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楼兰令 > 第一百六十章 北邙之争

第一百六十章 北邙之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子回来了?”云嬷嬷听见外面有声音,从帐篷里面迎了出来。

    月光下一个高大的身躯走了过来,越锦盛脸上的阴郁抬头间已经是平淡无色,和声问道,“嬷嬷怎么还没有休息?”

    云嬷嬷摆了摆手,指了一下帐篷,低声解释道,“侧妃担心王子呢!”

    越锦盛的眼睛闪了闪,了然的点点头,“我去跟母妃说说话,嬷嬷先歇着吧!“说完转身进了帐篷。

    云嬷嬷叹息一声,捂紧身上的厚袄子,站在帐子外面望天。

    “你父汗如何了?”

    刚走进来就看见母妃焦虑的面庞,越锦盛心里叹息果然还是担心他,面上不显柔和着声音安抚道,“父汗还是老样子,母妃莫要担忧!”

    “哦!”越妃呆呆的应了一声,只是眼里的不甘却明显的对着儿子,“你父汗没有叫我过去么?”

    越锦盛看着母妃殷殷期盼,嘴上抿了抿唇,坐到越妃的身前,“母妃,父汗并没有找您过去伺候,母妃休息吧!”

    看着渐渐暗淡的面容,终究是心有不忍,抬手拍了拍越妃的手,“母妃,父汗身子刚刚恢复,需要休养,母妃此时当养好身体,才能好好照顾父汗啊!”

    “嗯!”

    好似才发现儿子眼底的青黑疲惫,越妃才愧疚的推着越锦盛离开,“你去休息吧,母妃这就睡了!”

    终于走出越妃的帐子,越锦盛长吐了一口气,跟云嬷嬷点了点头,揉了揉额头回了自己的帐子。

    回来已经三月余了,每日只是守在父汗的帐子,看着那个以往彪悍的汉子,如今瘦得不成人形的躺在铺位上,偶尔醒过来,看着自己欲言又止。

    才不见两年多而已,没想到一个膘壮的人,就被生生折磨这如此模样了?

    越锦盛暗暗猜测,自己前年金秋出征的时候,北邙一定出了什么事儿,可惜母妃始终是一介妇人,对于布局朝政接触太少,被困在这山坡之上消息不通,也难有作为。若不是当初云谦信守承诺,护着母妃将近两载,只怕他这次回来,也难见到人了。

    脸都没洗就和衣而卧在自己的铺位之上,手上反复的摩挲着旁边的铺席,冰凉的铺盖没有一丝温度,直白的告诉他,她不在这里。

    每到夜晚的时候,时间最是难熬。本来累的已经眼睛都睁不开了,偏偏躺在这里,似乎就闻到了她的发香,手上不自觉得就想就搂住那个柔软的身躯,可是每每成空。

    有多久没有收到家书了?

    自从自己离开洪城,一封也没有!

    是她不愿给自己写信?还是月帝给让书信出城?还是北邙早已无信息通传?

    眼睛闭上,回忆着那一月相伴的点点滴滴,与她穿衣,与她共浴,与她读书,与她讲解用兵之道,与她争论权谋之术......

    只有如此甜蜜的记忆,才能让他每日放心安睡,因为心中存了期盼!

    “主子,快醒来!出事儿了!”

    寂静的夜里一个低沉的嗓音想起,打断了越锦盛搂着穹儿的美梦,一个激灵滚身而起,看着帐子里面跪着的几个黑影。

    “何事?”

    “大可汗薨了!”

    晴天霹雳!

    越锦盛来不及细问,立刻起身出了帐子向外奔去,却被一片黑影拦在了帐子外的山坡之下。

    “王子,大可汗那边已经布满汗王精骑了,大王妃跟大王子一直伺候在身边,大王子部已经开始向那边靠拢了,其他王子们此刻估计也得到了消息,只怕各部都在准备人手向汗王帐靠近!”

    “王子,咱们也该早作打算了!”

    黑暗中的越锦盛神色不辨,看着远处白色的天穹庐周围的暗潮汹涌,思考了片刻道,“守住我们的部族,谁也不许动!”

    “王子?”

    身边的汉子突然靠近了一步,他不明白为何三王子对于这么好的机会为何不出手?倘若错过今晚,一切可就成了定局了!

    越锦盛冷漠的盯着靠近自己的穆勒,这个那时候被父汗分给云谦的精骑队长,后来因为自己东征离开,表弟留在了母妃身边,也就留在了这部的汉子。

    “传我命令,今夜分成六路,守住我部的所有入口,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都不允许出援,也不允许放入其他部族任何一人!”

    “违令者,斩!”

    冰冷沉静的声线,摄人的眼神,还有突然爆发的气势,让穆勒的心忍不住震颤,向后略微退了一步,躬身屈服于越锦盛的命令。

    山坡下的黑影随着一声号子,呼啦啦消散了踪迹。

    越锦盛皱了皱眉头,突然转身来到越妃的帐子外面低声道,“嬷嬷,守好母妃,不管发生何事都不要离开帐子!”

    一个低低的应声之后,越锦盛大踏步想着后山坡走去.....

    ……

    再过几日就是新年了,洪城的越国公府里面的上上下下都忙碌的紧。

    今年不同以往,不但苍穹公主前些日子回了越国公府里面养胎,就连太后也紧跟着下了懿旨,大年初三也要正式的归来省亲。

    越宏菱自从几十年前进宫开始,还没有正式的省亲回家过,这是越国公府的荣耀,也是洪城的盛事。

    花园子里面,穹儿挺着鼓起来的肚子,被环儿还有翟氏一左一右的搀扶着散步。

    “公主也来散步了?”

    温柔的声音响起,穹儿看着迎面一样被搀扶着走过来的孙婉心,心里各种黑线,又来了!

    “嫂嫂!”

    孙婉心用小手帕捂了一下嘴,笑呵呵的打趣,“每次见到公主,婉心都开心不已!”

    穹儿眼眉诧异,“为何啊?”可是我不是很开心啊!祖母呀,快来呀!这个折磨人的女人又出现了!

    自从搬回来越国公府养胎,每日里午后穹儿被搀扶来花园散步,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凑巧,总能碰上这位世子夫人。

    说起来两人的关系也只是名义上的妯娌,加上之前有过不愉快的经历,穹儿实在是跟这种带着假面具的闺阁女子没爱。偏偏这位对她非常的喜爱,****都有新话题呢?

    “因为穆太医说我这胎是女儿呢!”孙婉心满面期待,“都说有孕的时候多见见美人,女儿也可以生的肖似!”

    眼睛上下打量穹儿,“若我儿能有公主这般美貌蓝眸,此生必然无忧了!”

    呃!

    基因学上讲,那是不可能的!

    按照你跟越锦鸿的长相来看,若是真的生出来蓝眸,那么你就要被浸猪笼了!不知道为啥,想到这个心里有一点点窃喜呢?

    心里各种腹诽的穹儿眨了眨眼,敷衍的笑笑道,“有可能是棕眸的呢?”萧氏的眼睛是棕色的,这个还是比较靠谱的!

    孙婉心的眼睛眯了眯,嘴边的笑意突然变得奇怪起来,“远宁侯的子嗣必然是棕色眸子的吧!”说完,摸了摸鼓起来老大的肚子,“又饿了,小家伙太能吃了,先跟公主告辞了!”

    看着远去的人影,穹儿眼中颜色沉了几沉,又恢复成了平淡的蓝色,“咱们也回吧!”

    越锦盛的孩子的眼眸必然是棕色?

    可是自己的眼睛是蓝色的!

    除非那个孩子不是自己生的,不然也有机会拥有蓝色呢!

    不是自己生的孩子......

    她想告诉自己什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楼兰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DIAM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DIAM并收藏楼兰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