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玩转官场 > 第五十六章 事故

第五十六章 事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灾难如暴风雨一般,席卷了小王庄。≥ 一夜之间小王庄的冤魂堵塞了阎罗殿的大门。死亡的气息,甚至在清水镇弥漫,恐慌、混乱、哭喊,像死灰一样,低沉地压在清水镇的上空。

    晚上由于看书,王清华睡的很晚。通过这几天的学习,王清华越来越现,自己欠缺的知识,还非常多,越学越觉得心里没底,恨不得一晚上将所有知识全部装进自己的脑子了。学着学着,就忘记了时间。

    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王清华窗前的灯依然亮着。兰镇长半夜上厕所,过来一次,王清华只是笑笑,没有留的意思。兰镇长也就带着惺忪的眼睛又独自睡觉去了。

    突然镇政府门外,传来了一阵熙熙攘攘的吵闹声:“有人吗……快开门……死人了……”

    那是一阵断断续续的叫喊声。叫喊声在空寂的夜里,格外的响亮。王清华马上意识到,可能会有大事生,急忙合上书,去叫兰镇长。

    兰镇长也已经醒了,正穿了衣服往外走。见了王清华,急忙道:“你赶紧叫其他人,可能村里出了大事。”

    从兰镇长紧张的表情中不难看出,今晚的事情可能是镇政府的预料中的事情,或者是曾经担心过的事情,今天终于生了。

    王清华急忙跑到大厅中,拉了数次集合铃。铃声在楼道里特别清晰。

    很快那些尚未起来的人,听到铃声,又听到外面的叫喊声,匆匆忙忙开始起床。

    楼道里脚步声,互相询问情况的窃窃私语,马上乱成了一片。

    “不会是小王庄溃坝了吧?”

    “难说。”

    “真溃坝了,就麻烦了。”

    “不死人就没麻烦。”

    “死人不死人,老冯这次估计都完了。”

    “你也太幼稚了,只要不死人,躲过风声,老冯照样调动。”

    “你们两个大傻瓜,说不定,坝一溃,老冯调的更快了。”

    “为什么?”

    “这还用问吗?溃坝难道是老冯一个人的责任?市领导、工矿办、经贸局、安监局谁能没有责任。老冯一旦倒了,他们也不会有好果子吃。把老冯调走,正好来个死无对证,此事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你别瞎扯了,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你就往溃坝上联系。小心被老冯知道了,给你穿小鞋。”

    “老子就这样了,他还把老子怎么样?难道还能把老子开除了?”

    ……

    一帮人,一边议论,一边往大门口走。看门的老尉已经站在门口了,只是没有领导话,不能给开门。

    “赶紧开门!”兰镇长一到现场,马上命令老尉道。

    接着灯光十几个人,跌跌撞撞地进来了,满身的泥土,脸上和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划伤。

    “你们是哪个村的,怎么了?”兰镇长急忙问道。王清华上去扶住一位眼看就要摔倒的农民兄弟。

    “快……快……快……”

    “你别着急,慢慢说。”

    那人话未说出来,哇的一声就哭了。

    “小王庄完了!你们快派人去救小王庄吧。我的老婆孩子……”

    那人话说一半,喉咙里呃了一声,晕倒在地。一伙人上去,赶紧灌水、掐人中。这是急火攻心,缓一缓就没事了。

    还有四五个人也是形容狼狈,满身是泥,神情几近痴呆,显然是受了严重的惊吓。

    “大刘,备车,马上去小王庄!”王清华转身对大刘道。

    “你要干什么?”兰镇长站起来道。

    “还能干什么,去小王庄。”

    王清华说着,大刘已经去开车了。

    “大刘,等一下!”兰镇长命令道。

    大刘不归兰镇长管,跟本不理兰镇长的命令,继续往车那边走去。

    “你现在还不知道小王庄究竟生了什么事,你和大刘去了,能做什么?”兰镇长道。

    兰镇长在乡镇已经呆了两年了,比王清华经验丰富。但是这种丰富的经验正是老百姓讨厌的经验——急病缓药,明哲保身!

    “正因为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我才要和大刘一块去看啊。”

    “溃……坝。”

    一个农民兄弟,神色痴呆,终于说出了原因。

    其实从这几个农民身上的伤势和形状分析,镇政府几乎没有人看不出生了什么事。只是这件事情实在太大了,没有人愿意第一个说出来,都在沉默。

    大刘很快把车开了过来。

    “你不能去。”兰镇长命令道。

    “为什么?”王清华问。

    “没有为什么。我说你不能去,你就不能去。”兰镇长很霸道,是因为她不能说出原因。她是害怕王清华去了出事。溃坝事件,不是儿戏,说不定还会有二次崩塌,现场的危险性是可想而知的。但是在大厅公众之下,她还是不能说出这个原因。她怕人说他们闲话。

    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但越是这种时候越能体现出情爱的真挚性和可贵姓。

    兰镇长一边阻止王清华,一边拿起电话给市委市政府打电话。

    她没有给她父亲打电话,父亲年岁已经大了,而且有心脏病。她害怕深更半夜,父亲承受不了。

    就在兰镇长打电话的时候,王清华拉开车门,上车离开了。

    王清华没有听兰镇长的劝阻,他不是不清楚兰镇长的意图,只是他觉得,作为一名干部,不应该遇事畏畏缩缩,瞻前顾后,把个人的得失看的那么重。

    王清华想的很开,自己这个公务员,说白了是诈来的,跟白捡来的没什么两样。就是今后有人在自己身后使绊子,搞动作,大不了也就是个辞职不干了。但是如果把老百姓仍在泥泞中,自己作为国家干部——即便不是干部,也是个公务员,自己心里接受不了。

    “哎——”

    兰镇长望着远去的车影,叫了一声,知道于事无补,只能由王清华去了。

    王清华这个举动,无意是获得了民心。在场的几个农民,虽然有心神志不清,但还不至于到了糊涂的份上。像王清华这样的干部正是他们所需要的干部。

    当然机关里有些人就看不惯王清华这种做法了。

    “刚来几天就逞能!”

    “逞能?你什么眼神,人家这叫心系群众。”

    “嘿嘿……”

    心系群众说的很暧昧,这不是夸奖,这是反讽,用正面的话,讽刺人不懂事!

    “这小子什么来路,竟然自己带了车,还带了司机。”

    “听说是市委专门派过来的。好像是裘副市长的关系。”

    “哦,这就难怪了。”

    “哪儿是裘副市长的关系,据说是兰书记的未来女婿。”

    说这话的人,说完,用眼睛看了一下兰镇长。显然通过上次借宝马车的事情,大家对兰镇长的背景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

    “据说兰书记上下班都是骑自行车,竟然给这小子陪了车?”

    “你傻啊,人家那叫做派,是做样子给人看的。说他清正廉洁。其实还不知道贪污了多少呢。”

    “嗯、嗯、嗯……”

    其他几个人点头默许,承认这种说法。

    小王庄生溃坝事件,镇政府的人,有一大部分的人的心态是很微妙的,可以用幸灾乐祸四个字来表述。但是也不能完全用这四个字表述。因为祸肯定是小王庄的祸。他们并不希望小王庄老百姓招祸,或者说小王庄招祸跟他们没有多大的关系。他们幸灾乐祸是对未来的幸灾乐祸,是对这场灾祸可能波及到的人的幸灾乐祸,比如冯书记,比如兰镇长。

    乡镇工作,不比高层的工作,出了事罢免政府领导,不处理党委书记。在乡镇工作,一旦出了问题,党委书记镇长是一并要被处理的,更不用说分管领导了,有时候事情严重了,连政工书记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领导都要被处分。这样的话,面儿就宽了。平时当领导的,不可能不得罪人,这个得罪两个,那个得罪三个,结果是几乎机关里所有的人,都在未来即将生的灾祸庆祝,也就形成了全机关幸灾乐祸的正题心态。

    这边窃窃私语的时候,兰镇长已经开始组织人员,也准备往小王庄进了。本来她还想等一等市委的指示,和冯书记的安排,看情形是来不及了。她不想让王清华一个人去小王庄冒险。

    计生办计生指导员,基本算是半个医生,留下来照顾小王庄过来的几个农民兄弟,办公室尉主任和通讯员留守,准备接待市里派来的人员,其他人,全部往小王庄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玩转官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示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示申并收藏玩转官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