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婚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天祥慢条斯理的吆喝牲口走着,气得那个老爷子干跳脚。

    硌応垂头丧气的站在地头,老爷子开始大骂杨天才:“杨天才这个王八蛋,我闺女不在家他搞~破~鞋把粮食送给人家,连我他都不舍得给吃,就是个有娘养没娘教的混蛋王八蛋,老杨家没一个好东西,一窝子禽兽,死的八辈子绝户才是报应!”

    杨柳一听这人实在不像话,这是指桑骂槐,骂杨天才的妈,就是骂杨天祥,死老爷子哪是骂杨天才,直接就是骂的杨天祥,是报刚才没有得到好气的仇,他骂的声音很高,故意让杨天祥听到,这老爷子还真是欺负人,杨柳正要质问他,就听到一声鞭子响。老爷子蹦起多高:“妈呀!妈呀!”的叫起来。

    杨柳心里这个痛快,杨天祥狠狠的对着老爷子的脚来了一鞭子,正在揉着脚乱叫。

    杨天祥还是跟他没话,谷舒兰就跟老爷子喊上了:“叫你一声表叔是拿你当长辈,也没有你这么不识抬举的!你骂杨天才到他跟前去吗,不要在这指桑骂槐,你骂你姑爷行,不能骂我们老人,这个王八蛋那个王八蛋的,你们家不是王八蛋,怎么还把闺女嫁给王八蛋?

    你不王八蛋为什么还让王八蛋养着?为老不尊到你们马各庄耍驴去,到这里来耍驴,担心跑着来,抬着回去!”

    杨柳心里乐坏了,谷舒兰也不是好惹的,不定对这家人多么的憎恶呢,这样损人要是有脸的一定会扎大坑死掉。估计这家人是没脸。

    谷舒兰虽没有直接骂他,比骂他还难听,死老爷子不气死才怪。

    果然他暴跳如雷,张口就骂,被他儿子捂住了嘴。拉着他往回走。

    硌応也推她姥爷,几个人强拉着往回跑,杨柳就嘻嘻的笑,今天算看到吃瘪的了。

    大山就要杨天祥手里的鞭子:“爸,给我抽一下儿。”杨天祥还真给了他,比划了一下:“这样抽。”

    大山试了一下。鞭子没有甩起来,自己却甩了一个大趔趄,把鞭子送回杨天祥手里,可惜的搓搓手。

    直到太阳下山,才打完那些垅。还得耥地,一直到了大黑天,才装车回家。

    太姥姥准备了饭在等着,洗手洗脸刚上桌,硌応和他老舅就来了,对硌応的老舅自然是客气的,这个人的脾气看着很绵软,不像他爹那样混。

    “表嫂。别忌讳我爸,他那人就那样,那个嘴尽惹人烦。看我们和我姐的面子不和他一般见识。”这算是硌応老舅的道歉。

    谷舒兰接了她的话茬:“嘴上挂着我们把你姐姐装的笼子,谁也不用装傻,小弟儿咬死了不是分家她妈进不了笼子,分家有人让你姐砍人了,哪家没分家?,你们也是哥三个。什么时候分的家你不会不知道,分家好像是我们犯了多大的罪。

    你姐姐为啥不分家。你也不会不知道,干巴的剥削我们。她怎么会分家呢,你姐姐要是站在我们这个位置,她分不分家呢,老杨家的东西到了你们姐弟手里多少,你最明白不过,还口口声声恨我们分家,因为没有榨干我们的油就不甘心,我们榨榨你们试试?

    得的便宜太多了,还想变本加厉榨骨吸髓,也没有这样邪乎。

    二十多亩地的收成我把着,让他们干活只给他们麸子吃,你问张士敏干不干,给地主扛活也没有这样剥削的。”

    “我姐有这样狠的心吗?对我们很好。”张世贵说道。

    “对呀,你姐姐是对你们好,因为你们是一窝的,你们来了烙一大锅饼,一块也不给你四表兄吃,他才十二岁,才死了父母。

    让十四岁的小叔子给日本子赶驮子,枪子围着人转,拿命去换几个钱。

    你们家吃不起饭,她怎么不让你们哥仨去赶驮子?把你四表兄挣的钱填补你们,可是对你们真好。

    你四表兄赶驮子弄回来的洋胰子,你姐姐从没有给过我一块使,都给她娘家人送去,你四表兄弄回来的一身骆驼绒的大毛衣,你四表兄喜欢,你姐姐怎么会留给他呢?

    你大哥怎么死的你知道了没有,就是穿那身毛衣惹得祸,日本人圈庄发现了你大哥穿的是他们的毛衣,一怒就把你大哥崩了,你姐姐是对你们真好。

    可是对我们呢,她拿我们当什么了?

    不是我揭她的短,是她干得太过分了,你姐姐对我们的心太狠,我做哪个月子她没有把你们几家的针线护拉一大堆,你们不知道你们的媳妇都闲的游胡,一个坐月子的人给你们做针线,你们的心里都没有思活过?

    如今已经分家了,多说也没有用了。”谷舒兰愤怒的说完,长出了一口气,好像把以往的怨气发泄光了。

    “表嫂,我们真的不知道我姐这样对你们,我姐对我们好,我以为她对你们更好,是你愿意给我们做针线,对不起,表嫂,我替我姐赔礼,你就原谅她吧,让一切都过去吧。”张世贵好像很诚恳的说。

    “表弟,你不会不懂坐月子不能干活吧,你有媳妇,你媳妇也生过孩子,我坐月子愿意给人干活计?这话说出来有人信?

    我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你姐的眼珠子一瞪,吓得我不敢不做,我住姨家,她还给我带一包袱你们的活计,我大姨看你姐这样,她就把他们的活计送来,你姐立刻就不干了。

    要说你姐那个狠劲儿,让硌応也听听吧,我进了门你姐姐就不让你姐夫跳水了,你四表兄赶驮子,挑水的事就落到我身上,你姐挑过一挑水没有?

    我挑水压得小月了孩子,流的满裤腿子的血,你姐夫看出来了,接过我的挑子,你姐姐的脸子一拉拉,抢过来了你姐夫的挑子,你姐姐就满嘴的喷粪:没见过大伯子这样护兄弟媳妇的,喜欢她就和她一起过!我们娘几个受气我们回娘家。不信等你姐姐回来你问问她有这事儿没?

    我们也张罗了几次分家,你姐姐就寻死觅活的要挟我们,你姐夫自然是不乐意分家,谁不喜欢占便宜呢。

    张嘴闭嘴的他们养大了你四表兄,十二死了老人,十四就出去赶驮子,十亩地租出去,租金俩孩子也吃不了,除了黑面就是麸子疙瘩,她养谁了?

    这回分家就疯了,拿斧子吓唬竹青蕴,她没想到人家竹青蕴不怕不躲,砍了人蹲监狱还成了别人的错。”

    谷舒兰淡淡的一笑:“我跟你说这个有啥用,一切都怨我们自己软弱爱面子,不想哥们撕破脸,看来不不破脸不行,你姐姐是个到了黄河也不死心的人。

    跟你说这个真多余,你们得了你姐姐活命的实惠,怎么会说公平话呢,怎么会觉得你姐姐不对呢,对你们好你们认为是应该的,对我们不好你们也是乐意的,今天就算我废话了,我就是不说你们心里也有数。”谷舒兰的话够损的,说的张世贵的脸成了紫茄子,他姐姐对小叔子多恶,他怎么会不知道,只是装不知道罢了。

    一丘之貉,姐弟哪能不一路。

    谷舒兰就是要出出气,也气气他们,分了家还来耍威风,真是不要脸的。

    杨柳心里这个笑,看看硌応的脸也是紫茄子的颜色,谷舒兰一个劲的描分家,也有给硌応话听的意思,硌応那么在乎分家,谷舒兰就让她好好明白一下儿。

    太姥姥拉了谷舒兰一下儿:“吃饭吧,饭都凉了。”她也是满脸的震惊,外甥女受的气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张士敏真是太狠毒,小月孩子去挑水,她是要人命。

    太姥姥给地主扛了半辈子活也没有受过那样的罪,虽然说是粗米杂粮也没有吃过麸子疙瘩,麸子是喂猪的东西,除非是饥荒之年。

    自己的外甥女在张士敏的手里倒底受了多少苦?

    谷舒兰只吃了半碗饭,可能是说的累了,还许是想起来往事心里堵得慌,看她一点食欲也没有。

    杨天祥听着也是气愤,草草的吃了一碗,就抽起了烟,没有问他们有什么事儿,对这个侄女也失望吧?

    还是张世贵先开口:“四表兄,我希望你管管我姐夫的事儿。”

    杨天祥看张世贵一眼:“你姐夫的事儿只有你姐姐能管,哥弟兄怎么管得了那样的事。”

    “四表兄,不是那个事儿。”张世贵急说。

    “我二哥还有别的事儿?”杨天祥就奇怪了,他这个二哥还是真能惹事了,又聊骚了谁?

    “是硌応的事。”张世贵停顿了一下。看向杨天祥,杨天祥突然明白,是不是给硌応找主呢?

    “你接着说。”听了杨天祥的话,张世贵“嗯”一声:“四表兄,我姐夫给硌応找了个主。”他再看看杨天祥,也为杨天祥闻到了风,看杨天祥很平淡的样子,觉得杨天才是瞒得很严。

    “你接着说。”杨天祥并没有震惊,硌応十七八了,找主有什么稀奇的?

    “四表兄,这个主肯定不行,就是我姐夫靠的那个女人的儿子。”张世贵着急的说。

    杨天祥的眼睛瞪得老大:“真的?”

    “就是。”张世贵看杨天祥不着急,觉得他对孩子们不关心。

    杨天祥淡淡的说:“这也没什么,一家有女百家求。”

    “硌応不愿意,正经孩子怎么会嫁给她儿子。”张世贵急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香椿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椿芽并收藏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