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女鬼大老婆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求人指点迷津

第二百七十四章 求人指点迷津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不是那个假警察房老大的照片么?

    难道这车是他开来的?

    他y的把车开到这里来干什么?人又跑哪儿去了啊?

    想起那三个家伙前两天晚上干的坏事,我不由得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我的前后左右都没人后,我才找来一块手掌大的石头,“哐”地一下就将那吉普车的挡风玻璃砸得支离破碎,然后迅速摘下车内的平安符,再将其绑在那石头上,扔到几米开外的悬崖下去了。

    哈哈哈,平安符没有了,如何来保平安啊?老子估计那三个龟儿子回来后,开不了多久就会开到沟里去。

    想起他们可能会车毁人亡,我又大快人心地笑了起来。

    不过没笑到半分钟,我就停止了傻笑——因为太阳又发了y威,我已经热得跟热狗了一样,看来不能再待在这个鬼地方了!

    远看着路碑旁边的那一条蜿蜒曲折的山路,我又想起了今天来这里的头等大事,于是我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后就迅速顺着那条山路往山上走去。

    因为担心那三个加警察也上了山,害怕在路上遇到从山上折回的他们,所以上山的时候,我的目光就不自觉地往四处乱瞟,心也绷得老紧。

    如此提心吊胆地走了一段山路,我就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了。

    本来还想休息一下,但想到时间紧迫,王队长他们还命在旦夕,所以我又在马不停蹄中赶着山路,寻找着传说中的青冢。

    我发现这卧龙山虽然是山高林密,物产丰富,但因为方圆几十公里,乃至几百公里内都没有人家居住,所以这座山上一人儿人气也没有,看上去还有些阴森森的。我走在崎岖的山道上,穿梭于茂密的树林间,时不时地听见一些叫不出名的野兽声,竟有些心惊肉跳之感,脑子里同时又思索开来——

    妈的,这座山又高又大,连个人影都没有,老子去哪里找那什么青冢啊!青冢都找不到,还抓什么狐狸精?狐狸精都抓不到,还救什么人啊?难道这一切正如那老乌龟所说——是某人撒的一个善意的谎言?那个某人,莫非是指风青扬那死老鬼?莫非他将此话转告给陈文娟,而不是直接托梦于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正自沉思,不远处竟传来了“当——当——当”地砍树声,紧接着,又一个老男人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

    “诶——很久没有下山来了诶,一下山就来砍大树诶,砍完大树去卖钱诶,卖完钱去做大保健诶!”

    卧槽,卖完了钱去做大保健?想不到这山里还有如此与时俱进之人啊?!

    因为茫然地爬了半天山,连坐坟包都没有瞧见,所以我准备去问问那个砍树之人,看看他知不知道那座所谓的青冢在什么地方。

    寻着声音,我穿过一片树丛,来到一棵散发着奇香,我却叫不出名字来的大树下。

    只见一个穿着灰色长衫,束着白色长发的白胡子老头儿,拿着一把四五十厘米长的斧头,正哼着小调,很有节奏地砍着那棵香树。

    ***,我就走了一些山路就热得已想把衣服裤子全脱光了,这老家伙还干着活,穿着长衫勒,他怎么一点儿也不感觉到热啊?!

    “嗨——大叔,正忙着呢?”

    我走到老头儿的侧面,笑着跟他打了一声招呼。

    不料老头儿看也不看我一眼,继续哼着小调,抡着斧头。

    我以为这老头儿耳朵有点背,于是又一个闪身,跳到他前面,再次强作欢颜地说道,“大叔,还在砍树啊?”

    “小子,你没得小儿麻痹症吧?”

    随着“哐”地一声闷响,老头儿又将斧头拿到了自己眼前,专注地盯着那斧头爱理不理地问了我一句。

    我一听他这话中带刺,本想问候一下他的老祖宗,但想到自己有求于人,于是心一忍,又嬉皮笑脸地回道,“大叔,我没病,我好着勒。”

    “既然没病,干嘛要问我两个明知故问的问题?”

    老头将斧头一扔,就此往地上盘腿一坐,再从腰带上抽出一根比斧头略短的旱烟,上了烟土点燃后,叭嗒叭嗒地抽了起来。

    “我——我以为你没有听见啊!”我摸了摸脑袋,很是尴尬地蹲到了他身边。

    “怎么这么大的狐臭味?你小子几天没洗澡了吧?离我远点儿!”

    老头儿完全不顾我的内心感受,直接对我又是一阵嘶吼!

    这特么对我简直就是一种**裸的侮辱啊!

    幸亏这里没有别人,不然老子准打个地缝钻进去了。

    我真是去年买了个大表啊!

    为了打听到情报,我又强忍心中的愤恨,并且默默地退到离那老家伙两米开外的地方,这才又低声下气地问了句,“大叔,现在可以了吗?

    “你小子倒是挺懂事的!这几句侮辱你的话出来都没有把你赶走,你准是有事求我,说吧,究竟是什么事?”老头儿似乎察觉到我一直和颜悦色地,他可能从内心里感到羞愧了,所以他的语气也改变了许多。

    “大叔,您这砍的究竟是什么树啊?您把它砍了拿到哪里去卖钱啊?这么大一棵参天大树,您老人家怎么把它弄走啊?对了,您是住在哪里的啊?我感觉方圆几十公里内都没有人住啊!”

    本来我是想直接问那青冢在什么地方的,不过想到这老家伙脾气古怪,于是为了让他不再讨厌我,乖乖地回答出我想知道的问题,我就欲擒故纵地跟他套起了近乎。

    不料这老家伙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一般,将烟杆往他旁边的树干上一敲,板着脸就回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之——小子,这不是你想问的问题,说你想问的那个!”

    草,这老家伙还真是有点神啊!

    经他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他好象有一副仙风道骨啊,看来他很有可能又是某某神的化身,我提醒自己一定不能跟他翻脸啊,于是我又恭恭敬敬地笑回道,“大叔,真是什么事也瞒不过你老人家的法眼啊!我就是想问问,您可知道这卧龙山上有一座青冢啊?”

    “哼,老夫在这山上一千八百——天了,山上的寸草寸土,没有我不知道的!”老头儿又将烟杆往树干上一磕,抹着自己的白胡子,信誓旦旦地道了一句。

    我一听他在这山上住了近三年,当下又眉开眼笑地问道,“这么说您老人家一定知道那座青冢在哪里了,麻烦您老人家告诉我它在什么方位可好?我一定感激不尽的。”

    “我当然知道那坐千年古墓在哪里,不过小子——我看你也不像盗墓贼,你怎么会打它的主意呢?”

    千年古墓?

    卧槽,我一直以为陈文娟说的那个青冢不过就是一座长满了青草的坟墓,没想到它居然还是一座千年古墓啊?!

    不过这山这么大,是不是有几座青冢啊?这老头儿说的那座千年古墓该不会是那个青冢吧?

    妈的,老子只是来找个洞,捉只老狐狸的,怎么把千年古墓给惹上了?

    看来又不是一件好事啊!

    “我——我当然不是盗墓贼,我根本就不是来挖古墓的。”我见那老头儿就要把我当成万恶的盗墓贼,赶紧摇头摆手地解释道,“我听说那青冢旁边有一个无底洞,洞里住了一只老狐狸;而我的朋友又害了一场重病,必须要那老狐狸的血才能医治,所以我向您打听那青冢的目的,其实只是为了找到那个无底洞,再抓到那只老狐狸。”

    “既然是无底洞?那你怎么去抓那只老狐狸啊?”

    妈的,也对呀?!老子只把陈文娟的话当成了圣旨,却没有想到她话的可行度,还是这老家伙一语中的,一语惊醒了梦中人啊!

    “我——我也不知道!大叔,您不是在这山上住了一千八百天了吗?您一定有办法抓到那只老狐狸吧?求您给我指点一下迷津啊,我实在不想失去我的那两位朋友啊!”

    为了博得老家伙的同情,以获得有价值的信息,我就开始了我声泪俱下的表演。

    不想那老家伙见了我煽情的表演,果然动了情,将烟杆一敲,又同情而道,“我的确知道那座千年古墓在哪里,也知道怎么抓住那只狐狸精,不过——你要想让我告诉你这些天机,你必须帮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草,这老头儿怎么跟那老乌龟一样,又叫老子帮他做事情啊?难道现在都流行这个吗?m的,他又不是赵敏,老子又不是张无忌,干吗要搞得这么深沉啊?

    我真是醉了!

    “放心,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帮我把这把斧头的斧口磨平就可以了!”

    老家伙似乎又看出了我的心思,眼指他脚旁的那把肉色斧头对我说道。

    我一听这话,心想这的确不是什么难事啊,磨斧头不就跟磨刀一样吗,那有什么复杂的?!于是我欣喜地跑到老头跟前,也不待他同意,直接就拣起了那把他刚才扔在地上的斧头。

    不过当我拿起来一看时,我特么差点哭了,只见那个拳头大的斧头上,居然有一个直径为两厘米那么大的口子,这要将它磨平的话,恐怕要磨到天黑去了吧?

    “小子,目瞪口呆了?是不是觉得这个缺口有点大啊?!如果你真想救你朋友的话,那就赶紧开始磨吧——你要知道,只要工夫深,铁棒也可以磨成针的!”老头儿又是哈哈一声大笑,搞得老子蛋都碎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的女鬼大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亦有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亦有泪并收藏我的女鬼大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