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244.244一个人的努力,永远没办法决定两个人的关系。

244.244一个人的努力,永远没办法决定两个人的关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祁悠然和子涵在房间里呆了很久,也不见楚云逸带着孩子回来。

    “娘,这菜再不吃就该凉了,我们去把哥哥叫回来好不好?”子涵扯了扯祁悠然的衣袖,很在意子轩的去处。

    “好。”祁悠然点点头,带着她出门,去找那两个人。不过走到半路,就看到楚云逸牵着祁子轩的手,往这边走来了。

    “你们……”祁悠然狐疑的看着两人,因为楚云逸脸上的笑容实在是太诡异了籼。

    子轩一见祁悠然,立刻跑到了祁悠然的身边,就像是找到了组织一样,再也不看楚云逸一眼。

    把孩子带回房间,祁悠然等他们吃饱喝足,躺下了以后,又停留了一会儿就和楚云逸回去了。两人刚刚走不久,原本闭着眼睛的祁子轩却坐了起来,然后看向身边的妹妹,皱眉说道:“我被收买了。”

    “你都和我儿子说什么了?”祁悠然跟在楚云逸的身后,疑惑的问:“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和他说什么奇怪的话,我定不饶你。”

    “和他我能说什么奇怪的话。”楚云逸不以为然的回答:“我就算是想说,他也未必能听的懂,你觉得呢?”

    楚云逸一直不肯坦白自己都做了什么,祁悠然多问了两句以后也就不再问了,毕竟子轩一向都很听她的话,今天回来也不见有什么古怪。所以应该,就是她多想了。

    一路顺畅的回了皇宫,对于祁悠然现在的轻功,楚云逸不得不刮目相看。

    “也不知你我现在若动真格的话,谁会更胜一筹。”楚云逸看着祁悠然,微笑说道。

    “皇上要是想知道的话,哪天试试不就得了。”祁悠然斜了他一眼,肯定的说道:“免得你一直这么自负,觉得自己如何厉害。”

    楚云逸被她的语气逗笑,轻挑眉尖,不再说什么,两人在一间屋子里过了一夜,第二天清早楚云逸就离开去上早朝了。

    凤鸾殿内,白楚颜听着手下人带回来的消息,愁眉不展。

    有个奴才已经消失几日了,一直不见踪影。白楚颜很担心他的失踪,是和楚云逸还有沈绮韵有关的。

    那日比武擂台上发生的一切白楚颜都看在眼里,起初对沈绮韵动手的的确是她,但后来的事情却与她毫无关系。那天究竟是谁动的手,白楚颜心里也有疑惑。可是楚云逸的人马上就去追了犯人,她也根本就插不了手。白楚颜很担心,会是她身边的人想要帮她,所以才鲁莽的出了手。再加上这几天发生的事,也让她更加的肯定了她的这一猜测。

    “派人到刑部那边去打探打探,记住一定要小心,别让萧子缃察觉出来。”白楚颜身心疲倦的对眼前的人吩咐道,“尽快查出是怎么回事,然后回来禀报。”

    “奴才遵命。”

    时间在某些时候会让人觉得它流逝的特别缓慢,特别煎熬。白楚颜等了两天,终于得到了准确的答复。

    她的猜测是没错的,楚云逸抓住的那人,的确就是她的手下。不过,他却连把人杀了,都没有和自己知会一声。

    白楚颜十分恼怒,可这口气她却不得不独自咽下。

    “好了我知道了,退下吧。”白楚颜长叹一口气,把身边的人都赶了出去,自己一人留在房中。

    沈绮韵,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女人,竟然真能让楚云逸这么上心。

    白楚颜一夜没有睡好,找了个机会,把霜儿就叫到了自己这儿来。

    “把这个给你们家主子拿回去,记得,别说是本宫送的。”

    霜儿前几日已经被白楚颜所收买,接下白楚颜给的东西,是一把十分精致的梳子。

    “奴婢明白了。”

    霜儿点点头,一切照办。不过把东西拿回去以后,却立刻如实告诉了祁悠然。

    祁悠然打量着这把梳子,从外观看压根就看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过……

    祁悠然轻声一笑,抬眸看霜儿,说:“我要是真用了这梳子,说不定过不了几个月,头发就会掉光,或者干脆头皮烂掉。皇后这是真的被逼急了,不然是不会使出这法子来的。”

    “啊?那怎么办啊?咱们要是不用的话,会不会引起她怀疑啊?”霜儿有点迷茫的看着祁悠然,然后小声的问她:“主子,我看太后现在很喜欢你,要不然你就干脆借太后的手,除掉皇后呗?”

    “太后喜欢我是一回事,除掉皇后可就又是另一回事了。”祁悠然摇摇头,否决了她的提议。“就算太后不喜欢皇后,可是也不会这么快就除掉她的。废后可是大事,换句话说,是丑事。现在与北冥国的战势还未平息,又有耀明的人住在宫里,家丑不可外扬,你觉得太后会真的帮我吗?自然不会。而且别说不会,恐怕她要是知道了我打算对皇后动手,也会阻止的。”

    白楚颜给苏安卖了那么多年命,论时间和忠诚度来说,苏安应该都更信得过白楚颜一些才对。她是断然不会为了一个才进宫不到一个月的人就舍弃白楚颜这颗棋子的。

    “那、那咱们怎么办啊?”

    “留着,哪天给皇上用。”祁悠然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把霜儿给吓了一跳。

    祁悠然趴在桌子上,目光灼灼的盯着那梳子。人家都送自己礼物了,不回送点什么的话,是不是会被当成没有礼貌呢?

    祁悠然想了想,把霜儿叫了过来,伏在她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见霜儿点头表示明白之后,就让她退下了。

    白洛和林萧始终住在宫内,可他们却无法像祁悠然一样,一直住在这里。两国之间的合作,要么成功,要么失败,总得给大家一个交代才行。楚云逸冷落了他们那么多日,终于在大臣们的“一再提醒”之下,想起了他们。

    “朕最近比较忙,还请白大将军不要介意。”

    见到白洛以后,楚云逸率先开口。纵使白洛心中不高兴,可也说不出来什么。

    “皇上乃一国之君,忙是应该的。”白洛不知道楚云逸今天突然找自己过来的原因是什么,他还以为,楚云逸会一直那么无视自己的存在呢。

    “我们之间应该就不必多说什么废话了,朕不如开门见山。”楚云逸没打算和白洛多费口舌,“白大将军来我齐墓王朝已经有些日子了,不过朕对白将军的身份却有些怀疑。所以,在没告知白将军的情况之下,朕派了人,去了耀明王朝一趟。”

    楚云逸的话让白洛表情一僵,身子一怔。

    “这里离耀明可是远着呢,这么短的时间,不知皇上打听出了什么?”

    “大将军难道没听说过,有种宝马可以日行千里吗?”楚云逸微微一笑,“正好朕的手上就有几匹这样的好马。”

    “皇上既然已经证实了我的身份,那不知是想说什么?”

    “朕想说,白将军好大的胆子。”楚云逸笑意收敛,神色严肃的看着白洛,说道:“你一个在耀明王朝只挂名字,却几年不曾入京的空头将军,竟然也敢打着耀明王朝皇上的名号,千里迢迢跑来朕的国度,来和朕谈条件。白洛,你真以为这齐墓王朝,是你能够来去自如,开玩笑的地方?”

    楚云逸的话说的没错,他既然能说出这话来,也就证明他是真的去过耀明,了解了一些情况。

    白洛无意入朝为官,所以就算他和耀明的皇上是有亲戚关系的,而那皇上也始终希望他能够助自己一臂之力。但白洛这些年却一直不肯与朝廷有什么来往,这一次来齐墓,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也是迫不得已的。

    “你是打算自己走,还是朕通知贵国的皇帝,让他派人来接你回去呢?”

    楚云逸浅笑看着白洛,问道。耀明王朝的皇帝也不是笨蛋,白洛这么单枪匹马的跑来异国,没有危险是不可能的。

    “皇上未免太高看微臣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楚云逸问。

    “意思就是说,即便我国皇上知道了我在这里,也不会派人前来接应的。”白洛信心满满的说道。

    “为什么呢?是太信任你了,还是对你这么一个不听话的空头将军,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那换句话说,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就算你死在异国他乡,也是没人管的呢?”

    “杀了我,难道就不怕绮妃难过吗?”白洛有保护伞,那就是祁悠然。

    “朕会那么蠢笨,让你死在朕的国土之上?”楚云逸觉得白洛有句话说的没错,那就是自己还真的就是高看他了。这么简单的事情,他怎么就想不通呢?

    与耀明王朝有纠纷的,是北冥王朝,而不是齐墓。白洛想回去就必须要路过北冥,而楚云逸想把事情栽赃嫁祸给夏东篱,也再简单不过了。

    “朕再给你七天的时间,你不走,就别怪朕心狠,杀了你那些

    留在宫外的随从了。”

    楚云逸下了通缉令,白洛皱皱眉头,没想到他会这么急着赶人。

    “皇上怕什么呢?难道是怕微臣有机会,带走你的妃子吗?强扭的瓜不甜,皇上应该听过这句话才对。如果绮妃有意想跟我走,就表明她心里是没有皇上的。”

    楚云逸听完白洛的话,轻笑起来。

    “亏你和她认识这么多年,看来嘴皮子的功夫,却没有和她学到多少。”楚云逸嘲讽的说道:“强扭的瓜的确不甜,不过一个人的努力,永远没办法决定两个人的关系。朕与绮妃的关系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定下了,这是你,如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

    楚云逸有意送客,“总之朕和她之间的事情,无需你操太多的心。七天,白将军如果想好好看一看京城附近的景观也足够了。回头朕就安排两个人带将军你出去走走,你回国的车马,朕也一并给你安排了。让你偷偷摸摸的来,风风光光的走。至于其他的,就要看白将军的良心了。是把朕的人都杀了,还是放他们回来,由你决定。”

    楚云逸很直截了当的把话和白洛说完,然后,请人离开。白洛慢步在偌大的皇宫之中,慢慢一笑。这趟齐墓来的,还真是有点意思。

    白洛想着去祁悠然那儿看看,顺便也和她道个别。既然楚云逸已经开口赶人了,他就不能再在这里待着了。至少,不能在宫里。不过祁悠然却没有住处,听宫女说,是去了太后那里。

    祁悠然最近往苏安那儿跑得勤,把以前狗腿讨好人的功夫全都捡了回来,每天好话说着,把楚云逸的一举一动都上报着,哄的苏安那叫一个开心。

    祁悠然看着苏安命人拿进来的几匹上好的绸缎,听着她说这是她要送给自己的。祁悠然垂眸一想,笑了。

    “多谢太后怜爱,可是……这么多的衣料,恐怕我也穿不完。”祁悠然侧眸看了看那几匹布料,迟疑了一下,提议道:“不如我借花献佛,送几匹给皇后娘娘,太后觉得如何?”

    苏安笑着点了点头,说:“你高兴就好。”

    “那一会儿就有劳秋茗陪我走一趟了,这么多的东西,霜儿一个人拿不过来。”

    祁悠然继续拍着苏安的马屁,心想,她正想送白楚颜礼物却不知送什么好呢。没想到,苏安却给了她这么一个机会。

    从长春宫离开,祁悠然朝着白楚颜那里走去。在前去的路上,她在绸缎上动了手脚,很隐蔽,动作也很快,所以秋茗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到了凤鸾殿,白楚颜一看祁悠然是和秋茗一块儿来的,就知道她是刚刚去过苏安那里。

    “给皇后娘娘请安。”

    祁悠然恭恭敬敬的行礼,白楚颜立刻让她起身,然后看向两个奴才怀里的东西,疑惑问道:“这是?”

    “臣妾刚去过太后那里,这些是太后赏赐给臣妾还有皇后的,说是让我们一人一半。皇后看中哪些就留下,剩下的臣妾拿回去。”

    祁悠然简单明了,说明来意,也让白楚颜没办法起疑。这些东西是苏安给的,而且立刻就送来了这儿,还有秋茗这个精明的奴才跟着。在白楚颜眼里,她是沈绮韵,沈绮韵可不是祁悠然,所以断然没办法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做什么手脚。

    一番推脱,白楚颜最后还是留下了两匹。没办法,秋茗在,她就算不给祁悠然面子,也得给苏安面子才行。

    “太后说,下个月初让两位娘娘穿着新衣裳陪她一同去万安寺。”

    秋茗在离开凤鸾殿之前说了这么一句话,让祁悠然真想给她拍手叫好。这一记助攻,可是让白楚颜想躲都躲不掉。

    本来祁悠然还担心,白楚颜收了这东西会不会就扔在一旁,碰也不碰一下?不过有了秋茗的话,白楚颜就算不愿意,也必须得把这衣料穿在身上了。

    祁悠然在布料上洒了一些药粉,那药粉遇物即化,而药效发作的时间又比较长,所以祁悠然一点都不担心这毒药会误伤到别人。

    离开凤鸾殿,祁悠然的心情很是不错。霜儿看出来了,就好奇的问:“主子这是怎么了?以前到太后和皇后那儿去的时候,也不见你这么高兴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祁悠然抿嘴一笑,塞给霜儿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我知道你手巧,会做衣裳。所以这些绸缎就交给你处理了,记得做完衣服以后用这个好好的泡一泡,不然上面的毒粉可是会害了我的。”</p

    “毒……!?”霜儿话只说了一半,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祁悠然,一脸惊恐。

    “不怕不怕。”祁悠然摸摸她的头,安抚道:“我自己下的,不关别人的事。”

    继续往前走,祁悠然没回到住处,就在半路上遇到了白洛。两人已经几日没照过面了,所以祁悠然很确定,白洛是有意来这里等自己的。

    “微臣见过绮妃娘娘。”

    “霜儿,你先回去吧。”

    “娘娘,这儿……”霜儿有点为难,见祁悠然点了头以后,就只好走了。

    “我去过你那儿,不过你不在。”白洛等霜儿离开之后,对祁悠然说道。

    “有什么急事吗?”祁悠然问。

    “皇上下了逐客令,我恐怕很快就不得不离开这里了。”白洛仔细的观察着祁悠然的表情变化,问:“你,不打算跟我走吗?”

    “你知道,我现在走不了。”祁悠然深吸一口气,回答道:“孩子都不在我手上,我怎么走。”

    “那你也应该知道被藏在哪里,告诉我地点,我想办法把孩子救出来。”

    孩子被藏在哪里?祁悠然想了想,摇了摇头。“抱歉白大哥,这件事我没办法告诉你。”

    孩子是和楚弘清在一起的,一旦被人发现,楚弘清也就随之会被牵连出来。

    “没办法?”白洛嘲讽的一笑,“是没办法,还是不想告诉?你这次回来,不会其实就是想要借着两个孩子,和他重归于好吧?什么复仇之说,都只是幌子而已。否则,怎么会三天两头的去讨好他的母后。”

    祁悠然没想到白洛竟然也会说这种尖锐的话,看了看他,祁悠然抿了抿唇。

    “如果你打算这么想,我也无所谓。总之,孩子的去处我真的无法告诉你。”祁悠然表明自己的决意,“还有,太后那边我是会继续讨好的。”

    祁悠然看到远处有奴才走过来,就和白洛说:“如果还有什么事的话,晚些时候去我那儿说,这里不方便。”

    祁悠然说完,和白洛擦肩而过。想着得编出个什么理由来去堵住大家的嘴,她和白洛站在那儿说话的场景应该已经被那几个奴才看见了,说不定哪天就又会传遍皇宫。

    晚上,祁悠然去找楚云逸,不过却看到楚云逸好像打算出宫的样子。

    “你这是……要去哪儿?”祁悠然好奇的问道。

    “哦。”楚云逸看了她一眼,笑道:“去看孩子。”

    “看孩子?”祁悠然的疑惑加深。“看哪个孩子?”

    “当然是我们的孩子。”楚云逸理直气壮的回答。

    祁悠然眨了眨眼睛,回想了一下,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楚云逸这几日没和自己提过这个行程。他去看孩子,却没打算带上自己。他想干什么?笼络人心也不带这么玩的吧?

    【感谢宝贝儿182****3117的月票&gt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