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 > 第964章 维6护女儿

第964章 维6护女儿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琳看父兄回来没有曲勇维,疑惑的问:“勇维呢?”

    阿乾怒气冲冲的,阿琳也发现了,阿乾才想张嘴,被阿瑩推一把制止了,阿琳也发现了这个小动作,不解的看看几人。

    阿瑩近前,轻声说道:“勇维去交接手续,给接手的人传授经验去了。”

    阿琳很聪明的,听了阿瑩的解释,半信半疑 ,因为每个人的神情有异,很不正常,是不是有事情瞒她?

    她早就怀疑曲勇维有问题,只是猜不透,难道他犯了错误?被撤职了。

    一定是工作出了问题,他的工作好像不顺利,几年了他也没有出过问题,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跟自己有关吗?阿琳见没人想告诉她,也只有忍住了不问,她性子绵软温柔,遇事也不急躁,不随便说的事,一定是不能说的,阿琳是不爱搜根问底的人,哥哥这样说,她就认定了。

    杨柳也疑惑了看看这爷仨:“勇维呢?”

    “他有事去办了。”许青枫云淡风轻的说道。

    “才到家一会儿就走?”杨柳觉得奇怪,走了几个月回来,没在家待一宿就走了?这什么事儿?

    “没几天就会回来。”许青枫还是淡淡的说道。

    “也不跟孩子老婆道个别,就这样走了?什么天大的事?”杨柳越想越疑问重重,盯着许青枫看:“发生什么大事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许青枫身子一僵:妻子的心思是细腻的,这样不符合逻辑的事情。她能看不出来不对路子吗?

    事情很快就会落实,不想让她早早的气恨一场,她虽然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轮到自己的女儿这样的事,担心她控制不住。

    伤了身体怎么办?让她疑惑一些日子,东想西想的,心里倒有了准备,突然的知道了这件事,就会让她震惊气愤过度,怎么能不伤身体?

    让她多想想。也算是心里逐渐的有了承受,或许能猜出个七老八成,猜的总不是真的。打击不会太大,到最后真的成了事实,也就已经有了接受能力,这样打击还是小得多。

    许青枫不想现在让杨柳知道。等曲勇维不可救药。非到离婚的地步,也没有办法不告诉杨柳,少让她烦点是点儿。

    许青枫不说,杨柳也不再问,阿琳的脾气是仿母亲的,杨柳也不愿意吹毛求疵。

    阿乾可是没有扳住,被阿珍问了出去,阿珍特护阿琳。听了气炸了肺,她脾气也够绵的。那也忍不住了,知道这事儿瞒着妈妈和阿琳,阿珍也不敢说,坐在那儿掉起了眼泪。

    一会儿就哭起来了,阿蒨来阿珍的房间,看到阿珍哭,骇了一跳,以为阿乾和阿珍打架了,赶忙找阿乾算账,阿乾和父兄在书房说话,阿蒨进来就揪阿乾的耳朵。

    阿乾被揪得生疼:“我没惹你!”

    “你欺负阿珍,就是惹我了。”阿蒨揪住阿乾耳朵不放,拉着往外走。

    阿蒨还是头次这样粗鲁,许青枫和阿瑩看着好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不管,阿乾被阿蒨牵着耳朵走,进屋阿蒨才放手:“给阿珍道歉!”

    阿乾问:“阿珍,你哭什么?”

    阿珍不吱声,还是继续哭,阿蒨愤怒:“你装糊涂,她哭就是你气得,你疯了,是不是有小~三儿?嫌弃阿珍老了?”

    阿乾气得鼻子都歪了:“你胡说什么?什么小~三小四的?你才养小~三儿呢。”

    阿珍噗的笑了:“你疯了?胡说八道!”

    阿蒨有些发傻:受气还会笑?想明白了是阿乾说的话让阿珍笑了,阿乾敢说她?

    阿蒨抓起掸棍子就抽阿乾,阿乾一下子就跑了,阿珍也不哭了,苦着一张脸。

    阿蒨觉得自己太激动了,没问阿珍就抓阿乾,还不知是怎么回事。

    “二嫂,你为什么哭?”阿蒨才想起问,阿珍她们姐三个的感情太深,见不到阿珍受委屈,二哥对阿珍特别好,她们好像没有拌过嘴,怎么突然就不睦了?阿蒨怀疑二哥有外遇了,要不阿珍怎么能哭?

    脑袋发懵就揪阿乾的耳朵。

    不让说的话阿珍怎么会说,要是能说她就不哭了,阿蒨问,她只有胡扯:“我想跟养母受的罪呢,哭一场就不会再想了。”

    阿蒨不太信,阿珍没有恨过养母,怎么突然就委屈了呢?这么多年怎么才想起哭?阿蒨是不太信的。

    阿蒨的心眼比别人多,也好追根问底,可是阿珍总是那几句话,她也问不出实际的。

    阿蒨跑到姐姐的房间说事,阿琳说:“阿珍不会说谎的,一定是那么回事,她的养父不怎么地,现在年纪大了,想的明白,才会恨了,心里觉得苦了,就哭呗。”阿琳就是这样理解的。

    阿蒨摇头否认阿琳说的不对:“姐,我怎么就不信呢,你没有发现咱们家几个人都神情怪异?咱爸带了大哥二哥姐夫出去好一阵子,说有事,有事怎么不能在家说?为什么怕咱们听?

    二嫂随后就哭,我怀疑是二哥出了问题,要不怎么哭的是二嫂。

    一定是阿珍知道了二哥有了外~遇,告诉了咱爸,出去教训二哥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二嫂在家看孩子这些日子没有去公司,一定是有狐狸精勾引了二哥,我怎么分析就是这么回事。”阿蒨说的阿琳好笑。

    呵斥一声阿蒨:“可别胡乱讲,要不是那么回事,就是冤枉人,咱们家怎么会出那样的人呢。”

    “人是会变的,怎么能保证咱们家人都好?”阿蒨鬼机灵,闻到了家里的火药味儿。

    阿琳无语。她也闻到了火药味儿。

    可不能出了这样的事,不能让阿珍倒霉,阿琳心里不安。撵阿蒨走了 她就进了阿珍的房间,她也是感到怪异,更是关心阿珍。

    阿珍在呆呆地坐着,见阿琳来,赶紧的擦了眼泪,让阿琳坐。

    阿琳察言观色,阿珍很悲伤。有些信了阿蒨的话:“二嫂,你不是爱哭的人,什么事让你这样伤心?”

    阿珍说:“我是想起来往事。现在不了。”阿珍强笑:“没事了,没事了。”

    “想起往事不至于这么伤心吧?要是我二哥欺负你,我们会收拾他,你不能憋在心里。有什么就说。不要给他瞒着,我们会对他不客气的。”阿琳绝对是向着阿珍的,阿乾敢背叛阿珍,阿琳的脾气也会大涨。

    阿珍噗的笑了,深深的看了阿琳一眼,许家不但是她的救命恩人,也是她的亲人,她不信阿乾会变。许家都是好人。

    阿琳遇到了这样的事,阿珍是最痛心的。在校园她都拼了命的和劫匪执搏,就是不放弃救阿琳,现在阿琳被坑,阿珍愤怒,还不能说出来,没有办法才哭。

    阿珍深深的眼神里有愤怒有疼惜有亲切,为什么那样复杂,阿琳真是奇怪,一家人的眼神都变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阿珍是不会说的,她是最守承诺的人,阿乾的嘱咐她不会违背。

    阿琳疑疑惑惑的,阿珍不说,她也不明所以,只有罢了。

    阿琳就去找阿瑩,察言观色看阿瑩,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还是憋不住问了:“大哥,我觉得你们都怪怪的,出了什么事吗?”

    阿琳没有想什么男女之事,以为是政治上的大事,她也担心起来,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曲勇维的个人问题上去。

    阿瑩怎么能现在告诉阿琳,要是曲勇维说的是真的,就要阿琳永远不知道了,要是和凌雨记了仇,阿琳也是受伤的一个,有了心结儿一家人会别扭,阿琳也会添不少的气恼,跟凌雨那样的人置气合不着,也是冤枉气,阿琳性子绵,可是她心里盛事,不但会恨上凌雨,也会对曲勇维有了阴影。

    虽然不是曲勇维的事,阿琳也会因为凌雨对曲勇维看低,说不定会嫌弃他,造成感情上的冷淡。

    要是曲勇维真的藏了女人养了儿子,这样的男人就是阿琳想将就,许家也不会受这样的屈辱,离婚是肯定的,长痛不如短痛,这样的事实阿琳也务必得接受。

    许家不认可被人这样欺负,阿琳虽然绵软的性子也是外柔内刚,相信她会决然的和曲勇维断。

    如果一切都是她母亲折腾的,如果那个孩子是假冒的,就没有必要让阿琳知道这件事情,如果曲勇维是个好的,许家会放过那个老货。

    所以阿瑩也是一丝不露。

    满怀心腹事尽在不言中,就是许家人现在的写照,只瞒了一帮女眷。

    安妤柔也好奇了,曲勇维没有回来,到家里待一会儿就走,晚上也没有回来,安妤柔问阿瑩:“好像有什么事吧?我觉得空气有什么问味道儿。”

    阿瑩笑了:“你吃凉不管酸的,怎么也操心了?”

    “家里没事儿我操的什么心?要是有事儿我也会操心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没权利知道吗?”安妤柔不好多说话,说出来话可是很有分量的。

    阿瑩看安妤柔的眼睛,满脸的云淡风轻:“你看我像有什么事儿吗?”

    安妤柔认真的看他,好像没什么事,可是阿瑩是个镇定的,喜怒不形于色,泰山崩于前而不惊。

    不由笑道:“看你没有准头,泰山压顶不弯腰的主儿怎么会神不守舍?有事你也不会告诉我,怕我走漏消息。”

    “你好像知道别人想什么似的,不要乱想了,没有什么事儿,你想多了。”阿瑩不会说=,这是爷三个约好了的,他没有阿乾的沉不住气,希望一切都是虚幻,很快的回恢复如初,不要起什么波澜,跟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不要在人的心里留下阴影,对谁都不好,也不想让大家仇视那个凌雨。

    丈夫这样说,安妤柔不好再问,听着吧,最好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杨柳能不明白家里要发生事吗?许青枫虽然表情淡淡的,眼里却显出了几丝的忧伤。‘

    杨柳的感觉是有事的,都是不想让她知道,她有那么脆弱吗?不告诉她她心里也急,他 就想着是什么事呢?

    杨柳到了阿琳的房,曲馨伸了双臂喊姥姥,杨柳伸了双手抱起曲馨,曲馨的小脸对着杨柳的脸,大眼睛眨啊眨的:“姥!……姥!……”奶声奶气的叫。

    杨柳对着她笑:“馨馨好嘴巧,乖乖。”杨柳对曲馨的脸蛋儿亲一口:“好香!……”

    阿琳笑道:“妈妈,您坐。”接过了曲馨,拍了她小屁屁一下儿;“胖墩子让姥姥抱,不问姥姥累不累?”阿琳把曲馨放地下,让她自己跑,曲馨跑得很快了,找了饼干给姥姥吃

    “姥!……吃……”抓了一把往杨柳的手里塞。

    杨柳笑道:“曲馨可不小气,傍我们许家人了。”

    阿琳就笑:“可不是咋地,我觉得曲馨是不像她姑姑。”

    杨柳也笑了:“我觉得你们大姑是怪怪的,临走老看那些东西。”

    阿琳噗嗤笑了:“我也发现了这个秘密,她好像很疼那些东西,看着眼巴眼望的。”

    杨柳笑:“她可真不至于的,他们两口子管你公公的企业,你婆婆都说他们捞了不少,她怎么还那样小气?”

    “天生的性子,她好像特别像我们婆婆。”阿琳体会到凌雨的虚假了,从她怀孕凌雨都没有舍出来钱物,至今音信皆无,好似失踪了一样。

    没有一个电话打听她生了没有?情况怎么样,这人好像死翘翘了。

    阿琳怎么会知道,人家已经有了大孙子,正美的鼻子冒泡呢。

    对她已经恨之入骨了,理都不会理她。

    她还拿人家当婆婆呢,人家正想掐死她呢,和那个阿聪已经火热,阿聪也没有看到自己的危机,真拿凌雨当了未来的婆婆。

    觉得凌雨能为她摆平曲勇维,曲勇维一定会尊母命承认她这个妻子,她也不想想曲勇维也没有糊涂,怎么会找一顶绿帽子?

    阿聪自己都糊涂了,只想着瞪眼说曲勇维干了她一宿,曲勇维有口难分辨,她天天梦里和曲勇维洞房,梦是心头想,真想做曲勇维的女人好有继承曲家的权利,不用费尽心机担风险。(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香椿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椿芽并收藏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