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武圣主 > 第二十四章 夜下那一箭

第二十四章 夜下那一箭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仁者不忧!”

    依旧是这一剑,不过这一剑不再如秋风般忧愁,这一剑乃是明悟,明悟君子之意,为仁者所以不再忧愁。

    这一剑不再如秋风却是很直,因为这是仁者之意,君子之意,抬起了头可明天地,挺起了胸可容山河!

    笔直的剑,剑势从下往上挑起。

    欧阳正的动作很别扭,因为从下往上挑理应身子会前倾,但是他的身子很直,哪怕一丝弯曲都没有,所以很笨拙,好似步履蹒跚的幼儿。

    君子要直,君子剑要直,君子剑法更要直。

    那看似笨拙的动作中却含有君子大意,这一剑带着君子之势,轰然而起。

    一剑,挑起了万道长河,在剑往上挑的顷刻间轰隆溃散,化作漫天暴雨,骤然扑下,瞬间湿润了方圆三十三里之地,暴雨持续下,密集的雨滴压得蛮荒的古树都抬不起头,如同低头小姑娘在雨中娇羞着。

    剑彻底挑起,欧阳正的双手笔直,剑从挑起化作刺,一剑刺出,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欧阳正感受到威胁那便一剑刺之,破了这危墙!

    众多巍峨雄山便是危墙,所以这一剑便笔直刺出,危墙碎,那一剑如君子一般直,所以这巍峨雄山压不弯其腰自然破碎,化作虚无。

    三支箭,来的很虚无,位置太刁钻,看三箭如同看到数万血海中冲出的怨灵,咆哮凄厉,迷惑人心。

    “知者不惑!”

    第二剑,剑式一变,一挥,一刺!

    万道剑气倾盆而出,若此时的雨为暴雨,那么这一剑就好似天上倒流下的天河,比雨密集,比雨汹涌,哪管你数万怨灵,万剑之下一切皆为虚无。

    不知,那便一剑,一剑不知十剑,百剑,千剑,万剑,万剑之下一切便知,知者不惑,不知,破碎一切便知,这便是君子剑第二剑,知者不惑!

    怨灵被万剑斩杀,铁箭被万剑击碎,不过铁箭的碎片以更快的度激射而出,化作更快的无数箭。

    始终碎裂的铁片不如箭,后劲不住,当其飞临欧阳正身前时被幽幽的一朵剑花尽数挡下。

    山河扇的确强,但是白玉堂面对的是知命境界的强者,凭借山河扇,差了太多!

    白玉堂脸色苍白,突然身子一弯便是一口鲜血喷出,他握着山河扇的手更紧,重新直起身子,高昂着头,属于儒者的傲气,有傲骨,才气回荡!

    白玉堂要拼命了!

    于此同时霍铁的身前漂浮着十支箭,十箭便是一个极致,霍铁一次也只能射出最强的十箭!霍铁心中没有拼命这一词,他有的只是完美的射出十箭!哪管你知命,哪管你君子,定要射你十箭!

    洛禅依口中吟唱着,隐晦难懂的声音,好似一种鸟的啼鸣,这也的确是鸟的啼鸣,不过是百鸟朝凤的凤鸣!

    凤鸣响起,野火燎原,这漫天的暴雨骤然消散,化作茫茫白雾,白雾都只持续了片刻,因为凤凰浴火而来,天地间只有灼热何来白雾。

    知名太强,只能拼命,只有拼命!

    欧阳正神色依旧平静,并没有不屑这些无谓的反抗,相反有些赞扬这些年轻人,能在知命之前有勇气动手已经足够让他重视,毕竟年轻一辈又有几人敢对知命强者动手?

    拼命的节奏就好似上百战鼓轰鸣,激情奏响勇往直前的士气!

    一声不应该有的惨叫让这严峻的节奏顿时乱了,这声惨叫很痛苦也很突兀,因为此时生的事情太让人意料不到。

    那痛苦的惨叫很刺耳,很尖,就好似春楼的老妪在门口被哪家的公子爷踢了一脚,扇了一耳光,声音惨而且极为难听。

    声音的源头是飞洒的鲜血,鲜红的刺眼,一只断臂就这样自由落体般的朝地面的沟壑中坠落而去。

    悄无声息的便破了幽魂三人联合的攻势,解了霍若兰的困杀之局,那是一支箭,血红的箭,因为红的暗,所以在这黑暗中如此的不起眼。

    这支箭没有丝毫的声音,属于苏启的箭,没有声音,影藏在黑夜的一箭。

    这是夜下的一箭,夜的如此暗,如此红,好似天被撕裂开,残破的一片夜。

    箭的度非常快,似乎这夜所在之地瞬间便可到,所以从射断幽魂的左臂的瞬间也如夜风般吹到了欧阳正的身前。

    欧阳正神色凝重,甚至有退一步,避开这支箭的冲动,这支箭来的太突然,来的太快,也来的太强!

    欧阳正双眸猛地闪过精光,他没有退,反而是朝前一踏迎上了这支血红的箭!

    欧阳正改为双手握剑,身子一扭转,趁势便是狠狠一斩!

    若要斩必须心中无惧,因为斩必须往前走,只有往前才能真正的是斩,斩出这一剑!

    没有任何剑影,只有一双手,一柄剑,一道剑影,勇者之剑只需一剑。

    君子剑第三剑,最强,最霸道的一剑,此为“勇者不惧!”因为只能往前,只能一斩而下!所以霸道,所以强大!

    没有听见巨大的轰鸣,是因为君子剑与那支血箭之前出现了一丝裂缝,这片夜真正的出现了一道裂缝。

    裂缝一出瞬间化作百丈,吞噬一切狂暴奔腾的力量随后瞬间消失,消失的突然,只看到一丝夜裂开,然后扩大,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消失。

    那道裂缝极为恐怖,就如同莽荒深处荒兽张开的血盆大口,吞噬了一切奔腾力量后悄然退走。

    欧阳正悬浮在空中,神色很复杂,震惊,愤怒,谨慎,那支箭让他感觉到了真正的危险!如何能不惊!如何能不怒!如何能不谨慎!

    修长的手指握剑握的更紧了些,眸中泛着精光,他在推算,作为天机阁阁主他最为自豪的便是推算之术。

    越算,越想,欧阳正越严肃,眉头深深的皱起,皱的两撇眉都好似要冲破万重山相拥相抱。

    两道身影从远方的古林,黑夜中走出。

    竹玛的双手很平稳的摆动着,但是手已经握成拳,若有任何危机,就算拼了命他也要替小师弟拦下。

    苏启,左手抬得笔直,因为他手中有一张弓,弓如此黑,黑的远方的白玉堂等人甚至不知道他手中握着什么,好似握着这片黑夜一般。

    夜下的那一箭自是出自苏启之手,右手放在弓弦之上,苏启并没有拉,只是做好了射下一箭最佳的准备。

    夜本就是寂静的,不过被先前的喊杀斗法所打破,此时夜随着那一箭再次安静下来,只有微冷的夜风吹着,响着,好似要吹散场中那股浓郁的血腥,吹散这静悄悄的压抑。

    离欧阳正七百米之外苏启就停下来了,他不能再继续往前,因为知名境界的度很快,只有保持距离他才能在欧阳正冲在他身前之前射出手中的一箭!

    气氛很微妙,也很严肃,好似两位棋圣对垒,难住了,在思考,迟迟不敢落子。

    终于,随着君子剑回鞘的一声铿响气氛稍微轻松了些许。

    欧阳正认真的望着苏启想看出些什么,但是好似望着黑夜,只有黑,望不见任何。

    “这是什么弓?”

    收回君子剑的欧阳正问道,他必须要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一张弓竟然会让自己如此忌惮。

    “家传弓。”

    欧阳正微微皱眉再次问道:“此弓何名?”

    “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天武圣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宸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宸心并收藏天武圣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