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阳师学徒 > 一五三章 坠楼

一五三章 坠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伍家人正奇怪怎么这么多警察到来,马志国也不藏着掖着,沉重的跟伍家人宣布了噩耗,并请伍家人节哀,随同一起去起尸。  小

    伍国权的母亲和老婆听到这个消息就呼天抢地起来,师父忙告诫到:“被雷公劈死的人不能哭,因为雷公觉得这人死不足惜,要是还有人哭他的话,雷公会震怒的。”

    伍国权母亲瞪着师父,以为师父是便衣警察,刚准备骂师父不近人情,‘轰’天上又一声雷响,一道电光闪过,打在院子里的一颗杉树上。杉树应声断裂,断裂处被烧的焦黑,伍家人都吓的目瞪口呆。

    不过刚刚他们哭喊的声音还是惊动了左邻右舍,邻居们探头出来看到门口停着几辆警车,便纷纷过来查看生了什么。听说伍国权被雷劈死了,要去起尸,邻居们劝了一会儿伍家人之后都表示愿意协助警方,于是都回去穿雨衣,拿铁锹去了。

    因为是田埂,又下雨,车根本就开不过去,一行人只得步行。我和伍国权的鬼魂走在最前面,几个邻居搀着伍国权的父母妻子,任由他们笑声啜泣着跟在人群后面。

    很快就到了伍国权被劈死的田埂边,那头牛悠然的看着人群过来。忽然一阵冷风吹来,牛昂着头‘哞哞’直叫,脚步也不停的在地上转着圈踏着。

    蓦地,那两个鬼差出现在了牛的身旁,静静的看着伍国权。伍国权给我指明了位置之后,朝师父拜了三拜,便依依不舍的随着鬼差走了。鬼差走后,牛安静下来了,人群也来到了牛跟前。

    我指着伍国权的埋尸点说到:“就是这里。”只见那一块田埂似有松动过的迹象,一些散乱的泥块像刚刚遭遇过小型塌方一样堆在一起。

    既然找到了地方,乡亲们便开挖了。但因为有个沟渠,伍国权的尸身在田埂下面,乡亲们只好用铁锹一点点的掏。

    掏了半米左右,便看到伍国权的衣服了。本来还抱有一丝幻想的伍家人彻底崩溃了,但又不敢大声哭泣,只能在地上胡乱打滚跳动来泄心中的悲伤。

    有警察过去看了下痕迹,根据泥土的形状判断,伍国权是被一股大力直接推进了泥土里面,除了他的尸身进去所占的一个倒u形空间,其余的泥土丝毫未动。

    拍了几张照片之后,乡亲们继续开挖。不过洞越掏越深,铁锹便越不好施力。乡亲们尝试着掏了下尸身周边的泥土,让尸身露出来一些之后把他拉出来。拉了一会儿,感觉把他的胳膊快拉断了,尸身却纹丝不动。

    又有乡亲哪来了撬棍,伸进去想把他的尸身撬出来。可是撬棍都撬弯了,尸身还是不动。看看周边的情况,所有人更加确信他是被雷劈死的,不然有什么东西能有这么大的力量,把个人弯着横塞进泥土里米把深?

    眼见侧掏掏不动了,没办法,乡亲们只好从上面挖下去了。好在人多力量大,虽然要出一个多方的土,但庄稼汉们有的是力气和挖土的经验,到了吃晚饭前,终于把他的尸身给挖出来了。

    尸身出土之后,还是保持着u型,虽然头是一根根竖着,但脸上并不是电视里演的那种黑漆漆的样子。乡亲们把他平摊在地上掰直之后,血水从他的七孔之中喷涌而出,屁股下面的泥土都被染红了,一股腥臭味扩散开来。

    有乡亲在一旁小声的议论,他这是内脏被雷烧的化成血水流了出来。 眼见尸身起出来了,没我们什么事了,师父叮嘱了一下伍家人,下葬的时候千万别出声响,要悄悄的进行之后,我们便离开了。而马志国还有些善后的事情要做,便和我们道别之后忙自己的去了。

    回去的路上,我感叹了一句:“还真是举头三尺有神明啊,偷个牛都能被雷公劈死。”师父回到:“牛是农家赖以生存的东西,偷人家的牛就是断了人家的活路,雷公如何不震怒?”

    “再说雷公警告过他两次的,他不仅无视警告,还骂雷公,不死才奇怪了。还有,雷公惩罚人可不像阳世的法律还看案值的,只要是做了亏心事,若是被雷公看到,警告不听的话,那一律就是雷霆加身了。”

    谁踏马的能想到打雷闪电是雷公的警告?看来要做坏事还得选晴天。末了,师父又叮嘱到:“以后晚上或者是阴雨天气,开车在路上要是遇到有人招手的话,别急着停车,先看看那人的样子。特别是脚下,如果是悬空的那肯定是鬼无疑了。别疏忽大意的被暗害了都不知道。”

    回到家匆匆扒了几口饭,洗了个热水澡,冲走了一身的寒气,惬意极了。

    却说张子恒和我分别后,便去找侯文婷玩儿。外面在下雨,不好出门,俩人便关在屋里极尽温存。不过因为侯文婷的坚持,张子恒觉得很不尽兴,老是只能点到即止。起身回去的时候,张子恒觉得自己neI裤湿透了,玛德回去又要洗裤子了。

    回了寝室,杜鑫正坐在电脑前杀的起劲呢。张子恒便进卫生间洗澡顺便释放一下刚刚被压制的qing欲,顺手把内裤也洗了。

    出来晾内裤的时候,找了半天没找到晾衣杆。他提着neI裤去问杜鑫。杜鑫头都没回,不耐烦的说到:“我今年都没洗过衣服,鬼知道在哪里啊。”

    张子恒拍了下杜鑫的后背,出去找对面寝室去借,谁知道对面也没有。一个大男人还能被个晾衣杆难到?张子恒转头回寝室搬了个凳子到阳台,站在凳子上举起衣架往绳子上挂。挂了几下,始终差那么一点点。

    搞了半天脖子都酸了,内裤还没挂上去,气恼的张子恒骂了下装晾衣绳的人,随即猛的往上一冲,借着这股冲力,伸直了胳膊把衣架往绳子上挂。

    衣架是挂上去了,可是张子恒的重心也没了,他下意识的伸手用力抓衣架想稳住重心,没想到一下子没抓牢,反而把neI裤从衣架上拽下来了,身子仍是直直的往前倒。

    眼看就要摔倒,张子恒赶忙伸出另一只手去抓面前不远的防盗网。不知道是防盗网太豆腐渣还是他用力过猛,防盗网一下子被他推的脱落了。

    本来就失了重心,再加上防盗网的重力,张子恒什么也来不及想,只能惨叫一声从六楼坠落。正在玩游戏的杜鑫听到叫声,回头说了声:“老二你干嘛呢。”便回头又玩自己的游戏。

    虽然还有两三天才开学,但是很多同学已经都到校了。听到惨叫声,纷纷寻找叫声的源头。看到楼下似乎是有个人躺在灌木丛里,都惊呼:“不好啦,有人跳楼啦。”马上转身下楼朝事点跑去。

    还在玩游戏的杜鑫觉得有点不对,刚刚自己问张子恒了他没答话,宿舍楼突然也人声鼎沸的。杜鑫摔了下鼠标,起身查看。宿舍里一个人也没有,卫生间也没人。咦,防盗网咋没了?杜鑫忙探头往下看。咦,怎么那么多人围着?地上好像是防盗网,防盗网上面还躺在个人。

    杜鑫一下子反应过来了,惨叫一声‘老二’,翻过阳台的围栏就要往下跳,蓦地觉这是六楼,慌忙收回身子疯狂的跑下楼。

    气喘吁吁的推开围观的人,站在防盗网边上,看着躺在上面的那个人。衣服和身形和张子恒是一样的,不过脸被一条内裤盖着了。

    杜鑫在心里祈祷着千万别是张子恒,跨进灌木丛,伸手揭下了内裤。没有奇迹,那就是张子恒。杜鑫一把丢了手上的内裤,抱起了张子恒不停的摇晃:“老二,老二你怎么啦,你醒醒啊。”此时有学校的老师和保安问讯赶了过来,看到这情况,赶忙拨打了急救电话。

    眼见摇了半天张子恒还不醒,杜鑫检查了一下张子恒的伤势之后,便准备给他做急救,怎么也不能看着朝夕相处四年的兄弟就这么在眼前死去。

    可是做心肺复苏怕压坏张子恒已被摔过一次的内脏,没办法,只能做人工呼吸了。杜鑫一手捏开张子恒的嘴巴,一手撑地,深吸一口气,俯身刚要接触到张子恒的嘴巴,却见张子恒突然睁开了眼睛。

    杜鑫一个激灵,把集在嘴里的一口气混合着口水吞下去,一下子把自己吞的呛到了,转身不停的咳嗽。

    张子恒慢慢的坐了起来,围观的人吓的往后退了几步。不过很明显,张子恒还没明白生了什么事,他拍了拍杜鑫的后背问到:“老三,你怎么了?”

    杜鑫咳了几下还没缓过来,瞪眼气喘吁吁的冲张子恒到:“你踏马的还问怎么了?你抬头看看。”张子恒抬头看了看,又看了看地上的防盗网,一下子想起来自己是从六楼摔下来了。赶忙起身和杜鑫一起检查身上的伤势。

    此时老师和保安也一道过来查看。张子恒的衣服裤子被灌木丛挂的七零八落了,不过从外表看,竟然一点伤势也没有。(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阴阳师学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丹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丹风并收藏阴阳师学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