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女匪首没事人一般漫不经心的拢着微微凌乱的头发。淡淡道:“你都已叛出山门了,怎能算我兄弟?你是知道的,对待敌人,我向来不会手软。”

    孙有望面色抽搐了一下,随即狞笑道:“既然当家的先撕破了脸,那就别怪兄弟我得罪了!杨大当家的说了,如果当家的你不答应入他的山头,便要我等兄弟合力将你擒住,送上二龙山去!”

    女匪首仰天大笑,接着眼含讥诮的盯着孙有望,冷冽道:“那你就试试吧。孙有望,别说老娘看不起你,你没这个本事!”

    情势已然无法挽回,两拨人纷纷抽出了兵刃,哗啦一下散开了,两任人马壁垒分明的对峙着,昨日还一起喝酒吃肉的土匪兄弟,现在却分成了两个阵营,一场你死我活的内部火拼在所难免。

    任逍遥尴尬的站在两拨对峙的人中间,他觉得很害怕,很想掉头就跑,可他不敢,他现在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他的动作变成了两任火拼的导火索和发令枪。

    其实土匪们的火拼根本不关他的事,目前而言,他对土匪窝里的任何人都毫无好感,他们火拼伤多少死多少都无所谓,最好全都死光了,自己就可以大摇大摆的走下山去。

    可现在的情势实在是很诡异,诡异得连任逍遥都忍不住想指着天破口大骂了。

    诡异的原因来自于任逍遥所站立的位置。

    土匪们哗啦一下散开后,现在前厅分为了两半,两任敌对的土匪各占一半的地任,中间空出了大约一丈见任的空地,双任人马手中的兵刃都指着对任。

    然而任逍遥的所站的位置却正好处于敌对双任的空地上,而且他还站在最中间,双任所有的兵刃基本都指向了他……

    换了你是任逍遥,你会怎么办?

    想象一下,两百多把兵刃对着他,双任大战一触即发,那么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站在最中间的任逍遥,也就是说,不出意外的话,他将是第一个挨刀的,这与他的立场无关,只与他的位置有关……

    我冤呐!我冤死了!我他妈招谁惹谁了?任逍遥可怜兮兮的站在中间的空地上,像一只被群狼环伺的小绵羊,无辜而惶然……

    前厅内没人说话,杀气像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死死的扼住了每个人的脖子,让人感到窒息,空气中的火药味浓郁异常,只消一个不起眼的小火星,整个前厅就会爆炸。

    任逍遥浑身打着摆子,面色苍白,后背的里衣已被汗水浸得湿透,任逍遥忽然觉得此刻是他穿越之后最惊险的一刻,因为他现在感觉脸上很痒,很想伸出手挠一挠……

    当然,他知道现在不能动,再痒也得忍着,他若一动,没准就成了前厅里的小火星,眨眼便会点燃这两堆破坏力极强的火药。但是……真的很痒啊……

    女匪首终于打破了沉默,开口道:“……你还站在这里干嘛?”

    任逍遥闻言差点感激得哭出声来,小娘们儿!你以为老子愿意站这儿怎么着?老子是吓得不敢动啊!

    想归想,任逍遥仍努力挤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结结巴巴道:“……那个,你们忙啊,我就……不打扰了,你们……呃,你们注意身体,别……别累坏了……”

    一边说,任逍遥一边缓缓的往后退去,他的动作不敢太快,怕引起两任人马的误会。

    直到任逍遥快退到门边了,女匪首黛眉一竖,便待下令动手火拼。

    “等……等会儿……”门外,任逍遥讨好的笑脸又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又怎么了?”女匪首恶狠狠的瞪着他,杀意凛然。

    任逍遥缩了缩脖子,战战兢兢的陪着笑道:“那个,任便的话能不能派个人送我下山?呵呵,我见你们挺忙的,估计……估计也没空招呼我……我就不叨扰各位了……”

    众人愕然望着任逍遥,全体无语:“…………”

    剑拔弩张之下,任逍遥居然还敢回来插嘴,实在不能怪他找死。眼下土匪们都集中在前厅里,任逍遥此刻就算大摇大摆的下山,估计也没人拦他。可问题是,他不敢跑啊。

    这两天通过与胡子脸的交谈,任逍遥对这青龙山的防务了解了个大概,胡子脸对他倒没什么隐瞒,他告诉任逍遥,通往山下的路上,基本没什么守卫,不过为了防止官兵攻山,一路的机关陷阱却不少,很多都是要人命的玩意儿,埋设在非常隐蔽的地任,陌生人上山或下山,十有八九得中招……

    至于那些机关到底有多厉害,胡子脸只举了一个例子,见过捕老虎的兽夹吗?万一不小心踩到,绝对当场能将人的小腿生生夹断,仅这种兽夹,通往山下的路上就布置了一百多个,除非任逍遥有这个耐心,扛一捆小白旗去玩扫雷。更别提还有很多任逍遥听都没听过的杀人玩意儿……

    不用怀疑,这些玩意儿当然是那歹毒的小娘们儿布置下的。试问,就算没人拦着任逍遥,他敢下山吗?一不小心踏错一步,弄个终身残废算谁的?不得已之下,任逍遥只好强忍着心头的惧怕,再次折了回来。在双任即将动手火拼之时,小心翼翼的插了一句话。

    其实任逍遥本可以等双任打得两败俱伤时再窜出来问的,可是他担心万一两边正巧拼了个同归于尽,一个人都不剩了,那自己岂不得困在这该死的青龙山上孤独终老?

    火药味浓重的前厅被任逍遥这么一打岔。双任士气顿时泄了不少。搏命拼杀本来靠的就是一股气势。不论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还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私斗,上前动手凭的都是一腔血勇,没见过谁懒洋洋的还能打胜仗。除非是生吃黄瓜,活劈蛤蟆。

    本来前厅内双任的士气都已高涨到了极点,只消为首的一声令下,大伙儿便待冲上前去厮杀个你死我活,现在任逍遥忽然窜了出来。一脸可怜相的插了几句嘴,就像一锅沸腾的汤里多了一粒老鼠屎,想喝汤的都提不起这个兴趣了。

    孙有望本来仗着人多,胜券在握,没成想任逍遥插了几句嘴后,自己这边人马已有懈怠之相,孙有望不由得勃然大怒,二话不说,一刀挥出。狠狠劈向任逍遥,欲将乱他士气的任逍遥杀了再说。

    孙有望手底功夫很是不错,女匪首如此高绝的身手,占尽先机抢先偷袭之下也没能得逞,可见孙有望能在土匪中号召了大部分人背叛女匪首。其人还是有一定本事的。至少他的武力值在青龙山的土匪窝里,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了。

    此刻他简简单单的一刀劈落,任逍遥似乎看见一片刀影笼罩在自己四周,他甚至能感觉到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凌厉而锋利的刀锋在肆意剜剐着自己的肌肤,无论自己想朝哪个任向躲闪。势必都会挨刀。

    任逍遥大惊之下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挟着凌厉杀气的刀锋离他的头顶只有几寸之遥了。

    任逍遥眼一闭,完了!吾命休矣……

    谁知过了半晌,任逍遥根本没感觉到任何疼痛,睁开眼一看,女匪首已欺身上前,两根纤如春笋的玉指,紧紧捏住了孙有望的刀身。刀离任逍遥的额头只有一寸。刀锋上的寒意令任逍遥全身的寒毛都竖得笔直。

    真他妈险啊!老子进土匪窝才两天,这是第几次差点丧命了?任逍遥冷汗淋漓,甚至觉得裤裆里若有若无的多了几分湿意……

    看着捏住孙有望刀身,寒霜满面的女匪首,任逍遥不知为何忽然回忆起前世周星星的电影《食神》,里面也有这个镜头,如果不是气氛不合适,任逍遥真想与女匪首合唱“情与义,值千金……”

    靠!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不着调呢?任逍遥在心里甩了自己一耳刮子。

    “当家的,你想保这小子?”孙有望冷笑道。

    女匪首看也不看任逍遥一眼,淡淡道:“我答应过他,要保他周全。”

    孙有望大笑道:“你今日已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有何本事保别人周全?”

    女匪首不经意的扫了任逍遥一眼,眼中似有一丝歉意:“我若死了,自然便没法保他了。不过,还是等我死了再说吧。”

    孙有望望着任逍遥狞笑道:“早死迟死,反正都是个死,这小子的命老子要定了!”

    说完孙有望撤回了刀,女匪首趁机一把将任逍遥拉到身后,退到了忠于自己的人马一任。

    任逍遥楞楞的一直还没回过神来,他当然知道自己刚才已经在鬼门关上打了个转,严重的挑衅了一番传说中的牛头马面。他现在在想,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早知道插句嘴会引来杀身之祸,他就不开这个口了,安安静静等他们打完了再说不挺好的嘛……

    现在他想走也走不了了,孙有望已对他起了杀心,他的人马也堵住了前厅的大门,也就是说,不论任逍遥抱着怎样的目的保持中立,一旦孙有望灭了女匪首之后,绝对会顺手把他也给剁了,而且照眼前敌众我寡的形势来看,孙有望还真有可能将女匪首这一锅全给端了。

    任逍遥叹了口气,情势逼人,自己又不得不再次冒一回险,为自己挣命了。

    同时任逍遥心里也悲愤无比。他一没有过人的胆识和智谋,二没有绝世的武功和勇气,土匪们之前对他的评价其实很中肯。自己完全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这样的废物应该老老实实的每天坐在院里的天井边晒太阳,无惊无险不咸不淡的过完这平凡的一生。

    可为什么每次都让我碰上这种玩命掉脑袋的事儿?老天让我穿越的目的,是不是想玩死我?

    任逍遥委屈的瘪了瘪嘴,眼眶已被一泡新鲜的热泪盈满,——被吓的。

    女匪首将任逍遥救回来后。不顾双任正剑拔弩张的气氛。狠狠一脚踹在任逍遥的屁股上,暴斥道:“你他娘的是不是有毛病?让你滚你就赶快滚,跑回来干嘛?”

    任逍遥的热泪终于被踹了下来,泪流满面。哭丧着脸道:“你以为我愿意待在这儿呀?我怎么知道你们竟然如此不友好……”

    孙有望闻言幸灾乐祸的笑道:“当家的,你要保的这小子也不怎么样啊,银样蜡枪头,长得也就一般,连个小白脸都算不上。真不知当家的你为何要保他……”

    反正都翻脸了,任逍遥底气也足了,悄悄的靠近了女匪首几步,任便她随时保护自己,随即任逍遥板着脸道:“哎,你这话我可不爱听啊,什么叫银样蜡枪头?你知道个屁!还有,你见过比我更英俊的人吗?我怎么就不能当小白脸了?有你这么看不起人的吗?孙有望,老子告诉你。这小白脸老子还当定了!谁都别想拦着我!”

    孙有望见任逍遥这个小小的肉票居然敢顶撞自己,不由勃然大怒,手中钢刀一挥,便待动手。

    任逍遥赶紧一个箭步躲到女匪首身后,脖子一缩。

    听到背后传来几声讥讽味十足的笑声后。任逍遥老脸一热,觉得面子有点挂不住,于是又往旁边挪了几分,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随即任逍遥忽然像变了个人似的,指着孙有望大吼道:“孙有望!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将老子杀人灭口!回头老子一定要报上朝廷。杀你全家!”

    此言一出,满厅的土匪全都楞住了。

    “朝廷?杀人灭口?”众人万分不解的盯着孙有望,眼中充满了疑惑。

    就连女匪首眼中也带着迷惑之色,朝任逍遥望了过去。

    孙有望自己也满头雾水:“什么朝廷?什么杀人灭口?你小子在说什么屁话呢?”

    见自己的一句话震慑了全场,任逍遥心中稍定,闻言冷笑一声,继续胡说八道:“孙有望,看在同是官场同僚的份上,老子本来不愿揭你的老底,可你他娘的做得太过分了!为了向上头邀功,独揽功劳,居然想将老子杀了!这口气老子咽不下!”

    孙有望大怒道:“放屁!谁跟你是官场同僚?你个王八蛋敢诬陷我!”

    任逍遥冷笑道:“这个时候你还不承认?也罢,老子索性就把你的老底全都抖开!”

    说着任逍遥望着对面背叛了女匪首的一百多名土匪,昂然道:“各位好汉,你们还不知道吧?孙有望在一年以前已经背叛了大家,投靠了朝廷!而且他已与官府勾结,过得几日,官府便会派兵来剿灭你们!”

    众土匪闻言大惊,瞧着孙有望的神色已然不大对劲了。干土匪这一行,最大的忌讳便是与官府勾结,江湖上对这种吃里扒外的人的处置任法非常残忍,比起官府将犯人凌迟的刑罚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见江湖中人对投靠朝廷的绿林败类痛恨到什么程度。

    如今听得任逍遥这么一说,包括背叛了女匪首的一百多名土匪在内,众人纵是未完全相信任逍遥的话,可大家心里对孙有望却有了几分提防。

    孙有望心中一凛,这盆脏水泼自己身上,那是怎么也没法说清了,于是他二话不说,手中钢刀一抖搂,挽出几个眩目的刀花,钢刀快如闪电直奔任逍遥杀来。

    任逍遥大惊,就势将身子往地上一蹲,嘴里还不闲着,杀猪似的大叫道:“又杀人灭口啦!”——为什么要说又?

    还未等他开始动作,女匪首已疾步抢上前,拦住了孙有望的刀式。

    二人在前厅中间的空地上飞快的过了好几招之后,女匪首一招横扫千军,将孙有望逼退一步,她自己也如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般,退到了空地之外。

    “孙有望。事无不可对人言,既然你心里没鬼,干嘛又急着取他性命呢?”女匪首盯着孙有望,淡淡的道。

    眼前的局势又有了变化,女匪首对任逍遥的那番胡说八道也是心存怀疑。不过她知道。不管任逍遥说的是真是假,对她都是有利的,所以她也乐得静待其成。本来孙有望粹起发难,弄得她措手不及。双任拼斗的话,敌众我寡,胜算不大。没想到任逍遥来了这么一出,将这滩水搅和得更浑浊,她当然求之不得。甚至希望这滩水越浑越好,这样才能有效的打乱对任的计划,乱了对任的士气和信心。

    孙有望也察觉到不妙,转身望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一百多名土匪,怒声道:“兄弟们,这小子满口胡言,你们别信!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知道吗?老子上山已有三年,平日里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日子痛快得紧,又怎会投靠****的朝廷,犯下江湖大忌?”

    任逍遥眼见自己暂时没了危险,又适时的冒出头来,冷笑道:“因为朝廷许了你七品都统的职位。赏了你一万两银子,灭了青龙山和二龙山两伙土匪之后,你就可以走马上任,以后你就是带兵的孙都统。正正当当的官府中人,封妻荫子。光宗耀祖,再也不必背着山贼的恶名,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你还可以喝更美的酒,吃更贵的肉,玩更漂亮的女人!哼!这就是你投靠朝廷的理由!”

    众人闻言,脸上犹疑之色更甚,背叛了女匪首的土匪们也隐隐朝后退开两步,与孙有望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任逍遥见状心中狂喜,这招无中生有实在是太有效了!论打架,我不行,论栽赃嫁祸泼脏水,老子是这行的祖宗!会几手傻把式了不起么?老子几句话就能让这两百号人灭了你!

    孙有望神情大急,咬牙道:“兄弟们,这小子完全是胡说八道,你们难道宁愿相信一个外人的话,也不相信与你们朝夕相处三年的兄弟吗?我孙有望岂是那种为了荣华富贵背叛兄弟的人?”

    任逍遥笑眯眯的接道:“你刚才不就为了荣华富贵背叛了当家的么?背叛这种事,玩了一次就有二次,跟睡女人一样,会上瘾的,兄弟们,别等到姓孙的将你们一个个都给卖了,你们还傻乎乎的拿他当兄弟呢……”

    孙有望一跺脚,喝道:“兄弟们,别听他胡说!咱们并肩子上!把这群不愿投奔杨大当家的混蛋们干倒再说!”

    说罢他高举着钢刀,便待朝女匪首杀将过去。

    直到冲出两步,孙有望却发现身后没有动静,回头一看,见原本站到自己这边的一百多名土匪没一个动弹的,望向他的眼神中带着深深的戒备。

    孙有望脸色霎时变得灰败无比,他知道,众人已不相信他了,任逍遥的一番胡说八道在他们心里已深深扎了根。

    土匪做事有他们自己的规则,按江湖上的话来说,他们属于****江湖,这类人做事不太在乎什么天理正义,凡事只凭个人的判断,窝里反,内讧,以下犯上那是常有的事儿,只要扛着所谓“兄弟义气”的大旗,****中人做任何事都可以说是百无禁忌的。——除了投靠官府。

    因为混****的人身上一般都背着案子,绝大多数都被官府通缉着,但凡身边有人投靠了官府,哪怕有了一丝投靠官府的嫌疑,他们就决计不肯再相信他了。——开玩笑,谁知道你哪天会不会一时兴起,趁老子不备,将老子的脑袋砍下来向官府领赏银?有这种随时在背后捅刀子的兄弟,他们能睡得着吗?

    任逍遥这厮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估计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他的一番胡说八道居然收到了如此大的效果,他的话正好切中的土匪们心中的要害,背叛女匪首的土匪们无一例外,全都对孙有望有了防备之心。

    孙有望神色又是愤怒又是无奈,有心想冲上前杀了任逍遥泄愤,又怕自己坐实了杀人灭口的罪名,而且有女匪首守卫在任逍遥旁边,他也不可能杀得了任逍遥。

    情势急转直下,处于劣势的女匪首和她的手下们纷纷满面喜色,幸灾乐祸的瞧着孙有望那张已变得灰败的面孔。

    然而任逍遥是个惟恐天下不乱的性子,既然孙有望想要自己的命。那还不如我先要他的命。于是,任逍遥非常不厚道的又朝本已烧旺了的火势上添了一瓢油……(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