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274.274朕的皇宫,是你炸的?

274.274朕的皇宫,是你炸的?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小白说了一堆的话,而楚云逸却只有一个问题想要问。

    “我要怎么回去?”

    楚小白听到他的问题,撇撇嘴,戏谑一笑。从楚云逸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瞬间开始,他的反应就让楚小白十分的不满意。

    “我只会把人弄回来,却没研究过要怎么把人送回去。你别瞪我,瞪我也没用。因为我本来想的就是让祁悠然回来,跟我结婚生娃的,谁知道来的是你。酢”

    楚小白说话的表情是十分嫌弃的,可楚云逸却并不相信他的措辞。因为刚刚他还说了,只有三天的时间。

    楚小白见楚云逸紧抿着双唇,盯着自己,他舔了舔有点干枯的唇,暗暗在心里面骂了一句,他奶奶的。

    不得不说,就算是在这里见到楚云逸,看着楚云逸这个样子,楚小白自己心底还是有点发怵的。楚小白以前就发现,楚云逸身上有一种总是能让人害怕的气势。即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在见到他这个样子,还是有点怂。

    “回去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有法子把你弄来,就有办法把你弄回去。好不容易不用再见到你这张脸,我可没打算把你留在这里。”

    “想问什么,问吧。”

    楚云逸靠在沙发背上,缓缓闭上了双眼。他面色平静,可心里却并不平静。想着祁悠然,不知道她在看到自己消失之后会有怎样的反应。楚云逸是相信祁悠然的,他在这里见到了楚小白,看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他坚信祁悠然是能想到蛛丝马迹的。但不管怎么说,这一切还是太过于诡异了,所以楚云逸需要好好的消化一下才行。

    “发生了什么,你这满身的伤,别告诉我是被猫挠的。”

    楚小白拿了瓶水,一边坐下一边和楚云逸交谈。当他听楚云逸缓缓说完那一切之后,楚小白皱紧了眉头。

    他算错了日子,他应该在夏黎笙动手那天,甚至是那个时候就把人给弄过来的。人算不如天算,他还是晚了一步。不过还好,受苦受难的人是楚云逸,他落得这幅田地,也是楚小白愿意见到的。

    “不过你竟然把那老妖婆给杀了,这倒是有点出乎我意料。他们夏家难得出了这么一个天才,你回去后,等着夏东篱找你算帐吧。哦对了,忘了告诉你,那边的时间比这边快很多,说不定你回去的时候,夏东篱已经找上祁悠然,算完这笔帐了。”

    楚小白吊儿郎当的说道,楚云逸的神情微微起了一点的变化,张了张嘴,楚云逸想和楚小白说些什么,却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在接近,就放弃了。

    房门被敲响,门外传来了陌生女人的声音。

    “少爷,老爷回来了。”

    楚小白一听这话,噌的一下子就蹿了起来。楚云逸很少能见到他这么慌张的样子,不由得好奇,那女人口中所说的会是什么样的人。

    楚小白站了起来之后,瞄了楚云逸一眼,镇定了一下后对外面的人说:“我知道了,一会儿就过去。”

    把那人打发走,楚小白进了另一间屋子,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换了身衣服重回到楚云逸的身边。仰头看了看上面的血袋,他低声告诉楚云逸在这儿等自己。然后,就一脸凝重的走出了房间。

    楚云逸趁着楚小白离开的时候,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下这间屋子。屋子不小,分成几个房间,摆放着很多楚云逸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这是楚小白的老窝,坐落于半山腰上的一栋别墅。平日里这儿就只有楚小白一个,还有几个伺候他的仆人。他是万万没想到那个人会到这里来的,因为两人上一次见面,还是他出院的时候。

    楚云逸在房间里等了很久,楚小白才缓缓归来。血袋内的血已经都没了,楚小白把楚云逸手背上的针头拔了下来,扔在一旁,接着有点疲惫的往沙发上一靠,随手拿过旁边的遥控器,打开电视。

    悬挂在墙上的黑色东西突然间就亮了起来,发出声音,里面还有人出现,这让楚云逸不禁愣住了,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东西看,如临大敌一般。

    楚小白被他逗乐了,眉宇间的不悦也消失不见。

    “土老冒,没见过吧。”楚小白嘲讽着楚云逸,看着楚云逸已经好了不少的脸色,他问:“你失血过多,不过却没死掉。是哪个神医这么有本事,救了你一命?”

    楚小白觉得以楚云逸这种情况,就算是在医术发达的现在,也是很难救活的。

    “悠然。

    ”

    楚云逸吐出这两个字,让楚小白有种意料之中的感觉。两个大男人坐在房间,实在无聊。楚小白原本的计划是想见祁悠然一面,可现在,全乱了。他几百年前就和楚云逸没什么共同话题,更别说是几百年后的现在了。而且看楚云逸现在的身子状况,也依旧不太妙。所以楚小白想了一会儿后,重重地叹了口气,起了身。

    “话说在前头,我救你,是看在悠然的面子上。”

    楚小白莫名其妙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接着就转身去忙了。这房间里“装备”很齐全,楚小白吃喝拉撒睡,以及研究做实验,全是在这里完成的。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意外,活生生的把他逼成了全才。完整配套的医疗器械,是因为他经常拿自己做实验。已经在那个世界活了那么多年,突然间回来,楚小白是不适应的,也是不甘心的。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都回不去了。

    有些时候,不认命是不行的。楚小白在认识到了这一点以后,内心也就平静了。

    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楚小白,开始着手为楚云逸的回去而做准备。时间很仓促,也很危险。不过让楚小白最为在意的是,不知道祁悠然那边……怎么样了。

    楚云逸的突然消失,让祁悠然变的六神无主。从没见过这种事情,因为就连她当初穿/越过来的前提,也是在本体已经死了的情况之下的。所以祁悠然不可能立刻就想到,楚云逸是到了那个世界去。

    努力的镇定下来之后,祁悠然冥思苦想。她想到的第一种可能,就是夏东篱搞的鬼。

    不敢让任何人知道楚云逸消失不见了的事,祁悠然也清楚,现在不是她软弱的时候。

    强打起精神来,祁悠然心中烦燥不安。突发状况太多,想要一件一件搞定,也不是容易的。深吸一口气,祁悠然走出了营帐。外面站着的,是楚云逸的手下,逍遥阁的人。

    祁悠然和这些人并不熟,但却知道他们是信得过的,不然也不会被楚云逸安排到这里来。祁悠然对着离她最近的那个人低声说道:“去把姬千寻找来,皇上找他有事。”

    祁悠然的话没人怀疑,因为她是这几日唯一能够近的了皇上身的人。据祁悠然所知,姬千寻现在应该是在这附近的。她记得姬千寻能够惟妙惟肖的模仿别人的声音,为了以防万一,她必须立刻找到姬千寻,在找楚云逸的同时,让姬千寻来堵住楚云逸已经不见了的这个缺口。

    楚云逸伤成那个样子,祁悠然不指望他能真的和夏东篱手下的那群恶狼拼个你死我活。在安排了人去找姬千寻的时候,祁悠然也动用了其他逍遥阁的人,去北冥国内部,夏东篱那边去打探消息。一旦发现有楚云逸的踪迹,她也好去抢人。

    安排好了一切,祁悠然回到帐篷内,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所有的烂事儿都堆在了一起,想想京城那边还有许多等着她回去收拾的篓子,祁悠然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要炸开了一样难受。

    楚云逸的人办事还是还有效率的,几个时辰之后,祁悠然就见到了姬千寻。而跟随姬千寻而来的,是她很久都没有见过的苏卿。

    二人进了营帐,见只有祁悠然一个之后,就好奇的询问楚云逸的去向。祁悠然哪敢告诉他们说楚云逸丢了,而且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丢的?于是就只好说了谎,想着能蒙骗一时是一时。

    “他有点事情要办,所以得离开一阵子。眼下情势紧急,皇上若是不在的话,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军中士兵的情绪,所以只好把你找来。”祁悠然镇定自若的看着姬千寻,说:“你扮成他的模样,暂时就守在这里。”

    姬千寻和苏卿面面相觑,看了看彼此,也是没有怀疑祁悠然的话,毕竟她的身份特殊,楚云逸不告诉他们的事情会告诉她,那也是很正常的。这么一想,姬千寻就点了点头,易容乔扮成了楚云逸之后,留在了军营里。

    有姬千寻坐镇,祁悠然也就多多少少能松口气了。至少,楚云逸不见了的事情不会被人发现了。

    她嘱咐了姬千寻几句之后,就匆匆离开了。祁悠然离开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别的,而是找到那位曾经见过楚云逸伤势的军医,杀人灭口。

    没办法,他知道的太多了。如果见到毫无无损的楚云逸出现的话,一定会有所怀疑的。祁悠然不敢有任何差池,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

    处理了尸体之后,祁悠然离开军营来到了刘建辉的身边。知道楚云逸受伤的只有那么几个人,她必须安抚好刘建辉,才能做下面的事情。

    “皇上醒了。”<

    这是祁悠然见刘建辉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不过身体还是很虚弱,我已经把他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方便疗伤。现在在军营里的,是他的心腹。我怕王爷担心,所以提前来打声招呼。”

    祁悠然简短的和刘建辉说明了现在的情况,刘建辉听了之后点了点头,道:“醒了就好。”

    “嗯,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的话,会给王爷消息的。”

    祁悠然不说太多,转身离开。可是当她离开这里之后,却有些迷茫,因为不知自己应该去什么地方。

    思来想去,祁悠然决定到北冥去。楚云逸的消失,最有可能的就是和夏东篱有关系。而且她上一次去北冥的时候,也并没有见到夏东篱的人。或许在那个时候,夏东篱就在计划着搞什么鬼,也说不定。

    祁悠然只身来到北冥,在和之前那些被她派来的,楚云逸的手下接触之后,祁悠然得知他们并没有发现夏东篱的踪迹。这让祁悠然就更加怀疑,楚云逸的事是和夏东篱有关了。

    叫他们继续暗中盯着宫里以及徐府,祁悠然进宫之后,直接就引爆了她上一次过来时埋下的炸药。

    楚小白生前最喜欢摆弄这些东西了,祁悠然躲的远远的,听着那震天的响声,看着乱成了一团的皇宫,心里有点小爽快。她不信,夏东篱会这么一直躲着不见人!

    祁悠然竭尽全力的在宫里面折腾着,为的,就是想要夏东篱拿人质来做交换。可整个皇宫已经被她弄的面目全非了,祁悠然也依旧没能够得偿所愿。

    好好的一个皇宫,被祁悠然搞的面目全非。宫中人人无一例外,皆以为是齐墓的大敌来袭。他们慌张惊恐的逃窜,但是却见不到任何的敌人。宫中的侍卫将各个重要的出入口,以及寝宫保护的水泄不通。驻扎在京城附近的军队,也接到消息匆匆赶来。可他们久久没有见到敌人来袭,爆炸声接连结束之后,一切恢复了安静,就仿佛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祁悠然蹲在宫中数个时辰,她坚信夏东篱一定是在宫里的某个角落里,因为整个京城,没有任何一处地方是要比这里更安全的。夏东篱从小就生活在这里,他不在地面上露面,那么,就一定是在地面下活动了。

    祁悠然见识过楚云逸为楚弘清建造的地下世界,所以一点都不怀疑古代人的挖洞手艺。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丑时。祁悠然已经忘了自己多久没有休息了,她视线凌厉的盯着夏东篱的寝宫,目不转睛。耳朵竖起,聆听着四周的动静。

    当夏东篱缓步从寝宫的大门走出来的时候,祁悠然的脑子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体就已经做出了反应。

    夏东篱才一露面,刚刚推开门,走出房间,就感觉到一阵寒风向自己袭来,一道黑影闪过,来到自己的身边。

    那些守护在夏东篱身边的人,都如同虚设一般。他们察觉不到祁悠然的存在,更拦不住挡不掉祁悠然的愤怒。

    祁悠然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的想见夏东篱一面。夏东篱定眼一看,在看清祁悠然的眉目之后,感受到了祁悠然眼中的杀气。

    只看了一眼,夏东篱的身子就被迫的向后退去。祁悠然的手直接按在了他的头上,推着他往后退,直到他的身子撞开了门,走进了房间,夏东篱有点狼狈的倚靠在了墙上,无路可退,祁悠然才停了下来。

    和祁悠然近距离的四目相对着,夏东篱平静的看着她,问:“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的话,就不来了。”祁悠然扼住夏东篱的命脉,瞥了眼那些已经冲进来的侍卫们,祁悠然冷声对夏东篱说:“让他们出去!”

    夏东篱不知道祁悠然来找自己的原因,也猜不出来。难道,是楚云逸已经死了,所以她来找自己寻仇来了?

    夏东篱做了一番思考,然后按照祁悠然的要求去做了。看着那些人被迫无奈的一步步退出房间,把房门关上,夏东篱看向眼前的祁悠然,并发现了她的不安。

    “朕的皇宫,是你炸的?”祁悠然做的那些好事,夏东篱已经全都知道了。他语气平静的问祁悠然,“朕一直都知道你胆子大,不过却没想到,你现在已经到了不要命的地步。怎么,难道是楚云逸他死了,所以你到朕这儿来找平衡了?”

    祁悠然不敢开口就向夏东篱要人,也不敢泄漏楚云逸消失不见了的事情。她只是怀疑那事与夏东篱有关,却并不能够肯定真就是夏东篱做的。

    万一被夏东篱抓住了把柄,那反到是大事不妙了。于是祁悠然就和夏东篱周/旋着,说:“徐夫人已经人老色衰了,还不至于让楚云逸舍得离开这个世界,陪着她一起去死。”

    祁悠然以夏黎笙的死来刺激着夏东篱的情绪,试图让他说出真相来。

    “我来这儿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杀你。”

    夏东篱轻笑出声,好像并不畏生死。

    “杀了朕,你也逃不掉。更何况,如果楚云逸他没事的话,也是不可能会让你来做这种蠢事的。朕这皇宫虽不是什么刀山火海,人间地狱,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你已经杀死朕的一员大将,却还不知足,想来取朕的性命。祁悠然,朕应该没做过什么让你如此记恨的事情吧?”

    “你这话若是让躺在地下的楚云白听到了,说不定他会气的跳起来照你脸上吐两口痰的。”祁悠然嘲讽的说,提醒着夏东篱他都做过什么好事。

    “楚云白……”夏东篱重复着这个名字,眼底划过一抹寒芒。“没想到,你竟是个如此多情的人。楚云逸楚云白两兄弟,被你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也真算是齐墓王朝的不幸。亏的你之前还口口声声的和朕保证,说是要与朕联手杀了楚云逸,现在却反过来成了他的工具,来和朕拼命了吗?”

    祁悠然从夏东篱的字里行间中完全感觉不到,楚云逸是在他手上的事实。都这种时候了,如果夏东篱真的抓了楚云逸的话,他没必要再遮遮掩掩了才对。两国之间的战争,北冥会输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夏黎笙一死,北冥的气势就已经没了一大半。夏东篱这个时候要是拿楚云逸当人质的话,说不定还能拖上一段时间,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

    祁悠然垂下眼帘一想,打算再继续套套夏东篱的话。

    “我不要你的命,我只要徐夫人留下来的东西。”

    祁悠然的话听的夏东篱有点小迷糊,不过很快,祁悠然就解开了他的迷惑。

    “我想要回去,不在这个世界,而是回到我原本该在的地方。我知道,只有你们夏家人才能做到,才能帮我。”

    夏东篱听完了祁悠然的话,咧嘴一笑。他在祁悠然的眼中一直都是以寡言少语,沉稳成熟的形象存在的。可现在他笑的,却让祁悠然有种猥琐的感觉。

    “这么说来,你应该是来求朕的才对。可朕却怎么觉得,你用的方式有些不大对劲呢?”

    【感谢宝贝儿a_ja76gecd的鲜花,顾盼晨曦和tenecat的月票,大么么,明儿个万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