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启人生之再造盛唐 > 第四百五十九章 袭击

第四百五十九章 袭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色下,一座属于吐蕃,但是住的大部分是汉人得县城,现在被另外一只吐蕃兵马占据了。

    据城的吐蕃兵马正在寻欢作乐。或者喝着从汉人那里抢来得酒,又或者欺辱妇女,还是虐杀俘虏取乐。比方说,几个吐蕃人把三个老人拉了出来,一个剁手,一个凿目,一个剁脚,要试验,看看那个跑比较快。

    ‘快跑,先跑到那头得可以活命。’,一个吐蕃兵推了推三人,不过被跺脚得早就痛的抱着断腿,在地上哀号,吐蕃兵不满得哪枪捅了桶剩下两人,‘不跑,三个都要死。’

    两个年过半百,本来应该含饴弄孙,安养天年得老人,不得不忍痛,卖力得向前跑,那个遮着眼的老人,跑得快点,捂着断手的略慢了些,眼看着独目老人已经快到终点了,一只脚突然从旁边伸了过来,把他绊倒了。

    奋力前进得老者要忍痛跑步,还要注意前方,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突然被绊了一脚,当下变成了滚地葫芦,惹得周围吐蕃兵哈哈大笑。

    那个段手得老者,本以为自己死定了,现在突生变故,让他又生出希望。奋力向前,不过他留了些心眼,担心又有人绊他。

    终于,他越过了那个摔倒后,几乎爬不起来得老者,快要到达目标了,求生得念头,让他加速,然后…没有然后了。这回没有脚了,一把长茅从旁边刺进了他的身体。

    老人挣扎的伸出双手,似乎还想要到达那永远无法抵达得终点,最后,无力垂了下来,另外两个老者,此刻也没了呼吸,吐蕃人大笑,觉得这样很有趣,又拉出了几个老者,有老枢,老汉继续他们的游戏。

    又有一群吐蕃人也在以汉人取乐,他们围成一团,看两个汉人厮杀、打斗。这回不是老人了,是两个三十多的俘虏。

    两人隔着几步相对,手里颤抖着握着木棍,一个死死盯着对方,一个不断像四周张望,似乎感到很害怕,又或者在寻找生机,两人都没有动。

    可这时候,旁观得一个吐蕃人,不耐烦得说话了,‘再不快点动手,两个都杀掉。’

    吐蕃兵把这两个人聚在一起,就是看他们打斗,胜着可以活下去,败者自然不用说了。也没发给他们什么利器,就是随地找来得两根木棍,就让他们打。

    听到这话,死盯着人的那个,动了。他把手里得木棍,像举锄头一样的往后举起,那喊着就朝对面那人冲去,那人手脚颤颤,畏首畏尾,根本不敢打。在几天前他还是个农夫,哪里有跟这样跟人生死对决过。

    他对面那人同样也是,他们还是认识得,同一个村得,谁不认识谁阿,这样就要杀人了?死就死吧,反正他的妻子、孩子、老父亲都死了,自己一个独活有什么意思。

    就在他闭目等死,周围吐蕃人觉得无趣的时候,那个冲前得,突然改变方向,朝最近一个吐蕃兵冲去,这个吐蕃兵酒喝多了,没反应过来,等那人冲到近前,慌忙想要抵挡,来不及了,一棍劈到他头上,劈得他头破血流,惨嚎着倒下。

    然后行凶者勇猛扑了过去,想再挥了一下,可是质量不怎么样的棍子断了,他只能靠着拳脚,企图打死这吐蕃兵。

    不过,他的反抗也就到此为止了,周围吐蕃兵何其多,怎会让他猖狂下去,刚刚只是一下子,猎物变猎人,让他们没反应过来而已。很快,周遭吐蕃兵抽出兵刃,乱刀交加,刚刚还生龙活虎得人,现在变成一摊肉酱。

    这个时候,那个被打倒在地得吐蕃人终于爬起来了,恨恨的对着已经不成人形的物体,跺了几脚泄忿。不过,这样哪能撒气,他又把目光放在旁边那个,已经被吓摊得农夫身上,持剑过去,这里不是还有一个没死的吗?

    就在这个时候,尖啸声响起,还没等他们想明白,这是什么声音,一只弩箭,已经穿透了他的胸口。

    这个吐蕃兵只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痛,他低头看,就看到一个空洞,不断涌出鲜血,他伸手想要把洞堵上,这当然是徒劳得,然后他就躺下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刚刚闪过敌袭这念头,还没能反应呢,他们都步上了他的后尘,一只只弩箭,它们放佛夜间出没得魔女一般,带着尖啸,扑向他们,然后又离开,轻快的只带走了一些血肉,可是这些吐蕃兵,一个个像仿佛被魔女迷了魂一般,颠颠倒倒,然后就躺下了。

    以最初那声弩箭为号,同样的情景在全县城上演,一只只弩箭,宛如魔女一般的箭矢,带走了一个个吐蕃兵的生命。

    吐蕃人慌了,所有人各凭本能行事,有的想跑,有的想躲进屋里,有的拿起兵器,就跳起了起来,要去杀敌。只是他们乱成了一团,根本没个统一的反应。逃命得互相妨碍,拿起兵器得四周没看到敌人,结果把身边得战友当成敌人砍了。引发了更大的混乱。

    ‘嚷什么,不知道本将在休息吗?’,正当这混乱的时刻,需要一个主心骨得时候,吐蕃主将终于从温柔乡爬了出来,他刚刚正搂着两个掠夺来的妇女,享受着呢,谁知道外面就乱了起来。

    他神气活像得出来嚷了一句,声如雷震,他很满意,觉得自己的状态很好。想说,有这么一声,应该就可以了。

    他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满以为这些兵奴,只是酒喝多了,没事闹事,自己出来吼几句就好了。可惜就是亲卫不在身边,也被他打发去寻欢作乐了,不然让亲兵吼两声也一样。

    他只是当他以为这么一吼,一切都会安静下来的时候,吐蕃兵崩溃了,仔也没有人想要抵抗什么,开始想方设法得逃命,有的夺马而逃,有的临走前都不忘自己抢到得财货。

    这两类人都死了,骑马得是目标太明显,不是被自己人拉下马,就是被射下马。另外一类人,则是行动太慢,一样要死。

    为什么吐蕃主将吼了几声,反而起到反效果呢?因为他一出面,效果太明显,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向他,也吸引了暗中不断射箭者的注意。

    虽然不知道他在吼什么,他说的是吐蕃话,可是一看就知道是有身份的人,于是众多袭击者,也不含糊,有身份得当然要先杀了。结果,一瞬间,几十只弩箭,把他射的跟刺猬似的。

    吐蕃主将,吭都没吭一声,直接栽倒,立刻让这些吐蕃人失去了战意,拼了命逃跑,暗中袭击者的弩箭,轻松点射这些慌乱得吐蕃人,一个汉人都没伤到。

    因为这些吐蕃人太好认了,每个人都结了两条辨子,虽然不是没有因为寻欢做乐,连头发都散掉的人,不过,全部得汉人有几个还站着得。不是摊在地上不知所措,就是找了地方躲起来,看着这些吐蕃狗被射死,在暗爽着。其实,更多活着的汉人,都是些妇女,你觉得她们会站着吗?

    终于,箭射得差不多了,这个小县城,不过数百吐蕃兵,死的死,跑得跑,剩下的都藏了起来,甚至还有拿汉人当挡箭牌的,这已经不是可以躲在火光暗处偷袭,能处理得。

    于是,暗处得偷袭者纷纷现身了,只见他们穿着红袄,全身上下精钢打造得防具,有得手持弩箭,有的拿长枪,有的持刀,三人一组得,向着那些复偶顽抗得吐蕃人逼近。

    一个夹持人质得吐蕃兵,把刚刚还被他欺辱得妇女挡在他的身前,对着逼近得唐军士兵,挥舞着手里得剑,状若疯狂。

    ‘队头,他在说什么阿。’,一个持茅战士,悄悄问前方持刀、盾前行得小队长。

    小队长一撇嘴,‘我哪知道阿,我也听不懂这些蕃狗说什么阿。你总不会以为,他是在欢迎我们吧.。’

    ‘兀那蕃狗,你说什么,你大爷没听懂。’,小队长高声喊道,然后手一比,盾牌举高,手持强弩得战士会意,藉着盾牌掩护,悄悄的绕过了一边。

    ‘这位将军,你们不要理他,也别管奴家,把我们一起射死吧。’,吐蕃兵见战士缓缓逼近,色厉内荏的挥舞着剑,突然,前方被当作挡箭牌得妇人,大声喊道。

    吐蕃兵大惊,他是听不懂汉话,可是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话,因为这妇人喊完,也不管吐蕃兵的利刃,颈子就凑着往前,这下可把吐蕃兵下的魂飞魄散,你要是死了,我也完蛋,急忙把剑移开点。

    ‘千万不要。’,小队长也大吃一惊,急忙喊道,然后连忙后退了几步,吐蕃兵也把剑挪开点,正当他松了口气,没事了,这女人没死成,几个唐兵也很在乎这女人得命,本来他只是试试看,想要死马当活马医,挣扎一番,没想到奏效了。现在就是想办法,弄匹马,然后逃出去了,不知道这女人能不能换匹马?

    等换了马,逃了出去,就去找论恐热将军报信,这样就可以替报死去兄弟得仇了。这些该死得唐狗,居然赶跑到我吐蕃得地盘,简直活腻了。

    正当他浮想连篇,以为可以逃出生天,甚至反过来报仇得时候,一只弩箭呼啸着,钻进了他的脖子,他捂着不断喷血得伤口,大唐的弩箭有血槽,射透了算你运气好,射不透,血槽会不断放血。

    吐蕃兵感觉到手脚很快就没力了,可恨刚刚把剑离得太远了,现在连想要脱个垫背,都办不到了。他艰难得转头看向另外一边,原来是刚刚那个持弩得战士,悄悄绕到一旁,给了他一箭。他很想说,卑鄙,可是失血过多,已经无力的躺下了。

    同样的情况,在这小县城,上演了很多次,唐军靠着精准的强弩,多次救下了人质,只有几次失败的。

    ‘找几个活的,问问吐蕃人的情报。’,事情底定这个小县城的吐蕃人都被清剿了活着的都被找了出来,没变成俘虏得,就让他们跟他们的同伴会面去。然后小虎找来随军的吐番话翻译,开始拷问这些吐蕃人。

    ‘将军,这家伙不肯说。’,一个翻译说道,这个吐蕃人一副桀骜不驯得样子,一开口就破口大骂,小虎他们听不懂,反正那语气神态,绝对不是讨饶、祈求活命得态度。骂着骂着,还吐了眼前翻译,一口唾沫。

    小虎走上前,拔刀,两下挥出,整个世界就剩下这个桀骜不驯得吐蕃人,他的惨叫声。小虎两刀给他开膛破腹,在胸口开了一个十字形得刀痕,让他血涌如泉,连内脏都流了出来,哀号不止。

    ‘啧。’,小虎遗憾得啧了声,‘可惜我想像力不够,只会给他开膛破腹了,杀人方式没这些吐蕃人有创意。’,

    ‘慢慢来吧,我们还有很多吐蕃兵可以慢慢试验。’,李诚义安慰他,不过小虎摇头,‘这些人是畜生,解解恨,难道好好的人不当,要跟他们学当畜生吗?’

    接着拷问下一个,看到一个不配合的,一下子就凄惨的死去,这个人非常配合很多了,说出了吐蕃主力得位置。

    汇整了情报,他们之到目前态势了,刚刚那几个俘虏只是一部份,会说吐番话得有一些,当然要分开拷问了。

    原来,吐蕃人攻破几个州府后,觉得这样很没效力,冬天快来了,他们要大抢一把,想到周围又没有什么强大得敌人了,于是把五万多人,分成了几个方向,让他们自由行动。

    然后这几个大队,又把士兵分成小队,主力攻打州治,其他小队去抢掠其他较小的县城。当然,抢得都要上缴一部分给他们上级,这些上级,又会把所得,分出部份给论恐热。论恐热什么都不用作,就能坐地分赃,谁让他是主将呢。

    不过,他们也抢的差不多了,很快就要重新集合,小虎他们算是赶在了末尾。‘现在怎么办?追过去?寻求主力决战的机会?’,高骈问道?小虎沉思,很快就有了决定。(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再启人生之再造盛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香絃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香絃音并收藏再启人生之再造盛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