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玩转官场 > 第六百零六章 一封遗书

第六百零六章 一封遗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百零六章 一封遗书

    兰崇年的尸身平躺在地板上,一根牛皮腰带悬挂在吊扇之上。  检察院办公大楼应该是十年之前建造的,建造的之初,空调还并不普及,所以就算是检察长的办公室也就装了一个吊扇。装了空调之后,几任的检察长都因为年龄比较大,不愿意吹空调,吊扇还一直留着。想不到这个吊扇却送了要兰崇年的命。

    王清华在屋里看了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办公桌上。办公桌上放着一沓稿纸,稿纸上面还有一根钢笔。王清华拿过稿纸,上面竟然留有字迹,而且明显是这个兰崇年写给组织的遗书。

    “清华,你说这个兰崇年并不是真正的兰崇年,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在临死的时候,还要写下这份遗书呢?而且从这份遗书上笔迹来看,确确实实是兰崇年本人所写啊。”王大成看了一下那份遗书,疑惑问道。

    马贤臣立刻上前用不可思议的口气问道:“王书记,您刚才说什么……兰检并不是真正的兰检,那这个兰检又会是谁呢?”

    王大成看了一下王清华,并没有回答马贤臣的问题。同时马上意识到自己一时失口,说漏了嘴。不过王清华倒没有做出多大的反应。

    此时的王清华也感到非常的诧异,难道是自己当初的判断出现了失误。死在这里的兰崇年的确就是兰崇年本人。王清华又从柜子里翻找了几本留有兰崇年字迹的本子,对照了一下,确确实实跟稿纸上的字迹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出入。这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这个假兰崇年早已将兰崇年的柜子里所有的笔记本都调换了不成。

    想到这里,王清华即可对身边的马贤臣道:“马检,麻烦你把兰检的档案拿过来。我想看看。”

    马贤臣唉唉地应了两声,转身离开了兰崇年的办公室。

    这是怎么回事呢?对这个死掉的懒虫年上身份的怀疑,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意思,特别是许三林提出了兰崇年几个致命的疑点,比如对于一些检察院的起码工作程序不清楚,对检察院各部门的工作职责也不是很清楚。这亮点都充分说明,死掉的这个兰崇年不仅是个假的,而且极有可能刚刚打入检察院不久。

    难道是……王清华的疑点又落在了许三林的身上。尽管燕妮一直反对王清华对许三林的怀疑,但是王清华从来没有真正相信过许三林。除了上次在省中心医院的疑点,又出现了第二个疑点,这让王清华对许三林更增加了一层怀疑。

    不一会,马贤臣回来,将兰崇年存放在检察院的的档案拿了过来,“王书记,这就是兰检的档案。”

    王清华打开档案袋子,一份一份码放在桌子上,问道:“兰检是什么时候到咱们省检工作的?”

    “大概是去年三月份吧。”马贤臣回答道,“档案上都写的很清楚。兰检曾担任河东省高检副检察长,去年三月,调到我们省担任检察长。是省人大常委会下的任命书。任命书还在里面呢。”马贤臣说着从档案里抽搐一张关于兰崇年任命为河西省检察院检察长的任命书。

    王清华拿过那份任命书看了看继续问道:“这份档案是兰检亲自填写的,还是办公室代填的呢?”

    这完全是常理之中的事情,一般领导的档案都是由别人代填。领导不可能亲自去档案室填一份档案。更何况下面人为了巴结领导,那里会让领导亲自去填写档案。王清华让马贤臣把兰崇年的档案取过来,也只是想碰碰运气。如果里面能找到一份兰崇年早年参加工作的档案就更好了。

    然而,结果还是让王清华有些失望,里面的表格档案几乎全部都是全新的,没有任何兰崇年曾经的笔迹。

    “这份档案是办公室代填的。”马贤臣说着脸红了一下,似乎是对于这种惯常的做法还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王清华沉思片刻道:“麻烦马检刚来时的卷宗找一些出来。”

    马贤臣愣了一下,又出去了。王清华走到王大成跟前笑了笑道:“王书记,我们还是出去吧。这儿……你可能不太习惯。”

    王大成淡然一笑道:“是啊,确实有点不习惯。说实在话,我过去还从来没有跟一具尸体同处一室的经历。现在看来你们的工作除了需要智慧之外,还需要一定的胆量啊。”

    “习惯了就没什么了。”王清华边往外走,边道,“我们的工作就是跟尸体打交道。小王庄水库的场面要比这个惨烈的多。一下子死了三百多口人。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尸体。当在那些尸体走过的时候,心里的恐惧感已经完全没有了。脑子里完全一片空白,感觉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样。现在有时候想起来,还觉得毛骨悚然啊。”

    两个人说着话已经走出了兰崇年的办公室。办公室门外鬼鬼祟祟有几个身影往这边看,见王大成和王清华出来了,就急忙扭头离开了。

    “检察院里的人估计已经知道这里生的一切了。还是让警察厅介入吧。”王清华四下看了看,向王大成建议道。

    “好吧。”王大成出来后,不由干呕了两下,好在并没有吐出来什么东西,道,“你是不是觉得兰崇年的死跟环亚集团无名女尸案,也有着联系呢?”

    王清华点了点头道:“虽然我现在还不敢确定,但是我想两者之间肯定是有联系的。那天我们在调查环亚集团喷泉水池的当天晚上。兰崇年竟然跑了到省委大院跟严书记会面。”

    “你是说严治学?”王大成马上问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王清华笑了笑道:“专案组的人跟踪兰崇年只跟踪到省委大院。您也知道省委大院有保安昼夜把守,我们的人就没有进去。后来兰崇年从省委大院出来后,专案组的人,故意躲在暗处吓唬了一下兰崇年。现兰崇年的神情异常的紧张,而且还朝天开了一枪。这些事实都足以证明,兰崇年的心中有鬼。”

    两个人正说着话,马贤臣从档案室抱来了几盒子卷宗,王清华让他放在窗台上,然后从中随便抽了一份,翻开看了一下,又把刚才兰崇年留下的遗书拿出来对比了一下,笔迹依然一模一样。

    这让王清华越感到有些不对劲了。王清华相信自己对兰崇年的判断应该是正确的。死在办公室的兰崇年极有可能是假的。然而笔迹的对比又让他马上陷入了困惑之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死掉的真就是兰崇年本人。兰崇年并不是被人替换了,而是已经变成了**分子,加入了犯罪团伙。然而对于一个有着多年党龄的老党员,如果存在贪污**的问题,王清华相信,但是要说从根本上背叛党,背叛人民,王清华说什么也不会相信。

    **分子的产生过程,是一个非常明了的过程,先是不愿意背弃自己的良心,生心理斗争。斗争来斗争去,就开始收小钱,小钱越收越多,胆子也越来越大,慢慢就变成了一个**分子。接着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继续**,给上面送钱打点,以期能保住自己的官位,继而继续 往上爬,直到有一天落入法网。

    这个道理浅显的不能再浅显了,虽然搞起来比较复杂,但是成因就是如此,没有什么好困惑的。然而如果兰崇年已经参加了这个犯罪组织的话,那么他的所作所为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就是从根本上背弃了人民,背弃了国家。王清华深信,兰崇年绝对是不可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的。

    然而所有的证据都一再证明,死在那里确实就是兰崇年。

    “清华,有没有什么现啊?”王大成凑过来,也把两个笔迹在一起对比了一下问道。

    王清华叹了一口气道:“现在还没有什么结果,不过我还是觉得死掉的人并不是兰崇年本人。现在看来,也只有先从兰崇年死因上查起了。”

    从检察院出来,王大成马上给杨泽勇打了一个电话,让警察厅马上赶到检察院,对兰崇年的死因展开调查。

    然而,当杨泽勇听说兰崇年已经死掉的消息后,在电话里马上就愣住了,他虽然知道自己手里提的是省委书记王大成的电话,还是震惊的半天没有说话。

    “王书记,我们马上让刑侦队赶到检察院。”杨泽勇半天才说道。

    王清华马上暗示王大成,让杨泽勇派刑侦一大队队长许三林具体负责这个案子。许三林是王清华专门从x市挑过来的人。这一点王大成心里也清楚。按照王清华的意思,给杨泽勇说了一下。

    杨泽勇马上道:“王书记,这个恐怕不太妥当吧。三林同志这段时间正配合专案组对环亚集团的无名女尸案进行调查。现在马上让他调查兰检的死因,起码应该给清华同志打个招呼吧。”

    王大成口气生硬道:“不用了,你照此执行吧。”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并没有告诉杨泽勇自己已经去过了现场。当然这种事情肯定也是瞒不住的。

    王清华之所以让许三林介入调查,就是想最后确定一下许三林的身份。如果许三林是严治学的人,那么在办案的过程中难免要跟杨泽勇走的比较近,两个人今后的调查口径也肯定会出现惊人的相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玩转官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示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示申并收藏玩转官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