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不负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郑铎来信

第一百六十九章 郑铎来信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主子,您瞧这个。”红蓼迟疑一刹,触了苏阮那双朦朦胧胧却也不掩锐利的眸子,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将袖口中的信封递到了苏阮的手中。

    苏阮本是带笑的神情,在看到那信封时,猛地一僵。她那双涂着红色丹蔻的手,紧紧攥着那信封,神情,倒是,像是有些惊慌失措一般。

    “主子?”红蓼瞧她这副模样,忙上前凑近了她一些,才触到她肩膀,便发觉她竟是在颤抖,红蓼此时倒真是也慌乱起来,要知道,这般模样的苏阮,她已十年未见。

    “奶娘,你带着词娘先出去吧。”苏阮定了定神,缓缓对着已经在瞧这看的奶娘说,漫不经心的语气背后,仍是那个处变不惊的惠安夫人,只是自幼跟在她身边的红蓼,自然听得出,她那声音背后的颤抖。

    “蓼娘,你也先下去吧。”瞧着下人都尽数退下,苏阮叹了口气,缓缓对着站在身后的红蓼道。

    “小姐?”瞧着眼前像是忽而卸下重重铠甲的苏阮,红蓼迟疑一句,脱口而出便是旧时的称呼。

    苏阮摇了摇头,并不说话,只是那一双上扬的凤眼里面,光芒亮而锐利,即便她此刻仍在颤抖,脸色苍白,但和那个后宅里面只知哭泣的女孩子,却早已是恍如隔世了。

    直到室内只剩下苏阮一人,她绷的挺直的背,忽而一松,整个人缓缓靠在贵妃椅上的迎枕,精致的脸孔上显出少见的迷蒙。

    这封信上的笔迹,虽已多年未见,但她仍是一眼便瞧出,写信的人,是郑铎。

    在世家隐秘的传言之中,苏晋有意将她许配郑铎,她虽是庶女,可也是苏家这一代唯一的女儿,嫁给郑铎,身份自也合衬。可郑铎,却轻轻飘飘地便拒绝了这门亲事。待她后来嫁入归远侯府之时,郑铎已迎娶青梅竹马的表妹,沈家旁系里的一个小吏之女。她此前半生受尽蹉跎,可那位郑夫人至死仍是被郑铎捧于心上,死后数年,郑铎亦为她孑然一身至今。

    世人更不知悉的事,她与郑铎当年的议亲,并非盲婚哑嫁。在苏胤仍未叛国之时,他与郑铎乃是少年时最亲密的伙伴。在那些郑铎穿过苏府曲折回廊的瞬间,她的身影也偶尔交错期间。

    庶出的美丽女子,怯弱而羞涩的问候,好像是偶遇一般,带着叫人心动的欢喜;锦衣华服的高大男子,年轻而俊美,笑着说话时,一双桃花眼总是温柔。

    其实她人生的第一个美梦,不是被这归远侯府击碎的,而是这个给了她梦的人,轻轻巧巧地便将那梦又揉成了齑粉。

    在那些幽居侯府一角的阴暗日子里,在那些她觉着自己可能瞧不见明早的太阳的夜晚里,她想的最多的还是那个回廊上瞧着她微笑的少年。如果他愿意娶她,那是不是她这些蹉跎都不会再有?

    苏阮的唇边忽而露出一个冷冷的笑容,她这一生至此,早知道,世间最没用的两个字,便是如果。

    “都已经早不会做梦了,竟然还会发痴。”她语调漫不经心,冷冷的自嘲之中,又带着点心碎的余音。

    她目光冷冷扫过被摊开的信纸,似是在瞧个笑话似的又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才走下贵妃榻,将那信纸丢进了,那仍是冒着缕缕香烟的博山炉中,香烟后面,她神色隐隐约约,唇边,笑意冰冷而残忍。

    “是你自己找死。”她形状饱满的红唇,微微一动,却是没有一丝声音泄露。

    *

    陇西,延平侯府。

    “两位大人,这边请。”延平侯府的回廊之上,郑铎与邢鹏并肩而行,在他们身后落后半步,玄汐唇边噙着浅淡微笑,倒像是游赏园景一般,俊美的容色瞧不出半点风尘仆仆的模样,倒是与前同行着的锦衣华服颜色憔悴的邢鹏对比鲜明。

    “京城里头见你个笑模样都难。今儿一早起来,你倒是一直笑着,真是稀奇呢。”正与邢鹏闲话的郑铎,目光从玄汐身上扫过,带着温和的笑意。一双桃花眼里头,衬着的俱是这个年纪男子独有的沉淀,即便是眼角已有皱纹,却仍显清隽非常。而长久以来养尊处优权倾当世的尊贵,在举手投足之间,瞧着便叫人心生孺慕。

    玄汐的目光从回廊外头的园子里一收,落在邢鹏身上,缓缓道:“苦夏非常,这延平侯府,却是清爽非常,景致极好。诚然是,树大根深,好乘凉啊。”

    “延平侯府,立身百余年,瞧着这老树深宅,确实气派非常。”郑铎微微一笑,也点了点头,指着庭院一株摇摇曳曳的银杏,道,“这株老银杏的年岁,足有五六百年了吧。”

    邢鹏的脸色微微一喑,也顿住脚步,顺着两人的目光看向院子里那株银杏。那张消瘦的脸上,眉头紧锁,神色亦是愈发阴鸷。玄汐笑意忽而深深,瞧着邢鹏的目光闪了闪,又落回郑铎身上。

    “这院子里虽是日头不大,到底如今夏日炎热,侯爷您看…”郑铎瞧着玄汐那样子,倒是叹了口气,自己挂着温和笑意扭头问向邢鹏。

    “是我怠慢了两位大人,前头便是。”邢鹏神色缓和几分,挤出个笑容,引着他们穿过这曲折回廊,走到园子正中的堂屋。

    堂屋之中冰盆早已摆好,引流水做了个简易的扇叶,随着转动,将丝丝凉气送入室内。楠木架起整间正堂,隐隐香气之间,更将暑气喧扰挡于门外。

    落座郑铎下首的玄汐,缓缓拿起桌上的斗彩小盖钟,吹了口气,才有些嘲弄地一笑,道:“酷暑之时,置于您这高堂之中饮茶,还真是惬意。”

    “不过是匠人修筑之时,用了些奇、淫巧技罢了。”坐在正堂中央的邢鹏,笑着放下手中茶盏,一张略略沧桑的脸上,此时才露出自在的神色,仿佛置身此室,万事便又尽归掌握。

    “如此,谢大人的尸首存了大半月,想来也是完好无损的吧。”玄汐放下手中茶盏,又抬起头来,脸上神色,竟是郑铎都未曾见过的。

    笑意盈盈,温良无害。

    可说出口的话,却又如此的刺人。即便是邢鹏早已听了不少关于玄汐的传言,也未曾想到,他竟是如此的放肆,或者说,嚣张。只是,眼前这个笑意盈盈,容色灼灼的青年,似乎与传闻中不苟言笑冷若冰霜相去甚远。

    一旁的郑铎却是不漏痕迹的别过脸去,玄昂到底是怎么养儿子的,他亦是不懂。

    “谢大人不明不白地便死了,问上一句,都不成吗?”(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江山不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沧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离并收藏江山不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