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豪门惨案 > 第二十章 步步逼近

第二十章 步步逼近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天还没亮,淑清就搭乘开往二郎的早班车离开了,她不知道她的这趟行程会收获什么,陈贤惠在电话里明确的说她不想谈任何关于她儿子媳妇的任何事情。   不过淑清并不打算作罢!直觉告诉她一定要见见这个女人。

    淑清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刚好亮开。她很久都没有在这么早的时间搭乘大巴车在乡间的公路上奔波,即便路上的风景只有黑漆漆的窗户上自己模糊的影子,她也觉得挺有意思,并不觉得疲倦。所以她一下车就拿着手上的地址,寻了过去。

    那是一栋非常简陋和老旧的楼房,淑清站在楼下抬头望上去,她看着这栋楼有些失神,她很少看着一栋房子失神,看着这样一栋破旧的房屋总会有些感触,特别是在这种时候,她无法想象一个母亲是如何做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被送进监狱。而自己只能住在这种地方,毫无办法。

    她摸了摸自己的包,里面装着离开重庆时安夫人给她的东西,她不知道安夫人为什么要拖她来办这件事。她告诉她只有她可以让她信任。而那个锦鹏,她从来都没有信任过。‘她只不过是看上了我的钱。’安夫人说。‘你知道心儿从龙门回来后一直闷闷不乐,这个锦鹏找各种借口理由来家里,找心儿,确实他让心儿开心起来了,但是爱,哼,我不相信。’。淑清虽然不赞同安夫人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根本不爱她的人,但她相信安夫人的理由足够充分,不过这个理由似乎远远不止包里的文件可以说明。但现在,她能怎么办呢?唯一知道真相的人已经死了,希望她没有来的太晚,希望胡笙的母亲可以告诉她一切,告诉她当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淑清迈着沉重的步伐爬上了三楼,她看着一扇有些锈蚀的铁门,再核对了一下手上的地址,然后举起手敲了三下。

    一个白苍苍的老妇人轻轻的把门隙了个缝,露出半棵脑袋疑惑的看着淑清,然后明白过来,她取下闩在门上的铁链子,打开门让淑清进了屋子。淑清环顾了一下四周,什么都没有,一张简单的床,一张用来做凳子用的木柜,一个没有门的衣柜,角落堆了一堆空的可乐瓶、矿泉水瓶等各种瓶子。淑清能想到的形容词只能是一贫如洗。她抬眼看了看给她开门的女主人,一头白,背有些弯曲,脸上是深深的皱纹,皱纹呈灰色,也许里面有灰尘,淑清想到。但她的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

    “你很准时。”她说。

    “感谢老天,我不能让你久等。”

    “说吧,什么事情?不过我没有什么可告诉你的。我在电话里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我知道你一直在为洗清胡笙的罪名努力。”

    “别这么说,他根本就没有罪。”

    “为什么他不为自己声辩,相信我,我跟你一样认为胡笙不会杀人,但是他在法庭上没有为自己辩解。”

    “你是一个公安局的退休老太婆。”她说。

    “哦,是的!”淑清答道,面对这答非所问的答案,她有些意外。

    她若有所思的盯住淑清,好似在判断她是否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淑清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准备开口说话时,她抢在了前面:“那个女人控制了他,是那个女人,他从城里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就觉得她有问题,可惜胡笙根本不听我的。”

    “你——是指李珍?”

    “噢。那个女人有病,她这里有问题?”陈贤惠没有回答淑清的问题,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淑清说。

    “哈哈——你当然不明白,你当然不明白!”陈贤惠突然笑了起来。

    “可以和我说说安娜吗?陈姐。”淑清下意识的摸了摸包。转移话题。她当然知道陈贤惠说的是谁。

    “安娜?哦,安娜,那个可怜的姑娘。”

    “我听说她自杀的。”

    “自杀,谁告诉你的?”陈贤惠警觉的看着淑清,尖声说道。

    “疯人院的保安。”

    “错了,完全不对。她不会自杀,她虽然有些疯癫,但她不是真的疯癫,我没有办法给你说怎么回事。周志文老婆只是找了个借口把她送进来。她知道那姑娘是周志文和其他女人生的,她什么都知道。那是个可怕的女人。周志文的老婆天天打她,她心理有疾病甚至有些扭曲,但是不至于疯到自杀,她从没有过自杀的行为。”

    “真有意思!那她是怎么死的?”

    “周志文死的第二天,我去找安娜,我试图告诉她这个消息,我想说的是周志文带一家人离开这里,他们可能要去重庆,周志文找了个工作,说是给一个医院守夜什么的,可能以后都不会来看望她了,我只能编出这样的故事,但是我还没有开口,安娜就先说了,她说:‘你猜,怎么,胡笙杀了我父亲,他被抓了吗?’我说:‘你瞎说什么,胡笙不会杀人,更不会杀你的父亲。’她说:‘你休想骗我,你这个****,干瘪的老女人。你应该下地狱。你和胡笙都应该下地狱,我会让你们统统下地狱。’我从没有见过那样的安娜。我害怕极了,只当她失去理智了,可几乎就在同时,我接到电话,是警察局,他们告诉我胡笙因为蓄意谋杀被捕了。而谋杀的对象正是周志文。当我挂了电话跑去找安娜的时候,她已经切断了她的动脉。”

    “可你说她不是自杀的!”淑清被陈贤惠说糊涂了。

    “哦,哦,哦,不,不,她绝不是自杀。她被人控制了,她是被控制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我不明白!”淑清说,她觉得不可思议。甚至认为陈贤惠脑子有些问题。

    “我就知道你不会懂的,我在疯人院工作了很多年,我见过很多疯子,有些是真的疯子,有些是人格分裂,有些并没有什么病,只是受了刺激但没有真疯,像安娜。因为住在我们那样的小镇上的人生不起这种病,会被嘲笑,看不起,丢鸡蛋,甚至会连累一家人。如果有人生病了,家人就只能往疯人院送。疯人院只有简单的设备和几个不怎么擅长医治的赤脚医生,有的甚至连医学院都没有上过,他们唯一会的就是给他们注射各种药品,他们最常用的是一种叫——叫安非的药品。他们每次给他们用这个药他们就会变得安静。后来听说那是一种让人镇静的药,但是它更大的作用是让人的意识混乱。就这样,日积月累,没病的也病入膏肓了。”

    “可是——你的意思是?”淑清惊讶的看着陈贤惠,她实在没有想到她知道这么多。

    “是的,就是这个意思。”

    “可这个药是有限制使用量的啊!啊!你的意思是……”淑清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陈贤惠。“医生用药过量?”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药物使用的越多,他们的收入就会越高。药物公司会给他们提成,很高的提成。”

    “可是过量就会很危险,难道政府没有监管吗?”

    “政府?什么时候政府可靠了。这种小地方,政府不会放在心上,我们都是小地方的愚民。市里管不了,地方会管吗?如果出了什么篓子,药品公司会出面解决,他们有一整条关系网。你不明白吗?这是一条利益链,它们环环相扣,互相利用。”

    “你知道这个药品公司叫什么名字吗?”

    “其慧,其慧制药。”

    “没有听说过。这么说安娜是因为被注射过量安非而割腕的。”

    “也许。”陈贤惠又有些迟疑起来。“我说的太多了,我想你应该走了。”

    “我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淑清站起身来,有些不好意思。

    “你为什么会反对胡笙娶李珍。”

    “我想你看到为什么了。”

    “什么意思?”

    “那个女人害他进了班房。”

    “可这说不通,你怎么知道她会让她进班房。”

    “她那张脸,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知道她就是红颜祸水。”

    “胡笙打了李珍,他对李珍使用暴力。”

    “你信吗?噢,你当然信,你是安小文的朋友。我差点忘记了,不过,我告诉你胡笙从来不打女人。”

    “这跟安小文没有任何关系。陈姐,不瞒你说,我许多年前就见过你的儿子——胡笙,那时候他还是个小男孩,他告诉我他要娶安娜做老婆——”淑清说话的时候观察着陈贤惠。但对方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那是小孩子不懂事,说着玩的。”陈贤惠沉着脸,平静的说道。

    “但是,李珍长得和安娜一模一样。”淑清提出质疑。

    “是的,我想李珍也是周志文的女儿,她们是双胞胎。对吗?”陈贤惠说,她冷静的看着淑清。

    淑清受惊的猛地抖了一下,这是她没有料到的,虽然她怀疑过,因为两个人确实长得一模一样,但安娜在疯人院应该不会和李珍同时出现,当然陈贤惠不可能见不到自己的媳妇,胡笙应该会第一时间带给他的母亲看……很多情况都是无法预料的,大部分人都只能让命运牵着走。不过还是是她没想到陈贤惠能说的那么肯定,好像知道一切真相,她想这才是她极力反对胡笙娶李珍的原因吧。

    “不用这么惊讶,你还记得给安小文接生的那个老太婆吗?你们给了她些钱,让她闭嘴。”陈贤惠说。“那个老太婆是我奶奶,她死的时候给我说了这件事,她说她不能带着这个秘密进棺材。”

    “这才是你反对他们结婚的理由。”淑清说。

    “你可以这么说。”

    “你认为李珍也……”

    “不,不,不是因为这个,一开始我并不这样认为,她的一切行为都很正常,但是自从她现了安娜后,就开始不对劲了,就好像安娜触了她身体里的某个开关,在此之前她的那部分都是关闭的,但是安娜打开了她隐藏的那部分。”

    “你的意思是?”

    “李珍是一个典型的人格分裂病人。”陈贤惠坚定的看着淑清。“外人是看不出来的,除非有技术上的检查进行证明。李珍肯定患有精神分裂症。她具有双重人格,我只是一个护工,没有医学知识,也不懂精神分析,但她身上一定有两种特性共存。一个,是善意的,称得上可爱的姑娘,主要的吸引力在于对于幸福的渴望。但她还有第二重人格,可能受到扭曲心理的驱使——有些事我们不太确定——她会去伤害人,不是仇人,而是她爱的人,甚至是她自己。所以她通过伤害自己来伤害她爱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臆想出来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者这意味着什么。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可怕的事,精神怪癖、精神病、大脑畸形。关于这个,我们疯人院就有一个悲惨的例子。有一个老太婆和她的老伴靠抚恤金相依为命,在她没有被送来疯人院之前,她和老伴住在敬老院,看上去是非常幸福的一对。然后有一天老太婆跑到警察局说:“我杀了张峰,太可怕了。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魔鬼,我知道我要杀了他。后来她被送到了疯人院。这种事情有时候会让一个人失去生活的动力,人们会问为什么?怎么会这样?但总有一天科学会解释原因。医生们会在染色体或者基因上找到某个小小的变形,或者现某些腺由于工作过度、伤心过度而停止了作用。

    淑清不自然的捏了捏她包里的那份文件,临走时,安夫人给她的——李珍的病例,看来没有必要拿出来了,这个农村妇女洞察了一切。

    “所以你认为李珍所说的一切家暴都不是实情。”淑清说。

    “我只能告诉你,我了解我的儿子,他不会伤害女人。更不用说是他的老婆。”

    “所以周志文被……”淑清试着猜测。

    “我说过了,胡笙没有用榔头砸碎周志文的脑袋。他永远都不会伤害安娜和李珍的父亲,即便那是个混蛋父亲。”陈贤惠打断了淑清,声音低沉而悲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豪门惨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王鑫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鑫垚并收藏豪门惨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