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布衣太岁 > 六十八章 忿不平

六十八章 忿不平

作者:长情了余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殿内很安静,却不像先前那般死寂,很奇妙的是,对于终恨水的话语与提议,人们并不惊讶,似乎所有人的内心深处早就已经猜到会生这样的事情,并且隐隐期盼之。

    只是在终恨水说出这番话之前,人们其实并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今夜是百子会。

    对于净天教使团来说,终恨水的提议是最好的选择。

    他如果直接挑战顾笑生,会被世人认为是灵墟诸势力不忿议政之事被阻,愤而报复伤人,他也不担心净天长老与梵音海之间的花拂相交,不提云殿的身份,不提辱及师门,只提百子会。

    百子会上有规矩,学院之间可以互相挑战。

    这不是太祖皇帝定下的规矩,与太宗皇帝也没有关系,百子会不是盛夏举行的大朝会,但历史其实相差不了多少年,所以百子会的规矩依然值得尊重,难道朝廷准备自己破坏?

    大殿安静无声,人们沉默无语。

    便是这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终恨水再次开口。

    他看着顾笑生淡然说道:“是的,刚才我说的都是借口,或者说理由。”

    顾笑生微怔,云萱微凛,赢不悔微惊,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说这样一句话。

    殿内的人们更是有些愕然。

    “今夜生了太多的事情,无论是与非,对我净天教而言,对我灵墟诸势力而言,都不是什么太过愉快的事情,最关键的是,我家七师弟不在,对于魏良那件事,他的意见无人能够听到,我以为这是不公平的。”

    终恨水静静看着顾笑生,说道:“作为净天道子,我有责任维护师门声望,作为师兄,我要代表师弟展现一下态度,所以哪怕明知道百子会这个借口或者理由有些无趣,我也要做些事情,因为我们需要平静地离开这座霜云殿。”

    最后,他向顾笑生作揖说道:“请赐教。”

    场内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看向顾笑生。

    顾笑生看着终恨水,沉默了很长时间。

    他知道终恨水的想法,净天教使团想要通过挑战天狱司挽回一些颜面,而且在这个过程里,还可以雪耻魏良被废的那件事情,事实上终恨水也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将一切心思都放在了明处。

    这就是磊落吗?

    他看着终恨水说道:“只是看似磊落罢了。”

    终恨水平静说道:“不是磊落,只是堂堂正正。”

    是的,净天教使团的心思并不磊落,但终恨水将一切亮在明处的做法,直接挑战天狱司的提议,却是堂堂正正,没有任何可以被指责的地方,所以,非常不好应。

    以顾笑生的性情,如果只有他自己,面对终恨水的挑战,绝对会转身就离开。

    但现在他不是自己,他代表着天狱司。

    对于那条有棵大榕树,满库藏书和无忧人们的雨花巷,他已经有了感情。

    净天教使团挑战的也不是他,而是天狱司。

    那么,他就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

    他望向云萱,想知道她的想法,却有些无奈地现,云萱的眼睛里有着强烈的渴望,明亮异常,甚至有些灼人,确实令人无法直视。

    更让他无奈的是,这种异彩也在赢不悔眼里灼灼燃烧着。

    心想,你激动个什么劲呢?

    便在这时,赢不悔的声音在大殿响起。

    “你们要战,算我一个。”

    赢不悔静静看着终恨水,说道:“今夜的事情,对于本世子来说也是一件不是很愉快的事情,所以你们想挑战天狱司,我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殿内一片死寂。

    人们看着他的目光显得有些错愕,心想难道世子已经忍不住在今夜出手了吗?

    今夜百子会多番变故,其实有数次机会,双方可以暂时缓解对峙之势,寻找到各自的台阶离开,但因为双方某些缘故或者对局势的错判,净天教使团在这几次时机前都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以至现在进入水火不容的局面。

    燕王对于今夜议政已经很避嫌,无论按辈分还是别的原因,赢不悔作为世子都不应该有这样的表现,这样会显得太荒唐,太不羁。

    在很多人眼里,赢不悔的表现都代表着燕王的态度,所以他应该更谨慎言行,更注重举止才对。

    但他偏偏就这样做了,因为他不喜欢这些人。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那就会看不惯。

    这就是他的性情。

    他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真正的少年,看着春风不喜,看着夏蝉不烦,看着秋叶不悲,看着冬雪不叹,他看着喜欢的才喜,看着厌恶的便烦,看着不公平的才叹,看到暮光下的壮烈背影才会悲。

    他喜欢睡觉,喜欢肆意,就是看不惯这些事,他非常骄傲自信,是燕王最小的儿子,不需要承担应有的责任义务,活的无比自在,人世间的蝇营狗苟和他没有关系,看见不高兴的便要骂,看见喜欢的便要亲近。

    他就是这样的少年,本性如此,就算他不是燕王最小的儿子,只是个在墙角根晒太阳的少年乞丐,看着乘辇经过的漂亮少女,也会吹两声口哨甚至上去掀人家的衣裙,看着欺男霸女的富家少爷,也是偷偷踹两记黑脚,才不会管会不会被侍卫揍出满头的青包。

    他在官宦子弟里特立独行,所以人们敬畏而疏远他,在东京里没有什么朋友,除了顾笑生。所以他更加看不惯有人为难他唯一的朋友。

    世子这个敏感的身份,他不在乎。

    但有人在乎。

    “赢兄,我可是记得你是国学院的学生啊。”

    一道声音从天书院的座席里传出来。

    这时候殿内所有人都站着的,所以看不清楚是谁,直到片刻后,人们才知道,说话的人竟然是江白。

    人们有些惊讶,然后才明白过来他那句话里的意思——的确,终恨水要挑战的是天狱司,抛开国学院学生的身份不谈,赢不悔即便是世子也没有权利干涉这件事情,因为怎么看都是没道理的事情。

    殿内变得异常安静。

    所有人都看着赢不悔。

    赢不悔平静说道:“我是国学院的学生不假,但好巧的是,我也有钦天监官员的身份在内,既然有人要挑战天狱司,我也是责无旁贷。”

    说完这句话,他从怀里拿出一封荐书。

    上面燕王的印鉴清晰可见。

    于是人们变得更加惶恐不安,燕王到底要做什么?

    人们的目光不禁看着净天教使团的方向。

    “如果我没有记错,历年百子会的最后一夜……应该是文试。”

    终恨水脸上看不到被赢不悔搅局的懊恼痕迹,只是静静看着顾笑生,说道:“你能被云殿下拜为兄长,自然有过人之处,作为朝试百子,学识自然渊博,只是听说你未能洗尘成功,那么我想,文试恰好是很好的选择。”

    他没有把这句话完全说明白,但所有人都听明白了。

    作为这场议政的另一方——且不要提究竟是第二方还是第三方,第七道子未能到场,他作为师兄,想要请教的对象,名义上是天狱司,实际上当然是顾笑生。

    净天八道子请教天狱司,便是他要挑战顾笑生。

    殿内很是安静,终恨水这番话听上去很有道理,充分地表明了净天教对弱者的同情,对公平的追求,虽然你没能洗尘成功,但恰好百子会最后一夜是文试,那么你还有什么道理不下场?

    但实际上这项提议没有任何同情,更谈不上公平。

    ps:好惨淡的数据,求打赏和票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

布衣太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长情了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情了余生并收藏布衣太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