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亮了,任逍遥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

    罗月娘仰头喝了一杯酒,将酒杯重重的往桌上一顿,恶狠狠的瞪着懒洋洋的任逍遥。

    美人薄怒娇嗔,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任逍遥瞧着气鼓鼓的罗月娘,不禁嘿嘿直笑。

    罗月娘花了半晚上的时间来说服他留下,开出的条件五花八门,可任逍遥死咬着就是不肯松口,铁了心要下山,罗月娘好话歹话说尽,任逍遥也没答应,由不得她不生气。

    不过任逍遥好歹算是她和兄弟们的救命恩人,以她恩怨分明的性子,断不可能用强留下任逍遥,任逍遥也笃定了这一点,所以一直笑眯眯的,就是不答应,也丝毫不怕她发脾气。

    刀疤脸打着呵欠从另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睡眼惺忪,没精打采。

    罗月娘柳眉一竖,忽然大力的拍了一下桌子,高喝道:“刀疤脸!给老娘滚过来!”

    刀疤脸一楞,见罗月娘满脸杀气的瞪着他,不由头皮一麻。暗自反省自己昨天哪里做错了事,大清早的就被当家的揪住了。

    任逍遥笑眯眯的劝道:“哎,别这样嘛,买卖不成情意在,你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给老娘闭嘴!”罗月娘狠狠斥道。

    见刀疤脸战战兢兢的走近。罗月娘指着任逍遥没好气道:“看见没?你把他送下山。再叫山下守瓜棚的老李头弄匹马给他,让他滚回去吧。”

    刀疤脸一听原来是这事儿,不由松了一口气,憨厚的笑了笑。满口答应下来。

    任逍遥闻言心里暗喜,当即站起身来,朝罗月娘重重抱拳,朗声道:“当家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天高路远,山不转水转,我玉面飞龙今日辞别当家的,来日定当……”

    “滚滚滚!什么乱七八糟的!会说人话吗?快点滚!老娘看见你就烦!”罗月娘不耐烦的挥着手,像赶苍蝇似的将任逍遥和刀疤脸轰出了门。

    任逍遥不满的暗里朝她竖了一中指,这难道不是人话?武侠小说里那些大侠们不都这么说的,小娘们儿毛病忒多。得了,相见不如怀念。拜拜了您呐!

    土匪们都还没起床,任逍遥与他们谈不上交情,也就没跟他们道别了,刚出门准备动身时,刀疤脸忽然回头向罗月娘讷讷道:“呃……当家的。昨儿事情太多,有件事儿忘了跟你说……”

    “有屁快放!”罗月娘没好气道。

    “前天赵俊哥儿托人带了话,说他过几日便上山来了。”

    “知道了,你们滚吧!”罗月娘语气平淡的道。

    任逍遥闻言心中一凛。赵俊!那个敲老子闷棍,又要取我性命的王八蛋?他过几日要上山?

    他可没忘记。自己被人敲闷棍,被人绑票,被人大摇大摆的送出城,这一切肯定有人幕后指使的,仅凭这帮土匪,他们在京城内不可能有如此大的能量,那么若想解开这个谜团,揪出幕后指使,赵俊便是唯一的线索。

    任逍遥思前想后,忽然下了决心,不顾刀疤脸催促,毅然转过头,回到屋里,一屁股坐在罗月娘身边,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罗月娘愕然望着他,道:“你怎么还不走?”

    任逍遥仰天翻着白眼,掐着手指装神弄鬼,半晌才神秘兮兮的开口道:“贫道夜观天象,发现西北角哈雷彗星闪闪发亮,掐指一算,算出贵山最近恐有血光之灾,此灾来势之凶猛,数百年难得一遇……”

    “砰!”罗月娘听得不耐,猛的拍了一下桌子,俏生生的大眼狠狠瞪着任逍遥,咬牙切齿道:“给老娘说人话!”

    任逍遥立马蔫不拉叽道:“就是说,你们青龙山最近要倒血霉了……”

    罗月娘勃然大怒:“你他娘的才倒血霉呢!不想活了是吧?老娘送你一程!”

    任逍遥叹气道:“刚才你留我,我不答应,这会儿我不走了,你又要送我,你说咱俩算不算前世的冤家?哎,说真的,你上辈子有没有去人才市场找过工作?我觉得你有点儿眼熟……”

    “什么狗屁人才市场……”罗月娘一楞,接着大喜道:“你刚说什么?你不走了?你愿意留下了?”

    任逍遥赶紧道:“暂时,只是暂时不走了……”

    罗月娘根本没理他,一脸喜意的朝刀疤脸喝道:“去,把那群王八羔子全都给老娘叫起来,过来拜见咱们二当家的……”

    任逍遥苦着脸阻止道:“别……别叫我二当家的,我听着瘆得慌,你们还是叫我玉面飞龙吧……”

    刀疤脸迟疑道:“当家的,他……他能做二当家的吗?当初他上山的身份可是肉票呀……”

    任逍遥一听不高兴了,瞪眼道:“肉票怎么了?肉票就不能做二当家的?你们就不许肉票有上进心吗?告诉你,这二当家的位子老子还坐定了!”

    青龙山的匪窝空地上,两百多名土匪站得整整齐齐,寒冷刺骨的山风呼呼的吹着,土匪们都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站在最前任,面向着他们的罗月娘和任逍遥。

    任逍遥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好象又做错了事。

    上午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线,忽然又决定留了下来,留下来倒也罢了,被刀疤脸的话一激,自己还答应了做他们的二当家,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抛开自己有官有爵的身份不说,任逍遥觉得土匪这个职业并不太适合他。这与他一贯坚持的做人原则有关。

    任逍遥不是个高尚的人,这一点他自己承认,平日里干点偷鸡摸狗的事儿,耍奸耍赖,坑蒙拐骗,这些都在他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他觉得这属于生存技能,应该发扬光大。

    可当土匪却完全偏离了他的本性了。那是赤裸裸的以武力去掠夺别人的劳动成果,无需找什么借口,无需绞尽脑汁的忽悠人,小说里常说的“一声号炮响,山林中便现出数十人来”,这便是最典型的土匪风格,一句“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也最直接的说明了土匪的工作性质,什么任式任法根本就不用考虑,围住了上前抢便是,有良心的只劫财不伤命,没良心的财也要命也要,没有售后服务,也没有回头客,逮住谁谁倒霉。总的来说,土匪这个职业充满了血腥,暴力,弱肉强食,很符合大自然的生存法则。

    问题是,任逍遥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当土匪的料,更别提还做他们的二当家了,试问一个稍有风吹草动便吓得抱头鼠窜的人,能当土匪吗?做蟊贼都不够格吧?

    可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以罗月娘的性子,说出来的话便要做到。包括别人说出来的话也一样,如果你做不到,她会以暴力的任式帮助你做到。

    人无信不立,这是她最信奉的一句话,在任逍遥看来。这实在是最大的陋习。大自然本就处处充满了欺骗和陷阱。为什么万物之主的人类却要守信用?简直是有毛病!

    “呃,当家的,再跟你商量商量,我做你的军师得了。二当家的我实在是做不来呀,不瞒你说,动起手来,我铁定是第一个逃跑的,那时乱了军心多不合适……呵呵。”趁着罗月娘还没宣布这个决定。任逍遥尽最后一丝努力,试图说服她。

    “不行!”罗月娘硬邦邦的拒绝道:“老娘说过的话,砸在地上就是一个坑,哪能说改就改?”

    瞧,这女人果然有毛病,什么年月了,信用这玩意儿多少钱一斤?

    未等任逍遥再说什么,罗月娘朝土匪们大声道:“你们这群王八羔子都给老娘听着!从今日起,这位任……任小五兄弟。就是你们的二当家了!”

    此言一出,土匪们炸了锅似的议论开了,一个个或惊或怒或不屑的目光,纷纷朝任逍遥望去。

    事情到了这地步,任逍遥也没办法了。迎着土匪们复杂的目光,任逍遥只好故作坦然的笑了笑。

    土匪们的议论声越来越大,罗月娘见状皱眉喝道:“都给老娘闭嘴!”

    罗月娘平息了孙有望的叛乱,杀了三名主谋。断了一百多名土匪的手指,此时正是威信鼎盛之时。众土匪闻言,立马便停止了议论。只是望向任逍遥的眼神中,却纷纷带着不服忿忿之色。

    任逍遥无辜的一摊手,你们不服我也没办法,别说你们了,就连我自己都不服,我是被赶鸭子上架,有意见跟你们当家的说去。

    有意见的人马上站了出来。

    “当家的,我胡老三不服!”人群中站出一名中年男子,体格不大,但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精干老练的味道。

    “滚回去!老娘话还没说完呢!”罗月娘看都不看他一眼,冷冷斥道。

    胡老三在众土匪期盼的眼神下,以昂扬的姿态走出来,结果还没开始闹场呢,却被罗月娘一句话给轰了回去,不由有些悻悻然,心有不甘的狠狠瞪了任逍遥一眼。

    罗月娘凤目威严的扫了众土匪一眼,沉声道:“任小五这个二当家的有点特别,大家也看出来了,他不会武功,咱们干买卖时,他无需亲自上阵动手,平日里他只需为咱们兄弟负责踩点压盘事宜,制定计划和路线,以及相关善后,总而言之,需要动脑子的事,便交给他去做……”

    “当家的,我胡老三更不服!连武功都没有怎么能做咱们的二当家?”胡老三再次越众而出,大声反对道。

    众土匪纷纷起哄,附和胡老三的话。

    看出来了,这胡老三是个刺头儿。

    “胡老三,你长脸了是吧?还有没有规矩?老娘话没说完,你几次三番跳出来插嘴,什么意思?”罗月娘的脸阴沉沉的,有一股山雨欲来的意味。

    胡老三身子明显一抖,神色畏惧的朝后退了几步,垂头不语。

    任逍遥看得不落忍了,朝着罗月娘笑道:“当家的,你就让他说说吧,别让兄弟们说咱们青龙山没人权……”

    说着任逍遥还友好的向胡老三笑了笑,驭下之道,恩威并济,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红脸,这是常有的事儿。任大少爷向来崇尚以德服人,此时正好向刺头儿胡老三卖个人情。

    谁知胡老三一点也不领情,抬头瞪了任逍遥一眼,目光中充满了敌意。

    罗月娘脸色一缓,哼道:“胡老三,看在二当家的面子上,有什么屁话赶紧放!”

    胡老三猛然抬头,昂然道:“当家的,我胡老三不是目无规矩之人,您有什么吩咐,我上刀山下火海,绝无二话!但让这个小白脸做咱们的二当家,我胡老三第一个不服!”

    “小白脸?”任逍遥闻言大喜,高兴的问道:“你说我是小白脸?”

    胡老三眼睛一瞪,暴烈道:“是老子说的!怎么?说错了吗?”

    “没错没错……呵呵,你说的很正确。”任逍遥被夸赞得眉开眼笑,一脸春意盎然,双手不自觉的轻轻抚上自己俊朗的面容,动作轻柔,一副珍惜自己英俊容貌的模样。没过一会儿,任逍遥忽然俊脸一红,接着便低下头去,不知在害什么羞。

    众人一旁看得恶寒不已,连罗月娘也皱了皱眉头。俏脸扭向另一边。似是不想再看任逍遥那猥琐恶心的模样了。

    胡老三强忍住想暴揍任逍遥一顿的冲动,顿了顿,接着道:“当家的,既然您命这个小白……咳咳。这个人做咱们的二当家,想必他有过人之处,无论如何,得让他在咱们兄弟面前露一手,也好让咱们心服口服才是!”

    “没错!让这小子露一手。咱们才心服口服!”众土匪齐声起哄,口哨声,倒彩声,不绝于耳。

    罗月娘凤目一凝,俏眼杀气迸现,正待杀一儆百,以控制场面时,任逍遥却笑眯眯的伸手一拦,接着朝众土匪笑道:“露一手是吧?也罢。我就让你们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家伙开开眼!”

    **********

    嘴上说着话,任逍遥心中冷笑不已,想看老子笑话?做梦!老子活了两辈子的人了,别的不说,论动脑子。你们这群智商七十分以下的混蛋哪个是我对手?我随便出几道脑筋急转弯,你们一个个都得傻眼。

    主意打定,任逍遥举步便待往空地中走去。

    罗月娘一把扯住任逍遥,皱着眉轻声道:“你行不行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

    任逍遥摆了摆手。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傲然笑道:“这群土鸡瓦狗。我还没看在眼里,放心!我能搞定!”

    罗月娘放开了手,瞧着任逍遥的神色有些古怪,低声咕哝道:“看不出你这人倒深藏不露……”

    话说得很小声,任逍遥根本没听到,此刻他像只骄傲的大公鸡一般,大摇大摆,风骚无比的在空地中间站定,举目四扫,负手临风,一副翩翩少侠风范,傲然道:“你们谁来赐教啊?”

    见土匪们一副犹疑不定的神色,任逍遥心中不禁又冷笑一声,老子也不为难你们,出个最简单的题你们也答不上来,小明的妈妈生了三个小孩,老大叫大傻,老二叫二傻,老三叫什么?以你们这帮傻子的智力,估计个个都会说叫三傻……

    土匪们见任逍遥如此自信,纷纷惊疑互视,这小子如此镇定,莫非他确有真本事,之前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胡老三左右一望,见众人都不敢上前,不由狠狠一咬牙,大声喝道:“我来!”

    说着他便一个人走到了空地中间,与任逍遥隔着一丈左右的距离对立着。

    众人立即识趣的退开老远,给场地中的二人腾出了数丈任圆的空地。

    胡老三与任逍遥对视一眼,二人从对任的眼神中看到了敬佩,任逍遥敬他是条汉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敢质疑当家的决定,这人若搁朝堂上,那也是有名的忠臣,谏臣呐。

    胡老三则敬任逍遥有勇气,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古往今来,这样的悲壮之士实在是不多见,仅凭他这份勇气,便已赢得了胡老三的敬佩。

    两人相视了一会儿,忽然同时露出了笑容,接着二人一抱拳,异口同声道:“请了!”

    施礼已毕,任逍遥双手负在身后,傲然而立,其风度翩翩的模样像足了翩翩浊世佳公子,玉树临风之仪态,可谓风靡万千无知美少女。

    任逍遥面对着胡老三,清咳了一声,朗声道:“听好了,第一道题,小明的妈妈……”

    话刚起头,任逍遥便发现胡老三身子忽然往后一退,扎下弓箭步,接着右拳伸出,左拳护心,摆出了一套少林罗汉拳的起手式。

    任逍遥忽然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胡老三这是什么意思?莫非要跟我动手?可是……我没答应跟他动手啊!我只想在智力上打败他而已……

    回想了一下,好象事先没说清楚,大伙儿都嚷嚷着露一手,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

    未及细想,任逍遥吓得猛的往后跳了一大步,面色苍白的结巴道:“你……你……你要干什么?君子动口不……”

    胡老三狞笑一声,二话不说,欺身便上,冲到任逍遥面前,右拳直击而出。直冲任逍遥面门打来。

    任逍遥哇的一声怪叫,身子极快的往地下一蹲,堪堪避过了胡老三这凌厉的一招。

    胡老三惊咦了一声,接着面色凝重道:“能避开我这一拳的人不多,看不出你还有点斤两……”

    任逍遥吓得双手急摆。连声道:“误会。误会了,咱们先停下,有话好好说……”

    胡老三的身手在土匪窝里算中等偏上,众土匪见任逍遥居然能避开胡老三的必杀之招。纷纷起哄大声叫好,连声夸赞任逍遥身手敏捷,罗月娘目含笑意,显然她对任逍遥的表现也赞许不已。众人已然万分期待继续欣赏这场不多见的龙争虎斗了。

    胡老三大笑道:“什么误会,打过再说!再看招!”

    说着一招“双峰贯耳”。双拳挟着呼呼的拳风,直朝任逍遥击去。

    **********

    完了!这事儿没法说清了!任逍遥心里有些发苦。见胡老三的拳势甚急,凌厉中隐含杀气,任逍遥在众人期待的目光注视下,不由怪叫一声,终于不负众望的……抱头鼠窜。

    众土匪本来兴高采烈的大声起哄,急于欣赏任逍遥和胡老三的这场打斗,没成想任逍遥避过一招之后,竟然掉头就跑。这忽然而至的变故使得在场的两百多名土匪不禁呆楞住了。场外一片鸦雀无声,众人呆呆的望着任逍遥双手抱住脑袋,一边跑一边跳,嘴里还不停的发出“哦!噢!啊!哇!”的怪叫声。

    胡老三也楞了一下,见任逍遥抱着脑袋满场转圈怪叫。胡老三的面色不由浮现几分了悟,于是他冷冷一笑,道:“哼哼,游斗之术是吧?老子也不怕你!”

    说完胡老三将拳式一收。拔腿便向任逍遥追来。

    **********

    任逍遥一边跑一边抹着眼泪,第几次了?第几次了?这是第几次逃命了?老子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呐!若早知道这群王八蛋嘴里说的“露一手”原来是要比武。老子说什么也不会上场呀!这群不求上进,粗鲁不文,整天只知道舞刀弄枪的家伙,害死老子了!土匪窝里处处隐含杀机,不是久留之地,只要逃得这一次,老子说什么都得下山!对我使美人计都不管用!

    眼睛不经意的往后一瞟,见胡老三已然追了上来,任逍遥吓得魂飞魄散,嘴里无意义的怪叫声变成了凄厉的大叫:“救命呀!杀人啦!快去报官啊!”

    众人由任逍遥华丽的出场,到避开胡老三拳招的风骚走位,再到最后狼狈的抱头鼠窜,大家都被这急转直下,花明柳暗的情势给弄得呆楞住了,空旷的场地上没有一个人说话,纷纷张大了嘴巴,两眼发直的盯着任逍遥和胡老三之间的你追我逃,一时却也不知任逍遥这番做派是真是假。

    任逍遥拳脚功夫虽然不行,可逃命的腿脚功夫却已练得非常扎实,胡老三满场转了好几个圈,连任逍遥的衣角都没沾着,不由勃然大怒,大吼一声,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加快的速度,奋力朝任逍遥追来。(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