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玉镜台 > 第一二九章 薄情否?

第一二九章 薄情否?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踌躇了一下,和月映一起避到了稍间里。

    不一会儿,脚步声夹杂着说话声向内室靠了过来。说话声渐渐变得清晰,脚步声停了下来,能感觉到他们已经进了梁公子的房间。

    席安道:“公子,姚大夫来了。”然后又问:“朱娘子……”

    梁公子咳了一声,说道:“席安,拾个杌子过来,请姚大夫与我搭脉。”

    席安应了一声“好”,没再问下去。

    接着便听到床榻那儿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静了片刻后,一个声音道:“用白酒擦拭额头,只能暂时降体热,于公子的病情并无多大助益。”

    我仔细分辨了一下,确是姚大夫的声音。

    梁公子说道:“席安,把这铜盆和帕子拿到旁边去。”

    姚大夫又道:“我来给公子施针罢。”

    梁公子顿了一会,道:“您给我开几服药就好,不用施针了。”

    “公子高热不退,不施针怎么行?若只开几服药便能了事,老夫我何必多此一言?”姚大夫道。

    房中又静了一会,半晌后,席安说道:“公子,还是听姚大夫的吧。病了半个月,不能再拖下去了。”

    梁公子这才道:“好。”

    “帮你家公子将衣服解了。”姚大夫吩咐席安道。

    一阵衣料摩擦的窸窣声在房间里响起。

    姚大夫又道:“丫鬟呢?怎么不叫个丫鬟过来?一个小子哪干得了侍候人的事?”

    席安回道:“没有丫鬟,公子身边就我一个人照料。”

    “这也是奇了怪了。”姚大夫嘀咕道。

    梁公子未吭声。房中安静了下来。

    约摸过了半刻钟,姚大夫道:“把烛火点起来。”

    “是。”席安应声道。

    一串脚步声向稍间近了过来,我不由得轻轻往后挪了挪脚。

    梁公子哑着嗓子喊道:“席安!”

    话音刚落,稍间的门那儿便出现了一个人影。席安惊叫了一声,往后退了退。

    我忙往前走了走,向他比出嘘声的手势来。

    他打量了我一会,似是才认清,顿了一会,高声道:“唔呀!公子,房间里什么时候有老鼠了?”

    月映在一旁拧着眉头瞪着他。

    席安觉出失言了,便退了出去。

    烛火点燃了,内室亮了些,稍间这儿被划出一块昏黄的亮影。

    月映开口道:“珠娘……”

    话未说完,便被我捂住了口。虽然月映的说话是用气声,但我还是担心会被内室里的人听到。

    月映睁大了眼,然后点点头。

    我松开手,她指了指稍间那扇透进朦胧亮光的窗户。

    我明白她是想说天色已经晚了,我和她得回去了。

    她又看向我,我点了一下头,然后朝她做出一个安静的手势来。

    姚大夫还在给梁公子施针,我们现在是出不去的,只有等姚大夫诊治完了再走。

    过了许久,房内响起姚大夫的一声咳嗽,紧接着便是沉缓的脚步声。

    席安道:“姚大夫,这便好了?”

    “嗯。”姚大夫道,“公子已经睡过去了,明日我再来施一次针,然后再开个方子给他。不出五日,就能好起来了。”

    席安高兴道:“好好,多谢大夫了。”又道:“我送您出去。”

    我听着心里也松了口气。

    待脚步声走远后,我和月映从稍间里出来,见梁公子在榻上睡着,衣襟是散开的,被子也没盖上。想是因席安走得匆忙,把这事给忘了。

    我走上前,帮他把衣襟整理好,然后将被子盖严实,这才和月映一起出了房间。

    行至厅里,碰着了往回走的席安。

    他拱手行礼道:“方才在稍间那儿唐突了娘子,请见谅。”

    我笑了一下,道:“没事,你不知道我们是在那儿。”然后解释道:“你请来的那位姚大夫从前给我看过病,所以我不方便在场。”

    席安尴尬道:“这个……我实在不清楚。”

    我又道:“既然姚大夫说,你家公子的病不出五日便能好,那我也就放心了。告辞了。”

    席安忙道:“等一等,娘子,天色晚了,我用马车送你们回去。”

    我想了一下,道:“这样也好。”

    席安转身就往外走,我说道:“照顾病人须得细心,方才我出来时,你家公子的被子没有盖上,想来是因为你忙着送姚大夫了,所以忘了。你现在又急匆匆地送我出门,那你家公子岂不是要着凉了?”

    他一拍脑袋,道:“是是,我只想着公子睡着了,身边暂时也不用人照看,就没想其他的。”说罢,又往梁公子房间那儿走。

    我拦住他,道:“不用回去,我已经帮他盖好了。”

    席安面色窘迫,道:“幸好有娘子在这儿。”

    夜晚,车轮碾在石板路上,发出吱吱呀呀的闷声,听着让人的心情莫名觉得很宁静。席安问我道:“娘子明日什么时辰来?我好过来接你们。”

    我愣了一下,说道:“明日就不过来了。”顿了顿,又道:“往后很长一段时间可能也不会过去了。”

    席安没有说话。我接着道:“照顾好你家公子,倘若有什么要紧的事就来告诉我。”

    良久,席安开口道:“娘子认为什么样的事才叫做要紧事呢?是不是只有当我家公子他生命垂危了,娘子才会来看看他呢?”然后又幽幽道:“娘子待我家公子未免薄情了些罢。”

    我没吭声。

    月映说道:“席安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珠娘好歹是蓝家的少夫人,今日去看梁公子担了多大风险你能明白吗?梁公子对珠娘的情义,珠娘都记在心里,梁公子有事了,珠娘她也是尽全力去照拂。你凭什么说珠娘她薄情?”顿了顿,又道:“珠娘说不能去看梁公子了,自然也是有原因的,又不是彻彻底底不理会梁公子。”

    席安将马车停了,回转身来,将车帘撩开了一些,与我道:“娘子,很早之前我就知道了我家公子对娘子的情意,后来听说娘子嫁了他人,我还为公子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本以为见娘子嫁了别人,公子就会另觅良偶成家立室,但公子他……他的心都放在了娘子这里……”(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玉镜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裁并收藏玉镜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