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玩转官场 > 第六十七章 抉择(4)

第六十七章 抉择(4)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想到这里王清华摇了摇头,表达了两种意思,第一这种办法自己不同意,第二即便是自己同意也不可能找到一个愿意承担这样责任的人。  要知道,破坏水坝,造成如此严重后果的,是要判刑枪毙的。谁会傻的承担这样的责任呢?这本身跟王清华承担责任性质上就不一样了。王清华承担责任,承担的是工作疏忽大意,定的重一些就是个渎职罪,判七八年刑,也就是完事了。一旦是坏人破坏,必然要枪毙的。

    兰英的想法,也是听了王清华王清华的叙述之后,突然产生的,现在经过一段时间考虑,就更加明朗了,觉得即使冒一次险也是值得的,所以并没有理会王清华的意见,而是接着道:“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试试看吧。说不定,小王庄水坝溃坝还真是一件坏人破坏的事情。”

    王清华一下子愣住了,心中暗想:这女人的脑子转的也实在不慢,竟然这么快就想好了一条推卸责任的计策。心中也开始盘算,兰英究竟会如何实现自己推卸责任的计策。

    忙了一整天,两个人也都累了,要不是生这么严重的安全事故,让大家的心都吊了起来,现在恐怕早已无法支撑了,就相互依偎着迷迷糊糊睡着了。

    王清华醒来时,兰英已经梳洗完毕,正在那里翻找文件。

    “几点了?”王清华问了一句。

    “还早呢,大概六点左右,你再睡一会吧。”兰英关心道。

    “没事,睡不着了。”

    王清华说着起床,直接回自己的宿舍开始梳洗。

    北方的十月,虽还没有进入冬季,但秋的味道已经很浓了。清晨如果衣服穿的少了,就能感觉浑身凉飕飕的。王清华拿了脸盆,打了慢慢的一盆凉水,把自己从头到脚好好冲洗了一遍。

    这种用凉水洗澡的方式是需要勇气和意志的。王清华也是最近才开始坚持,洗完一遍,就感觉冷的有些抖,但还是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

    要坚持洗冷水澡,十月里十分关键,如果十月的天气都坚持不下来,随着气候越来越冷,往后肯定没办法再坚持了,更何况还有寒冬腊月在等着。

    洗完之后,王清华又把全身所有的衣服全部换了下来。昨天在小王庄一天的一线劳动,衣服已经全部沾满了泥巴。今天虽然还要参加一线的抢救工作,到下午肯定还要弄一身泥巴,而且穿脏衣服去,可以给别人一种工作认真顾不得换洗的印象,但王清华还是将脏衣服换了。这是王清华的生活习惯,王清华不想为任何事改变,也不会为讨好某些人而改变。

    穿好衣服,王清华直接来到兰镇长的宿舍。兰镇长依然在翻找文件。

    “你在找什么呢?”王清华问。

    “按照你的意思,正在找关于小王庄水库的文件。”

    “照这么说,你们以前出过关于小王庄水库的文件?”

    “反正我手里没有出过,就是不知道前任镇长手里有没有出过。如果前任镇长出过这样的文件,肯定会成为调查的第一手资料和依据。所以我必须把它找见,以免到时候人家问起的时候,自己手足无措。”

    王清华暗想,自己以前老认为这女人粗心大意,看来自己的判断下的有点过早了。如果前任镇长出过这样的文件,而且是关于水坝的,那兰镇长的罪过就更大了。因为前任镇长一旦出过这样的文件,就说明前任镇长已经现了这个问题,并且采取了相应的措施,才使得小王庄水坝从来没有溃过坝。那么这次溃坝的责任就完全落到了现任班子的头上,根本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有没有啊?”王清华问。

    “要是找到了,就不会再找了。”

    “这么说,前任镇长也没有现这个问题,或者说是现了这个问题而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你肩上的责任轻多了,起码是有人要和你一起担当这个渎职罪了。”

    王清华故意调侃了一句。

    “你就别说风凉话了。我问你,你到水库查看的时候有没有现什么异样的情况,或者说有没有现有人来过水坝的脚印什么的痕迹?”

    兰英开始动脑筋了。兰英问完,王清华马上意识到,兰英昨天晚上的说法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打算采取实打实的措施。

    “水坝上没有什么异样的情况,至于脚印,深更半夜的,我和大刘也没有注意。再说了,那么大的水坝上,怎么可能没有脚印呢?”

    “你再仔细回忆回忆,看有没有什么阻四马迹?”

    兰英说着,放下手中的活儿。

    王清华低头想了一会,忽然一把铁锨出现在脑海里。可是水坝周围就是村民的田地,出现一把铁锨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没有,确实没有什么一样的情况,就是在水坝的旁边放一把铁锨,可是一把铁锨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更何况……”

    王清华的话没有说完,兰英马上打断道:“你说什么,你说在水坝旁边有一把铁锨?铁锨是怎么放的?你能不能尽量详细地把这个情况给我说一下?”

    看真兰英兴奋的样子,王清华不禁笑了出来,道:“你那么兴奋干什么,难道是想在这把铁锨上面做什么文章?”

    兰英郑重道:“不是我想在这把铁锨上面做什么文章,而是这把铁锨本身就有文章。你想,深更半夜,水坝上面为什么凭空放一把铁锨呢?”

    王清华道:“这有什么,或许是白天干活,回家的时候忘记拿了。你不能光凭一把铁锨就产生什么异端猜想吧。你这想象力也有点太丰富了吧。”

    王清华的话语情不自禁暗含了讽刺,同时心中也开始想:如果兰英真要拿这把铁锨做出什么文章,这个放铁锨的家伙估计就要倒霉了。

    兰英道:“你这话说的没错,但是你不能排除,这把铁锨本身存在着某种阴谋。因为水坝上凭空放一这么把铁锨,不能不让人产生怀疑吧。虽然我的想象力过于丰富,但你也不能证明,这把铁锨不存在问题吧。只要他存在问题,就有可能是为了破坏水坝而存在的。”

    兰英越说越说的有道理,最后的声音也变得十分有力,从最初的猜测,几乎变成了一种肯定的判断。

    王清华心里也开始怀疑,不过王清华还是不赞同兰英的赞同。因为王清华认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不可能凭空产生破坏水坝淹没下游小王庄的想法。除非……

    王清华突然好像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其实解决这个问题也很简单,只要找到铁锨的主人,然后查清楚,铁锨的主人有没有和小王庄有什么仇怨,事情就很明了了。

    兰英见王清华半天不说话,就笑问:“是不是你也觉得这把铁锨有些不对劲了。”

    其实这是一个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解说。越解说越会让人怀疑。因为任何事情本身都不可能不存在存在的疑点。这些疑点一旦和某些需要吻合,马上就会让人产生联想。更何况,对于现在的兰英而言,是多么需要这样一种疑点啊。这就难怪兰英要把这件事情往自己需要的疑点上联系了。

    王清华依然沉默。在这种情况下,王清华还不想表达什么样的看法。疑点毕竟是疑点,而不是事实。王清华本身也不希望这样的疑点生。一旦这样的疑点变成事实,先意味着这场空前绝后的灾难就是认为因素造成的,其次说明现在的人越来越疯狂,越来越没有理性。一个人没有理性并不重要,如果全社会的大多数人都如此失去了理性,如此丧心病狂,那将是多么让人伤心的事情。

    兰英继续追问:“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你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王清华急忙道:“你说哪儿去了。这跟我个人的意愿没有丝毫的关系。我唯一的意愿就是不生水库溃坝事件。但是已经生了,我就算有再好的意愿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兰英的话中话,一下子就被王清华识破了。现在,兰英也非常矛盾。因为就目前而言,明哲保身终究是自己最需要的。凑巧又有这么一把铁锨让自己似乎产生了希望的曙光。尽管这种曙光是让人心里别扭的,很不是滋味的,但总比没有这种曙光,让责任完全归咎到自己身上要强的多。

    “兰英,既然说到这儿,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王清华郑重道。

    “什么问题,你说吧,我一定如实回答。”兰英道。

    王清华沉默了一会,话虽然已经说出去了,但他还是想先考虑清楚。尽管兰英嘴上承诺如实回答,但心里怎么想的还很难说。这些官场上的人,打官腔是在所难免的,如果兰英也是这样打官腔的话,他就对自己先前所做的决定的正确性产生了怀疑。

    “如果那把铁鞋跟水库溃坝没有任何联系,你会怎么处理?”王清华还是问了自己心里想的问题。他现在是在赌博,这一把就是押兰英对自己讲实话,并且能不遗余力地贯彻。

    “如果那把铁锨跟水库溃坝没有联系,我一定尊重事实。”兰英想也没有想,随口答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玩转官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示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示申并收藏玩转官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