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兵器娘召唤系统 > 第七章 激战 救援 修罗场

第七章 激战 救援 修罗场

作者:现充爆炸吧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医武兵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我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中,菊文一字则宗与童子切闪动身形,飞掠到【血族】面前与其缠斗起来,一时间三柄世间罕见的兵刃碰撞在一起,擦出耀眼的火花。  我趁这时将会长搀扶到了安全的角落,虽说会长受了伤,但是她的战斗力却并没有减弱多少。只见会长手上双刀不断飞旋着,那些妄图靠近我们的血族都被击溃。菊文一字则宗她们见我转移到了角落,先向她们面前的【血族】虚晃一招,最后脚尖轻点摆出防御的姿态站在了我们的面前。

    “哥哥没事吧!(x2)”她们都回头看向我询问道。

    “没事,只是会长她受了点伤,虽说不致命但是我想还是快点离开比较好。”我朝她们点头示意我现在暂时还是很安全的。只不过看着周边一片片倒下去的学生会成员,再看看面前战甲残破的菊文一字则宗她们,看来越拖我们的处境只会越糟糕,所以现在唯一的抽身之际,只有放手一搏,向【血族】主动进攻力争冲出【血族】的包围,只不过到底能够逃出几成的人,只能说‘生死有命富贵由天’了。

    “学生会成员都听我的命令,只要还能战斗的都集中到我的身边,我们最后集结一次,向面前的敌人起反击。各位,这次让【血族】偷袭成功,责任在我,所以还是由我来掩护,能冲出去一个是一个!咳咳~~”在我身边的会长好想回复了点体能,开始向剩下的学生会员出反击命令,也许她也觉得坐以待毙换来的只可能是‘慢性死亡’吧。不过看她的身体状况,让她独自留下来殿后无疑是以卵击石,所以身为一向以哥哥为目标的我肯定要做些什么。

    “大家都听到了会长的话了吗?但是不要考过来了,快走能冲去就尽力冲出去,至于殿后就由我和会长四个人来负责。快!”我一边从童子切身后拿出一把精钢古剑,一边朝着慢慢聚拢过来的学生会成员挥着手,让他们快点乘【血族】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冲出重重包围。

    “你……你为什么不走呢,何必……何必要陪我一起沦落与此呢,算了既然你自己斩断了自己的生路,那我们就在路上做个伴吧。”一旁的夕夏会长朝我投来震惊的眼神,继而哀怨地说着。

    在我和会长说话的这片刻时间内,剩下的大部分人已经按照会长的命令,开始抢行对【血族】起反冲,不过收效甚微,冲出去的只不过是十之一二,其余人都无力地倒了下来。而我们身边也被密密麻麻的【血族】包围了。

    “冲吧!”我朝其他三个人喊了一句,也没来得及听清楚她们的回应,便冲到了前面的一位【血族】面前,刀光闪过,面前的【血族】已经头颈分离,真不愧是童子切身上背着的刀啊。在我默默感叹刀的锋利的时候,其他三个人也纷纷斩杀掉挡在面前的【血族】来到了我的身边,不过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看来冲出去还是要费点劲的呢。

    为了能够防御住来自各个不同方向的【血族】的进攻,也为了能够更有效地杀伤【血族】的有生力量,我们简略地排了个阵型。以四人中受伤最重的会长为核心,童子切作为先锋,负责为我们杀出一条血路。其实原以为童子切不过是徒有猛劲罢了,不过到目前为止,童子切除了之前和那名堪称Boss级别的【血族】交手后受了点伤,从突围到现在还没有现新的伤痕,至少乍看之下是这样的。接下来由我负责应对来自正前方与侧面的攻击,毕竟会长已经受伤,在经过刚刚的突围血战以后,会长的战斗力也支撑不了多久。最后是由菊文一字则宗负责抵挡会长正前面的攻击,虽然内心的’兵器娘之魂’是礼仪刀,但是她在战场上爆出来的杀伐之气,连我都为之震惊。

    就这样,我们维持着阵型,硬是杀出了教学楼来到了操场,虽然杀退了一**【血族】,不过我们自己的损伤也很大,在突破严守教学楼的最后一波【血族】的时候,我们遭遇了{锏级}【血族】的攻击,四人都身受重伤,不过在我们四人不屈的勇敢拼搏之下,终究还是闯过了那道鬼门关。

    来到操场以后,我示意先休息一会儿,毕竟经过如此长时间、高强度的拼杀,我们的体力早已如同天上下起的小雨一般,快要流失殆尽了。而在我们休息的时候,菊文一字则宗在我的身后吟唱着使用一种不知名的法术,在她完成吟唱以后法术也随即完成,我身上的伤口也开始慢慢愈合起来,虽然没有愈合的完美如初,不过也大大好转了。这究竟是一种什么力量?为什么她们不早点使用出来,如果早点使用的话,刚刚那场惊世大战也不会死伤那么多人了。想到这里我向菊文一字则宗投去复杂的目光。

    “哥哥可真是个笨蛋呢,菊姐姐你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宁可损伤自己的身体还要为他治愈伤口,到头来不仅没有拉下一句感谢的话,反而还向你投来带有‘为什么不早点使用’这种埋怨性的目光。”童子切好像读懂了我的内心,朝我抱怨道。而一旁的菊文一字则宗则不知什么原因力尽而倒了下去,看样子应该是和刚刚的那招法术有关。我抱起瘫倒的菊文一字则宗,并向童子切询问缘由,童子切哀叹了一声向我们道出原委。

    原来,兵器娘在被制造出来的时候,本身就有带恢复能力的【神丸】,可以帮助自己恢复,也能帮助他人恢复。不过为了兵器娘不落入狡诈之人的手中,以哥哥为的科研人员就为童子切她们这些兵器娘立下了个禁制,如果【神丸】是用来恢复自己的,那么就不会产生副作用。然而,如果当【神丸】被用于恢复他人,那么她们就会收到副作用的反噬,而且副作用种类繁多,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绝不会知道,但是也不会伤害兵器娘的性命。

    看来菊文一字则宗的瘫倒也肯定是属于被副作用反噬的一种了。这家伙啊,有的时候对人很严厉,恨不得人人都按照规章条例来办事,而有的时候也出奇的温柔啊,我揉了揉菊文一字则宗那不算太长的头,并用柔和的目光看着在我怀中休息着的她。

    在我们休息了一会儿以后,我们继续向校外走去,只要能够逃离学校,那么我们就安全了。不过真是连累了那些什么都不知道,就糊里糊涂断送了性命的同学以及老师了。但是这也是意料之外的吧,毕竟谁能够想到,一直以来都在山区活动出没的【血族】,竟然会动这么一场有预谋的、要将所有人赶尽杀绝的袭击呢?!

    不过经过我们之前的鏖战,剩下的【血族】都是些老弱病残了,对我们根本构不成什么像样的威胁。相对于之前的路程,现在我们还算是较为轻松了。我们一路斩杀着【血族】一路来到了校门门口。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会达成“happyend”,可是谁曾想到,一个巨大的身影挡在了校门前,童子切一眼就认出那才是堪称Boss级别的【血族】——{枪级}【血族】,而这个“枪级”的“枪”指的并不是冷兵刃中的“枪”,而是热武器的“枪”。虽然之前一直都推测并且认为【血族】不过是变异了的兵器娘,但是现在眼前的一切都将之前树立起的猜想假说给推翻了。不过以我们现在这样的状态来迎战这样级别的【血族】,肯定是没有胜算的,看来今天是走不出去了,不过也好,就让我好好地来陪伴陪伴那些见过面的、没见过面的同学老师吧。

    就在我以为生还无望的时候,下着雨的天上,突然降下一道落雷,与此同时从我们四人的身后分别飞来四把刀剑,虽然看样子普普通通,但是看着刀剑身上的铭文就知道,这不是寻常刀剑,至少使用它们的人不会是普通人。不过那人也真是有本事,我们一路拼杀时,竟然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如果他是我们的敌人的话,恐怕我们现在已经死上至少三回了。

    那四把刀剑纷纷直直刺入【血族】的四肢,然后散出四道白光,而当白光交汇到一起的时候,【血族】被炸成了碎块,纷纷随着雨滴掉落到地上。一招,那人就使用了一招,就绞杀了Boss级别的【血族】,他的实力深深地震撼到了我们四人。而那人似乎无心待在此处,见【血族】被成功灭杀以后,转身就离开了。不过他临走的时候说了这样的一段话。

    “阿海啊,哥哥很抱歉将你牵扯到这样的一场风波,甚至是这场战争中来。不过既然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那么我相信你肯定也不会退缩的。去吧,去收集、攻略你的兵器娘们吧,在胜利的那一天,我们终将会相见。”

    这口气听起来的确很像我哥哥说的话,但是那人我可以肯定他不是哥哥,虽然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行为举止,甚至是他的实力都与哥哥相似。甚至在一开始我都差点以为是哥哥,不过当他开口的时候,我就确信他不是哥哥了,因为他的声音实在不像是我哥哥那样的、二三十岁的人所应该出的声音,太过于老态龙钟了。只不过那人已经走远,不然我肯定会追上去询问他有关哥哥的下落,不过现在我们当务之急,是先要赶回家中,各自医治伤势,也不知道【血族】有没有袭击到市区,蜘蛛切的情况好不好。

    我们就这样冒着大雨往家中赶着,雨水冲刷着我们的身体,【血族】和我们自身伤口流出的污血都被冲刷了干净。来到家门口,拼命的敲门。在敲了一小会儿以后,蜘蛛切迈着碎步过来开了门,看见我们身上的伤口和残留的血迹,就大概知道了我们所经历的事情,在让我们赶快进入屋内以后,便开始忙活起来,又是找相关的药品,又是去烧热水。本以为这些琐事只有菊文一字则宗愿意去做,没想到蜘蛛切也有这么温婉的一面啊。

    我和童子切受的伤还算是四人中比较轻的,所以就自行治疗了以后,开始替其他两人医治,由于人手以及时间的问题,毕竟她们受的都不是寻常的创伤,所以时间越拖越不利。我们三人将她们两个各放在不同的房间,由于童子切说她有把握医治好会长,所以我就让她放手去试了。那么我和蜘蛛切所要医治的对象自然就是菊文一字则宗了。说来,最亏欠的也是她,无论是日常对我的照顾,还是刚刚近乎“舍身”的相救。

    我将菊文一字则宗的衣甲尽可能小心翼翼地脱下来,可是有些地方还是应为和血液粘黏到了一起,再加上我没有进行相应的措施使它们分离,所以被撕扯的疼痛让昏迷中的菊文一字则宗出了“嘶嘶嘶~”的冷叹声。

    在将衣甲除去以后,我转身从蜘蛛切放在我身后地上的水盆中拿出一块沾湿的毛巾,用它先将菊文一字则宗身上的污物擦去,然后再用凉水使伤口收缩。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明明是兵器化身,及时身体是人为设计的,但是还是能那么的逼真,毕竟皮肤遇冷水毛孔收缩,这是人类才会有的正常应激反应吧。如果菊文一字则宗能醒来就能告知我缘由了,想到这里我内心又不禁一酸,继续擦拭着她的身体。

    其实在隔着毛巾触碰到菊文一字则宗身体的时候,我还是感受到了那充满弹性的肌肤,不过之前一心想要早点清理、医治好她的伤口,所以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不过现在医治、清理工作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所以当我的手在一次触碰到菊文一字则宗的肌肤的时候,虽然一直克制着,但是**还是战胜了理智。我不顾身边还有一个蜘蛛切,伸出另一只手开始抚摸起菊文一字则宗的小腹,并且渐渐地上移着。

    “你在干什么,混蛋变态哥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对菊姐姐做那种羞羞的事情。真是有够差劲了,就…就不能等等再说嘛。而且菊姐姐现在还没醒,相信哥哥也不会感受到那种快乐,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请让妹妹我来代替菊姐姐吧!”蜘蛛切单膝跪着,红着脸向我说道。本以为这丫头会义愤填膺地对我说教一通,没想到内心却是这样想的。

    “没有啦,其实我对你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所以刚才的行为的确是我的失态,多谢你了,小蜘蛛。”我朝蜘蛛切主动道着歉,并用上了“小蜘蛛”这一爱称。

    “果然哥哥是个猥琐混蛋呢,人家才不会说‘小蜘蛛’什么的人家很喜欢呢。”

    看来今后的生活注定不会安静了,不过有时侯,过惯了平淡的生活,偶尔经历经历修罗场也是不错的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兵器娘召唤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现充爆炸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现充爆炸吧并收藏兵器娘召唤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