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幻仙机 > 第二十二章 找奸细

第二十二章 找奸细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人这么说过,命运就像魔兽争霸里女巫的减,总是在你打得正上劲的时候放出来恶心你一下。 而月溟说,命运就像朝堂上的宰相,时不时放一句话恶心你一下,可恶至极。

    其实这句话的原型是菜青虫来着~~?

    此一战过后,却已是春季。百花齐放,万紫千红,大地上满是生机勃勃。

    月溟率领的机关大军在与南蛮国先头军的交战中大获全胜,本来是想要将南天寨的弟兄们招安进入朝廷成为正规士兵,但是被南叔一口拒绝了。说是兄弟们过惯了山里自由自在的生活,受不了军队里面那种无聊的生活。‘

    于是,月溟便拉着一帮子机关兽回了帝都,还在大街上大摇大摆地招摇过市,大家都以为是马戏团,可是又转念一想……哪家马戏团能有两千多只野兽?老鼠满街都是,让人看了不得不怀疑一下最近是否爆了鼠疫。

    到了最后,还是那句话:拜月神降临啊!!

    看到街上居民的那种无限崇拜但是却有些怀疑的表情,月溟打心底鄙视他们,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终于有了这一天——他可以骂城里人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了。

    月溟回拜月的第一件事情,是去看雯儿,给她带了许许多多的机关玩具,以及一些好吃的伏羲郡特产。看到雯儿那天真无邪的笑容,听到雯儿甜甜地叫一声“谢谢哥哥”,月溟顿时觉得心里平静了许多。

    毕竟他马上就要去面对恶心的朝臣们了。

    至于雨唐,皇上没敢说她,怕她到时候又哭了,在御书房里大闹就不好了。于是没有追究雨唐偷跑出去的责任,本来有月溟在也没出什么岔子,皇上现在可是很信任月溟的。

    月溟在皇宫门口接到了热烈的欢迎,庆祝平夷大将军凯旋归来,并且创造了军事史上的一大传奇——真正的不费一兵一卒将敌军全灭,简直是天降神兵!

    说这句话的是那天在朝堂上带头挤兑并且羡慕嫉妒恨月溟的御史老头子,虽然这个时候他丫的见风使舵、无耻谄媚地来讨好月溟有些恶心,可是也因此月溟和清书也排除了御史糟老头子是奸细的可能性。

    宰相虽然挺恶心的,不过在这之前便已经排除了是宰相的可能性,那剩下的月溟二人怀疑过的就只有大司马刘千了。

    一说到刘千,这个人貌似在庆功宴上始终没有到场啊。就连皇室成员今天都是来齐了的,你一个小小大司马算个屁啊!竟敢摆谱?

    于是,醉酒的月溟根据大司马刘千如此反常的行为推断出以下几种可能:

    a、他老婆生孩子,来不了。

    B、他这几天拉肚子。

    c、他装逼,他摆谱。

    d、他是奸细!!

    前两种可能被月溟自己一口否决,他老婆早死了,怎么可能会有孩子?而一名五阶武者又怎么会拉肚子呢?

    而第三种可能也被否决了,他一个大司马,没理由会在皇上面前装牛逼,更不可能在当今最牛逼人物墨大偃师面前装逼了。要知道御史老头子都已经开始谄媚拍马屁了。

    也就是说,第四种可能的可能性很高!大司马刘千十有**是奸细,这样的话很多事情就可以解释清楚,关于南蛮军的情报的问题,以及为什么南蛮军会知道帝**秘密幻境练兵的时间。

    掌管军事的最高长官竟然是敌营派来或者是收买的奸细,这是一只比宰相司马允都还要大的蛀虫啊!

    但是既然没有确定就不能说肯定是,现在只能推测说刘千的可能性最大,但是也不排除这个奸细其实一直隐藏的挺深,抑或是干脆不会在朝堂上出现。

    在三国杀里面奸细其实挺造孽的,不仅要装逼装成忠臣,还要先帮着主公杀反贼,然后杀忠臣,然后杀主公,又累又不讨好。

    只不过现实中的奸细就不一样了,他们日子可以过得很舒服,和主公成为朋友,太要好了干脆就不做奸细了,不要好一剑砍了,然后扬长而去。

    正是因为奸细的这些特性,使得想要找到奸细的人根本就无法找到其踪迹,要知道装逼的人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特别是这种又会隐藏又会装逼的特级奸细。

    想到这里,月溟第一次在喝醉酒的时候皱起了眉头。看抬起头看了看顾清书,原来两个人想到了一块儿去了,清书现在也是眉头深锁的状态。

    适才三位皇子都来找过月溟,隐晦地表明了拉他入伙的想法,毕竟月溟这个机关师现在已经是锋芒毕露,仅凭两千只机关兽就能灭掉四万多敌军,他现在若是进入某个皇子的阵营中去,那绝对是巨大的助力。

    清书知道会有这回事儿,便在宴前告诫过月溟不要接受他们的邀请,千万要婉言拒绝了,不然以后会被卷入大风浪中去,那样的话复仇的事情会越来越远。

    月溟一听这话便明白了,便将每一个皇子的邀请都拒绝了个遍,幸好他没有酒疯,不让要是骂起了人来,这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三位皇子其实明白,自己的小妹很讨厌自己,肯定是不会让自己的丈夫跟着他们“鬼混”的,到时候在皇上面前告上一状就不好了。可是同时他们也明白,墨月溟对于这场皇位斗争是多么的重要,基本上可以这么说,得墨月溟者得天下。

    这么说虽然夸张了一点,不过现在的局势确实是这样的。月溟在谁的麾下,那他的战功就会有一部分算在谁的头上,战功在皇位的斗争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那月溟同时也重要了起来。

    可是月溟没兴趣,从一开始他就对此毫无兴趣,一直在避免和皇子们见面。当然,除了那个二货之外。

    当然,他们也适时收了手,他们都知道现在在月溟身旁大声呵斥着的那位小姑奶奶多么恐怖,他们哥儿几个谁没有吃过她的苦头?

    思考了一会儿关于奸细的事情,越想越觉得气人,便想直接去告诉皇上有奸细的,可是清书却拦住了他。

    “以皇上的那个智商,明显很早以前就现了有奸细,但是他没有揭穿,就是为了让三位皇子将他找出来,现如今他肯定也知道你我察觉到了一点端倪出来,但是你知道为啥他现在还是只字不提呢?”清书劝道。

    “为啥?”月溟脸红彤彤的,现在已经是醉酒的状态了,清书也没指望他现在这个几乎失去思考能力的样子能猜出来这是为什么。

    其实月溟的醉酒还要分几种,变得比平日的天然呆还呆的现在是一种,而原先在月夜中邂逅顾清书也是一种,只是月溟自己没察觉到罢了,老李是知道的很清楚的。

    “皇上想让我们把奸细抓出来。”清书小声地贴着月溟的耳朵道,“想必那个奸细已经潜伏多时,皇子们这么久都没有抓出来,皇上只好把这个功劳给你了。”

    “为什么要给我?”月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现在是一个以两千机关兽歼灭敌军四万的牛人,多给你一些功劳,就能把你提上高位,这是皇上的主意,也是你我想要的结果。”清书继续小声道,“你这样的牛人,别人没法子陷害你,你强而且你又是驸马,再加上你这性格,你肯定也不会有叛国之心,你这样的人站在高位是最好的。”

    “哦~~你的意思是不是这样子皇上操控国政就会更方便?”月溟有些理解他的意思了。

    “孺子可教也,原来你在醉酒中也可以做到思考这么高难度的事啊!”清书打趣道,“放心吧,我顾清书永远都是你的智囊,有什么事我会为你解决的。”

    “你真厉害!”月溟拍了拍清书的肩膀,“清书你也放心,就冲你这句话,从今起由我墨月溟的,就有你顾清书的!”

    月溟和清书二人相视而笑,心照不宣,都明白了对方对自己的珍视,又继续应付着各种各样的官员敬酒,以及想把他们家的女儿许配给清书(谁敢来找月溟这个准驸马爷,想死了不成?!)。这个时候的清书感觉自己又像是回到了刚刚考上状元的时候,意气风,同样是百官来找他提亲。

    那个时候是婉言拒绝,而今天,他终于可以大大方方地、牛逼哄哄地、深情款款地说一句:“谢谢大人的好意,但是我已经有了心上人了。”

    清书觉得这一切都是拜月溟所赐,为了月溟他可以万死不辞。于是,他心里又有了几个计划,可以将月溟推上大6的顶端,只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出那个奸细,将他交给皇上。

    大脑全运转,各种计划纷纷出台,现在清书看谁都像一个石头,一个用来踏脚的石头。

    第三天的朝堂上,清书已经准备好了将那个奸细当场抓出来,而且,证据他都已经准备好了,虽然这是伪造的,可是这也是为了引出真正的证据而准备的。

    他觉得,这样至少可以将那个奸细逼得讲出真话,这种当奸细的肯定都是没骨气的人,不然是不可能被他国收买的,而且还是南蛮那样的小国。正是米粒之珠也放光华,那种小国本来就是米粒之珠,被那种米粒之珠收买去的奸细肯定没啥骨气的。

    可是,这次的早朝,却让顾清书大大地摔了一个跟头。

    昨日,墨月溟和顾清书二人都迎来了春天,墨月溟直接因为此战被封为兵部侍郎,赏赐黄金万两,各种药草材料上万斤,帝都城内官邸一座,并与雨唐公主缔结婚约。

    而顾清书的功劳也不小,被封为翰林大学士,同样是黄金万两,不过没有药草材料,官邸倒是有一座。

    今天早朝刚开始时,清书便上前进言了。

    “皇上,臣和墨大人在抗击南蛮军时现了几处可疑的地方,希望能在朝堂上说个清楚。”清书采取的是单刀直入的策略,直接掀起朝中的轩然大波,然后浑水摸鱼,乘乱势抓出奸细,让他供出主谋来。

    清书想过,如果旁敲侧击,可能会把某些铁证抓住,可是却会失去更多的情报,毕竟旁敲侧击没有这种单刀直入来得快,现在的时间就是情报,多拖一会儿,情报就会多传出去一点儿。

    别的可以任由拖,可是情报不能拖!

    “准奏。”皇帝面无表情,像是事先就知道这件事情似的。

    “这是在我军俘获一名俘虏时,臣想到的。为何敌军会刚刚好在帝**在幻境练兵的这两个月动进攻?”清书说道,“这一点很可疑,为什么不是两个月前,也不是两个月后,偏偏是帝**幻境练兵之时。”

    众朝臣议论纷纷。

    “还有一点。”清书补充道,“那个俘虏向我们招供时,说他们南蛮并不是要对伏羲郡进行偷袭,而是派他们作为先头军打头阵。那么,为什么那个时候刘大人提供的情报不是袭击,而是偷袭呢?”

    朝堂哗然。

    “除了这几点,我也想问一句,国难当头,请问各位大人在干什么?”月溟有些愤然,“总不会是因为怕损失兵将,所以就连普通的部队都不派?”

    “我记得那个时候墨大人是不领一兵一卒前往伏羲郡的吧?而且墨大人也是答应了的。”刘千讥讽道,“怎么,大难临头了,就露出了小孩子心性?害怕啦?”

    “我不怕死,我怕的就是拜月江山被你这种蛀虫给坏了!”月溟喝道,“大好男儿何惧一死?刘大人,别忘了,你可是大司马,国家的军事就是拿给你当儿戏的?”

    “儿戏?呵!墨大人,这貌似把军事当儿戏的,是您吧?”刘千反激道。

    “儿戏?三千机关兽歼灭四万人,刘大人,给您三千只机关兽,您打得过四万人?”月溟恨恨的道,“就说这点吧,刘大人,给您三千普通士兵去歼灭敌人接近于帝**水准的一万人,您又打得过么?”

    刘千被瞬间沉默,只是哼了一声,然后道:“墨大人和顾大人说了这么多,究竟是想说什么?不会是只想在朝堂上打击本官吧?”

    月溟和清书同时笑了起来,心想就等你这句话。

    “当然不是。”清书笑道,“我们说了这么多,也就是想说明这一点,百官之中,有奸细。”

    此话一出,朝堂上立即是炸开了锅,众臣议论纷纷,都在讨论那奸细究竟是谁,从宰相到太监一路怀疑,不过谁也不敢说出来,毕竟谁也没有证据。

    但是此话一出,众朝臣人人自危,朝廷出了奸细可不是小事,这种时候逮着谁可疑那就是死,哪个不是神经紧绷的状态?

    刘千面不改色。

    “刘大人,我想问问您,前天为墨大人庆功之时,你在哪里?”清书终于说到了正题上,“前天晚上,皇上和诸位皇子都到了,你怎么敢不来?”

    刘千淡淡地一笑,道:“前天晚上?本官在啊!顾大人若是不信,可以问问李大人还有王大人,前晚我可是一直都坐在二位大人身边的。”

    户部尚书李渊连和吏部尚书王鹤茫然地点了点头。

    这种情况,清书也预料到了。他可是在一天时间内用尽全力将各种各样的证据搜集到手……呃,虽然是假冒伪劣,或者说是凭空捏造出来的,不过这些假证据却可以通过清书的套话,将真的证据套出来。

    清书之所以敢动,是因为坐在金銮殿上的皇帝到现在为止一句话都没有说过,那公鸭子也没有话,这也就等于是皇帝默许了月溟、清书二人的行为,今天你们俩就把这个奸细抓给朕看看吧。

    “前天晚上我和墨大人却没有看到您,在皇宫门口迎接的百官中也没有您,宴会上的宫女太监们也都说没有看到您。您还狡辩什么呢?”清书笑了笑,道,“皇上,恳请将证人带上殿来。”

    “带上来吧!”皇帝仍然是面无表情。

    不一会儿,一名蓬头垢面、身着囚服的男子被两名侍卫带上金銮殿上,让他跪在了地上。

    “所跪何人?”皇帝那威严的声音响彻整个金銮殿,吓得那人浑身抖。

    “万……万,万乐丹……”此人战战兢兢地说道。

    “完了蛋……还真是个有趣的名字……”老李大笑道。

    “完了蛋…这个…万乐丹,你有何话要说?”就连皇上都差点儿把他的名字给念错了。

    “皇上,此人本是南蛮人,被南蛮祭司青竹依派来刺探我国机密,收买的,就是我们的大司马,刘大人!”清书解释道,“万乐丹,我说的对不对?”

    “是是是……小人就是南蛮人,青大人派来的……奸细……”万乐丹一字一顿地道,貌似要说完这段话是多大的挑战似的,“刘,刘,刘大人就是我们的内应……”

    刘千笑了一声,道:“请皇上明察,臣不认识这个人。”

    皇帝也笑了一声,不知道他是看穿了这件事情还是怎的,道:“那你证明给朕看。”

    “我叫什么名字?”刘千笑了笑,又对万乐丹问道。

    “不知道……”万乐丹耷拉着脑袋,下意识地答道。

    这下可真是完了蛋了……这句话回答的太他妈有才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天幻仙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酒粥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粥散人并收藏天幻仙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