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任逍遥大笑着拱手道:“幸会幸会!在下任小五,忝为青龙山的二当家,昨天刚上任的。”

    彭老刀面无表情,随意的拱了拱手,话都懒得说一句,态度敷衍之极。

    任逍遥暗怒,这家伙不过就是个土匪,谱儿摆得比钦差大臣还大,真是他妈的坐井观天的宵小之辈!

    任逍遥凑到刀疤脸耳边轻声问道:“哎,这王八蛋会武功吗?”

    刀疤脸嗤笑道:“他是二龙山姓杨的小舅子,以前就是个杀猪的屠户,所以别人叫他老刀,因他姐姐颇有几分姿色,被二龙山那姓杨的抢上山做了他的小妾,这小子后来干脆也收了铺子,光棍一条上山投奔姓杨的去了。除了杀猪,他会个屁的武功!”

    啊,不会武功就好,任逍遥心中稍定。

    随即任逍遥换上一副笑脸问道:“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杨大当家派你来咱们青龙山,有何贵干?”

    彭老刀慢腾腾的瞅了任逍遥一眼,目光中轻视嘲讽味十足,然后又低下头去,漫不经心的玩弄着手指甲,哼哼道:“杨大当家的派我来当然有事,不过这事儿只能跟你们罗大当家的说,你算什么东西!”

    任逍遥一楞,接着哈哈大笑道:“这么说,我好象问得不应该啊……”

    彭老刀冷笑道:“那当然,你以为你是什么……”

    话未说完,任逍遥脸色一沉,暴起发难,一脚狠狠踹上彭老刀的胸口,将彭老刀踹了个四脚朝天,彭老刀惨叫一声,反应却也不慢,就地打了一个滚儿,又站起身来,神色惊惧的指着任逍遥大叫道:“你……你……你难道不讲江湖规矩?老子是来拜山的!”

    任逍遥并未答话,二话不说,助跑几步然后凌空一个小飞腿,又将彭老刀踹了个大马趴,不管彭老刀的惨叫,和刀疤脸及众土匪惊愕的眼神,任逍遥站在彭老刀身前,自顾用脚使劲往他脸上身上踩去,直踩得彭老刀哭嚎不已,其声震天。

    踩了一会儿,任逍遥觉得有些累了,这才高抬贵脚,放了彭老刀一马。

    坦然的迎着众土匪手下或惊或惧的眼光,任逍遥搬了把凳子,大马金刀的坐在不住呻吟的彭老刀身前,笑道:“拜山?你既然是来拜山的,见了我这位二当家,一不施礼,二不答话,拽得像个二大爷似的,哪点像是拜山的态度?你自己说说,能怪我揍你吗?”

    彭老刀一脸的鞋印子,浑身疼得龇牙咧嘴,此刻他终于知道何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了,闻言畏畏缩缩的赶紧道:“二当家的,我错了,我刚才不该那么无礼……”

    任逍遥欣慰的将他扶了起来,然后在他肩上重重一拍,抬头望天,做无限感慨状,深深喟叹道:“所以说,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最重要,理解万岁啊!”

    “对对对……”彭老刀陪笑道。

    众土匪手下见二当家的一出面就不顾江湖规矩,将前来拜山的彭老刀狠狠揍了一顿,此事怕是不能善了,众人互视而笑。——反正当家的与二龙山那姓杨的已经翻了脸,揍便揍了吧,二当家倒是给兄弟们出了口恶气。

    任逍遥喟叹完毕,又笑眯眯的对彭老刀道:“刚才那些不愉快,咱们就把它全给忘了吧?你觉得呢?”

    彭老刀本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平日里打着杨大当家小舅子的招牌,横行霸道,可今日人家青龙山根本不买杨大当家的帐,彭老刀哪还敢说不?剥去那张虎皮,他就是一只乖巧温顺的绵羊,闻言忙不迭点头答应。

    任逍遥见彭老刀答应了,不由喜道:“那就好,都是江湖儿女,我就不计较你任才对我无礼了,来,咱们重新来一次……”

    “重……重来什么?”彭老刀结结巴巴道。

    任逍遥不高兴的一皱眉:“重新再开始拜山啊,不是说好了,刚才都不算了么?”

    彭老刀愕然道:“怎……怎么拜?”

    任逍遥不满道:“怎么拜山你来问我?你们杨大当家的没告诉你规矩吗?”

    彭老刀见任逍遥脸色不悦,赶紧点头道:“告诉了,告诉了……”

    任逍遥满意的笑道:“那就好,那咱们就说好了,重来一次啊,这次可不准再掉链子了,不然我揍你!”

    彭老刀吓得一哆嗦,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任逍遥不由分说将彭老刀拉到前厅的一张椅子前,按住他的肩膀让他坐下,然后严肃的道:“听着,这场戏说的是,一个相貌猥琐的小土匪头目,上咱们青龙山拜山,见到英俊威武的二当家,小头目不禁被二当家的风度所深深折服,于是二话不说,纳头便拜……记住,态度要恭敬,表演要自然,别学偶像派那些虚招子,你没那资本,也别学演技派玩深沉,你没那实力,总之,该怎么拜,就怎么拜,听清楚了?”

    “二当家的在干什么?”刚起床的罗月娘语气中带着慵懒,尚未梳理的云发略微凌乱的披散在身后,看起来比平日更增了几分女人的妩媚。

    她今天穿的仍是一套大红色的劲装,略显紧身的布料将她窈窕婀娜的身段凸显而出。罗月娘喜欢红色,她觉得红色像烈火,熊熊燃烧着有限的生命,短暂而眩目。而绝不是像那该死的二当家所说,穿红色容易招鬼……

    “二当家的在前厅接受二龙山的人拜山,呵呵……”胡子脸站在门外,挠着头,笑得很憨厚。

    “还在拜山?二当家的想干嘛?几句话把人家打发回去便是,咱们跟姓杨的迟早有一战,用得着在这种屁事儿上浪费时间吗?”罗月娘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呵呵,我过来时,二龙山的彭老刀已经拜了五次山了……”胡子脸笑道。

    “拜……拜五次山?什么意思?”罗月娘惊讶道。

    “二当家不满意,说彭老刀态度不够好,又说他什么……演技不到位,还说他……表演太形式化,流于表面,没有发掘人物深层的内心活动……呵呵,我也不懂二当家的在说什么,反正,彭老刀已经哭过一次了,这会儿正抹着眼泪开始第六次拜山呢……”

    罗月娘梳理头发的手顿时僵住了,神情怔怔的盯着她房内唯一一样有女人味的家具——梳妆台。

    半晌,罗月娘叹了一口气,苦恼的走出房门,望着胡子脸道:“胡子脸,你跟我说实话,这个二当家我是不是选错人了?还没见过这么不着调的,这家伙以前在京城到底是干嘛的?”

    胡子脸挠着头呵呵直笑:“当家的选的人,肯定是没错的。反正看到那嚣张跋扈的彭老刀,被二当家的整治得像个娘们儿似的哭哭啼啼,兄弟们别提多解恨了。”

    罗月娘想了想彭老刀平素那不可一世的嘴脸。再对比一下他现在可怜巴巴,痛哭流涕的模样,不由也噗嗤一声笑了,笑颜在俏面上如同花儿一般绽放开来,令人深深沉醉。

    “这家伙可真够胡闹的……走。胡子脸。咱们看看去。”

    前厅内,任逍遥摇着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使劲瞪着彭老刀。

    身后站着刀疤脸和数十名土匪手下。他们早已笑得前仰后合,有的甚至已捧着肚子蹲到地上,一边笑一边直唤哎哟。

    彭老刀的眼泪已经流干了,此刻像只病鸡似的,蔫蔫的蹲在地上。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

    原以为杨大当家的派他来青龙山拜山是件省心省力的差事,油水虽然捞不着,但能在向来互为宿敌的青龙山土匪们面前耀武扬威一番,倒也光彩得紧。谁知偏偏让他遇到了任逍遥,这个不讲江湖规矩,暴戾如同魔鬼一般的人物。

    他能在前一秒跟你有说有笑,令人如沐春风。下一秒却忽然一巴掌狠狠抽上你的脸,再接下来的一秒又笑眯眯的跟没事人一样,还假惺惺的问你疼不疼。最后再倒打一耙,数落你的不是,说你破坏两山之间亲密无间的团结,这次略施薄惩,下次必斩不饶云云……

    如此喜怒无常的人。让彭老刀如何去应付?他根本不知道这位青龙山二当家的下一次翻脸是什么时候,除了痛哭,他实在已找不到别的发泄途径。丢不丢脸此时他已顾不上了,重要的是如何保住性命。

    今日若能活着下山。彭老刀决定金盆洗手,以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干自己的屠户老本行吧。土匪这个职业太他妈有挑战性了,实在不适合他这种内心敏感脆弱,身体容易受伤的男人……

    “唉!”任逍遥盯着彭老刀半晌,终于沉重的叹了口气,彭老刀听到他叹气,身子禁不住又是一哆嗦,来了,第七次拜山又要来了……

    “情绪!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情绪要到位!绿林同道之间拜山,本是一件非常正大光明的事儿。你再瞧瞧你,一进门浑身打摆子,双目无神,表情麻木,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一饿了三天的叫花子呢,虽说你这人本来就长得很猥琐,但我拜托你,可不可以努力装作没那么猥琐?重来!气死我了!”

    任逍遥骂骂咧咧的一脚将彭老刀踹出了门外。

    彭老刀孤独的站在门外,像个被人遗弃的孩子一般,可怜而又无助。

    眼泪,顺着他沧桑的面颊,止不住的流下,一滴一滴,落在他的衣襟上,那是辛酸且悔恨的泪水啊!

    “第七场拜山,开始!”屋内传来刀疤脸的暴喝声,声音中夹杂着掩饰不住的狂笑之意。

    彭老刀深呼吸了一口气,用衣袖狠狠擦了一把眼泪,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今天,我无论如何都要活着下山!

    彭老刀整理衣衫,龙行虎步,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显得气宇轩昂,大跨步走进屋内,在任逍遥面前单膝跪下,右手成日,左手成月,重重抱拳,朗声道:“二龙山彭老刀,见过二当家的!”

    大马金刀坐在椅上的任逍遥见状双眼一亮,摸着下巴赞许道:“嘿!总算有那么点儿意思了……”

    彭老刀闻言心中一松,他满意了,他终于满意了!我也可以活着下山了……

    谁知老天今日仿佛存心想玩死彭老刀,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呢,任逍遥却出其不意的大喝道:“天王盖地虎!”

    “…………”

    彭老刀觉得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这辈子哭的次数,加起来都没有这一天多。

    “别忙着哭呀,瞧你这没出息的劲儿!该你说台词了……”任逍遥温言安慰道。

    彭老刀抹着止不住的眼泪,抽噎道:“我……我该说……说什么?”

    “你应该说,‘宝塔镇河妖’,然后我再说‘莫哈莫哈’……得了,我还是放你一马吧,你别到时候哭死在我青龙山上,我怎么跟你们杨大当家的交代呀……唉,可惜了,还没演完呢……”任逍遥见彭老刀哭得越来越伤心,终于大发善心。取消了接下来的对黑话戏码。只是任逍遥的模样很是不甘,神情显得遗憾之极。

    见任逍遥终于放过了他,彭老刀又惊又喜,一时悲从中来,心劲一松。终于痛哭失声。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嚎啕不已。

    任逍遥身后站着的一群土匪却哄堂大笑,头一次看见二龙山的人窝囊到这份儿上,众人不由心中大爽。以往受二龙山的气实在太多,今日咱们这新上任的二当家全都给找了回来,委实解恨不少。

    “行了行了,别哭了,再哭我揍你啊!”任逍遥见彭老刀哭得凄惨。不耐烦的喝斥道。

    彭老刀闻言立马止住了哭声,低着头,乖巧的一言不发,不时抽噎几下。

    “说正事儿,二龙山派你干嘛来了?说完了赶紧滚,别赖在咱们山上。”

    彭老刀闻言差点又哭出声来,你当我愿意赖你山上怎么着?我比你更渴望滚下山去呢。

    “杨大当家的……就是想问问,贵山的……孙有望,现今……身子可好?”彭老刀目光闪烁道。

    任逍遥点点头。笑眯眯的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难为你把话说得这么委婉。孙有望跟你们杨大当家的暗中勾结,意图领着兄弟们背叛山门,已经被咱们当家的给干掉了。怎么着?今儿你奉命来兴师问罪的?”

    彭老刀现在最怕看到任逍遥的笑脸,这家伙越笑得欢快。他所受的痛苦就会越深,彭老刀情不自禁抖了一下,赶紧道:“不是不是,二当家的您误会了。真的只是来问问,没别的意思……我这次来。主要还是奉杨大当家之命,向贵山的罗大当家问好……”

    “得了,你也别为你们杨大当家的脸上贴金了,回去告诉他,把脖子洗干净,等着挨刀吧……”

    说着任逍遥忽然一挺胸,正义凛然道:“我代表青龙山的兄弟们宣布,你们二龙山的土匪是非法组织,应该予以取缔,一个月之内,我们必将踏平你们二龙山!你们若不投降,我们便叫你们灭亡!哈哈,真来劲儿……”

    彭老刀闻言恨得牙痒痒,都他妈是土匪,凭什么就我们二龙山是非法组织?你这青龙山又正义到哪去了?还讲不讲理了?

    不过他此时只希望能保住性命,哪有勇气反驳?闻言立马点头如小鸡啄木,忙不迭的应声下来。

    拜山顺利结束,任逍遥觉得差强人意,一挥手道:“好了,你可以滚了……”

    彭老刀如闻天籁,身子明显一松,整个人仿佛飘了起来,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庆幸感。这回可真是九死一生,九死一生啊……

    刀疤脸愕然道:“……二当家的,这就完了?”

    什么非法组织,什么一个月之内踏平二龙山,二当家的没疯吧?这怎么可能?以往二龙山就是仗着人多势众,硬压得青龙山喘不过气来,从彭老刀刚来时的嚣张气焰便可看出,二龙山对他们是多么的不屑一顾。

    可他们也没法子,实力不如人家,只好由着他们猖狂。江湖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圈子,一切都靠实力说话,自己的拳头没人家的硬,只能将脸伸过去让人家揍了。然而刚才二当家的说什么一个月之内踏平二龙山,这话未免也太儿戏了吧?江湖汉子说出来的话便要做到,可自己若有这实力,不早就攻上二龙山了么?

    当家的说过,以后但凡制定动手的计划,安排人手进退攻守,互相搭配等等事宜,全由二当家的拿主意,如果二当家的说服了大当家,真要进攻二龙山,兄弟们可就遭难了……

    虽然刀疤脸对二龙山毫无好感,可他深知自己这帮兄弟的实力,此时委实不宜攻打二龙山,二山翻脸在所难免,还是等他们攻打自己比较保险,至少青龙山地势险要,且山路遍布机关陷阱,易守难攻,兄弟们守山能少些伤亡。

    任逍遥愕然道:“当然完了,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刀疤脸定定的瞧了一眼一脸庆幸之色,千恩万谢,慢慢退出门外的彭老刀,摇了摇头:“没……没什么不妥……”

    任逍遥皱着眉,摸着下巴想了一下。接着点头道:“……嗯,幸好你提醒,本当家的左思右想,终于发现确有不妥之处……”

    刀疤脸闻言猛然抬头,二当家的莫非改变主意了?

    任逍遥严肃的朝已退出门外的彭老刀喝道:“哎。老彭。你回来!”

    彭老刀闻言浑身一抖,高兴的脸色立马垮了下来,眼看就要死里逃生了,这位二当家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一波三折。一波三折呀!

    哭丧着脸,彭老刀畏畏缩缩又走到任逍遥面前,颤声道:“不知……二当家的还有什么吩咐?”

    任逍遥仰天大笑,笑得彭老刀头皮直发麻,惊恐的注视着任逍遥大笑的表情。心中愈感不安。

    任逍遥笑够了,接着脸色一变,恶狠狠的暴喝道:“……打劫!”

    众人齐楞:“…………”

    “打……打劫?”彭老刀结结巴巴道。

    “对!打劫!”任逍遥朝他狞笑,恶声道:“俗话说,贼不走空……咳,好象不对,雁过拔毛……也不对,哎,反正就那意思。打劫!把你身上的银子交出来!进了土匪窝,我怎么可能让你囫囵着出去?”

    “可……可我是来……来拜山的……”彭老刀委屈得像个受了家庭暴力的小媳妇儿。

    刀疤脸实在看不下去了,凑到任逍遥耳边轻声道:“二当家的,这个……恐怕不合江湖规矩,毕竟人家是来拜山的。传出去……”

    任逍遥一翻白眼,嗤道:“什么狗屁江湖规矩!我只知道我现在身无分文,我不打劫他,难道打劫你们?哎。老彭,发什么楞呢?赶紧掏银子啊!”

    八拜都拜了。不差这一哆嗦。彭老刀咬了咬牙,忍辱负重的将身上的钱袋解了下来,毕恭毕敬的双手捧给了任逍遥。

    任逍遥数了数,嗬!这家伙倒还挺富裕,百八十两银子呢,够自己对付一阵子了。

    心安理得的将钱袋往自己怀里一揣,任逍遥满意的拍了拍彭老刀的肩膀:“不错,算你识相,刀疤脸,派个兄弟送他下山,对人家礼貌点儿,哇哈哈哈哈……”

    望着彭老刀即将消失的背影,任逍遥依依不舍的挥着手,接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任逍遥大叫道:“哎,老彭,有空常来玩!青龙山欢迎你——”

    “扑通!”彭老刀沧桑的背影忽然一个踉跄,接着一头栽倒在地,控制不住的朝山下滚去。

    “咱们的山路该派人修整一下了,走得多不顺溜呀……”任逍遥面容坚毅的望着远任,高瞻远瞩的道。

    拜山的戏码看完,众土匪尽皆散去。

    任逍遥转身走回前厅,却见罗月娘不知何时已坐在首位,娇美绝色的面容似笑非笑,一双清澈的杏眼颇为怪异的盯着他。

    “玩够了?”罗月娘挑了挑眉,轻声道。

    任逍遥有些尴尬的挠头,今儿确实有点胡闹,不过上山好些天了,一没地任听曲听说书,二没老婆陪他花前月下良宵解语,这不是闲着没事干,找点儿乐子嘛……(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