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幻仙机 > 第十二章 机关对策

第十二章 机关对策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话说这个顾清书这辈子最怕的事情就是喝酒,倒不是说他不喜欢酒,而是因为他酒后胡言的经历太多了,待会儿要是他突然向管佳告白了,这可就尴尬了。

    “李先生,这么晚了,还喝酒?”顾清书怕待会儿老李真的叫他喝酒,便赶紧劝道,“在下不胜酒力,不敢喝酒的。”

    而管佳就像是压根儿就没有听到顾清书说的劝解的话,直接就赶去酒窖拿酒了。这让顾清书有些无所适从。

    “舅舅,这个顾兄可不是一般人,人家可是今科状元,脑子好使!”月溟倒在地上,整个一“小老李”。

    “我说你还是去睡会儿吧,你看你醉得!”老李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脑瓜崩儿,结果月溟却很敏捷地抓住了他的手,道,“舅舅,我可是清醒得很。”

    老李摇了摇头,但凡是喝醉酒的人一般都会说自己没醉,这个家伙也是这种状况。

    不一会儿,管佳就已经将两坛陈年的花雕搬了进来,酒坛子还挺沉,不过管佳看起来点儿都不累,这让顾清书有些不理解。这不是女仆么?哪儿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这就是他不懂了,女仆还是女仆,不过是五阶武者女仆。

    木甲术有一个好处就是造出来的机关威力可以胜过自己很多,不过就算是胜过自己,那也最多过自己本身修为的两阶之内,而且若是造出一个极限来,就只能造一件这样的机关出来。

    凡是有利就有弊,鱼与熊掌不可兼得,阴阳先生窥视天道要五弊三缺,那偃师越级制造机关人也要付出长时间内没办法造出同样的一个机关人的代价来。

    要知道,虽然说这年生天星阁成了江湖暴户,一下子多了一大把的五阶武者,可是江湖上的五阶武者还不算是大路货,管佳无论是放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横扫一大片的。

    “咚!”老李将一坛酒狠狠地杵在坐在对面的顾清书的面前,把他吓了一大跳。老李瞪着眼睛,满脸杀气地说道:“喝!!”

    顾清书再次被吓得哆嗦了一下,心想你既然都这么说了,我要是还不喝就是明白了不给你面子,不给你面子的话,看你这个表情~~应该是要把我给活吃了~~~

    只见他艰难地把手放在酒坛子的封口上,闭上眼使劲一扯就扯掉了,顿时酒香味飘在空中,勾起了另外二人的酒虫来。他将酒坛抓了起来,看了看老李,又看了看倒在地上酒疯的月溟,然后放下了酒坛,拱手道:“李先生,晚辈先干为敬!”

    于是乎,顾清书鼓起勇气抓起酒坛子,抢在老李的前面猛抽了一口,然后把酒坛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豪爽的大喝了一声:“好酒!”

    可就在这时,顾清书的表情越来越不对,那脸虽然没变,可是那眼神却变了,变得十分的锐利,似乎让他盯过之后就会被彻底看穿心事一般,那一头长因为喝酒变得有些凌乱,可在此同时又能给人一种邪魅的感觉。

    喝酒前后,恍若别人!

    “李先生,对兵法可感兴趣?”顾清书很镇定地摇了摇手中的酒坛,眼神十分锐利地盯着老李道,“行军打仗,兵行埋伏,还有机关算尽。”

    “感兴趣,当然感兴趣。”老李笑了笑道,用同样的眼神回击过去,二人的心理战便开始了,“没想到状元郎也要关心军事,我还以为所谓的状元郎就是呆在翰林院过一辈子的呢!”

    “呵呵,李先生说笑了,俗话说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晚辈能够考上状元,多亏了这些书籍给了晚辈较为渊博的知识。”顾清书苦笑了一声,“考上了状元,却因为不接受当朝的几位大臣的提亲,一直就呆在翰林院,做一些清闲的工作。”

    月溟和老李的眼睛同时一亮,这个家伙是空有一身的报复却不得志,如果在这个时候将他拉拢,绝对是在灭杀天星阁时的一大助力。

    况且,顾清书还十有**是一个鬼才,鬼才是什么概念,就是当年的老李那样,而且还更牛,他连力都不用出,仅仅用脑子就能雄霸天下。

    月溟一下子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坐到了顾清书的旁边。

    “顾兄胸怀大志,小弟明白。”月溟拿起顾清书的酒坛喝了一口,说道,“顾兄何苦拘泥于一个小地方呢?”

    顾清书再次苦笑了一下,又喝了一口酒道:“贤弟不知,为兄还有父母亲族在拜月,我若是去了别的国家为官,那我的父母亲族怎么办?”

    “若是我能给顾兄一个机会一展宏图,顾兄可否为小弟献计献策?”月溟开门见山道,“实不相瞒,我父母为天星阁所杀,我想为父母报仇却苦无门路,实在是因为天星阁实力雄厚,再加上天星阁和天梁帝国官府勾结,我本以为报仇无望。”

    “哦?贤弟还有这般辛酸往事?”顾清书惊讶道,但是脸色又迅黯淡下来,“天星阁是么?若是给我一支军队,我就能把它打下来,可是我没有。”

    “刚才我不是说了么?我可以给顾兄一个一展宏图的机会,让顾兄领兵作战。”月溟在酒精的作用下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似的,那种风范,王者的风范从他身上散出来,无不让人惊服,“跟着我。”

    老李沉默了,他不再说话,将这个机会让给了月溟。因为未来要去和天星阁死磕的,是月溟而不是老李自己。况且,如果能够得到这个人才,绝对是一大助力。

    “贤弟想要推翻现在的拜月帝国,想当皇帝?”顾清书看着月溟的眼睛,那是认真的神情,顾清书知道月溟没有说谎,他是真的想要拉自己入伙,“然后就可以利用拜月帝国的帝**去报仇?”

    “顾兄没有弄懂我们是什么么?”月溟笑了起来,将来酒坛一饮而尽,“我们可是机关师,我一个人就代表着整个机关军团。就是说,不用什么帝**,跟着我,你就有一个不知疲倦的无敌军团。到时候,任你挥!整个天下,予取予求!”

    这个条件,无论是放在任何一个有这方面的志向的人的身上,都是一个诱人的条件,一展抱负,操纵一支近乎无敌的军团,甚至到最后可以站在世界的巅峰上。

    顾清书笑了,由衷地笑了。

    “哈哈哈!”顾清书看了看月溟,又看了看老李,大笑道,“看来今日我顾清书是遇上了贵人,承蒙李先生和墨贤弟青眼,若是不嫌弃清书的话,清书愿意为贤弟献计。”

    说实话,老李和琅玕树都很担心这两个人醒过来之后还会不会记得现在生的事情,毕竟都是喝醉了酒,性格大变,现在就像是另外的两个人在谈话似的。

    “现在整个天幻大6乃是三足鼎立的状态之中,也就是说罗刹、拜月和天梁三大帝国。其中还夹杂着许多小国。”顾清书说道,“现在的天星阁总部是在天梁帝国帝都,要是公然在天梁帝国帝都闹事,本来官府已经不会善罢甘休,再加上天星阁与官府勾结的话。”

    “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的。”月溟补充道,“所以说,我的计划不是占领拜月,而是利用拜月。”

    “我明白了,贤弟的意思是,利用拜月,让拜月和天梁之间生战争,然后让拜月的帝**牵制住天梁的帝**,这个时候,我们的机关军团就可以长驱直入,所向披靡。”顾清书顺藤摸瓜,直接将月溟的整个计划摸熟了,“可是,有一点你没有想到么?”

    “什么?”

    “虽然天下大势乃是三足鼎立,可是这其中仍有许许多多的小国家,特别是天梁帝国,他的附庸国很多,几乎在其周围的小国都是天梁的附庸国。”顾清书分析道,“贤弟的这个仇,虽然很不好报,但也不是不能报。”

    顾清书这句话的意思是,这个仇在他的帮助下可以报,而且,他有计划。

    “顾兄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

    “你看,天梁国可以利用周围的附庸国,那我们也可以利用江湖上的名门正派,联合打压天星阁。”顾清书解释道,“如果你的目的只是天星阁,而不在乎其他的话,就任由拜月被天梁吞并。如果你的目的不只在于此,那么到那个时候再搭救拜月是很困难的,这种想法只有放弃。”

    顾清书的眼神渐转神秘,似乎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计划。

    “贤弟现在应该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和公主成婚。”顾清书语出惊人,把正在喝酒的老李都给吓了一跳。

    “和雨唐成婚?可是皇上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提赐婚的事情,我怎么能……”月溟的脸非常的红,不知道是喝了酒还是因为有点害羞的缘故。

    “贤弟应该自己去和皇上提亲,我听说贤弟和公主相识是公主出逃在外的时候,那贤弟知道公主为什么会出逃吗?”见月溟一脸的不解,顾清书便继续解释道,“公主那个时候已经有了婚约,多半没人和你提起过,因为现在的公主是真的爱上你了。”

    “婚约?”

    “公主之前和宰相大人的公子已有婚约,可是因为公主抗拒,婚事一直就拖着,到后来皇上当朝赐婚,要公主嫁给宰相大人的公子司马南。”顾清书说道,“于是,公主出逃了。”

    “所以那个时候雨唐才那个样子的~~”月溟觉得有点愧疚,自己和雨唐明明就是互相喜欢的,但是却因为他要复仇,差点就葬送了雨唐的幸福。

    “可是现在却是个好机会,成为驸马爷,这样子你就有更好的机会去接近帝**,甚至可以利用皇上对公主的宠爱,一举夺得帝**的控制权。而现在帝**的副将之一,就有司马南。”顾清书眼神中闪烁着兴奋的目光,“所以说,在那之前,你肯定会去做一件立威的事情。”

    “顾兄是如何知道的?”月溟不解。

    “因为我考上状元的时候,因为拒绝了好几个当朝大臣的提亲而被怀恨在心,第二天就在朝堂上给我派了几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就是这么被陷害的。”顾清书痛苦地回忆道,“可是贤弟却不一样,我相信无论是怎样艰难的任务贤弟都能应付,机关师这个名头可不是摆在那里看的。”

    “当上了驸马,立了威,掌控了帝**之后,顾兄还有没有其他的打算?”月溟问道,“下一步就是直捣黄龙?”

    “山人自有妙计,如果现在就告诉你的话,岂不是太没意思了?”顾清书笑道,“贤弟若是这第一步都做不到的话,那后面的可都成了白搭。”

    顾清书说罢大笑了两声,然后站起身来说道:“时间可不早了,我要回去了,李先生、墨贤弟,告辞!”

    “这么黑,我怕待会儿外面可能有危险。”月溟也跟着站起来道,“管佳,去把顾公子送回去,千万要保证他的安全。”

    “是,主人。”管佳保持着那灿烂无比的笑容,起身走到顾清书的前面,恭恭敬敬地道,“顾公子,这边请。”

    “有劳管姑娘了!”顾清书拱手称谢,然后和管佳一起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老李开口问道。

    “如何?”

    “很好。”月溟答道,“几乎是完美,我想要的军师就是这种类型的。”

    “哈,他虽然仅仅是这般年纪,可是学识渊博,分析天下大势,出谋划策非等闲之辈。”老李笑道,“我真的很好奇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这个嘛?嘿嘿,这可以说是管佳的功劳。”月溟笑吟吟地和老李讲述了管佳和顾清书之间生的小插曲,“够可怜的吧?”

    “其实你也可以让他如愿以偿的。”老李的口气很认真,“只要你学习勤快一点,等到你学会了情感的木甲术,不就可以让他们俩相爱了么?”

    “舅舅你开玩笑呢?人和机关人相爱?”月溟表示无法理解这种形式的爱情,“我不懂,不过要是顾兄他一直都不改变主意,不会爱上别人的话,到时候我就让她拥有感情。”

    老李低下了头,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是因为刚刚月溟的那句怀疑“舅舅你开玩笑呢?人和机关人相爱?”将他古井无波的心触动了。

    是的,老李之所以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找过老婆,并不是因为他实在是太邋遢了,而是因为当年他就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一个机关人,才导致他现在终身不娶的。

    当年的老李,人称鬼才李贺,乃是天幻大6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他率领机关众,打压江湖上各大邪恶势力,好不威风。

    当然,那个时候老李意气风,本身长相就是帅得掉渣的那种,只是现在邋遢了看不出来罢了。很多的少女都迷上了传说中的鬼才李贺,要是老李哪天驻扎在某个城镇附近,那附近的家族会纷纷赶来求婚,求他收自己的女儿为妻为妾。

    可是,无论是哪种类型的美女,长得再漂亮的,再温柔贤惠的,他一概不理,实在是因为怕麻烦。可能这也是他是个懒鬼吧,兴许他从一开始就是个懒鬼,只是在世人眼里时,他是那么的意气风、风流倜傥,再加上一些三姑六婆的传说,这话就越传越玄了。

    于是,老李制造了一个有情感的女性机关人,对外宣称他已经结婚,终身不会纳妾。本来是解决麻烦的一种好方法,到后来老李却爱上了这个有情感的机关人。

    别看老李是鬼谷流机关师,他在外游历多年,学习了各种各样的机关术,除了偃师一族的木甲术可以赋予机关人情感,还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赋予,那个机关人用的阴灵附体。

    阴灵和死灵不一样,偃师召唤的死灵进入机关人身体,乃是死者的灵魂。而老李学过的阴灵附体,乃是一种至阴至邪的方法,引来的不是死者的灵魂,而是怨魂冤魂,统称恶鬼。

    老李当时想的是这种方法搞来的机关人自己肯定不会把她咋滴,当她是个花瓶就是了,而且这种法术坚持的时间不长,最多就是五年,五年之后就说妻子死了终身不娶,这下子更简单。

    谁知,那阴灵的怨气不深,每天跟着老李过着清淡的生活,到后来竟然清除了怨念。然后,慢慢地,老李的视线集中到了她身上。

    后来的故事,我不讲,你们也能猜得到了。老李和那个机关人相恋,五年之后,阴灵散去投胎,老李痛苦不已,在她逝去不久后自暴自弃,才来到了拜月国当了个清闲无聊的钦天监。

    月溟本来还想继续说下去的,但是看到老李一脸的痛苦,就知道自己可能是哪句话没说对把他当年的某些痛苦记忆勾起来了,正所谓往事不堪回,这个时候就不要打扰他好了。

    月溟行礼告退,回到了自己房间,心中想的尽是雨唐的倩影,以及顾清书提及的计划。

    真的要么?为了复仇而结婚,而不是真心的去向雨唐求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天幻仙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酒粥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粥散人并收藏天幻仙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