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 > 第428章 拒绝做红娘

第428章 拒绝做红娘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见面还是有些尴尬,以往的那份无拘无束不见了,那种亲切还是没有了,终究是心里有了芥蒂,人的心会变,他是深深的爱过的,爱没有了,他不是兄弟情,自然没有了亲近之感,他是放下了爱,和常人一样的对待她。

    可是他还是说出来那番话,没有真正的磨灭感情。

    自己对他始终是兄弟之义,有了那次订婚,都是听了张从古和许宝贵的劝说,觉得有了安全感。

    知道好姻缘难觅,只有将就,从张亚青本身来说,有哥们的义气,有他的保护,可是自己的感觉,一次也没有认为嫁给他是安全的,这就是本身从心灵信任的结果,源自于哪方面呢,到现在杨柳才想明白,威胁都来源于朱亚兰,自己心里自然的形成了一层阴影,担心他和朱亚兰那样能伪装,那样心狠,总有一天会变,自己会被遗弃。

    就是那样一种芥蒂?自己对张亚青始终没有倾心,生不出爱情,只有那些年哥们的情义,和这些年他保护自己的那份恩,一直在感激他,朱亚兰这样算计,自己早就应该与他翻脸,总是看在以往的情份儿,想保持那些友谊,也是想,他妈是他妈,他是他,他一定像他父亲一样善良。

    要是张天宏也和朱亚兰一样阴狠,自己怎么会想张亚青能好呢,也就早断绝了来往。

    想想那些往事,也是让人不会忘的,不管谁是谁非,朱亚兰死了,一切都结束了。

    俩人注定是没有缘的,因为这一场婚姻。张天宏的家庭毁了,如果没有这场婚姻,朱亚兰的真性情也不见得会败露,张天宏和朱亚兰很可能会恩爱到老。

    因为这场婚姻破坏了张静和张亚青的家庭温暖,这样的婚姻绝对是不能继续,就是没有自己的责任,起码在一起会经常想到朱亚兰那个不愉快的人。以后有了孩子。一说他的奶奶是个什么人,那个问题就是十分尴尬的。

    彻底的结束了,如同放下了千斤重担。快毕业了,轻松的走向新生活,再没有那样的麻烦,那样的烦心事。那样的威胁,那样的困顿了。

    轻装上阵。走向新的岗位,新的起步才刚刚开始。

    张静来了,又多了一个伴儿,四个人就开始热闹。杨柳的院子房子不少,再来四个也够用,把张静安排到西厢房。西厢房比东厢房好,有句古语说得好:有钱不住东厢房。有钱不买隔壁的羊,隔壁的说不好是怎么回事,杨柳是没有体会到。

    对东厢房的体会是深刻的,到了夏天,西方的太阳一照,晚上睡觉是真热。

    西厢房是早晨的太阳,到了下午已经凉快了,受罪的程度可是不一般。

    张静想自己一间,正房西屋住的是许妍,,杨柳和杨敏住东屋,前边的门房到夏天夜里睡觉还不能开窗,一个姑娘住有危险,窗户还都是小格的只纸窗户,没有玻璃照暖,冬天还冷,这个时节住东厢房好,等到夏天就该热了。

    张静选了西厢房,有炕冬天可以烧火。

    几个人住一起,感情倒是融洽,四个人吃一锅,中午在学校吃不回来,张静也是本科生,又在上研究生。

    许妍是大三,也是本科生,几人都是忙碌的,期末考试是关键,一点不敢懈怠。

    张静很快从丧母的情绪中解脱出来,和几个在一起,许妍是个乐呵娃娃,说话就逗大家笑,这个院儿,说话就是欢声笑语,几天张静就开朗了。

    以前总是一个人在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养成了一个闷性子,是环境造成的。

    邓左民,刘亚民,池子如有空也过来坐坐,杨敏和刘亚民的尴尬也没有了,倒是成了朋友。

    几天邓左民和张静就熟络了,俩人是相谈甚欢,有一种很好的默契。

    许妍偷偷和杨柳说:“柳姐姐,我看邓左民和张静有戏,你何不做红娘?”

    “我?……”杨柳笑了:“就我这嘴?我会做红娘?你可真抬举我。”

    许妍:“呵呵呵!……”笑了一阵:“柳姐姐,其实你没有发现你的天赋,你很会感染人的,你做媒人保准说一个成一个。”

    “我有天赋?我能感染人?”杨柳低声对许妍说道:“我怎么没感染了朱亚兰?”

    “柳姐姐你怎么不信,我说的是实话,你的感染力实在是太强了,我哥一见就盯上了你,你说你的感染力不强吗?我哥一见你就迷上了,我哥平常都不愿意瞅女孩子,是不是跟你太有缘了?就是你的感染力。

    那些嫉妒你的人也是因为你的感染力。喜欢你的人也是你的感染力。

    我感觉你有一种天然的令人喜欢倾慕的细胞,见着你就觉得你这个人很有亲和力,你有当官的素质,就是这个,这种素质才让人嫉妒,倾慕,崇拜。”许妍小嘴吧吧的说了一大套,说得杨柳笑死了。

    她有官素质?开玩笑,她连一个谷舒兰都应付不了,被人算计束手无措,还谈什么领导人,连一群小鸡仔她都管不了。

    “阿妍!你真会捧人,当官,我要等下辈子许有机会,我的志愿是赚钱!会有大好机会的。”自己毕业赶上开放好时机,真是好啊!商业的第一桶金就是自己的。

    干事业,赚大钱,也是前杨柳的志愿,自己捡了她的身体也得报答她,就是完成她的遗志。开发药。

    “柳姐姐,你要是不牵这个线,我可是喜欢做红娘的,这个线儿我要牵了。”许妍笑的俩眼眯着。

    杨柳嗤的一笑:“我不喜欢当媒人婆子,不好管,管好了就是那么回事,出了问题都骂媒人,我这么多年可被人骂苦了,真的不想找挨骂了,没人骂过你,找几句骂还壮实呢。”杨柳开玩笑,逗得许妍哈哈笑起来:“我就是要找骂,有人念叨着省的丢魂儿。”

    俩人说笑一回,张静听到了就出来:“柳姐姐,阿妍、你们笑什么?”

    许妍更乐了,笑着道:“静姐姐,我们在研究你的白马王子呢。”

    张静脸腾地就红了:“胡说八道什么?先给你自己研究一个吧。”张静很是扭捏,杨柳就偷着笑。

    许妍笑道:“我的就不用你操心了,早就研究好了。”许妍呶呶嘴,对着邓左民的背影,嬉笑说道:“我早就选了他了。”

    张静的脸唰一下就雪白,两条腿抖起来,额头已经冒出了细汗,黯然的低下头,自己的母亲那个样子,哪个男子还会选她?

    自己的一生算完了,想找个乡村的邓左民都没有希望了。

    她摇摇欲坠的身子靠墙往地上滑落,终于瘫软。

    许妍大惊:“静姐姐!你怎么了?”

    杨柳和她把张静抬到屋,杨敏去叫邓左民:“快去看看,张静病了。”

    邓左民一听撒腿就跑,没等进屋就喊上了:“张静!张静!张静!……”不知道说什么了,慌乱得不行,只会喊这个名字了。

    杨柳看张静没事,只是被许妍的话吓的,她的反应怎么会这样大?她这么几天就那样的爱上邓左民了?还是爱得死去活来。

    她也太投入感情了,太过分的执着了,许妍只是一个玩笑话,就把她刺激的这样。

    杨柳暗想,这个张静就是有乃母之风,脾气和朱亚兰一样的执着,朱亚兰为了害一个她不喜欢的人,执着到死,还搭上了自己的贞操。

    这个张静,也是个脾气拗,一条道跑到黑的的脾气,从这一点就能看得出来,她想得到的就那样入了她的灵魂。

    这么几天不至于有那么深的爱吧?竟会因为一句话触得她简直要丢命了。

    杨柳感到这人特别的好笑,天下男人多得是,就是她的母亲名声再不好,她父亲和爷爷的势力,她也能找到更好的。

    为什么一听她选择的是别人的,她就这样大的反应,就是朱亚兰那一套,以我为尊,不许别人侵犯自己的一点利益,她的谁也不能碰,她看上的不许别人看。

    杨柳对张静没有了解,到张亚青的家里去,和张静说的话很少,张静没多少语言,总是猫在自己的屋里不出来。

    从这一点,杨柳隐隐的感到不安,为什么呢,她也搞不懂。

    张亚青说过张静摔酒杯是为了给她一个倒掉杯中酒的机会,如果她的话是真的,她的心机可就太深了,自己知道姚喜庆的坏心,那样提防也没有想到酒杯里有药,只是自己不喜欢喝酒,酒进肚儿就恶心,很想泼了那杯酒,姚彩琴的热情,让她没有好意思的,借着都不注意泼了酒。

    她也没说朱亚兰告诉她酒里有药,她怎么就想起那样的计策引人瞩目给她机会泼酒?

    要是她说的是假话,她为什么要买她的好,这样的行为也是很有心机的,收买人心必是有目的。

    她要干什么?朱亚兰没有进进监狱之前她为什么不说?她不去她祖母家,为什么愿意到这里来,她们并不熟。

    她不认为她母亲的死与她有关吗,她心里没有恨吗?她要是和她母亲的心性一样,她必会恨着我的吧,杨柳如是的想。

    那为什么住到仇人家呢?想到此。杨柳的浑身发冷,她就是这样的感觉,找不到原因。

    头想的生疼,杨柳拒绝再想。(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香椿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椿芽并收藏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