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玉镜台 > 第四十八章 和解

第四十八章 和解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和蓝笙相交的时日不长,这时候贸然告诉他自己是个女子会不会令他心生反感呢?

    略略思索了一会儿,我答道:“我是师父门下第三个弟子。  ”

    既不欺瞒,也不多说。

    蓝笙笑了一笑,道:“听闻白先生门下有一个女弟子,不知这事可是真的?”

    我从容一笑,反将问题抛给了他,说道:“不知蓝兄对这样的事如何看呢?”我还是不敢确定蓝笙对我的情义,不知他对这件事会持什么样的看法。

    蓝笙顿了一会儿,方笑说道:“市井闲谈,蓝笙不敢妄断。”

    原来他以为我问的是这件事情的真假,可我想知道的并不是这个。

    于是我又说道:“古人言:‘女子无才便是德。’世人一向认为妇人应当注重闺阁之要,并不怎么提倡女子学习诗书。若是一个女子常在外抛头露面,甚而混迹于男子之间,那可是万万要不得的了……”

    蓝笙抬起一只手,做制止状,道:“欸—,贤弟这样说可就狭隘了。”

    我挑眉,佯作好奇,问道:“哦?这怎么就狭隘了?”

    蓝笙道:“我觉得贤弟的话有所偏颇。一个女子若是常在外抛头露面自然不好,但诗书之事,并无男女之别,这样的益事是该提倡的。”

    我心想,蓝笙毕竟是南宋人,思想上还是会有一些保守的。但能这样想,已经很不错了。

    可心里还是有一点担心和失望。我又问他道:“那蓝兄觉得什么叫‘抛头露面’呢?”

    他默了默,说道:“在我看来,‘抛头露面’是一种刻意要引起别人注意的行为,作风浮放的人才会这样做。如果是正常的交往、往来,其实也算不得什么的。”

    我的一颗心又稍稍定了些,附和道:“嗯,我也是这么看的。”

    不知不觉,我们转到了陈掌事的院子跟前。

    蓝笙说道:“聊了这么久,就不耽搁贤弟去办事了,再会。”说罢,抬手施了一礼。

    我只好也作罢,向他道了别。

    进了院子,见有一间房内亮着烛火。我上前去敲了敲房门,屋内一个声音道:“稍等,就来了。”

    片刻后,陈掌事打开了门,见我站在门外,先是一愣,随即道:“进来坐吧。”

    我进了屋子,并未坐下,而是曲着腰施了一礼,郑重道:“夫子。”听书院的人说,陈掌事从前也是书院的夫子,因此书院的学生都尊称他一声“夫子”。我既来了书院,自然也是要随着的。

    陈掌事并未搭话。

    我低着头,继续说道:“昨日学生犯下大错,令整个书院蒙羞,今日特来请罪。”顿了顿,又道:“因学生染了风寒,白日里高热不退,故而未能及时过来向夫子请罪。还望夫子宽恕学生则个。”

    陈掌事说道:“想必白先生已经教导过你了,我在这儿就不多说了。今日赵公子也来过了,我也知道了,这件事主错不在你。既然你肯来请罪,说明你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当之处。我在这儿多嘱咐一句,凡事三思而后行。”

    我有些惊讶,心想,赵沅怎么会过来担罪呢?他并没有和我提起这事呀。

    正疑惑间,陈掌事说道:“你既已经请罪了,我也宽恕你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我将背曲得更下了些,道:“多谢夫子宽宏大量。学生告退。”

    出了房门,心却为赵沅的事揪着。现在想想,自己那是说的话真是过分了些,才会叫他生这样大的气。可即便再愧疚,也只有等着见到他再和他好好道歉了。

    --------------------

    第二日,我早早就去了赵沅的房外。房门闭着,不知他在不在里面。

    我轻敲了几下房门,里面有些响动。看来他应该在里面,我在心里将道歉的话又默背了一遍。

    不一会儿,门打开了一条缝,露出赵沅的整个头和半个衣衫不整的身子。

    我愣了一下,刚想向他道歉,他眨着迷蒙的睡眼,说道:“谁呀?”

    我堆起笑来,道:“是我,朱宛,我来……向你道歉的。”

    他惺忪的睡眼终于打开了,看了我许久,道:“道什么歉?这样就早喊我起来。”

    我瞧了一眼天,道:“这恐怕不早了呢。”又道:“昨日下午,我实在不该同你说那样的话,请你不要放心上去。”

    他不耐烦地挠挠头,道:“什么话?我全忘了。昨晚喝了些酒,什么都不记得了。”

    赵沅性子一向直爽,既然他说“忘了”,想来他应该不把这事揣心上了。他说他昨晚喝酒了,难道我一直寻不到他是因为这个。

    我说道:“你昨晚去哪里喝酒了?我可找了你一晚上,都没见着你人影。”

    “外头的酒馆。”他伸了个懒腰,看向我道,“怎么样?下次要不要带你去?”

    “哈哈哈……”我笑道,“有空再约。”

    虽说我也挺羡慕喝酒这样的风*流事,但可惜的是我不大会喝酒。况且喝了酒难免会生出许多是非,还是能推则推吧。

    他白了我一眼,道:“你可真不爽快,没劲。”

    我在一旁默默陪着憨笑。

    这时,身后传来师父的呼声。我忙转头应了,又别过脸看了一眼赵沅,他已经把房门闭上了。

    我跑到师父身边,见师父手里拿着一封信,便问道:“师父,我爹又寄信过来了?”

    “不是,”师父摇头,“这是为师在潭州的友人寄的。他邀我去府上小聚。”

    我张着眼,不明白师父到底想说什么。

    师父又道:“阿珠,今日我们便动身,去他府上拜访,可好?”

    我想了想,说道:“可明天不就要开始讲学了吗?”

    “无妨,”师父道,“明日是陈先生讲学,我还要过几天。”

    “噢,那好。”我低声答道。其实我不大想出书院,因为蓝笙在这儿,我想抓住机会好好跟他培养培养感情。可师父既然让我陪他去,自然是不能推脱的。

    我问师父道:“师父,我们要走着去吗?”

    陪着我们走了半个月的两头毛驴已经不在了。前几天,师父说,我们回去时是不用骑毛驴的,所以我便托人将它们卖了。卖的钱给我和师父各添了一双鞋子。

    师父点头,道:“走去吧,路程也不是太远。”

    --------o(n_n)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玉镜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裁并收藏玉镜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