气,见两人都来了,就开门见山的问他们。

    姬千寻和韩正宇都暗吸一口气,他们当年隐瞒了什么,他们心里清楚。尤其是姬千寻,他当初不说是因为想看热闹,而现在不说,则是因为怕惹恼了楚云逸。

    “是。”

    “不是。”

    两个人同时开口,不过回答的内容,却各不相同。

    又相互看了看彼此,姬千寻长叹一口气,对韩正宇说:“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还瞒得住吗?瞒着有什么意思啊!”

    韩正宇瞧了瞧姬千寻,又看了看楚云逸,低声说道:“草民没有瞒,也没想过要瞒。我知道皇上想知道的是什么,但我几天前曾和三妹见过面,也问过她孩子的事情。她说过,在耀明王朝的时候,遇到了一伙人。那伙人的武功极高,一直想要她的性命,再加上她有身孕在身,所以身手也不如从前了。她……坠了崖,孩子也是在那个时候没的。”

    韩正宇说的事情,是姬千寻并不知晓的。而楚云逸则是听了以后,更加确定自己和萧子缃的推测没有错了。

    也许祁悠然当初真的遇上了那伙人,也许她坠崖的事,也是真的。不过。孩子没了的事儿却不大可能。如果她当初真的滑了胎,那么再恢复,再怀孕,再生子的话,怎么说也要两年的时间。看那两个小鬼头,可不像那么小的样子。

    “好了我知道了,你们都退下吧。”掩不住心中的喜悦,楚云逸把两人都给遣退了。当他一个人坐在房间的时候,再去想祁悠然这些年的经历,这些年的心酸,他心中也就更加心疼她几分。

    若不是他,她也不过经受这些了……

    楚云逸想了很久,然后休息睡觉。第二天,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上朝,接着再退朝之后,他来到了苏安的寝宫。

    【感谢宝贝儿吗哩哄啊和hollen58的鲜花,还有宝贝儿吗哩哄啊、qqping的月票,么么哒,爱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