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仙之乡村笔仙 > 第61章 碧海丹心

第61章 碧海丹心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九仙图武道宗师白袍总管重生之特工女仙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声爷爷叫得是肝肠寸断,闻者落泪。

    面对埋在怀里嘤嘤啜泣的脸庞,公仪林皮笑肉不笑道:“别叫了,叫了我也不会答应的。”

    一双玉臂将他搂得更紧,凝青几乎用执拗的语气道:“爷爷,你就是我的爷爷,”说完抬起头,泪眼紧盯公仪林,“您是在气当年凝儿的不告而别,对么?”

    公仪林再度仔细回想了一下,当初小萝莉走后,他第一个萌生的想法是:从下个月起可以多出来一个人的饭钱了。

    隔了百年,见到出落的如此动人的女子,公仪林忍不住道:“既然终于见面了,你是不是应该将当初的饭钱给结清?”

    天知道妖族在幼年期有多么能吃,本来一天干一票就够,自从有了这个小鬼,他不得不隔三差五地打家劫舍,就这样还不够,外出狩猎也成了生活必须。

    那些年,为了养活一个孩子,他过得何其艰辛!

    “爷爷,我们去楼上说。”待情绪缓和下来,柔弱无骨的小手牵住公仪林的袖子,拉着他往楼上走,看样子是不想让周围人夹杂着异样和探寻的目光,打扰到他们的重逢。

    公仪林认真道:“我觉得在光天化日下挺好,包厢保密性太好,万一你对我动手动脚就不好了。”

    凝青破涕为笑,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往楼上走。

    公仪林正要挣脱时,只听走在身子前侧方的女子回过头甜美一笑,“火鸟翎,想要几根我拔给你。”说着不忘俏皮地眨眨眼,“前提是你先答应我的要求。”

    “什么要求?”

    “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这些年来你有没有想过……”可能觉得这个问题太过露骨,凝青换了种说法,“我记得爷爷当时为了养活我四处搜罗钱财,明明知道我是妖族子嗣,却视如己出。”

    “视如己出,”公仪林僵着笑容道:“还是换个别的形容词比较好,比方说像视死如归什么的。”

    “好,”凝青乖巧地点头,在公仪林身边,她没有丝毫高傲冰山公主的形象,怕是羽皇本人见到了也会大为惊奇,“天寒地冻,爷爷带着我在冰雪草原逃命,整整三千里,爷爷也从没有想过丢下我。”

    “我也是那时才知道人多力量大的道理。”公仪林白眼一翻,谁能想到打退几个人,后续过来一帮人,一怒之下打死一帮人,结果追来一个团伙,最后竟然演变成一支小型妖族军队。

    妖族内斗,大能争王,他差点就死无葬身之地。

    他仔细瞅着已经从小萝莉长成如花似月大姑娘的凝青,感叹道:“不愧为妖,基因就是强大,小时候再寒颤,长大了一样美。”

    凝青忍不住噗嗤笑出声,一直处于呆呆失神中的丫鬟杏眸瞪得滚圆,平时冷的让人不敢靠近的小姐短短一小会儿竟然笑了这么多次,而且,最最关键的是,小姐哪里有个爷爷,羽皇的父亲早在羽皇很小的时候,因为人魔第三次大战,不幸被牵连其中丧命,再说了,这两人长得哪有一点像……

    “我那时,”凝青顿了顿,方才问道:“很丑么?”

    公仪林实话实说道:“我救你的时候一直以为你是火鸡一族,没想到竟然是火鸟。”

    要知道是火鸟,他早就把毛拔光跑路了。

    凝青笑容凝固了一瞬,摇摇头道:“你都没变,明明这么多年过去了。”

    她早就不是不谙世事的孩童,而她最敬重的救命恩人却一直活得像百年前一般,语气,神态,长相,什么都没有变,岁月看似强大,却没有办法在这个人身上留下任何印记。

    真正走进包厢时,公仪林仔细打量起包房里的摆设装潢,很难想象,这么一方小小的空间,竟然能摆放下如此多的装饰物,晶石制作的吊灯,施了法后常开不败的水仙花,巨野兽皮制成的地毯……过于繁琐,还不让人觉得突兀。

    走在地毯上,无比柔软的皮毛却让公仪林觉得硌脚,现在每一步都是踩在金山银山上啊!

    凝青亲自为他斟酒,桌上的酒都是价值一千灵石一壶,公仪林上次喝的同这个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不过他喝入口中,也没太大的反应,他不好酒,只是偶尔喝上一两杯。

    放下酒杯,他道:“想必这次火鸟翎的拍卖会只是一个引我出来的噱头。”

    “爷爷料事如神,青儿拙计,也是无奈之举。”凝青道。

    “说说看,找我有什么事?”

    凝青一怔。

    公仪林唇角一弯,“羽皇的势力找一个人并不难,一百多年过去,你现在放出风声找我,只有两种可能,谋我性命或是另有所求。”

    他的声音平静又好听,让原本还处在震惊中的丫鬟一下恢复清醒,重新审视这个原本她轻看的男子。

    五官每一处都是精雕细琢,美得太过,薄唇上扬,温暖又薄情。

    小姐会因为他的话生气么?

    丫鬟情不自禁望过去,却只见她家小姐眉宇间一抹淡淡的哀愁,红唇微张,轻轻道出三个字,似是认命般:“有所求。”

    那哀愁似乎越来越浓,又一瞬间如同云雾在山间消失不见,“离开长门好不好?”

    公仪林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如果我说不呢?”

    凝青红唇动了几下,都没有说出来。

    “如果我说不你准备如何做,”见她不语,公仪林唇角笑意加深,扬起桌上的杯子,“是不准备给我解药么?”

    凝青瞳孔放大,骤然朝他看去,“你,你怎么知道?”

    “百香果,本身极臭,但入酒后却能发出奇香,”鼻尖轻嗅杯子边缘,“酒和果香掺杂在一起,味道的确是不错,百香果不致命,却能短暂锁住修士的元力。”

    美目盯着他看了良久,凝青道:“你没有喝酒。”

    公仪林,“从前在师门师父常说,出门在外,不想暴尸荒野就不要乱喝别人给的酒,大师兄也曾告诫我,美酒和美人,这两样搭配在一起,要万加小心,因为毒不下在酒中就会涂在美女的唇上。”

    从怀中掏出一张绣着红梅的手帕,凝青拭去嘴上的唇脂,“他们说的都没错。”

    公仪林慢条斯理地吃完桌上精美的茶点,尔后站起身,伸个懒腰撩起珠帘,准备往外走,临走还不忘礼貌道:“多谢款待。”

    “火鸟翎,你不要了么?”凝青没有阻拦,却是缓缓开口。

    “我找到了更好的,”公仪林转过身,眨眨眼,没有丝毫被算计后的愤慨,“漂亮,坚硬,很有分量,可惜一直弄不到手。”

    “和你衣衫一样的颜色么?”凝青莲步轻移,靠近他,“记得从前你总爱穿一身红裳。”

    鲜衣怒马少年郎,何等的肆意骄傲!而她被护在那人身前,细嫩的手掌握住缰绳,掌控行进的方向,仿佛掌控整个世界。

    那滋味,即便是日后站在千丈高的观月阁上,她都没有再兴起过那种驾驭一切的感觉。

    “我不远万里来长门,凭你的智慧,可能猜到是什么原因?”

    “能。”一个字掷地有声。

    “我千方百计引你出来,你能否探出背后用意?”

    “能。”

    “在大庭广众下唤你一声爷爷,你又能不能,体会这份苦心?”

    “能。”

    脚步从容又匆匆,没有任何停下的痕迹,公仪林甚至没有回头。

    “公仪林!”身后传来一道声音,这是他们相逢后凝青第一次开口叫这个名字,清冷,委屈,还夹杂着一丝怨恨。

    那道白色的背影终于停下,公仪林目光直视前方,“长门是滩浑水,你必定是得知了什么消息,想奉劝我离开,但以我的性格,不可能半途而废。”

    “这些年,我的消息想必你也一直在关注,方才落花楼中,一声爷爷足以让羽皇动怒,消息传出去,很多人都会探寻我的身份,很快傀儡门的人也会知道我的行踪,更何况我还杀了纳兰逸皇,本身就足够麻烦。多方综合考虑,恐怕我即刻离开长门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凝青定定凝视那道背影,她的骄傲不允许她问,问她费劲心思苦心安排为何你总不领情?

    一百多年,多少个日日夜夜,每个时辰都是提心吊胆,她怕,怕再也见不到那记忆中让她叫爷爷的男子,怕他爱惹麻烦的性格,怕他在她还没长大时便身陨道消。

    “我只想要你安全。”一声轻喃,一滴泪落。

    公仪林重新抬起脚步,身后留下轻飘飘的一道声音,褪去玩世不恭,字里行间全是认真,“你在背后想默默为我摆平麻烦,这点我很感激,但我要的,是一个能陪我一起共患难的人。”说到这里终于停下一瞬,微微侧头,露出侧脸完美的弧线,“至少在精神上,他要与我完全并肩。”

    只是这世上,要遇见这样一个风雨同舟之人,何等困难。

    走出落花楼,街上依旧是人来人往,步履匆匆,公仪林取出斗笠戴在头上,苦笑道:“接下来,怕是要改头换面一段时日。”

    易容,改名,一个新的身份。

    第一个有九师兄在不用担心,第三个,如果能跟在清河身边,安全无虞。

    至于第二个,公仪林脸上冲洗挂上春风般的笑容,“从今天起,我就叫云天。”

    义薄云天的云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仙之乡村笔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春风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风遥并收藏修仙之乡村笔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