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嫡女当婚 > 第四十章 赐婚隐情

第四十章 赐婚隐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莞她们按辈分和王妃是平辈,诚王妃身份又高,她们不好说什么,都忍住没开口。

    王老夫人缓缓开口道:“王妃这么说,相必安郡王他还是不满意这门婚事?”

    诚王妃面色带着几分尴尬道:“哪里有什么不满意的,柔姑娘多好的人品,配他那是他高攀了。不过是小孩子心性,暂时跟我拧着那股劲呢……”

    老夫人摇摇头道:“王妃请恕老身直言,您也说了,那位姑娘于小郡王有救命之恩,听闻又生的甚是齐整,那柔柔日后若是过了门,有这么一位妾室在,柔柔这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王妃啊,咱们都是为人父母为人长辈的,谁都愿意自家孩子日后过的如意些,就是将心比心,咱们都是从那时候过来的,谁能忍受丈夫身边有一位这样情分的姨娘在?”

    诚王妃脸色凝重,半晌无语,许久方才道:“本来……柔丫头也在,我不想说这个,不过我看贵府也是开明的人家,这事让孩子知道也好。想必诸位也一直不太明白,怎么那日皇后会把柔丫头赐婚给我儿安郡王,而不是某位皇子,毕竟几乎所有人都以为,6家的女儿会嫁给皇子为妃。”

    “其实我那日突然求娶,并不是心血来潮,而算是完成了我夫君的遗愿……”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愣了,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事怎么会扯到诚王头上。诚王妃淡淡一笑,道:“不知道诸位还记不记得,当年皇上御驾去蒙古时,威远侯爷和诚王,当时都在随行之列。”

    王老夫人道:“这事不假,但是那是很多很多年之前了,那会儿阿准和诚王,也不过才十多岁吧,阿准还是跟着老侯爷去的。”

    诚王妃点头道:“是的,不过诸位可能不知道,在蒙古那会儿,6准小侯爷曾经和诚王还有其他几位差不多年纪的小公子,乔装出去玩,晚上在草原遇到了狼群,他们彼此护着和狼搏斗,6侯爷为了保护诚王,肩膀被狼咬了很大一个口子……”

    “啊!”却是王老夫人和谢莞同时惊呼,她俩彼此看了眼,点了点头,心道原来如此,6准肩上确实有个伤口,像是被咬的,问他却怎么都不肯说到底怎么回事。谢莞还因为这事和他生过气,怀疑是不是他在外惹下的风流债。

    “那时正好我从外公家回来,他的部落离得很远,我带着侍卫夜里驻扎在此,帐篷就在不远处,晚上出来巡逻的侍卫听到惊呼,喊人赶了过去,救下了狼群口下的他们,那也是我和诚王的第一次见面。”

    “原来您不是后来到京城才见到诚王的?”心直口快的戚氏问了出来,话出口才反应上来问的突兀,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诚王妃有些顽皮地一笑,已有岁月痕迹的脸因为这一笑居然显出了几分少女般的娇俏:“当然不是了,若是后来到京城才第一次见他,那般纨绔的模样我怎么可能看得上他!”

    她接着道:“侍卫救下他们带了回来,我让随行的医生给他们洗干净伤口上了药,他们还求我不要告诉别人见过他们,因为他们是瞒着大人偷偷出来的,若是长辈们知道了回去定要挨揍的。我答应了,那几个小子当晚还禀告天地拜了把子,说结为兄弟。”

    “什么?”这次所有人都惊呼,结为兄弟?6准,诚王,还有其他几个人?怎么可能,没有人知道还有这层关系啊?

    义结金兰多么大的事,他们居然这么儿戏,而且都没人知道?

    诚王妃微笑,笑容里却有些惨淡:“结果还没等他们回京,京中就出了一件大事,骠骑大将军穆宽、宰相赵亦林等被参倒,而结拜兄弟的少年里,有两个就是这几家的孩子。”

    王老夫人默然,扳倒前大将军和宰相,6老侯爷也是出了力的,而那几个人是赵太后一派的,赵亦林赵相爷就是太后的亲哥哥,而诚王,是赵太后的亲生儿子。

    朝中党派之争,甚至往大了说就是皇位之争,腥风血雨,几个不知世事的少年第一次意识到了世界的残酷。那次回京后,义结金兰的少年有的随家人被罢官被流放,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有的随着家族崛起,光芒日盛。

    而被6准救下的诚王,却从当年那个明珠美玉般的少年,慢慢变成了沉迷酒色的纨绔亲王。或许这是保护了自己,却也让所有人都忘记了当年那惊才绝艳,一剑动京师的小皇子。

    少年们很默契地谁也没再提义结金兰的事,甚至连他们的父母兄长都不知道生过这个。他们再见面时,只是客气而疏离地笑笑,好像彼此都不曾有过交集。

    但是在雪夜出现,在狼群口中救下他们的少女记得,她见证了他们彼此的保护,见证了他们结拜时叩谢上苍的虔诚,也把那个美如珠玉的少年,深深地记在了心里。

    诚王妃低下头,飞快地抬袖用帕子拭去眼角一滴泪水。众人都看在眼里,但谁也没出声。

    诚王妃抬起头,接着道:“夫君去战场前曾跟我说过,要是日后他不在了,我和月儿若有能力,定要护着6准的家人平安。他道当年若不是6小侯爷舍己救他,大概他已经丧命狼腹,也就没有月儿了。”

    “这些话我谁也没有对谁说过,但是我想6小侯爷定然是知道王爷真实的为人的。我家月儿在外声名狼藉,但我猜6侯爷可能对这婚事并没有太过反对,不知我猜的对不对?”

    谢莞点点头,她在心里叹口气,皇后赐婚的当天,她便写了信寄到边城平临,信里满满都是对这门婚事的不满。

    没想到几日后收到夫君的回信,信里的语气居然似乎颇为高兴,还劝她事情不能只听信表面,或许那孩子并没有传言那么差。

    那会儿她还气夫君怎么这么不把女儿幸福放在心上,没想到……或许和诚王府产生交集,是夫君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罢。

    诚王妃道:“不瞒各位,其实,皇兄和皇嫂开始确实是想把柔丫头许配给皇子的,不过皇兄是想赐婚给小七,皇嫂却是想求给小十六。小七已经二十五了,却还没有正妃,皇兄早就急了,这次听说你家柔丫头品貌端庄,便动了念头。而皇嫂……无外乎想给小十六找个坚实的外家。”

    “但我在一边冷眼瞧着,侯府似乎并没有那种攀龙附凤的念头,而嫁给皇子,在这个时候……诸位想必也明白我是什么意思,若是真嫁了过去,6家势必要卷了进去,而谁也不知道皇兄是怎么想的。我思前想后,也没去求皇嫂,直接去求了皇兄。”

    “这事说来也奇了,皇兄当时很久都没说话,我以为是不成了,后来紧张中我撞到了架子,一个物件应声落地,幸而偏殿的地毯铺的厚,倒是没摔坏。我瞧着那也不是什么特殊的东西,就是一方端砚,材质雕工倒是精细算得上珍品,不过似是有些年代的样子,上面还刻了一丛兰草。但皇兄瞧着那方砚台不知怎的脸色大变,随即便长叹一声答应了我的请求。”

    6滨柔听到这里,心神一动,兰草?她记得母亲的书房里就有一方端砚,刻着一丛兰草。母亲说那是祖母在她嫁过来之后给她的,是祖母年轻时闺中之物,因着祖母名讳里有个兰字,便刻了兰草。

    好像总共是一套四个,分别刻了四种不同品种的兰。6滨柔有段日子天天用那个砚台研磨写字,因此印象很是深刻。

    她想起祖母曾经救过皇帝的事情,莫不是皇帝还念着救命之恩,所以答应了诚王妃?只是嫁给那什么安郡王便是救了她么,这个人情,还得也太容易些了吧,而且指不定还把她推进了另一个火坑。

    6滨柔又想起刚才诚王妃说的安郡王跟那南宫姑娘的事,深深觉得自己好像是那个硬生生拆散两人的罪魁祸。

    可是……6滨柔委屈地想,我又不知道,我也不愿意啊!

    解释清楚,虽然结果并不尽如人意,但诚王妃来的目地也算达到了。她大概是因着这番回忆被勾起了伤心事,神情没有来的时候那么神采飞扬,而是明显带了几丝落寞,又略坐了一会儿,便告辞回去了。

    6家众人因着她口中两家的这番不为人知的关系,心情也越沉重,这亲,结不结似乎都是不好。

    谢氏此时无限后悔,若是当时在边城,便早早打定主意,找户简单些的人家把柔儿许出去,哪里还会有如今这些事情。当时靖安侯的弟弟陈冠恒将军家就不错,虽然没有爵位可以承,那孩子还比柔柔小了几岁,但是陈家也是人口简单,陈夫人最是个好性子,又是看着柔柔长大的,女儿过了门肯定吃不了亏。

    再不然,就是当时在云州城将错就错把柔柔许给顾徽也行啊,虽然顾家复杂了些,可顾徽实在是个好的,他又有嫡亲弟弟,以后都可以让弟弟守在云州,顾徽在京中任职。不用跟公婆本家一起住,又有6家守着,总不会让柔柔过得不舒心。

    现在这可好,骑虎难下,怎么都是不对。也不知道那安郡王小子怎么回事,一个商家女,就是生的齐整些罢了,怎么就迷成那样。自己家的柔柔多好的姑娘,还比不得那起子狐媚女子么……

    这边谢夫人烦恼不已,这边6滨柔也是柔肠百结。没想到父亲当年和诚王爷他们还有这么荡气回肠的故事,而那小郡王原来也是个知恩图报之人,他执意要娶那女子,想必也不只是为了人家的容貌,更关键是美人恩罢。唉,自己怎么就夹在中间了呢?自己,也不想嫁给心有所属之人啊,还不如顾徽呢……

    她被自己这想法一惊,顾徽?难道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被影响,也把他当成了一个可以论及婚嫁的对象了?天啊,自己不是讨厌他的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嫡女当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繁并收藏嫡女当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