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不负 > 第四十五章 孤鸾不鸣(三)

第四十五章 孤鸾不鸣(三)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岚此刻,直迎上齐朗的目光,她拼力挺直脊背,微扬着下巴,看着他的脸庞,隔着这不远的距离,却看不清他的眼。

    他端坐御阶,如隔云端;她站立庭中,如披风霜。周遭喧嚣,亦如潮水消散。

    她忽的启唇一笑,世无其二的容色,如中庭芙蓉照水,漾开春、色当朝。

    色倾当世,才冠闺帷,从来都是形容她的句子,无论她是苏岚或是苏颜。

    她将杯中酒一口饮尽,疏狂不羁之中,却透着只有他才能懂的痛或绝望。

    他亦从容饮下杯中酒,收敛起笑容,只觉着这楚国佳酿梨花白,是这世上,最苦的酒。

    她将玉杯随意一甩,却是稳稳落回桌上,一撩衣袍,便坐回原位,行云流水,率直却不粗鲁,直叫人觉着赏心悦目。郑彧瞧她姿态翩翩,那已到了嘴边的话语,却如何都讲不出来。

    倒是端坐苏晋身侧的玄昂,微微一笑,对着苏晋低声道了句:“二郎真是好风采,不卑不亢,是我世家子。”

    “过誉。”苏晋微微一笑,投在苏岚身上的目光幽深难解。

    “齐皇。”司徒岩若懒懒挑眉,语气透着轻佻,“您登基后,还是第一次见呢。”

    “朕亦记着做皇子时,和睿王你的一面之缘。”齐朗收回落在苏岚那的眼光,看向司徒岩若,“如今一见,风华依旧,不逊当年。”

    “陛下您亦是。”司徒岩若亦是一笑,无视身后不住咳嗽的周国官吏,“故人相逢,倒是欢喜。”

    “正是。”齐朗只做不知,端起酒杯向他一送,司徒岩若亦是饮尽杯中之物,一双眼亮如星子,光华流转,如同琥珀莹莹。齐朗眼如寒泉,此刻火烛映照,亦是流光溢彩。

    “二位融洽的很啊。”殿外传来略显苍老的声音,带着几分疲惫,却又透着笑意。

    内侍高声通传:“太上皇驾到!圣人到!皇后到!”

    “臣等参见陛下,娘娘!”

    “起来吧。”太上皇由新帝夫妻一左一右搀着,瞧着脸色竟比前几日坐在皇位上,还好了几分。

    太上皇坐御案中央,身侧便是新帝夫妇,一时父慈子孝,场景一团和气。这举动,当下便破了新帝软禁太上皇的诸多流言,毕竟,太上皇这气色并不能作伪。

    太上皇手执金杯,倒是与各国之使节、群臣共饮三杯,给足了纳兰瑞脸面。郑彧方才不知在何处兜了一圈,这才回了席间偷偷凑在苏岚耳边说:“方才听了桩趣事。”

    “怎的?”

    “圣人夫妇去请上皇,上皇了好一顿的火气,下足心思,要给圣人难堪。”郑彧夸张地摇了摇头,“圣人也不恼,只说,父子嫌隙,闹给他国看,自是无妨。”

    “我瞧上皇面色颇好。”苏岚借着饮酒,用袖子偏头挡了下。

    “气得红光罩面。”郑彧亦是一笑,“圣人怕也是故意的。”

    “父亲可以不讲道理,可为人子女,就得谦顺恭敬。”苏岚仍是噙笑,“为人臣子,也不外如是。”

    “这太上皇啊,只怕亦是见一面,少一面。”郑彧这回声音倒是压得极低极低,殿内丝竹声起,苏岚亦不再言语。

    太上皇面露倦色,起身离场,歌舞便停,群臣跪送,新帝夫妇亦是起身搀扶,皇后更是侍奉着太上皇就回返内宫,这场上再闹起来时,便只剩下一群男人。

    忽的响起胡笳声声,一队胡人舞姬,进得场内,手鼓声声敲起,舞姬裙摆缀彩珠,随着旋转的动作,带起斑斓光彩,宫灯映衬,这胡旋舞更添新奇,在场使臣官吏,倒是被这舞蹈勾起了几分注意力。

    苏岚此刻斜靠椅背,手执玉杯,和郑彧正闲话着。她所靠角度颇为精巧,正好用郑彧的身子把她遮挡住大半,齐朗那隐秘却始终流连的眼光,她可感受,却也如此装聋作哑地隐藏。

    这胡旋舞刚刚跳起,玄汐斜长入鬓的眉便皱了起来,这御阶下第一二桌的气氛显得安静了些许,苏岚亦微微挺起身子看向司徒岩若的方向,眼光扫过玄汐脸上,玄汐忽的对她眨了眨眼,这表情一瞬而过,再看过去时,玄汐又是微带寒意的样子。

    司徒岩若此时脸已是沉了下去,纳兰瑞亦是面带难堪,只有齐朗的眼光仍旧看向苏岚,并不理会这场中情形。

    一舞已罢,熙国来使当先鼓掌,站起身来,向纳兰瑞祝酒,面带讨好:“今日真是开了眼界!这胡姬难寻,我此前还未见过这样好看的胡旋舞,贵国真是大国风范。”

    燕昭承坐他上,亦是暗自赞叹。燕国崇儒教那套礼仪之风,宫中宴饮多奏古曲,哪里有这等袒露腰肢的异域舞蹈,他正是少年之时,自然喜好这般朝气勃勃的盛世景象。

    司徒岩若握着玉杯的手,已是爆出青筋,一双琥珀色眼睛,色浓如玛瑙,周身气息全变,连他身后欲开口的周国官吏,都不由得为他气势所摄,纷纷低下头去。

    他本就是胡人舞姬所生,他娘正是在二十余年前的一次宫宴上,因胡旋舞而大放异彩,得了还是代王的周国先皇的青眼,趁着酒醉,便将她纳入府中。胡人虽美,但在周国还是下贱,他娘更是大字不识,几次宠幸之后,便遭冷落,虽怀了他,但母子二人,皆不得欢心。这胡人舞姬,胡旋舞凑做一堆,正正当当,触了他的逆鳞,还是那最不能为人所提的逆鳞。

    “今夜这一出歌舞,是谁排的?”郑彧凑在苏岚耳边问道。

    “后主刚掌宫禁,宫宴上不甚精通,故而宫宴乃是德王妃从旁襄助,其实算是老王妃一手打理的。”苏岚微微一笑,看向玄汐,“礼部亦是掺和了,不过,鸿胪寺没有关系。”

    郑彧的眼光正落在同桌的礼部尚书之子赵安身上,他此刻脸色如金纸,这幅样子,郑彧那到了嘴边的嘲讽,都不好意思出口。

    玄汐对着苏岚努了努嘴,用眼神对她暗暗示意。苏岚心里叹了口气,可实在没法子拒绝,便直起身子,用力地拍了拍手,这一下子,在这大殿里显得万分突兀。

    连苏晋都瞧着她,那副表情,俱是怕她真在这宫宴上不知轻重,毕竟,她十七岁时还曾在中秋宫宴上和玄汐打架,实在叫苏晋吃不准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江山不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沧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离并收藏江山不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