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女鬼大老婆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瓷壶哪里来的看正版的先别点啊

第二百五十三章 瓷壶哪里来的看正版的先别点啊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我——我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啊!我只知道她长得很年轻——很漂亮。”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回忆道。

    听得这话,我对着他的身影又是愤怒的一脚,“你特么都这把年纪了,还惦记着别人长得年轻漂亮!”

    “她——她确实是又年轻又漂亮,不过她的心肠太狠毒了,她把我的尸身从坟里挖出来以后,就用脚踩,用锄头剁,把我整个一副身子骨都弄得七零八落的——”说到这里,张大发又悲伤地抹起了眼泪。

    “我估计他所说的那个女人,也不是正常的人。”何该死的站在一旁,将桃木剑握在胸前,撇着嘴对我说道。

    擦,不是正常的人?

    难道那女人也是鬼或是僵尸养尸之类的东东?

    “你那坟里蹦出来的金镯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y的偷你儿媳妇柳秀蛾的?”许多事情总是有关联的,那个金镯子出现在张大发的墓里,肯定决非偶然,想起这件事情,我又继续追问张大发道。

    “不是,不是我偷的!那个金镯子是从那个年轻女人的手上掉下来的!”

    从那个年轻女人手上掉下来的?

    那明明是柳秀蛾的遗物啊!怎么会从那女人的手上掉下来?

    莫非,那个女人就是柳秀蛾的化身?

    想起这一连串的怪事,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脑袋里诞生了:上了程欣尸身的那只厉鬼会不会就是这个柳秀蛾呢?而张大发所说的那个年轻女人,会不会就是养尸程欣呢?

    “王队长,快把程欣的照片给我拿出来!”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地叫了起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了,616特大杀人碎尸案可能会因为本将军的参与而迅速告破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程欣的照片干什么?”陈文娟不解地问了一句。

    “别问那么多!嘿嘿,山人自有妙计!”我知道,只要拿出程欣的照片让张大发辨认一下,那么这些悬案就都不是悬案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把程欣的照片放在另一个公文包里了,那个公文包还在面包车上啊!”王队长在他身上摸了一番之后,才想起了这件事情,我又不由得叹气了一番:真他妈的天不助我啊!

    “死鬼,你说完了吗?”何该死的重新提上桃木剑,厉声问张大发的鬼魂道。

    “说——说完了——哦——不,还没——”张大发结结巴巴地吐出了这几个字,看样子,他对这个人世还有许多的恋恋不舍,他可能知道何该死的要对他下手了。

    “既然说完了,那就去地府报道吧,人鬼殊途,你不能一直留在阳世——”何该死的说完,又将桃木剑向张大发一指,嘴里同时念动了法诀。

    “高人,饶命啊,饶命——”张大发见状,慌忙将头转向何该死的,不住凄楚地向他磕头求饶。

    我见那死鬼可怜巴巴的样子,正想替他求情,哪知他“啊”地一声大叫之后,陡然间就化作了缕缕黑烟,渐渐地从我们头顶上方飘走了。

    “擦,你这该死的家伙,他已经死得很悲催了,你怎么还用桃木剑宰了他啊?你为啥不给他一个投胎做人的机会?”我双眼圆睁,大声对着何该死的质问道。

    “不是我杀死他的!”何该死的忽然睁大了眼睛,将整个身子作360度旋转,整个眼睛作360度扫射后回我道。

    “妈的,我明明见你在念咒语,你还跟我狡辩?!”

    这何该死的做了错事还不承认,我特么最瞧不起这种人了。

    “真的不是我,另有高人在此!我感觉他的法力好强——高人,请现身一见!敢问你为何要杀死这个冤死之鬼?”何该死的朝着小树林西南角的方向大声问道。

    不过,等待他的除了那死一阵的沉默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湿,你是不是今晚太劳累了?”胡金刚偷笑着走到何该死的面前,颇是嘲笑地问了一句。

    “你妹的,居然不相信我,不过这不要紧,我已经嗅到他的气息了,哈哈,看我去把那高手给你们找出来!”何该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提着桃木剑朝树林的西南方跑去了。

    “该死的家伙,你赶紧把你这死尸弄走啊,妈的大晚上把它丢在这树林里,千万别诈尸了啊!”也不知道这何该死的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见他跑了就是一万个不爽。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颇是担心地问了一句。

    “咱们赶紧下山去吧,晚上山林里阴气太重,我们都不能待久了。”我发现,王队长的语气里渐渐地多了一些灵异的成分,看来这个世界上某些客观存在的事实,他也在默默中承认了。

    “那这具尸体和这老太婆怎么办?”胡金刚道。

    “那死尸就不管了,等那何大师回来自己把它赶走吧;这老太婆还有气,咱们赶紧送村上的卫生院去,应该还能救活。”

    可能向开秀先前被张大发那死鬼吓得够戗,所以王队长做了几分钟的人工呼吸,也没有把她给救醒,现在就只有送她去医院抢救了哦。

    “好,江军兄弟,赶快来把这老太婆背上。”胡金刚听了王队长的话后,就对我发号施令起来。

    “擦,我又不是你的兵,你没权利指挥我!再说了,你怎么不背她啊?你这个人民警察,时刻都应该以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为重!”我很不爽地抵了胡金刚一句,搞得那自讨苦吃的家伙只好一声不吭地将向开秀背了起来。

    “王队长,这老太婆走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个小屁孩吗?那小屁孩怎么不见了啊?”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又忍不住问了王队长一句。

    “不知道啊,刚才我在我们站那附近搜索了好一阵,也没发现那小朋友的踪迹啊!”王队长回道。

    “她会不会把那小男孩送到哪里去了?或是她不小心把那小男孩弄丢了,越想越气,最后就上吊自杀了?”陈文娟又猜测性地问道。

    “恩,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啊!不过要想知道确切答案,还是等她醒了再亲口告诉我们吧!”王队长道。

    “看来也只有乞求她快快醒来了!”陈文娟回了王队长一句,跟着又继续问我道,“江军,刚才你跟那何大师究竟在谈什么啊?”

    “我跟何大师根本就没谈几句啊,不过跟那张大发,我倒是谈得很多——”

    “你——你真见到张大发的鬼魂了吗?”陈文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然后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我跟张大发的谈话过程。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张建国的死,可能也跟这个柳秀蛾有关了!”听了我的讲述后,王队长又说出了他的看法。

    “莫非是柳秀蛾上了程欣的尸身,然后变成养尸,再报复性地杀害了张建国父子?”不得不承认,跟我这个聪明的家伙待在一起,陈大美女也聪明了许多;我想我现在不会再拿“胸大无脑”这句话来揶揄她了。

    “草,完全有这种可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哈哈哈地大笑了三声。

    “可如果真是柳秀蛾的冤魂将张建国父子杀死了,那她为什么不将这个向开秀一起杀了呢?你不是说当初张建国回家的时候,正撞见张建国母子在挖坑埋柳秀蛾么?很显然,这个向开秀也参与了杀柳秀蛾的行动!所以,要报复的话,她也应该连这向开秀一起杀啊!”葫芦哥这呆头呆脑的一句问话,顿时搞得我们都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啊!

    从山林里出来以后,东方已经渐白,没想到我们竟被几个死鬼给折腾了一大半夜;将向开秀送到村卫生院后,我们都躺在医院的临时休息椅上睡着了,直到一护士跑来问我们“谁是向开秀的家属,赶紧去收费室交费了”,我们才从迷梦中醒来。

    “护士,那向开秀醒了吗?”王队长从椅子上跳起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

    “没醒我就叫你们往镇医院送了!赶紧交费去吧!病人现在送去308住院了,就在这二楼上面。”小护士又吆喝了一句,这才扭着屁股消失在走廊里。

    “金刚,先从卡里取一千块交上,密码是654321。”王队长摸出一张农村信用社的银行卡递到胡金刚手里后,就径直往向开秀的病房走去了,我和陈文娟赶紧跟了上去。

    见到我们三人钻进病房,原本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的向开秀又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

    “向大姐,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难道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们说的吗?”王队长抽了一根板凳坐到向开秀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道了一句。

    “喂,我们队长在跟你说话勒,别装睡了!”陈文娟见向开秀依然闭眼不鸟我们,气急败坏的她又使劲地摇了摇病床。

    不过那老东西依然不鸟我们。

    我见这情形,一下就火了,直接一脚踢到那病床上,大声叫道,“向开秀,你再不吱声,那柳秀蛾就把你一家祖坟给挖了!”

    “别挖,别挖!”向开秀忽然睁眼恐惧地大叫道。

    卧槽,没想到这老太婆居然对她家祖坟还这么在意啊!我特么还真是个演戏的人才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的女鬼大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亦有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亦有泪并收藏我的女鬼大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