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布衣太岁 > 第二章 严于律己

第二章 严于律己

作者:长情了余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消失在街角的少年身影,天书院教习的脸上布上了一层寒霜,他想要拂起袖子将压力带给人们以宣泄情绪,然而很多人的目光已经注视到了这里的异样,所以这让他的情绪很不好。 ≥

    他能感觉到少年想要传递给自己的意思:或者对您的产生了很多的不愉快,但这是你的事情,而不是我的。或者朝试百子的名额对那位贵人真的很重要,但那是属于我的东西,所以我有权利决定它的归属问题。

    他身后一名教习的脸色也很阴沉,微微颔,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就这么让他走了?”

    他知道那名教习的意思,面色微沉说道:“我原以为不过是一介寒酸布衣,现在才知道,这少年可不像其他人那样骨子里透着卑微,他很骄傲,骄傲到竟然敢拒绝踏进我天书院的门槛,那也怪不得我们。”

    随即,话音一转。

    “如果你非要为那位贵人拉回点颜面的话,大可以去律己司喝茶。”

    那名教习还想说些什么,然而当他忽然听到“律己司”这个词,不由一惊,收回了将要出口的话语。

    律己司本是大明国吏部下一个看似不起眼的机构,随着太宗明皇开始执政,由他老人家宠信的曹正淳一手打理的律己司顿时变得不一样起来,不知道有多少不守政律者或是不忠于皇室的老臣旧将,在那终年死气缭绕的建筑里莫名死去。

    渐渐的,这个机构开始与开国时便已存在的天狱司齐名,令明廷官员权贵闻风丧胆。

    天书院虽然不在律己司的管辖范围内,可朝试可关乎于未来大明数十年的官海沉浮,最令这名教习不安的是,律己司比天狱司还要不讲理,遇着朝试问题,更加不论缘故,如果他真的要出手拉回贵人颜面的话,那只怕真得会被请去喝茶了。

    ······

    顾笑生认真的检查着手中的宣白信纸,确认了并无任何错处后,他将信纸认真地折叠好放到怀里,轻呼出一口浊气。

    其实他很不理解昨天生的事情,明白自己是登第朝试百子,按理说应该风光无限才对,怎么最后变成了现在这种局面,他更想不明白,天书院明明有很多种办法让那位贵人了心愿,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这种让人很不愉快的方法?

    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他不再继续去想,只是想着等下该如何将明天的房钱续上,钱袋里的银两已经支撑不下他在这个繁华的东京城逗留了。

    于是顾笑生起身离开这所落脚的客栈,在街边小摊买了一个白馒头细细吃着,吃的很慢也很开心,因为这是他十几年日日夜夜里吃过的最好粮食。

    这处街道距离天书院不是太远,不需要太过用心便是能清楚看到那座墨玉院门,他一面细细吃些馒头,一面看着远处的天书院,心里有着微酸的情绪,他知道这种情绪从何而来,但是他不后悔。

    那是属于他努力得到的东西,没有谁可以用权势用大义来劝他放手,这不是自作自受,而是关于尊严的问题,所以为了维护自己在别人看来非常可笑的尊严,他决定把朝试百子之名注销,这样即便那位贵人再有滔天权势,也不能抢走属于自己的东西。

    白馒头很香,也很少,吃起来很容易。顾笑生趁着吃馒头的时间向着摊主打听到了律己司所在的方向,然后仔细地咀嚼最后一口馒头,意犹未尽地将其吞进腹里,向着律己司走去。

    他没有注意到,当摊主听及律己司这个字眼时的面色,是有多么的惶恐。

    东京城真的很大很繁华。

    街道两旁店厮林立,顾笑生行走间,身前身后是一张张或喜或忧,或苍迈或风雅,或懵懂或世故的东京城民面庞,车如流水,马如龙。

    远处的护城河上,群帆如云,画舫凌波,河两旁的长街上,有来自南方的虎骑,隔着极远,都能看到那些烈虎上骑兵铁甲反射出的冰冷光泽。昊天神辉洒落而下,有龙头马身的异兽正拖着一辆华美的飞辇划空奔过,远处的城墙处有神武大炮正泛着金属质感,更高的天空上,有巨大如山岳般的天舟缓慢地驶过云雾,代明皇巡游四方。

    这里是大明的陪都,虽比不上应天神都的万千繁华,却也有无数穷酸苦民难以想象的神奇画面,让人沉醉不可自拔。

    东京景观近在咫尺,触手可及,可顾笑生却是没理会这些奇景,他按照摊主所讲的位置一路寻找,终于一处不起眼的西城角落找到了律己司司门。

    ······

    时至正午,炽热的阳光照耀在律己司门前的神兽与铁栅栏上,反射出阴森森的光线,让人不禁产生出一股压抑鬼魅的感觉。

    “为什么?”

    顾笑生站在律己司门前,看着眼前身着黑袍的律己司官员,沉默了很长时间后问道。

    他垂在身畔的双手渐渐握紧,脸有着苍白,不知道是多日少食还是愤怒,或者兼而有之。当他被这名官员告知自己不可注销朝试百子之名,甚至连律己司的大门都没有踏进一步时,他真的很愤怒,比昨天在天书院前受到羞辱与嘲讽时还要愤怒无数倍。

    因为他对道听途说的律己司风气抱有很大的期望,虽不能替自己伸冤明身,至少也可以将朝试百子的资格注销,而所有的期望在被拒之门外时,尽数化为了失望,他为之维护的尊严,现在看起来都成了笑话。

    他需要一个解释,连选择权力都不给自己的解释。

    黑袍官员静静地看着顾笑生,沉默了片刻后说道:“你得罪了一位高高在上的贵人,我们不能注销你的朝试百子之名。”

    顾笑生听出了对方话里暗含的潜台词:那位不知名的贵人连我们律己司也惹不起,所以不能注销你的名额,因为只要这名额还在,那位贵人就可以用其他方法得到它,而你寒窗苦读十几载换来的成果也将成为别人的嫁衣。

    顾笑生听完这番话。沉默了会儿,然后转身离去。

    吱呀······

    黑袍官员注视着他的离去,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关上大门,走向不远处的厅堂,向着书案前的一名男子员问道:“为什么?”

    他脸上的神情铁青异常,很明显要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

    男子面无表情,眉若细纹,阴柔若沉,听着黑袍官员愤怒的质问,微微皱眉道:“你这是向本官询问的态度?”

    黑袍官员闻言一窒,指着深红大门说道:“我们是律己司,太宗皇帝一手提拔重用的律己司!多少愚民官员甚至神庙里的神官都在我们律己司生不如死,那我们凭什么就因为一个贵人而丢弃该有的骄傲?”

    “死在律己司的贵人还少么?”

    原来,他不是在为顾笑生而感到愤怒,而是为了折了律己司的尊严而感到愤怒。

    男子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位贵人与别人不一样,座也惹不起!”

    黑袍官员闻言一怔,过了会儿才醒了过来,问道:“是那位贵人?太宰?严相?”

    男子摇摇头,声音微沉说道:“都不是,是一位太史。”

    “我大明太史遍地走,死在律己司大牢里的更是不计其数,难道座会怕一个太史?”

    男子沉默了片刻后,说道:“一个小小太史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姓杨。最重要的是,他有个妹妹在华清池里脱裳为妃!”

    于是黑袍官员脸上的愤怒烟消云散,想起了一件陈年旧事。

    ·····

    无论东京或是应天神都有很多人知道,大明有个杨贵妃。

    那个杨贵妃不是修行人自然不是很强大,但所有人都认定,她强大到让他们可以心甘情愿地低下身子,因为明皇非常宠爱她,甚至可以将开国皇帝留存下来的华清神池为她开放,只为博卿一笑。

    贵妃有个哥哥叫杨素,不过身在太史位,却是可以一言搅动风雨,神都里没有人可以招惹他,即便那些修行强者,见到他也要退避三舍。

    但这不关东京的事。

    可在几个月前,十年转京的日子到了,明皇遵守太祖皇帝立下的规矩而来到东京小住数月,贵妃自然随驾,由镇守东京的燕王作陪。

    那杨太史想要一个朝试百子的名额,也不算过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

布衣太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长情了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情了余生并收藏布衣太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