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豪门惨案 > 第六十六章 李译文的女儿

第六十六章 李译文的女儿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淑清自从被锦鹏带到那个诡异的酒店后,突然像变了一个人。  她会在早上起床时哼唱“我爱你,中国。”噢,这是她最喜欢的歌曲,她会从早上五点开始就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极度兴奋的状态中。她会在给阳台上的花儿浇水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句,“嘿,去你的,小子,我就是侦探。”似乎在一瞬间她又回到四处奔跑的年纪,噢,她爱死了抓坏人的感觉。或许锦鹏的那番无意识的话激活了她身体里沉睡多年的东西,那是什么,她想了想,“正义”她大声的说出了这两个子,紧接着她又补充了两个子:“热血”。从酒店回到家的当天,她就给所长夫人打了电话,她传达了陈演的愿望和感谢。

    “嘿——我亲爱的朋友,上次的事情真的非常感谢你帮忙!”她说。

    “没有什么,我很乐意帮你。”电话那端传来谢君雅愉快的声音。

    淑清调整了一下坐姿,拿起旁边的水杯喝了口水,她很想提提所长夫人和安小文巡视疯人院的事情,不过如果她提了,或许她就会成为忘恩负义的家伙,所以她决定换个方式。

    “你还记得陈演吗?”她清了清嗓子。

    “陈演?是你支助上大学的那个孩子吗?记得,当然记得。我记得,他出什么事了?”

    淑清脑中浮现出所长夫人的脸,好像她就坐在对面。正看着她微笑,满脸的疑惑像在问:“他有什么事我能帮上忙。”淑清甩了甩脑子。她没有办法在用以前的眼光看她。

    “是这样,上次拖你帮忙的那个人是他的一个朋友的家人。”

    淑清说完后,对方沉默了片刻。然后传来轻蔑的笑声。

    “哈哈,我说,亲爱的淑清啊,在你误以为我有什么能耐可以让一个疯子出疯人院,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

    “所以我给你打了电话。”

    “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呢?又进去了?我可帮不上忙了。”

    “不不不,不是这件事。他想感谢你!”

    “哈哈,不用了,有你感谢就够了。”

    “你能下来重庆一趟吗?我说真的,我确实非常想见你!”

    然后是一阵沉默,不过淑清等来了肯定的答复。

    在成功把谢君雅叫来重庆后,她去找了安小文,不过找安小文之前她去了一趟李译文教授家里。李译文教授的遗孀接待了她,那天的天气不太好,非常闷热,天空的雷声轰隆隆一阵一阵的从头顶滚过。天气预报说有阵雨,所以淑清带了一把可以做拐杖用的雨伞。可惜这阵雨一直到她站在李译文家小区门口也没有下下来。她沿着小区里绿树成荫的小径,走向李译文所住的那所宅邸。她的手紧握着雨伞,每踏出一步,雨伞顶端的铁尖就颤抖的戳在地上。

    她几乎用了2o分钟才从小区门口走到那所宅子的大门前,她用力的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稍等一下!”

    一个扎马尾的女孩子开了门,她差不多二十七八岁左右,一头浓密的黑,脸颊上有两个梨涡,眼睛清澈明亮。“年轻又貌美。”淑清在心里想到。此时这个年轻又貌美的姑娘正一脸寻味的看着淑清。“您找谁?”年轻的姑娘问道。

    噢,她的声音真好听,好像跳进了棉花糖里。

    “我找李译文教授。”淑清说,“我是他的病人,我有头疼的毛病,一直是李教授给我做的治疗。可惜我这两周都没有挂上他的号——”说到这里她的身子晃了晃,似乎马上就要倒下去。

    年轻的姑娘立马上前扶住了她。

    “您没事吧?要不要进屋坐下一下。”她说,“不好意思,我的父亲已经不在医院坐诊了。”

    淑清慌张的抬起了头,她戳在地上的雨伞抖的更厉害了。

    “怎么了?为什么不坐诊了?他搞研究去了吗?我之前看病的时候他说过他大部分时间在搞研究,可没说他不看病了啊!他还让我去住院部找她呢。”淑清说着摇晃着脑袋,像一个帕金森患者,“我去了外地度假,刚刚回重庆不久,我想——噢,怎么会这样呢?生什么事情了吗?姑娘!”

    “嗯,是的。他总是喜欢让病人去病房找他。”年轻姑娘犹豫的一下,她没有回答淑清的问题,而是皱眉说道:“我是他的女儿,我叫李燕。你稍等一下,我去叫我的妈妈,她跟我爸——”

    她停了一下,眼睛里面闪烁的光彩黯淡了下去。不过那些亮闪闪的东西很快又回到了她的眼睛里。

    “我妈也是精神科医生,或许她可以帮你看看。”

    “你又帮我找了个病人来吗?”一个略显疲惫的声音在李燕背后响了起来。

    “妈——”李燕转过身,“这不是我替您找的病人,是——是主动来找您的病人。”她特别强调了“找您”这两个子。

    “我是来找李译文教授的!”淑清说。

    她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很高的个子,齐肩的短微微卷曲,鼻梁上一副黑框眼镜有些厚重。她的脸颊向下耸拉着,看上去非常疲倦。

    “您是——”声音听起来也非常疲倦,看了李译文的死对她打击很大,都过去一年了还没有从悲伤中缓过来。淑清在心理想着。

    “我——”

    “她是爸爸的病人,挂了两周没有挂到号,所以——”李燕说,她抢过了淑清的话头,深怕她再说出什么惹她母亲伤心的事来。

    “我知道了,燕子,你去帮这个阿姨倒杯水来。”她说。等李燕走开后,她在淑清旁边坐了下来,她推了推她的眼镜。指了指她对面的沙。“坐吧!”她说。

    “谢谢,您就是朱教授吧。”淑清说,“经常听李教授提起您。每次看病的时候她就会说,朱教授会告诉你保持适量的运动是这个年纪的主要保养方法。他提的次数多了,我就问他朱教授是谁,他非常自豪的说是我的妻子,比我还要厉害的神经科医生。也许下次你可以挂她的号。”她在沙上坐了下来,说到“挂她的号”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的往地上戳她的雨伞。

    “他真的这么说吗?”朱教授看着淑清问道。她再次推了下眼镜。

    “是的,他说到你的时候,荣光焕。我认为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正沐浴在爱情中的人,噢——希望您不要介意我这么说。”

    “不会。可惜他已经死了。”

    朱教授这句话说的冷冰冰,但淑清似乎吓的不轻,她紧紧握在手里的雨伞拐杖咣当一声倒了下去。

    “什么?”她惊呼。

    “我爸爸——他已经过世了,真是抱歉不能替再替您看病了。”李燕端了茶水递给淑清,然后在她母亲的旁边坐了下来。

    “噢,噢,真是抱歉,我不知道——我上次找他看病的时候他看上去那么健朗。噢,天啊!真是抱歉!非常抱歉!”

    “没关系!”李燕说。

    “你哪里不舒服?”朱教授问。“我不一定可以帮到你,也许你白跑一趟了。”

    “噢噢,没有关系。我本来找——噢,我没有带病历,我是一个老病号了。或许——下次我去医院的时候直接挂您的号。非常感谢您们接待我。谢谢!”淑清越来越语无伦次了。

    李燕往前倾着身子,伸手拍了拍淑清的膝盖。

    “没有关系,您可以去挂我妈妈的号,她很厉害,一定可以解决您头疼的问题。”她说。

    “那真是太感谢你们了。”淑清说,“我想我应该离开了,非常不好意思打扰你们。”淑清说。

    她站起身来的时候又看了一眼朱教授,只见她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眼睛看向窗外。不知何时她摘下了眼镜,露出了她明显红肿的眼睛。淑清想着是不是应该跟朱教授打个招呼,她犹豫着要走不走,便半停在那里。她略微等了片刻,朱教授似乎没有与她说再见的意思。李燕对淑清做了一个不好意的表情。然后就搀着淑清往门外走去。

    “不好意思,我爸走后,我妈心情一直不好。”她说。

    “噢,没有关系,说抱歉的应该是我。是我打扰了,还提起你们的伤心事。”淑清说,“真的很抱歉。”她偏着头,看着门口左边花圃里的长着紫色斑点的黄色小花朵。“噢。这花儿真是漂亮,它叫什么名字?”

    “噢,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名字,它长的很像鸢尾,不过花色不同,但我的父亲说它们是一个科系的。这是他朋友送给他的。”

    “噢,李教授也很喜欢养花。”

    “是的,非常喜欢,如果有什么新品种出来的话,他一定会弄来种,这个就是。”李燕指着那黄色的小花,笑了笑。“阿姨一定也是爱种花的吧!”她问淑清。

    “是的,我很爱养花,特别爱。人老了也只能养养花,身体不好干不了太多其他的事情。”淑清说着指着自己的脑袋。

    “没有关系,我妈现在可能不会去医院,如果你头疼的厉害可以把病历带过来。”

    “这——怎么好!太麻烦了!”

    “不会麻烦,最近有很多病人都来家里,我爸在的时候也会有病人来家里。”

    “李教授那么健朗的人——哎——怎么会。”

    “嗯——他的心脏不怎么好,不过他一直很注意身体,一直没有什么问题的。”李燕说到这里垂下头去。

    “那他的研究怎么办?现在也是你妈妈在负责了吗?”

    “研究?什么研究?”李燕突然抬起头来,茫然的看着淑清。

    “噢。你不知道吗?我也是道听途说来的,在医院看病排队的时候道听途说来的。呵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豪门惨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王鑫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鑫垚并收藏豪门惨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