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 > 312.312想死?那朕就随了你的愿

312.312想死?那朕就随了你的愿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东篱的脸色不好看,而跟在他身后的枫桦,同样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枫桦一言不发的跟着夏东篱回到住处,心里面想着的,则还是刚刚因为他的愚蠢而险些坏了大事的一幕。看来那楚云逸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难以对付的狠角色。皇上的话说的没错,除了祁悠然,没人能伤得了那个楚云逸。

    ·回到房间,夏东篱一脚踢开/房门,然后将房间内的几名宫女清了出去。他身上凛冽的寒气,让距离他几步之外的人都能够清楚的感觉的到,奴才们一见主子心情不好,巴不得逃的远远的,所以听到夏东篱的话后,他们二话不说,匆匆逃离这危险的地方,把房间留给了夏东篱和枫桦拗。

    夏东篱对背着枫桦站着,枫桦望着他僵硬挺直的后背,屈膝慢慢跪下。可是,当他的膝盖才刚刚沾到地面的时候,夏东篱突然间转过身来,用力的一把将他拽了过去跖。

    枫桦毫无准备,身子顺着夏东篱的力道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床面上。

    “皇上!”

    他有些慌乱的看着眼前的人,失去一只手的手腕,被夏东篱狠狠地握在手中,因为力道太大,伤口开始流血不止。

    “你以为,朕真的舍不得杀了你是不是?!”

    杀气从夏东篱的双眼之中迸发而出,握着枫桦的手腕,把他压在床上,夏东篱冷声警告着他,“别以为你在朕心中有多特别,下一次,你若是再敢擅自行动坏了朕的计划,朕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枫桦不安的心,在听到夏东篱说出这些话来之后,慢慢平静了下来。他躺在床上,默默的注视着身前的人。他已经许久没有离他这么近过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来着?他已经记不住了。

    “奴才从没觉得自己在皇上的心中是特别的。”枫桦和夏东篱四目相对,也不理会手腕上的血一滴滴落在了自己的脸上,他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痛意了,只是缓缓对夏东篱说:“若是能死在皇上的手里,奴才也算没白活这一生。”

    枫桦说话的声音很轻,轻到几乎快让人听不到的地步。

    “今天的事情是奴才鲁莽了,请皇上降罪吧。”

    枫桦的话让夏东篱心里的怒火燃烧的又猛烈了一些,“想死?那朕就随了你的愿!”

    夏东篱话音落下,他松开了抓住枫桦那只胳膊的手,转而伸向了枫桦的脖颈。枫桦白皙的皮肤上依稀可见那一日,被楚云逸捏住脖子留下的痕迹。夏东篱暴躁的心情已经完全被枫桦给点燃,他死死的掐住枫桦的脖子不放,看着枫桦的脸孔,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里一样,让他很不舒服。

    呼吸渐渐不顺,枫桦看着眼前的人一点一点开始变的模糊,他完全没有挣扎反抗的意思,好像真的打算就这样死在夏东篱的手上一样。

    意识开始混乱,眼中的光芒开始黯淡。枫桦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最后他干脆没有力气去支撑它。

    脑海里浮现的,全都是夏东篱。一幕幕画面在他的脑中闪过,那些好的坏的都在不断的提醒着他,他和这个人之间发生过的点点滴滴。

    夏东篱看着床上的人慢慢闭上了眼睛,他眉头慢慢皱起,而手上的力道却在慢慢收回。

    他在干什么?!夏东篱猛地收了手,愣神一样的看着枫桦。见枫桦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没有反应,他竟有了一种类似害怕的心情。

    “皇上终究还是舍不得杀了奴才吗?”

    还好,枫桦并没有死。他的声音划破了屋中的沉默,夏东篱紧握着双拳,微眯着眼睛看着他慢慢睁开双眼,平静的和自己对视。听着他出声问自己的问题,心情很是烦躁。

    “滚出去!”

    夏东篱咬紧牙关,努力的挤出这么几个字来。枫桦攒足了力气,慢慢撑起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然后从夏东篱的身边经过,幽幽说道:“奴才遵命。”

    枫桦一步步远离夏东篱,他没有看到夏东篱此时注视他的眼神,是何等的复杂。走出房间,脸色苍白,又有着血迹,手臂不断往下流血的枫桦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人们好奇而又担心的看着他,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枫桦是个漂亮的人,这是当初祁悠然在见到他第一眼时就得到的结论。而枫桦的长相,不仅仅在祁悠然眼中是那样,在别人的眼里,也同样是如此的。

    枫桦的头发有些散乱,他目光无神的看着地面,像是丢了魂一样

    的往外走去。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受了伤,也不在乎自己的衣衫是不是有些不整。他心里想的,全都是这些年来自己在夏东篱身边的画面。

    祁悠然以前曾经猜过枫桦和夏东篱之间的关系,而枫桦也曾亲口和祁悠然承认过他对夏东篱的感情。还有楚云逸,他的猜测也是没错的。因为他很清楚枫桦在看夏东篱时的那种眼神,绝对不仅仅只是一个奴才,看自己主子的简单眼神。枫桦的眼睛里装了很多的东西,只有懂的人才能看的明白。

    他爱夏东篱,这是枫桦从来不掩饰的。从他入宫见到夏东篱的第一眼开始,他的心里就一直只装的下夏东篱一个人。即便他知道这是不应该的,也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有些错误,似乎从人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不管你如何的去努力,都改变不了。

    “夏东篱喜爱男色,并且曾经极度宠幸枫桦”,这一传闻并不是空穴来风。因为夏东篱和枫桦之间,的确发生过一些事情。不过所谓的宠幸,也不过就那一晚而已。

    枫桦至今还记得那一夜过去之后,第二天清晨醒来夏东篱和他说的第一句话。

    “滚出去,以后别再让朕看见你这张脸。”

    这是那时夏东篱亲口对枫桦所说的,而事后,夏东篱也真的是那么做的。他把枫桦赶出了皇宫,枫桦也很久没再见过他。直到两年后的某一天,他被几个人找到,重新接回了宫里,从此以后他就变成了夏东篱身边的一名奴才。

    夏东篱对他很不错,至少和别的奴才相比起来,他是特殊的。所以渐渐开始有一些流言蜚语传出,但皇上也不在意,所以他这个当奴才的自然也不能说些什么。

    他期待着,等待着,尽心尽力的在夏东篱的身边为夏东篱卖命。但是过去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夏东篱却始终没再碰过他,就仿佛曾经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甚至让枫桦觉得,那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场梦而已。

    回到自己的房间,枫桦看着还在流血的手臂发呆。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敲响了房门,打开一看,是宫里的太医。

    枫桦没有问太医是谁让他来的,默默的接受了太医的医治,等伤口重新被包扎完之后,枫桦躺到了床上,闭上了双眼。

    “如果真的死了,该多好。”

    他喃喃自语的说道,然后苦涩的一笑。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觉得活着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了呢?

    这边,枫桦和夏东篱之间发生的事情没有人知道。而那边,顺利达成了预期计划的楚云逸,则是心情十分不错。傍晚,他从书房离开,在回到寝宫之后带上两个孩子,直奔后宫而去。在贴身侍卫的护送之下,楚云逸来到了某一座宫殿走了进去,这里究竟住了什么人,没有几个人知晓。但是后宫里最近多出了一位神秘人物,这已经被一些善于观察的人们发现了。其中,就包括婧妃娘娘乔小蝶。

    “娘娘,皇上今天又到后宫来了,而且还是带着小皇子和公主的。”

    乔小蝶听着身边的奴才回来禀报,微微皱了皱眉头。到底是什么人,值得皇上如此用心呢?祁悠然不是和皇上一起住的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小蝶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个答案。而在她满头雾水的时候,却有人找上门来,想让她帮个忙,做件事。

    乔小蝶看着眼前的人,耐心的听完她说的话。思考片刻,乔小蝶问:“我为什么要帮你们?”

    “没为什么,因为婧妃娘娘你不得不帮。”来人十分狂妄的说道:“如果娘娘不想看到十三爷有危险的话,就不得不和我们站在一条船上。”

    一听到事关楚奕晨,乔小蝶的表情马上就变了变,看来十三爷的名号在她这里是十分受用的。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乔小蝶不解的问道:“宫中最近出现的神秘人,又是怎么回事?”

    “娘娘你发现了?”乔小蝶对面的人神秘兮兮的一笑,“不过我劝娘娘一句,别太留意这件事。事情的真相你肯定会知道的,放心,那神秘人是不会害你的。”

    她的话让乔小蝶越发的糊涂,和她交谈了一阵,到最后乔小蝶也没弄明白她们到底有什么计划。但自己,又没办法不去配合。因为她终究需要做一个选择,是站在皇上祁悠然这边,还是站在太后那一边,二选一,这是乔小蝶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苏安静静的等待着夏东篱离开,在听到风声说,夏东篱已经和楚云逸商议好了和解的条款,很快就会动身离开京城之后,苏安近几日一直不好的心情,

    也稍稍得到了舒缓。

    “太后,绮妃娘娘求见。”秋茗走进房间,来到苏安的身边,低声说道。

    “她来干什么?”苏安不太爱搭理的说:“告诉她,就说哀家已经躺下休息了,不见。”

    苏安的语气十分的不屑,因为上一次她安排沈绮韵去做的事情,沈绮韵并没有做妥。在她看来,这也是个没用的废物,所以也没什么心情在这么晚的时间和沈绮韵见面。

    “绮妃娘娘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向太后禀报,她还说,今天过来是来请罪的。”秋茗把沈绮韵的话一字不差的说给了苏安听,苏安听后半晌,叹了口气。

    “让她进来吧。”苏安斜着身子靠在软塌上,直到沈绮韵来到她面前,她也没动一下地方。

    “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

    沈绮韵曲膝跪下,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苏安缓缓说道:“起来吧。”

    慢慢站起身来,沈绮韵看向不远处的苏安,深吸一口气,说:“臣妾知错,今日前来,是请太后娘娘恕罪的。”

    “你做了什么让哀家能够原谅你的事情?”苏安懒懒的询问。

    “臣妾……”沈绮韵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说道:“臣妾给婧妃娘娘下了蛊,从今以后,婧妃娘娘就是我们这边的人了。”

    苏安眸光一闪,很明显她是不相信沈绮韵的话的。

    “哦?此话当真?”苏安坐正了身子,她又觉得沈绮韵应该没有胆子编出这样的谎言来欺骗自己。“你是怎么做到的?把经过说给哀家听听。”

    “臣妾知道太后一直都想拉拢婧妃娘娘,但怎奈婧妃始终摇摆不定,处在太后和祁悠然之间不做选择,而且婧妃这个人警惕心似乎也十分的强。”沈绮韵语速缓慢的对苏安说:“臣妾自打进宫以来,和婧妃娘娘的接触不算多。冒然前去见她,肯定会引起她的怀疑,但臣妾想到太后此前的教导,如果不能直接对婧妃动手的话,那不如就选择她身边的人下手。”

    苏安渐渐对沈绮韵的话感了兴趣,难道她真的做到了?

    “臣妾知道婧妃的父亲也是在朝中为官的,并且还深受皇上的信任。所以就叫家父去接触乔继航,在控制了乔继航之后,让他入宫和婧妃见面。”

    “你给乔继航也下了蛊?”苏安有些惊讶的问,她没想到沈绮韵竟然办了这样的大事。

    沈绮韵点了点头,回答说:“乔大人对我爹没什么防备,只以为我爹是去和他套近乎的。”

    苏安听了也点点头,的确,乔继航那个老东西就算再怎么谨慎防备,肯定也不想到事实的真相会是这样的。他不会怀疑沈学会给他下毒,更加不会怀疑沈学会给他下蛊。所以沈绮韵的办法,也不是行不通的。

    饶有兴趣的听沈绮韵把话说完,苏安看向她的眼神也慢慢有了转变。冲着沈绮韵淡淡地笑着,苏安说:“这件事哀家会去调查确认的,你先回去吧,等哀家确认之后,会叫你过来。”

    “那臣妾就先行告退,不打扰太后休息了。”

    沈绮韵起身离开,苏安在她走后,回想着她刚刚说的那些话,试图从中找到什么破绽。

    “秋茗,明天去给哀家打听打听,乔大人这两天是不是有进宫来。”

    “奴婢知道了。”秋茗点头应下,然后服侍苏安上/床休息。苏安因为今天的心情不错,所以吃了药之后很快就睡着了。秋茗看着她睡的香甜,意味深长的一笑,也转身去休息了。

    第二天,秋茗在打探完消息之后回来向苏安禀报:“太后,乔大人这两日的确有进宫见婧妃。”

    苏安听完垂下眼帘,想了想,命秋茗到乔小蝶那里走一趟,把乔小蝶请到自己这里来坐坐。苏安是个多疑的人,如果不是自己亲自确认了的话,她是不会真的就相信别人的话的。

    苏安要求,乔小蝶不得不到长春宫一趟。苏安看着乔小蝶明显是有些憔悴的脸孔,心里有些欣喜。

    “婧妃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苏安疑惑问道:“有没有传太医看看?”

    “没什么事,可能这几天休息不太好,所以身上有些倦。不是什么大的毛病,就没有惊动太医。”乔小蝶微笑解释。

    “那怎么行?你和哀家一样,年纪也都不小了。和她们年轻人比不起,有什么毛病还是趁早看了比较好。”苏

    安担心的说道:“这样,哀家给你瞧瞧。”

    “太后什么时候也会看病了?”乔小蝶只当她是开玩笑。

    “久病成医,婧妃难道没有听过这话吗?”苏安浅笑回答:“别的哀家不会看,不过你的脉象有没有大的问题,哀家也还是能够看的出来的。”

    乔小蝶听她这么说,就把手腕伸了过去,只当是看热闹一样看着苏安为自己把脉。苏安把手放在了乔小蝶的手腕上,闭上双眸,她煞是认真的给乔小蝶诊着脉,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又站起身来,走到乔小蝶的面前,让乔小蝶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

    这太后什么时候还真的就成了医生了?乔小蝶在心中想着,她不会真的给自己看出点什么毛病来吧?

    苏安忙活了一会儿后,坐回到椅子上去。“要是让哀家看的话,婧妃还真是没什么病。不过哀家这也是看着玩的,你要是身体真的不舒服,还是请太医过来瞧瞧比较好。”

    苏安自嘲的说:“哀家这诊脉的把戏,都是跟着那些太医学的。不过学也只是学个样子而已,瞧瞧,是不是把婧妃你给糊弄住了?”

    乔小蝶也是一笑,“是啊,若是太后不说的话,我还真的以为太后是懂医术的人呢!”

    两人说说笑笑一会儿,苏安把自己将乔小蝶请过来的原因告诉了她。“过两天北冥国皇上要走,皇上一定还会举行盛宴送行的,到时你就和哀家一同出席吧。”

    “这……恐怕不太好吧?”乔小蝶犹豫的说:“皇上若没有这个意思,我怎敢冒然出现。”

    “没什么不好的。”苏安语气坚定的说道:“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哀家会提前通知你,也会和皇上那边说一声的。你是贵妃,也是奕王爷的母亲,不去参加才是不应该的。”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乔小蝶从进宫开始到现在,参加过的盛宴大大小小也有无数次,所以如果太后只是想让她去露个脸参加一个宴席的话,她也没理由要拒绝,招惹太后不高兴。

    说苏安聊了会儿天,乔小蝶就起身离开了。在她走后,苏安嘴角微扬,心情好像很不错。

    “太后,看来绮妃所言都是真的?”秋茗问道。

    “是啊。”苏安长叹一口气,“哀家没想到,她竟然还真的做了一件有用的事情。”

    虽然苏安已经有办法可以威胁乔小蝶站在自己这边,但如果能够用蛊控制住乔小蝶的话,那是再好不过的了。而且她也没有想到,看似愚昧笨蠢的沈绮韵,竟然有这个本事,设法给乔小蝶下了蛊。看来这个人以后还是很有利用价值的,那么早就否认她今后的用处,有些言之过早了。

    “秋茗,你找个机会出宫一趟。”苏安在沉默了一会儿后,吩咐秋茗说:“哀家有一样东西藏在了城东,是时候取回来了。”

    苏安的话引起了秋茗的好奇,藏在城东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把苏安说的地址牢牢记在了心中,第二天,秋茗在苏安午睡的时候出了宫,前往苏安所说的方向。到了地方以后,秋茗咬了咬唇角。这是什么鬼地方?坟地?

    站在坟头的方向,秋茗望着这一片坟地发呆。她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苏安给摆了一道,苏安发现了她的身份,耍着她玩的?

    秋茗警觉的留意着四周,在确定真的没有人埋伏在这里之后,她皱着眉头继续往前走,寻找着苏安所说的东西。

    穿梭在坟地之中,虽然是大白天的,可这里的气氛还是不怎么好的。秋茗的脚步最后停在了一个坟前,就是这里了,不会有错的。

    她站着的地方,正好是整个坟地的正中间。看了看眼前的坟包,秋茗有些认命的挖起坟来。她甚至在想,苏安所说的东西不会就是这底下的尸骨吧?可如果真是这么回事的话,那她让别的奴才来不就好了?非要自己一个女人来刨坟是怎么回事?

    所有的疑惑,在秋茗把坟挖开了,找到了苏安所要的东西以后全部解开。秋茗眸光微亮的蹲在那里,抹了把额头的汗,有些欣喜的看着手中的东西。

    吸收了多年阴气的小虫子,看上去都是死气沉沉的。许久没有见到活人的它,在和秋茗视线相对之后,还有些不大适应。

    秋茗扣上了盒子,看了看里面,还有几个。分别拿了出来,她一屁股坐在那里,研究着这几只虫子的用处。

    能够让苏安特意把它们藏在这里,那肯定是特别的存在。它们不是

    一般的虫子,但也不可能是百毒蛊。苏安拿它们回去,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想要得到答案最好的办法,就是快点把这些东西拿回去给苏安。秋茗休息了一会儿,把几个盒子收好带在了身上,然后灰头土脸的站起身来,把坟坑填好,离开坟地,回到宫中。

    秋茗在回到皇宫的时候,有一个人离开了皇宫。这人不是别人,而正是“祁悠然”。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接,然后又错开。没有人发现她们的视线接触,甚至没有人发现,她们两个是见过面的。

    【感谢宝贝儿fiona9311和a_jfkjdg2b的月票支持,么么哒~后台抽风,我记得之前还有一位亲投了月票,不过现在显示不出来了,等后台好了我回去翻翻╮(╯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三爷并收藏妃卿不娶,腹黑太子真难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