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39章 奇葩师门

第39章 奇葩师门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九仙图重生之特工女仙重生女修真记白袍总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样的不甘大约持续了小半个时辰,山崖上罡风猛烈,公仪林觉得自己的五官就要被风吹成传说中刀刻般深邃的轮廓,眼见如何呼喊也无济于事,他垂着头像是只都败的公鸡颤颤巍巍地走到隔壁。

    没有了竹简,公仪林犹豫了下,迈开腿,发现并无光幕阻挡,深吸一口气,大步踏入。

    明亮,干净,走在湿冷的山洞却像沐浴在阳光下,和方才一片黑暗的洞窟完全是两个世界。

    “修的道不同,传承不同,所以给人的感觉也不同么?”前方的有一张木桌,上面保持着一场尚未结束的棋局,公仪林走过去,低头研究起来。

    “看出了什么?”他的对面蓦地出现一人,公仪林惊得后退一步,十几息后,心情平静下来,方才仔细观察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中年人,平凡无奇的外表,粗布麻衣,脸色和善,任谁看都是一副老好人的模样。

    公仪林不由皱眉,这长相,也太有欺骗力了,情不自禁地想让人放下戒备,哪怕是在厮杀中,你都不会将这样一副相貌平平的人放在心上,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弹指之间就能要了一个强大修士的性命。

    “看出了什么?”那人重新问了遍,似乎耐性极好。

    公仪林垂眸看着桌上的棋局,黑子一腔孤勇,白子几乎被打得节节败退,但那只是表象,从大局来看,最后白子获胜的可能性却比黑子大,将局势收归眼底,他想也不想开口道:“棋子是用星楠木做的,价值连城。”

    星楠木价值千金,走的时候要是能悄悄揣两颗放兜里,那就发了!

    那平淡的眉峰显然抽搐了一下,等了上万年才等到有可能获得自己传承的人,中年男子违心道:“不被表象迷惑,这很好。”

    公仪林,“不想夸我可以不用勉强的,你刚刚的表情就跟吞了苍蝇一样。”

    中年男子却并没有生气,他的目光全在棋盘上,“你的确有几分本事。”

    公仪林笑容刚刚露出,就听对方道:“哪怕是我活着的时候,也没有遇到能让我直接想要一袖子挥飞的人,你是第一个。”说罢,抬起头,施舍给公仪林一个目光,“估计也是最后一个。”

    这是自他们之间第一次对视交流,那双清潭般平静的目光下仿佛掩藏着惊涛骇浪,让人望之生畏。

    公仪林不由放正心态,这样的人,是绝不可能被他的三言两语糊弄过去的。

    “你进行的是佛道传承考验,”中年男子视线重新回到棋局上,他的眼神注视在白子上,似乎已经想好了下一步该如何走,却迟迟没有行动,他开口,平静的语气带着些其他东西,“虽然不清楚在小世界里发生了什么,但答案必定不是你自己想出的。”

    公仪林不答反问,“何以见得?”

    在不知道深浅的人面前,撒谎本身就是不明智的,以退为进不失为一种良好的应对方式。

    “你太年轻了。”中年男子轻声道,似乎是在回想自己过去的光阴,语气中无端带着股萧索,“不可能有这种感悟。”

    公仪林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您谬赞了。”

    中年男子一怔,“不是再夸你。”

    公仪林冲他神秘一笑,“我懂的。”说着做出一副我很懂但我不说的样子。

    中年男子忍住想要扶额的冲动,“禅意,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很少有人真正领会,就算能够有所感悟,也不是你这个年纪能够做到的。”

    公仪林似有所思,观中年男子面色,想从中推测一二,结果令他有些失望,什么也没看出。

    “你要去举报我?”公仪林试探道。

    “举报?”重复了一遍这个有些幼稚的词语,中年男子摇头,“所谓的传承考验原本就是没准备让人能过的,你有办法通过是你的本事,我不会多说。”

    公仪林敏锐地捕捉到他话里的信息,“你是说设置传承考验的人本身没有想让人拿走传承?”

    “千万年前,不死圣族一位绝世至尊横空出世,他酷爱收集各式各样的武学功法,却不是拿给自己用,当然他本人已经足够的强大,估计很多所谓的传世功法也是瞧不上眼,”中年男子缓缓道:“好在杀人越货的勾当他不屑为之,否则对天下都是大祸,这位至尊为遭宗门,仇家追杀的修士提供庇护,前提是这些被他救过的人发天地誓言,死后要将传承留在不死圣族。”

    公仪林眼中闪过一抹了然,“难怪,不死圣族近乎包含万家传承。”

    “这位绝世至尊除了爱收集传承,还有一个癖好,便是整蛊,最喜欢扮猪吃老虎,让别人在洋洋得意时粉身碎骨,最后设立传承考验时,也是根据来人的年龄,修为,性格等分出不同的档次,看上去是考验,实则是死局。就拿你来说,性格狡猾,不拘一格,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理解佛的神通,而对你的考验,恰恰就是佛道。”

    “这位绝世至尊现在还活着么?”

    “不清楚,”中年男子道:“有人说他被人斩杀,也有人说他踏破虚空,已经去了另一番天地,我死的时候,他已经消失很久。”

    想起之前参与的佛道传承考核,公仪林心有余悸,“好在我是另有一手,否则花样年华葬于这不死圣地,岂不是死不瞑目?”

    中年男子失笑,“是无绝对,考验也不完全是死局,至少我就曾见过有一人成功。”

    闻言公仪林就差没昂首挺胸骄傲自得的来上一句,“那是我大师兄,当然厉害。”话到嘴边,他还是忍住了。

    “大约在一千年前,”中年男子眼中带着一丝追忆,“有一个少年来闯关,闯的还是最难的道法,第一次他失败了,当时传承守护者实在觉得可惜,毕竟那位年轻人的资质就是亿万年也难出一个,便多给了他一次机会。”话到这里,一声叹息从他嘴边溢出,“第二次,他果然成功了。那样惊才绝艳的一个人,又有了道法传承,想必现在已经是一方之雄。”

    “他死了。”

    “你说什么?”中年男子猛地抬起头,语气带着浓厚的诧异。

    “他死了。”公仪林看着他一字一顿道:“相传他获得不死圣族传承后变得六亲不认,魔性大发,最后被数位超级宗派的掌门联手灭杀。”

    “笑话!”中年男子一声厉喝,“道法传承蕴含无穷奥妙,他拿走只会让他对大道产生共鸣,魔性大发这种荒谬的结论是哪个蠢货得出的?”

    “的确可笑,”公仪林神情平静,“但结果就是他死了,几大超级宗派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近千年也没有完全恢复。”

    中年男子眼神如鹰,牢牢锁定公仪林,逼问道:“你和那个少年是什么关系?”

    虽然刚才对方有意用和缓的语气来说话,但中年男子有近万载阅历,如何听不出其中含着透骨的仇恨。

    公仪林并没有屈服在这股凌厉的视线下,反倒越发的平静,“我和他是什么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什么身份?”

    “你的身份?”中年男子接过话茬。

    公仪林嘴角勾了勾,一字一句道:“讨债人。”

    欠了他师兄账的人,欠钱还钱,欠了命,就血债血偿。

    气氛格外僵硬,两人修为相差一个天地,却好似形成一股无声的对峙。

    良久,中年男子重新恢复平静的面容,却是开口说向截然不同的话题,“昔年我纵横天下,靠的并不是多么高深的修为,那个时代是何其的波澜壮阔,半步真仙以下皆是蝼蚁。”

    饶是公仪林心智再坚,也听得心中一动,半步真仙在现在的大陆足以称王称霸,而在万年前,竟然只是能立足的门槛。

    “当时我虽然修为一般,但却有一门功法,能积攒气运。”

    “积攒气运,世间竟还有这样的功法?”

    气运是什么,看不见摸不着,但谁都不能说气运无用,说的直白点,有人天生背负无上气运,掉落悬崖不死还能有奇遇,与人争斗总能在关键时刻突破,而没有气运的,就算饿了找点野果子充饥都能被毒得半身不遂。

    公仪林想着眼前不由一亮,要是他能学会这门心法,对他大有助益。

    “先别高兴的太早,”中年男子道:“我这门功法特殊之处在于不可言传。”

    公仪林抱胸,“难道你要身教?”

    中年男子:……

    “咳咳,”公仪林咳嗽几声,“我这不是防狼于未然么?”

    “听着,我这门功法……”

    公仪林,“等等,你不先考核考核我的资质?”

    莫非他是天纵奇才,一下就击中了对方的爱才之心。

    “你的资质?”中年男人看了眼他的根骨,表情带着明显的嫌弃,“这里的传承考验几乎没有人过,好不容易能出现一个,我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

    公仪林皱眉,“但一旦完成传承,你也将彻底消逝在天地间。”

    “我已经死了,”中年男子道:“留下的不过是一缕元神,彻底消散对我来说只会是种解脱,我的亲人,朋友,他们早就不在这世间,再留下来,只会徒增伤悲。”

    公仪林倒是能明白他的想法,要是有一天他的师父师兄们全都不在了,这个世界于他而言,也就没有什么留念的必要。

    “这部功法名唤《浮屠诀》,我只为你演示一遍,能领会多少就看你的悟性了。”

    闻言公仪林不知从哪掏出一根长相奇特的笔,“正所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容我做个笔记。”

    中年男子摇摇头,只见他盘腿而坐,很快进入一股奇妙的状态,在他的周围,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与此同时,公仪林的脑海中响起一道威严的声音:“大道初成,五运六气,五行恭顺者如意……”

    随着声音响起,公仪林忍不住学着中年男子的样子盘膝,按照脑海里指引他的声音动作,待到心海彻底沉沦如一。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奇怪的气息涌入他的身体,刹那间通体顺畅,身体似乎变成一个奇妙的载体,等待天地间的灵气浇灌。

    中年男子睁开眼,目光中露出一丝满意,“要将你的身体变为容器,吸收气运,你现在的状态充其量是一个漏斗,再多的气运涌入你的身体也只是暴殄天物。”

    “容器?”公仪林似乎摸到一点门道,却又不能完全跨入门槛,偏偏他能感觉到好不容易吸收到体内的东西又慢慢散出,忍不住调转浑身元力,企图强行留住这股气息。

    “《浮屠诀》我修炼三十载方才小成,岂是你这个小辈一朝一夕所能完成。”

    公仪林听罢浑身一紧,随即放松,平息静气,“是我魔怔了。”

    “明白就好。”中年男子的维持着盘膝的姿势,身子忽地一下就这么平平飘了过来,宛若乘着一朵云彩,食指轻轻一点公仪林的眉心,全部的功法纲要瞬间出现在后者的脑海,“每日领会这套心法,必能有所得。”

    言语间,他的身子近乎半透明,渐渐的,如同一张薄薄的纸张,就在他即将完全散去前,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公仪林,送出四个字,“好自为之。”

    公仪林抿了抿嘴唇,似乎做了一番挣扎,“若有一天我举世皆敌,必将在那之前为这门功法找到新的传承人。”

    中年男子难得露出一抹发自真心的笑容,“你有这份心,自然好。”

    最后一个字说完,他的身形彻底消散在这天地之间。

    公仪林看着他消逝的地方,忍不住心中微微一叹,天道至公,凡人死了还有黄土一把,而修士,任你生前如何惊艳,死的时候却是连最后一股气息都散化不见。

    虽说尚未完全消化这份功法,但公仪林的气质较之前已经有了一个质的飞升,现在的公仪林,周遭宛若萦绕着一团春风,叫人心旷神怡,情不自禁想要打交道。

    等他维持这幅道貌岸然的模样往洞窟下方飞去,特意负手而立,做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没有预想中欢呼的场景,公仪林鼻尖动了动,看了眼下方,顿时加快飞剑运行速度,从天而降,怒喝道:“你们竟然背着我涮火锅!”

    只见他大步上前,指着仙傀和鲲鹏,“他们俩也就算了,你俩一傀儡一大鸟,瞎凑什么热闹。”

    仙傀,“我不吃,只是负责烧火。”

    鲲鹏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特别高冷。

    最终还是边飞尘在一旁凉飕飕飘了一句,“你都去了一天一夜,我们总不能一直干等着。”

    一天一夜?

    公仪林一怔,他只是在上面嚎了几嗓子,练了会儿功法,竟然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他摇摇头,看着面前的景象佯怒道:“你们竟然连碗筷也有储备。”

    几道视线汇集在边飞尘身上,后者神色坦然,“里面还有多余的铁锅和碗筷,你要可以借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仙之乡村笔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春风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风遥并收藏修仙之乡村笔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