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布衣太岁 > 第四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四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作者:长情了余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看来你们也有怕的事情。  ”

    顾笑生注意到了老者微蹙的眉头,笑的很是开心。

    只是这种表现出来的笑容,有时给人的感觉便是撕心裂肺。

    老者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说道:“你很能逞强。”

    顾笑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被贬低,总要做出些回应,他想了想后认真说道:“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

    其实这样说有些可笑,算是默认了老者的说法,但他还是要坚持自己的内心。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真正对另一个人的伤痛感同身受,顾笑生他万箭穿心,他痛不欲生,也仅仅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他可以不懂别人怎么想,但他需要懂自己。

    老者看着他,眼中的情绪有些复杂:“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骄傲,骄傲到可以拂了我家大人的颜面还能安稳活在这世上,这是多年未有的事。如果你要是能够修行的话,我甚至会相信你可以骄傲到与门阀子弟争高下。”

    “可你连玄门心海在哪里都不清楚,这是很可悲的事情。”

    顾笑生沉默了一会儿后,认真说道:“谢谢,但我要纠正你的说法,我知道所谓玄门心海是什么意思,只是还不曾修行而已。而且我也很坚信,我不是不能修行,只是时辰未到而已。”

    当今世上,有先贤感悟天地痕迹而创道修行,学道理而开心智,讲至义而明天命,借识念借天地之力,敲响众妙玄门,以元气淬炼身体,由玄门开始,游经奇经八脉至心脉命海。由内而外,改善皮肤毛再到筋膜肌肉,修到朝朝暮暮不畏严寒酷暑,力有百均。

    天地元气洗去一身尘埃,故名洗尘。

    这只是修行的第一步,顾笑生确实连怎样吸纳天地元气都不理解,但不妨碍他知道这些。

    老者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好像并不是什么乡野鄙民,因为他们根本不懂这些,我很好奇你的出身到底在哪?”

    顾笑生咧嘴一笑,说道:“那也只是我的事情。”

    老者眉头微微蹙起,少年已经不止一次说过那句话了,所以应该是强调某件事,于是他沉默了很长时间后,眼中方才划过一丝明悟:对方其实在说,这些无关紧要或催心万分的事情,与你何干?

    他有些不悦说道:“偌大的东京城已经没你容身之所,你骄傲到极点又如何?”

    顾笑生摇摇头,直身向着街对面走去,随着西下的夕阳走向更远处。

    老者注意到,他的身子从未低过,头昂昂抬起,平视着街上的人群与远处的夕阳。

    暮晖照耀在少年的身上,仿佛将落寞疲惫燃尽。

    ······

    铭刻黑孔雀的马车依旧停在街道角落,那匹龙头马身的异兽骄傲的微昂着头,百无聊赖。老者的情绪也不像它那般,眼里满是浓浓的不解与冰冷,喃喃自言自语:“那位到底要做些什么?”

    在不远的巷口,一辆马车从柔和暮光里驶了过来。

    老者像是避嫌一般,身影疏忽间便是掠进了车厢里。

    那辆忽然出现的马车要比老者这辆矮小的多,甚至显得有些简陋,紫金为帷,前方拉车的马匹也很矮小,毛色赤红,像浓的化不开的鲜血一般。

    随着马车的走近随着赤马的走近,老者与异兽都是变得不安起来。

    那只赤马感受到异兽的存在,缓缓转过头来,看了它一眼。

    在这一刻,异兽再难以保持住具有真龙血统而高贵,看着赤马冷漠淡然的眼神,瞬间浑身颤抖起来,眼中涌起无限惊恐,好似遇到上位者一般,低下了它高贵的头颅。

    车厢里的老者根本不敢说话,甚至连呼吸都是滞住了。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矮车厢里传出。

    “这里是王爷的燕京。”

    听到这道声音,老者的心脏骤然收紧,甚至隔着帷布隔着空气,他脸上的神情也是恭敬毕显,不敢稍有懈怠。

    矮车里也是一位老者,只不过与他这个太史府的总管比起来,那位老者必然是整个东京城最出名的总管,即便是令所有文武百官都闻风丧胆的天狱司座,对着这位总管也要挤出几分笑容,他又算的了什么?

    因为那位是燕王府的总管大人。

    “好自为之。”

    矮车厢里又是传出这样一道声音,然而老者却是将身子伏的更低不敢言语。

    那只赤马轻轻打了个嗤鼻,似在嘲笑龙马异兽或是老者的怯懦,回身拉着矮车向着顾笑生离去方向驶去。

    直到很久以后,老者才敢抬起头来,脸色依旧苍白。他仔细品着燕王府总管大人的话,可能是对方说给他听,也有可能是“那位”说给自家主子听,很是模棱两可。

    他很清楚,总管大人永远都是惜字如金,所以不敢怠慢,手指重重敲了下窗沿,示意龙马异兽拉车回返行宫。

    至于总管大人说的是燕京而不是东京的问题,他根本不敢纠正。

    燕王镇守,自然是燕京。

    ······

    护城河里水梦如幻,碧波微澜,岸旁夜晚灯笼蜿蜒而去,将远处的摘星楼轮廓映亮了几分。

    顾笑生站在白玉桥边,抬头望着天上那拉辇而过的异兽,沉默无语。他多想可以借那样一双洁白的翅膀,然后翱翔天际,他不会飞的太高太远,只看一眼池塘就回返。

    现在离宵禁时辰越来越近了,那车水马龙的繁华渐渐退去,穿着冰冷黑甲的巡城司兵卫们已经拿起了刀戟,开始完成日夜不变的使命。

    顾笑生现在很饿也很无助,留给他的时间不是太多了。

    河水轻漾,寂静无声,连行人都没有了。

    他有很多不甘,却不知该怎么泄。

    便在这时,有声音在后方响起。他回,看见了一辆马车。

    那是只通体赤红的马,红的简直要滴出血来,却是给人一种很亲近的感觉。

    顾笑生之所以很这样想,是因为这只马红的很彻底也很干净,可比那老者所乘的龙马异兽要纯净得多,它眼里丝毫没掩饰自己的高傲,也没张狂到目中无其它的地步。

    那是一股浓浓的自信,这一点很像自己,所以连带着车厢里的人,顾笑生也不禁生出好感。

    “你还不错,没有丢我燕京人的尊严。”

    马车在顾笑生的面前停下,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车厢里传出这样一道苍老的声音。

    虽然按字面可以理解为赞扬,但每个音节里都透着一股浓浓的冷漠,就好像车厢里的人注重的只是后半句话,而从未在意过对方是否真的不错。

    这便是客套。

    “谢谢,但那是我自己的尊严。”

    顾笑生目光从赤马上收回,望着紫金帷布里隐约可见的枯槁身影,深深行了一礼,认真说道。

    车厢里,总管大人眉头微微蹙起,他现这个少年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或者说很难打交道,愈觉得那个地方很适合少年。因为他很清楚,那个地方里的人都是很难打交道得,完全与外面的世界格格不入。

    他淡漠说道:“无论关乎谁的尊严,你朝试百子的地位都不能够保住。”

    顾笑生沉默了片刻后问道:“我要得从不是那个虚荣的地位。”

    总管大人微微挑眉,说道:“既然你没打算要虚荣的地位,那刚好可以放弃的。作为交换,你能得到应有的一切。”

    顾笑生的声音像铁一样硬:“可我要的是尊严。”

    总管大人沉默了一会儿,声音第一次有了感情波动:“但你能保住朝试百子的名分,那个人要的就是所谓地位。”

    “但这些都是属于我的东西。”

    “可人死如灯灭。”

    顾笑生歪歪头想了想,然后认真说道:“王爷还在这里,谁都要顾全一下大局的。”

    总管大人脸上升起一分讶色,他没有想到这个布衣出身的寒酸少年,竟能够看出太史在这件事表现出来的为难原因。

    至于大局,燕王在注视着东京城里的一举一动便是大局。

    “不需要交出信物,你也可以留在燕京。”

    虽然隔着厚厚的帷布,可总管大人多年的宦海沉浮,早就磨练出一副火眼金睛,且不论修行境界让无数人望尘莫及,单是这察言观色的本事便已炉火纯青。

    他看出来了少年眉眼深处透出的渴望。

    “我该付出些什么?”

    顾笑生没有为对方的话感到吃惊或者不相信,因为他清楚看到了巡城司兵卫望向这里的惊惧与惶恐。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不信对方可以无条件的帮助他,与天书院甚至律己司都不敢拂其心意的贵人作对。

    凭什么?

    “你朝试百子的名分依然保留,但地位会被剥夺给那人。并且燕京所有书院你都不能进,只能进天狱司!”

    总管大人徐徐出声,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顾笑生眉头紧紧蹙起,问道:“你与他们都是一样的么?在施舍与我?”

    从天书院律己司再到那名老者,他们都在用居高临下的语气说着让他放弃属于自己的东西,就好像开出的所有条件都是在怜悯他,才会施舍给他。

    这是不尊重人的最大体现。

    总管大人沉默了片刻后,认真说道:“朝试百子本来就是你的东西,他们是在剥夺,所以有人看不惯这些不公平的事情。”

    “我这是在补偿给你。”

    顾笑生必须承认,虽然没有选择的权利有些令人不悦,但对方说的话,对他是好事,也算是一种认可。起码现在来看,自己坚持做的事情是对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天狱司很难进的,况且我没有地方住了。”

    帷布后的总管大人笑了笑,其实少年也并非是很难打交道,而且没有人用对了方法,所以他在为自己办事能力的强大而感到自豪。

    他掀开了帷布,从袖口里取出来一张薄纸。

    奇异的事情生了,只见那薄纸竟未被渐冷的夜风呼啸刮走,而是四平八稳以一种缓慢匀,飘到了顾笑生摊开的手掌里。

    “这是王爷亲手写下的荐书,到雨花巷便可进入天狱司内。还有别以为这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天狱司里犯人们,可会不定时增加的。”

    说完,赤马转身便是拉着矮车向着暮色里走去。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

布衣太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长情了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情了余生并收藏布衣太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