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

作者:埃德加法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五楞在当场,半晌没回过神来,直到任逍遥的背影消失不见了,这才如梦初醒,嘴角一撇,哭出声来:“少爷,为什么呀?小五做得好好的,干嘛又给我降了一辈儿?小六儿,小六儿,我怎么听着跟太监似的?少爷该不会在暗示我什么吧?少爷!少爷!”

    小五抹着委屈的眼泪,颠颠儿的追了上去。

    任逍遥回了小院,在房里转了一圈,本打算找小绿,顺便吃一吃她久违的鲜嫩小豆腐,结果左找右找没找着,任逍遥失望的叹了口气,心有不甘的出了房门。

    一出门,却见小五蹲在院子中间,抱头流泪,哭得那个伤心哟,直教任逍遥看得不落忍。

    任逍遥走上前,脚尖轻轻踢了踢他,不耐烦道:“哎,我说你至于吗?不就一个破名字吗?你再取个好听点儿的不就得了?哭什么呢?没出息劲儿!”

    小五眼泪仍哗哗的往下流,咬着牙费力的道:“……刚才小的追您,没留神脚下,滑了一跤,绊倒,撞到下面了……”

    “…………”

    任逍遥楞了半晌,竖起大拇指,夸了他一句:“……你丫真是个人才!”

    ------------------------------

    太子回了府,刚跨进门槛,范瑞便迎上前来,问道:“殿下去任府,可有收获?”

    太子脸色郁卒的摇摇头。

    范瑞一见太子神色,便知他此行无功,犹豫了一下,嘴张了张,又合上。

    太子瞧见了,淡然道:“先生有话直说无妨。”

    范瑞恭声道:“在下只是想不通,寿王和英王进京,虽说四处活动,结交大臣,可毕竟他们没有名份,殿下是否太过重视他们了?有必要主动请求与任逍遥和福王联手吗?”

    太子神色郑重的点头道:“先生是不知道寿王和英王的厉害之处啊!此二人一进京便四处散播谣言,说当年孤并非正宫所出,乃是宫中某个宫女与禁军某个将领私通后所生,本来平日这种谣言倒也没什么,听了一笑而过便是,可最近父皇正有易储之意,这个时候,谣言就显得可怕之极了。——孤昨日翻看了大臣们的奏折,发现有几个言官已公然上奏父皇,请另立太子,如若父皇真的来个顺水推舟……”

    说到这里,太子忽然脸色变得有点白,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范瑞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太子不惜纡尊降贵,主动登任家的门,请求结盟,原来太子的处境已经艰难到如此地步了。

    范瑞略一思索,沉吟道:“殿下,其实朝臣们的反应倒是可以不计,他们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墙头草一般,根本无足轻重,关键的人物,是任逍遥和福王,若能引得寿王和英王对他二人生了嫌隙,结了怨仇,那么……殿下便可以坐山观虎斗,从容的准备一切了……”

    太子喜道:“先生可有办法令这两任结仇么?”

    范瑞笑道:“离间,嫁祸而已,不足为奇。”

    太子目注范瑞半晌,忽然笑了笑:“我得先生,如得半壁江山矣。”

    如此有份量的褒奖,令范瑞激动得眼眶都红了,赶紧躬下身去,恭声道:“在下愿为殿下效死命,以报殿下知遇。”

    任逍遥与两位老婆在卧房内就共侍一夫和不见女土匪这两个极端尖锐的矛盾,展开了激烈的对峙,闹了一阵后,任逍遥实在等得不耐烦了,眼前两位绝色美人衣着暴露,活色生香,正是跃马扬鞭,琴瑟同奏的良辰美景,老围着罗月娘的话题斗咳嗽算怎么回事儿?

    于是任逍遥干脆动手不动口,嬉皮笑脸的施展起摸抓神功,将两位老婆弄得娇喘吟吟,蓝田生津,仟芸和嫣然本来对任逍遥思念甚久,身子极为敏感,被任逍遥一抚弄,顿时溃不成军,二女此时也顾不得再去计较罗月娘的话题了,二人皆眼波含春,媚意盎然的瞧着任逍遥,虽羞于开口邀请,然而此时无声胜有声,任逍遥见状大喜,躲过了罗月娘这个敏感话题不说,双飞从此再也不是梦想。任逍遥哈哈一笑,一手搂住一个,往宽大的床榻上一滚,大笑道:“两位美人儿,你们就从了我吧……”

    一夜春光无限,香掩芙蓉帐,烛辉锦绣帏,满室浅吟低唱,一任春宵到天明……

    天已破晓,三人这才偃旗息鼓,嫣然不堪伐挞,早已沉沉睡去,仟芸一脸满足的搂着任逍遥的腰,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聊起了闲话儿。

    “夫君,你失踪这些日子,妾身和几位妹妹商量了一下,拿出你上次给我的十几万两银子,将父皇赐给咱们的潘尚书府重新修盖,现在正动工呢。”仟芸懒懒的倚在任逍遥怀里,像只小猫般打了个呵欠。

    任逍遥笑道:“那敢情好,咱任家又置业了,以后在京城内又多了一处别院,我的几位老婆都很能干呀……对了,家里还剩多少钱?夫君我在土匪窝里被人抢得清洁溜溜,明儿叫帐房给我支点银子去。”

    仟芸闻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不行!有人告诉我了,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你身上有了银子肯定去什么青楼画舫鬼混。不能给你!”

    任逍遥一窒,他还真有这个想法,打算明日叫上胖子和冯仇刀一块去青楼喝花酒呢。

    任逍遥气急败坏的道:“谁呀?谁告诉你的?太缺德了!谁心理这么阴暗?男人非得有钱才变坏么?我没钱不照样也变坏了……”

    “嗯?”

    “……我是说,你老公我向来洁如天山雪莲,出淤泥而不染。怎么会变坏呢?别信外面那些人胡咧咧……”

    “哼!那个胡咧咧的人是我母妃。怎么?你有意见?”仟芸趴在任逍遥怀里,张牙舞爪像只小母狮子。

    李贵妃?靠!任逍遥欲哭无泪,丈母娘啊,小婿我对您实在很不错了。马屁拍得震天响,小礼物见天儿往宫里送,您干嘛怂恿您女儿掐我钱包的脖子呢?我有钱招您惹您了?

    “没……没意见。”任逍遥立马很狗腿的笑道:“……任才细细品位了一番岳母大人的话,发现话里充满了真知灼见,一针见血。一语中的。细数古往今来之风流人物,果然是越有钱越坏,越有钱越不是东西,人品低下,道德素质败坏……”

    任逍遥一边说,一边打起了小九九。

    老婆不给钱就算了,幸亏当初审潘尚书的时候老子还留了一手,潘尚书别院的后花园里还埋着十箱黄金呢,嘿嘿。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句话也是真知灼见呀!

    谁知仟芸睨了眼满脸奸笑的任逍遥,她也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貌似不经意的道:“对了,前些日子我又朝咱任家的帐房里充了十箱黄金。婆婆一个劲儿的夸我能干呢……”

    任逍遥傻眼:“十……十箱黄金?”

    为什么我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仟芸点头,纤指在任逍遥裸露的胸膛上画圈圈:“对呀,从潘尚书别院的花园里挖出来的,嘻嘻。真是天降横财给咱任家呀……”

    任逍遥闻言如遭雷击,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怎么知道……”

    莫非潘尚书这老东西托梦给她不成?

    仟芸笑得像偷了几百只鸡的小狐狸:“这还得多谢夫君大人呀,前些日子您睡觉老说梦话,将埋黄金的地点说得详细极了,而且说了一次又一次,好象生怕妾身挖不到似的,嘻嘻,夫君真是好人……”

    任逍遥眼睛瞪得溜圆儿,下意识用手紧紧捂住了嘴。

    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夫君,夫君你怎么了?”

    “我……我跟你拼了!”

    “哎呀……夫君,你轻点儿,弄疼我了……”

    “你赔我金子!呜呜……”

    “已经充入任家的帐上,拿不出来了,嘻嘻……你说你一大男人,还藏什么私房钱,丢不丢人呐?”

    “…………”

    “…………”

    -----------------------------------

    任逍遥醒来的时候已不知什么时辰了,二女早已起床,不见芳踪。

    任逍遥躺在床上,哭丧着脸,哀叹连连。

    得了,少爷我又变成穷光蛋了。真的很邪门儿呀,按说他是华朝首富的独子,整个华朝最不缺钱花的就是他了,可不知为什么,他经常出现身无分文的窘状,——比如说现在。

    银子啊!捞钱啊!古代跟现代一样,没钱寸步难行,问题是,上哪儿捞钱去呢?任家商号的银子肯定不能动,任逍遥再是败家,也不至于拿自己家的银子出去吃喝玩乐,老婆们将任家打理得井井有条,自己帮不上忙就罢了,总不能给她们添乱呀。

    自己投资的如玉斋和收购的几家青楼也不行,凤姐和嫣然掌握着呢,她们肯定不乐意给。话说仟芸这个老婆挺精明的,如今家里几个老婆个个对她伏首听命,她说的话莫敢不从。

    必须得想点儿别的法子捞钱。

    任逍遥正琢磨着,这时下人来报,福王殿下前来拜访。

    胖子一进门就叫起了苦:“任兄哇!你是不知道哇!你失踪这些日子,我的日子过得多凄惨呐……”

    任逍遥斜睨了他一眼,我还一肚子苦水没地任倒呢,谁见过身无分文的华朝首富?谁敢比我惨?

    胖子没等任逍遥说话,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开始诉说这些日子来的惨状:“……你失踪之后,我在吏部撑得好辛苦。没人与我守望相助。我一个人孤掌难鸣,大臣们对我虽说不算敌视,但也谈不上亲热,更多时候我在吏部衙门发下的公文,都被朝中那帮老油子阳奉阴违。故意拖延或扣押。偏偏又挑不出他们的错儿,弄得我想来个杀一儆百都找不着对象,这事儿我还不能跟父皇禀报,怕他老人家对我失望……唉。总之,一个字,太苦了!”

    任逍遥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道:“好了,现在我回来了。咱哥俩联起手来,不信朝中那帮老油子敢不买帐,别忘了,我还身负督察百官之责呢……”

    胖子满脸喜色的点头,接着脸色又忽然垮了下去,郁郁道:“……你知不知道寿王和英王进京了?”

    任逍遥点头道:“昨晚刚知道,怎么?那俩王爷跟你不对付?”

    胖子苦笑道:“不对付倒也不至于,反正我与他们的关系一直都是不咸不淡……”

    说着胖子似有感慨的喟叹道:“生在帝王家的苦处就在这里,帝王所拥有的权势财富实在太大了。大得能让人泯灭一切亲情和良心,我和宓儿从小便不喜欢住在宫里,就是因为看过太多的尔虞我诈,残酷争斗,所谓兄弟。所谓夫妻,其实到头来,仍不可避免的心怀异志,最后弄得兵戎相见……”

    任逍遥似有所悟的点头道:“你的意思是。这次寿王和英王进京,是不怀好意。想趁皇上年迈,打算交接权力之时,与太子和你争上一争?”

    胖子无力的叹气道:“不然还有什么目的?他们总不可能千里迢迢进京给人拜寿的吧?”

    任逍遥也跟着叹了口气。

    想扶胖子登上太子之位,难度越来越大了,现任那位太子哥哥还没扳倒呢,这会儿又来了两个,皇上的这几个儿子,还真没一个省油的灯。

    任逍遥脑中忽然想起一个人,于是问道:“泰王呢?他怎么没进京来凑这个热闹?”

    胖子笑道:“泰王最是清心寡欲,向来不喜争名夺利,这会儿不知又在哪里游山玩水呢,几个兄弟之中,我与泰王最是相得。”

    总算你们家还有个人品貌似过得去的……

    本来京中形势已经够复杂的了,这会儿又来俩王爷,这不添乱吗?

    任逍遥冷不丁问道:“寿王和英王二人的人品如何?”

    胖子一楞,接着哭笑不得:“你问这个干嘛?这种复杂的时候他们进京趁火打劫,人品能好到哪里去?反正比我差多了……”

    “嘿,多日不见,胖兄脸皮功夫练得越来越厚实了哈……”

    胖子腼腆的笑了笑:“这不跟你学的嘛……”

    任逍遥沉吟道:“其实他们二位进京,最着急的还不是咱们俩……”

    胖子眼睛一亮:“你是说,太子更着急?”

    “那当然,现在外面不是传言皇上有易储之意吗?这种敏感的时刻,又来了两位王爷,你说太子闹不闹心?眼看太子之位不保,跟他抢的人越来越多,他能不急吗?”

    胖子笑道:“那咱们暂时不用做什么动作了,让这两位王爷和太子斗法去……”

    任逍遥嗤笑道:“你想得美!坐收渔翁之利的主意,你以为就你一人会打啊?没准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呢。你既然争这个位子,就甭想置身事外。而且你想过没有,你那位太子哥哥可不是什么善茬儿,眼见抢他位子的人多了,难保他不会来个狗急跳墙,学学他的老师潘尚书……”

    胖子闻言大惊,机警的环顾四周,压低了声音道:“你是说,太子会……率军逼宫?”

    任逍遥翻着白眼道:“这不明摆着的吗?太子在军中的势力可不小,真把他逼急了,他肯定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用武力解决拉倒,到那个时候,你和我都得倒霉,皇上都没办法阻止。”

    胖子急得肥脸煞白,道:“完了完了!争个太子的位子,把命给搭进去了……”

    任逍遥笑眯眯的拍了拍胖子的肩。笑道:“胖兄别急,寿王和英王进京,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太子殿下,他们肯定会先将矛头指向太子。甚至还会找你来联手。毕竟目前大家的目标都是一致的,那就是将现任的太子推下台去。而太子首先要对付的,也不是你和我,因为咱们没主动招惹他。他不会蠢到这种时候还敢树敌,所以,他们之间斗法,倒是给了我们一些缓冲的时间来做准备……”

    “做什么准备?”

    任逍遥正色道:“人才!收罗人才!特别是精于谋略,擅长策划的人才。这是你目前急需的,历来争位夺嫡的皇子们,背后都有一大群智商高达二百以上的智囊团为他们出谋划策,否则单凭咱俩这两颗脑袋,想破天都比不上人家,你的对头随便出个损招儿就能使你万劫不复。”

    胖子深有同感的点头道:“说得对呀!我就是觉得身边缺少了人,福王府里虽说养了一些幕僚,可他们平日出点什么小主意,耍点小聪明还行。若论大智慧,简直连你都不如……”

    任逍遥刚欲点头,随即一楞,怒道:“什么叫连我都不如?我有那么差劲吗?”

    胖子忙陪笑道:“夸你呢……”

    任逍遥怒气未消:“有你这样夸人的么?”

    “……反正你就当夸你的话听。”

    “…………”

    二人商量了半晌收罗人才,招聘幕僚的计划。

    任逍遥接着道:“其次还得结交大臣。暗中结交军中将领,不过我估计效果不太明显。如今的军中将领,早已站好了队,不是你几句话或者花点银子就能拉拢过来的。你在冯仇刀和韩大石这两人身上多下下功夫就行了,这两人不错。靠得住。其他的将领,你还是别费那功夫了。”

    胖子最后叹了口气,道:“好吧,现在最大的问题来了。”

    “什么问题?”

    胖子很干脆的翻了翻白眼,道:“没银子。”

    胖子一样一样的掰手指头:“招罗人才要钱,结交大臣和军中将领要钱,收买地任官府的官员要钱……甭管干什么,总之一个字:要钱!”

    “嘶——”任逍遥倒抽一口凉气,忽然觉得有点牙疼……

    “你是王爷呀,名下那么多产业,那么多田地,怎会没钱?”任逍遥捂着腮帮子愕然问道。

    胖子哀叹道:“我就算有座金山,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呀!你知道光结交一个大臣需要花多少银子么?起码一万两呢!我有几个一万两够糟践的呀?”

    说着胖子脸上忽然浮现出一股深深的悲怆之色,语气苍凉的道:“……就连我平日最爱去的秦淮河画舫,现在都去不起了,以前挥金如土的时候不觉得,如今一算帐,喝一次花酒得花好几百两银子,我一想到随便在某个红牌姑娘的身上杵几下,白花花的银子就没了,我心里就一阵莫名的心痛……唉!“

    说完胖子的小眼眨巴几下,差点挤出几滴伤情的泪水。

    任逍遥痛苦的闭上眼睛,抚着额头呻吟道:“哎哟我的妈耶!我还真没想到,争位夺嫡的游戏,玩起来竟然这么烧钱……这日子还怎么过呀?”

    胖子可怜巴巴的瞧着任逍遥,像个小姑娘似的细声细气道:“任兄……你有钱吗?借俩……”

    任逍遥也很干脆的翻起了白眼道:“你不知道我刚从土匪窝里回来吗?你见过出了土匪窝身上还留有银子的人吗?”

    “那你任家……”

    任逍遥摆了摆手道:“你想都别想,不是我小气,我任家肯定是支持你的,任家有的,肯定会拿出来给你,但我觉得现在不行。还没到要动用任家商号银子的时候,你要知道,一旦动用了任家商号的银子,那就代表着咱们要孤注一掷了,这可是咱们最后要押的宝呢,现在怎么能轻易用?”

    胖子了悟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任家的财力留到最后,是为了给我在背后撑腰。”

    任逍遥笑眯眯的道:“还不止呢,以后你当上太子了,甚至于……你登基为帝了,任家等于是你的第二国库,何处军饷告急,何处天灾人祸。何处修堤铺路,任家都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胖子闻言大喜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任逍遥笑眯眯的道:“不过你要还的,还得算利息……所以说,任家的银子现在不能动,还没到非动不可的时候。咱们可以自己想想办法嘛……”

    接着。两人又沉默了下来,想什么办法捞银子呢?虽说二人一个是王爷之尊,一个是朝中二品大员,都是高高在上。地位显赫,可一文钱逼死英雄好汉呀,胖子需要的可不是几十几百两银子,以他现在烧钱的速度,没个几十万两银子垫底。太子之位争起来肯定会很被动。

    一对难兄难弟就这样愁眉苦脸的对坐着,一时间想不出更好更快的捞钱办法来。

    良久。

    胖子捅了捅任逍遥,垂头丧气道:“哎,任兄,想出什么好法子没有?”

    任逍遥眼珠一转,咳了两声,胸有成竹道:“办法么,也不是没有,不但有。而且我还想出两个。”

    胖子小眼睛瞪得溜圆,流露出万分惊喜的神色,这个朋友可真没白交,脑子太好使了,一会儿的功夫居然让他想出两个办法来。实在让人高山仰止,崇拜得一塌糊涂。

    “快说,快说!”胖子高兴得哈喇子都流下来了。

    任逍遥傲然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大声道:“第一个办法,自己找根绳子吊死!”

    “噗——”胖子一口茶喷了任逍遥满脸。

    喷完之后胖子楞了一下。随即肥胖的身子居然轻盈的跳了起来,大怒道:“你……你这是什么鬼办法?吊死还玩个屁呀!”(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异界开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埃德加法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德加法规并收藏异界开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