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 > 第343章 无耻父女

第343章 无耻父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二山的嘴一会说话就开始胡言乱语,问他啥他不说啥,嘴里一个劲的说自己是傻子,什么也记不住:“我忘了,我记不住事儿,我啥也不知道,我不会说话,我没说杀人。”他嘴里叨叨,装傻充愣,就是不往正题上啦。

    警察懒得跟他废话,也是让他进了小黑屋。

    二山懵懵的,没想到说说话就进监狱,他妈~的他们竟然会偷听?

    漆黑的小屋,冰凉的地,他从小就没有受过这样的罪。

    杨柳帮家里挣了上万的钱,那个数目在那个时代是多么的巨大,比一个地主还有钱了。

    杨柳没有享受到,二山却是享受了个足,降生后吃得好,穿得暖,虽然他生到了困难时期,可是在杨柳的策划下,存了万斤粮,食堂的饭不足,家里起伙,吃得起黏米芝麻干饼,他可没有受过困难。

    头一次睡凉地,晚上也没有捞到饭。

    心里这个委屈,都是听石秀珍的鬼话,说杨柳有的是钱,房子很贵,几十万几百万的,柳婵娟也说,自己才信。

    没想到硬的来不了,自己被关在这里,只要不承认谁也没有招儿,就是不承认,这回自己不会来硬的了,吃一堑长一智,这回和她套近乎,得机会下毒毒死她,就给别人赖上。

    最好是潜进她的屋里给她下毒,抓不到人她赖谁去,最后是给这个刘亚民安上。

    想到此他嘿嘿嘿地笑了,谁也没有自己聪明。

    回到家杨敏俩人也是睡不着,这个二山简直就是个疯子,他也太财黑了,想了那么多招杀人。

    怎么能整治老实他呢?杨敏很头疼。姐姐的视力还不好,二山要是纠结一帮歹徒经常的来劫她们,就是个麻烦事,有朱亚兰和姚喜庆的算计,再有谷舒兰和二山的捣乱,她们的学还怎么上?

    杨敏心烦的出外好几次想叫刘亚民过来说话,可是她又担心他们睡不好耽误上学。还是忍了回来:“姐!你眼睛有了好转没有。”

    “能看见道了。还是没有以前清楚,不是着急的事,大夫说得慢慢的来。这才几天?”杨柳的已经恢复的不算慢,她也不敢着急,大夫说不能急,这些人这样闹。她是强忍着,万一再失明。成了永久性怎么办。

    这些人的心真狠,她明白谷舒兰说她鬼上身的话,就是给抢夺她的财产找借口,就是她胡思乱想出来的。借尸还魂那样的事世界上都没有一个人见过,怎么会有人信。

    她在现代还真听说过一个,是真是假谁知道。只是听说,谁见到了这个人?

    谷舒兰这个时期可没有那样的传说。她只是听杨天祥讲的西游记里的一个借尸还魂的,

    她这是借来给自己用上了。

    这回是不能心软,二山这样狠毒的,就得让他心里有一个怕字,狠人只有让他怕才不敢下手,怎么能让他怕呢,就得总让他蹲,蹲得他怵了,就不敢掉歪了。

    他要是不承认就判不了刑,要是能把他判几年,自己毕业就离开这里,以后就眼不见为净。

    “我们快睡吧。”杨敏担心杨柳想的太多,对恢复眼睛不利。

    自己睡不着也得悄悄的躺着,不能影响姐姐休息。

    杨柳也睡不着,这一天的惊魂夺魄的险境,怎么能不刺激神经,多厉害的安眠药都不见得让人睡着。

    脑子里想的全是烂事,这个重生自己还真是厌烦了,真应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谶言,就这一个破房子,现在还没到吵价的时候,根本就不值钱,一万块钱撑死,却被人说成几十万,这些别有用心的,就是为了让她不得安生。

    柳婵娟要的五千,实际就是自己这个房子的房价,她倒是一点都不想让谷舒兰得到,谷舒兰一个外地人来卖这个房子,根本就卖不了几个钱。

    姚喜庆是打算的妥妥的,或许柳婵娟是螳螂,他是黄雀,跟陈天良骗钱是一个道理,柳婵娟得到了钱,一定会被他惦记,也怕柳婵娟比陈宝玲还奸,得了钱也不会被他看到。

    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各个都极度的奸猾,算来算去只怕就是谷舒兰挨骗,最后落个两手空空。

    杨柳昏昏沉沉的睡去。

    次日一天很肃静,没有一个捣乱的,放了晚学,几个人在街上吃了饭,买了水果,直接去医院看张亚青。

    看来是真巧,朱亚兰在,张玉华和女儿丈夫都来了,杨柳的视力虽然不好,可也看得出姚彩琴简直就是变了一个人,几乎让人不认得了。

    圆胖的脸蛋子变成了一刀条,显出了一脸的褶子,焦黄的面皮蒙上纸就可以哭了,两只眼睛倒是大了不少,只是很没有聚焦。

    这个打击还真是不小,一个肥嘟嘟的女人变成了猴子,杨柳嘴角一抹讥讽的笑,一句话也不说,装作看不着。

    杨敏已经是满脸的讥讽,揶揄的投给几个人鄙夷的眼神,杨敏讥笑道:“姐姐,亚民,我们出去,这屋子的空气很污染。”

    听到杨敏的声音,张亚青睁开眼:“杨柳!……”朱亚兰他们那帮来了,他始终不睁眼,朱亚兰早就气坏了,姚彩琴在咬牙,张玉华脸色变换着。

    杨柳说:“你闭目养神好了,我们先出去,等空气好了我们再进来。”杨敏杨柳是在骂人,说这话他们管得着吗?

    不刺他们几句心里不痛快,这一群烂货没有一个不污染的。

    朱亚兰心里疑惑,明明是骂她不干净,,可是她怎么反驳,万一要是说走了嘴……?

    她只有忍了,姚彩琴也是好多心的,想到自己被父亲弄了,干完了他还不走,让朱亚兰那个贱人看了自己的光腚,想起就恶心,可是杨柳怎么会知道?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她喊了出来,把才出门的几人吓了一跳,她就那样吼,随后就是大哭:“呜呜呜!呜呜呜!……不可能!……”她抱头跳起来:“畜生!畜生!……”的大叫,语无伦次的叫喊,吓得姚喜庆差点尿裤子。

    这要是让她喊了出去,人就丢大了,怎么搞破鞋自己都不脸红,怎么能搞自己的女儿呢?这可是个大秘密,任何人都不知道的。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秘密都让朱亚兰和张玉华掐架掐得有一大帮人知道了,这家伙也不傻,怎么没听出几声讥讽,还觉得神不知鬼不觉。

    张亚青又闭上了眼睛,朱亚兰气得几乎背气,张玉华恨恨的,姚彩琴在哭,一会儿跑出去,看看杨柳,眼里闪过蛇眼一样的冷气,看到外边几个人,她也不敢下手,杨柳现在是一个瞎子,她要狠狠的收拾她。

    为什么她该去的地方她让自己去,就是被她坑的,这样的深仇大恨,不报枉为人,找一万个罪犯轮死她才消心头大恨。

    姚彩琴恶毒的想,她也坚决的做,她回到屋里,又可怜巴巴的看着闭着眼的张亚青,也是满腹的恨意,他为什么和那个贱人一起进洞房?为什么抛下自己?

    姚喜庆一看姚彩琴疯疯癫癫的样子,自己在跟前她就受刺激,不如赶快的走,他多少日子都不敢见她了,气急眼了她又胡说八道。

    姚喜庆一走张玉华就快速的跟,她听了她的同事说了,姚喜庆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这个女人是谁她的同事不认识,张玉华大动肝火。

    姚喜庆这个畜生玩了自己的女儿,一点都不愧疚,还和别的女人乱勾搭,也没有把他刺激了阳~萎,真是气死人。

    张玉华监视姚喜庆去了,儿子不理她朱亚兰憋屈,难道他知道了自己的事?

    不可能,不可能!她干的多秘密,一次一换地方,怎么会被人发现呢?

    自己加了天大的小心,绝不会让熟人看见。

    “亚青……!”朱亚兰叫道。

    张亚青不理她,朱亚兰加深了一大截对杨柳的仇恨。

    “亚青。你到底有什么不对心思的事。跟妈说说,妈给你出气。”朱亚兰低柔的声音,哀求的看着儿子。

    张亚青不搭理她,她对杨柳的仇恨更深了,咬断了一口老牙,牙龈破碎出血。

    “亚青!……”朱亚兰双手攥紧了拳头,恨不得一拳打冒杨柳的眼:“亚青!……你为何不跟亲妈说话,你为何连看亲妈一眼都不肯?为什么为什么!……?朱亚兰哽咽:“呜呜呜,呜呜呜!……”委屈的,冤枉的,恨不得撞墙。

    张亚青的样子好像和她永远没了话,她憋屈,她招谁惹谁了?把她的儿子挑拨的这样,让她们母子离心离德,就是杨柳这个缺德的,这个丧心病狂的,这个害人精,就是一个白骨精,她害得自己这样惨,食尔肉,喝尔血,不死不休。

    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儿子被人抢走了,朱亚兰要有多恨就有多恨。

    她呜呜呜的哭着跑了,转眼姚喜庆没了,这个该死的的家跑哪去了?

    朱亚兰快步如飞去找姚喜庆,他要尽快的除去杨柳姐妹,现在她也恨上了杨敏,杨敏刚才说的话很刺她的耳,好像是在影射她什么?

    怎么能让侮辱她的人活下去?(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香椿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椿芽并收藏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