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再启人生之再造盛唐 > 第一百一十七张 死了?

第一百一十七张 死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嘶,轻点。’,王通冷嘶了一声,‘今天真是倒楣到家了,明府公子被绑架,说是牛四干得,那时候我就觉得奇怪,这牛四不像有胆量作这种事情得家伙。果然,结果公子自己回去了,我去挨了这一刀。’

    ‘痛死了,你不能轻点吗?这是我的肉,不是你爱吃得猪肉。’‘吼什么,你这一刀可不是老夫砍得,再砍深一点,你这只手就废了,有本事冲那个砍你的吼去。’,一个说话瓮声瓮气的人回答道。

    他显然和王通很熟,一边处理王通得伤口,一边跟他互骂,王通也不甘示弱,用更大声吼回去,然后用更大的声音叫痛。

    照王通得说法,这痛阿,叫阿叫的,就不痛了。他也不怕丢颜面,这屋里三个人,都是熟人,知道他这毛病,明明是条没遮拦得好汉,却忍不住痛。

    ‘结果,这事情是谁在背后搞鬼?’,罗汉床另外一边,一个人喝酒吃菜好不惬意,‘你客气点行吗?我都没喝半口,全给你喝了。’‘你要喝,行阿,来。这是你家。’‘喝,喝死你,不知道你这伤口,不能喝酒吗?老夫忙了半天,也不给老夫来一口。’

    屋里这三个人,一个王通,另外两个人,一个是老不死,一个瓮声瓮气得,想来大家也知道是什么人了。很显然,这个总是跟在老不死身边得老头,不是单纯得下人。

    ‘真要说起来,这其中弄鬼的人,八成就是那个李忱。’,王通酒没得喝,都被老头弄走了,只能靠说话来分散注意力,‘牛四没那个胆量,我知道得。而且牛四刚抓了他手下几个孩儿,就生了这件事情,十之**跟他脱离不了干系。’

    ‘只是,我人微言轻,明府不会听我的,况且了,我也没证据。’‘嘿嘿,越来越有趣了,那人手伸得越来越长了我且等着看,那人到底要做什么。’,老不死阴笑,‘嘿嘿,等着看吧。’,王通也冷笑着,只是,又痛嘶出来‘你轻点,不要我这手没被砍断,却被你弄断了。’

    ‘那牛四呢?。’老不死突然问道,‘闹成这样,不给他一点回礼,说不过去吧。虽说要静观,难不成真放过那牛四?’

    ‘死了?’,李忱回到了破庙,找了地方窝了会,紧盯着破庙,刚刚那一场骚动,已经平息了。王通带人冲了一回,牛四糊里糊涂得和王通打了起来,打出了火气。

    李忱初步估计局面对王通有力,但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固然王通和他手下武艺高,装备好,又惊于战阵,分进合击无往不利。但是牛四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手底下人,说道打群架,什么下三烂的手段都使的出来。

    撒沙土,石灰,甚至连排泄物他们都敢泼。守城得时候,金汁也是可怕得武器。要是被这种东西浇到,皮开肉绽不说,死亡率还很高。虽说要达到那种效果,那也是要烧开得。不过呢,没烧开得金汁,烫不伤人,恶心死你也是可以得。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过就是流氓头头。’,李忱看着战局,低声说着。接下来,战况就改变了,王通不再带着手下儿郎冲锋,他的人上来了,占据几个地方,就开始射箭。弓弩,一直是朝廷得利器,民间不准掌握,除非猎户拥有得少量猎弓。

    ‘可恶,王通,你欺人太甚,人我给你放了,你还不放过我。’,牛四怒吼,‘兄弟们,给我上阿,别藏着掖着了。’,牛四一声令下,里面又冲出了几个人,这几个人,武功算不得高强,但是比起王通,更精于战阵博杀之术。

    ‘可恨,兄弟们,彻了。’,见到这几个人出现,王通有点慌乱,这几个人一上场,就跟伤了他好几个兄弟。

    王通得人手不甘心,论起厮杀,他们可是抓过了不少凶狠得要犯,刚刚还有几分留情的话,这厢便下了死手,谁知对方根本不在乎,更加凶狠得反击回去。就一眨眼功夫,双方马上死了人,一命换一命得,一下子就倒下了好几个。王通拼命喊了撤退,连他都被砍了一刀。

    ‘机会…。’,王通被砍了一刀,含恨退走。牛四这边也不好过,手下人死的死,伤得伤,他指挥没受伤得赶紧包扎,李忱说得机会,则是他看到哪几个,下手最凶狠得,向牛四说了几句,便抬了明显跟他们一伙得几个尸体,就这样离开了。

    李忱看着心中大喜过望,他原本还挺忌惮那几个人得,打起来简直就是不要命了,人家看到刀往自几过来,下意识得都会闪躲,可是那几个人不是,人家砍过来,我就要更快得砍过去,完全没想过什么叫防守。什么叫亡命之徒,这就是了。

    便是这般不怕死,这才让王通得几个兄弟,死伤惨重。明明武艺在对手身上,可是对方那股不要命的精神,让他们判断错误,进退失据。很多人死前都死不瞑目,李忱可以感觉到,他们很想说,兄弟,架不是这样打得。

    看到那些人走了,李忱换了各地方,仔细盯着牛四,他不肯定牛四会回家或是留在破庙。如果回家他就给跟着,这个地方是他必经之路,如果留下,那就更不用担心了。

    等了半饷,觉牛四似乎不打算回去了,救扶死伤后,他让人去找了医工,他自己则是回到后面,李忱猜,他八成晚上不回去了,于是他悄悄得开始行动起来。朝后面摸去。

    ‘这位兄弟,是不是手头有难处,牛三虽然如今很落魄,但是给兄弟几贯钱,还是可以办到得,大伙交个朋友。’,牛四惊恐得看着眼前的人,嘴里说着巴结讨好得话。

    ‘你不认得我了,黑,没关系,等一下给你松快松快,你很快会想起大爷是谁。’,来人冷笑,‘另外,如果你想要等你门外那几个进来救你,那你就别指望了。’

    ‘你小子动作快点,不过就是几个废物,你也要花这么多时间。’,阿勇不满得对外面叫道,看他肆无忌惮得样子,牛四心都沉下去了,‘这位兄弟,有话好说。’,他故意得,他确实认识他,今天是第三次看到他们,也许就是他殒命得时刻,只是他还心存侥幸。

    ‘说,我让你说。’,来人一巴掌掴下去,‘之前警告过你,这么快就忘了。’,说着便世一顿拳打脚踢。谁知变故突,牛四刚刚得装佯,等得就是这一刻,‘老子和你拼了。’,牛四骤然出手,解腕尖刀滑出,刺向来人。

    ‘吆喝,还反抗。’,只是牛四疏忽了他与来人间巨大武力差异,他不过是孔武有力,会些拳脚得地方流氓头头,却不知来人得身份,虽然骤然遇袭,略有慌乱,但仍不慌不忙得反击。

    ‘喔…。’,不过片刻,牛四得刀就插在了他自己身上,他眼中神光迅淡去,‘有人会帮我报仇的。…。’吐出这句话后,便倒了下去。

    ‘怎么你杀了他。’,有人从外面进来,看着这场景,冷然道,‘杀了便杀了,又如何。’,行凶者豪不在乎,‘走了,走了。’,凶手越过门,当先离开。

    ‘没死,但也快了。’,李忱进来以后,就觉不对劲,门口两个牛四得手下倒在地上,李忱小心得探过鼻息,觉对方还没死,就是昏过去了。

    摸不着头脑得情况下,他小心潜入,就现了牛四倒在地上,他不知道,在他看不到得地方,有两个暗哨也倒在地上,更远处,有三个随时待命得手下,也都倒了下去,不过他们都已经死了。

    他小心得靠前,要探查牛四得状况,他很小心,不管怎么样都不要沾到血,不然不是他杀得,也变成是了。

    牛四眼中神光逐渐涣散,没人知道他想的是,一年多前一个夜晚。那天晚上,也是这般,牛四这琢磨着,新来一个妓家,他要如何把那妓家收入房中,至不济,也要把人家油水给榨干。

    他一眼就看上了这个新来得妓家,想要趁着对方在彭城立足不稳,先下手为强。只是,几个夜行人潜入,彻底粉碎他的妄想。好在,对方没拿他怎么样,只是给了他一番警告便离去。

    这件事情,他从未对其他人说起。原本守卫他得几个手下,全都昏过去,他们还以为自己睡着了。

    第二次,是他派人去酒铺放火,人家来警告他,要他不要对那家酒铺伸手。那天他手下死了,这是人家的警告。今天是第三次了,他知道你不听警告,人家就没有放过他的理由了。

    ‘我冤阿。’,牛四如果能喊出来的话,他一定很想这么喊。因为,严格说来,这是第四次见到他们。第二次见到他们,是抓那几个小子得那天,虽然对方打扮和神态都不同,可是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老头。

    那天放火未遂,被人警告后,他就不想动手了,只是,他身不由己,为此,他还找了很多帮手来,没想到一点都没派上用场。他也不愿意就这样让他们走了,可是…

    没有更多了可是了,李忱确认牛四死定后,寻着原路,悄悄的离开了。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再启人生之再造盛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香絃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香絃音并收藏再启人生之再造盛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