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碧海仙踪 > (4) 狂澜

(4) 狂澜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冰珏僵立原地,大是不解,方才明明觉得自己体内真气如滔滔江水般奔腾,可怎么一瞬间消失无踪?反倒是青琅剑上倒涌回来的一股森冷寒意,冻得他忍不住牙关直颤。

    圣灵老祖满腹狐疑,这小子又在玩什么把戏?刚才这一剑真气如虹,竟不下于小神境的修为。若是他有如此修为,在密道中为何还要逃走?转念一想,方才定是用了什么妖法,障人耳目,瞧他小小年纪,即便打娘胎里就修行,也断不可能到达小神境。当下嘿嘿笑道:“小王八羔子,又在装神弄鬼,故作玄虚,老子这次可不会着了你的道!”说着双臂微抬,从腋下忽然伸出两根拇指粗的铁钩,铁钩紧贴手臂,含在掌中。他喝了一声,旋转着腾空而起。

    众魔门中人纷纷转过身来,见圣灵老祖竟然不出手相助圣姑,反而飞身攻向本门弟子,都是一头雾水,迷惑不解。

    赵冰珏还没从疑惑之中回过神来,却见青影一闪,圣灵老祖已到了身前,青光乱舞,掌中那黝黑铁钩卷着一股阴冷的寒意,直逼面颊。赵冰珏吃了一惊,下意识握剑旋身疾斩,“叮当”脆响,青琅剑嗡嗡直震,右臂酥麻,虎口隐隐作痛,身不由己的跌倒在地。

    圣灵老祖这一下未出全力,本就有意试探,见他内力全无,心中大喜,哈哈狂笑道:“小崽子,这下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何本事?”凌空折回,这次再无疑虑,双掌如电,呼啸纵横。

    狂风鼓舞,刮的脸上刀割般疼痛,赵冰珏周身酸软,想要翻身爬起,却被那强猛无比的气浪压的寸步难移,心中又惊又骇。

    圣灵老祖势在必得,见赵冰珏动弹不得,惊喜、贪婪之色涌现脸上,忍不住哈哈狂笑。

    就在此时,金色葫芦上霞光乱舞,光焰大盛,刺得众人泪水齐涌。葫芦口金光炸闪,雷霆并奏,密密麻麻的金线甩开黑袍女子,狂飙怒卷,涌向圣灵老祖。

    圣灵老祖惊怒之色一闪而逝,身影如鬼魅般绕过金线,急冲而至,探手直抓。却突见一道青丝袅娜旋舞,猛然卷向赵冰珏腰间。

    赵冰珏只觉脚下一空,天旋地转,耳边狂风呼啸,连带那白衣女子,一并飞身撞向那金色光罩。

    金色光罩忽然如水纹般荡开一圈涟漪,赵冰珏只觉一道热流袭遍全身,一瞬间又消失无踪。耳边听到叶平仙君笑道:“小兄弟别来无恙。”睁开眼时,现自己和那白衣女子已然站到叶平仙君的身旁,心中又骇又喜。

    圣灵老祖怒火冲天,双钩“叮”地击撞在光罩之上,气浪返旋,震得他反弹高冲,气的呀呀怪叫,破口大骂。

    越泽忽然躬身一揖,抱拳道:“赵兄弟光风霁月,深明大义,于朱雀州九十一城有着再造之恩,那日在高塔中老朽多有得罪,若是今日有幸逃脱,日后有何差遣,悉听尊便。”

    赵冰珏忙道:“越前辈严重了,那时咱们互不相识,晚辈还要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才是。”无意间一瞥,现叶平仙君衣袍之上血迹斑斑,左臂竟然齐肩被砍断,失声道:“仙君,你……”

    “哼!还不是他的好徒弟所为!”盘坐在旁的中年道姑闭着眼,冷笑道。

    赵冰珏吃了一惊,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兀自昏迷不醒的白子云,脱口道:“白兄?”

    叶平仙君摇头笑道:“子云被妖术蛊惑,身不由己,此事赖不得他。”

    赵冰珏突然想起,那日尾随而来,白子云如行尸走肉一般,受控于那魔门圣姑。念头飞转,那圣姑控制白子云本就是为了对付叶平仙君,还是只是巧合?不待他细想,中年道姑杏眼圆瞪,笑道:“身不由己?嘿嘿,好一个身不由己,三清宗的人果然只会找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

    叶平仙君苦笑道:“清莲师姐,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何必还耿耿于怀?”

    清莲道姑冷哼道:“有些事,只怕永远也过不去。若不是因为他,咱们今日如何会落到如此地步?”

    赵冰珏听的起疑,不知道他们所说的“他”到底是谁,但想起此乃人家宗内之事,不好多问,当下只好默立在旁。

    却听越泽哈哈大笑道:“老贼尼,你倒会滥充好人,到头来却将责任推脱了干净。孤掌难鸣,若是没有妙真宗的某人里应外合,晏长歌即便有通天之能,又如何能偷得雁凝玄谱,又如何能够冲破‘七剑照影阵’,逃脱升天?”

    清莲道姑怒斥道:“老乞丐黑言诳语,胡说八道,难不成又想动手吗?”

    越泽喝道:“动手就动手,老贼尼,你道别人怕了你么?”

    赵冰珏见二人真要动手,连忙道:“二位前辈息怒,如今强敌在外,咱们理应齐心协力,共同御敌才是。”

    叶平仙君道:“小兄弟说的是,不过说起来,晏长歌叛教入魔,贫道的确也有责任,今日之事,贫道理应负责。”

    清莲道姑冷笑道:“既然如此,你还不快快出去,自刎谢罪,免得连累旁人!”

    赵冰珏对叶平仙君早已敬佩不已,现在听到清莲道姑的话心中不平,忍不住就要开口,突然回味过来刚才二人的话,脸色一变,失声道:“什么?晏长歌原来竟是三清宗的人?”

    清莲道姑冷笑连连,却不作声。

    叶平仙君长叹口气,苦笑道:“不错,说起来我本应喊他一声师兄!”

    赵冰珏心中大震,魔门神帝竟是正道第一门派三清宗叶平仙君的师兄,世上之事真是陵谷变迁,无常至极。

    叶平仙君又道:“晏长歌入门虽晚,但天赋远高于我,若不是被情所困,痴恋……”

    “住口!”清莲道姑截口叱道,“晏长歌虚情假意,阴险狡诈,你莫要再为他狡辩。若是他真的无辜,又怎会叛教加入魔门,几年间搅得正道鸡犬不宁?今日又怎会将咱们困在此地?”

    叶平仙君叹道:“加入魔教的正道人士,又岂止他一个。正道修炼之途要清心寡欲,循序渐进,极为艰辛,有的人甚至终其一生,毫无所成。而那些为求捷径,使用一些旁门左道之术提升修为的,反而进境神,以至于很多正道得道高人,贪慕长生,误入歧途,最后万劫不复。”

    赵冰珏想起吸人精血,提升修为的圣灵老祖,心有戚戚。

    叶平仙君又道:“外面这些魔门中人,只怕大半来自正道。”

    话音未落,巨大葫芦嗡嗡巨震,金色光罩波澜起伏,突见两道人影从山下疾冲而来,狂风卷舞,继而“嗤嗤”脆响,两条七彩炫光层层穿绕,朝火赤炎交织冲去。

    明月当空,照的群山光亮如雪。那二人一左一右,度奇快,仔细一瞧,正是刚刚下山的阴、仇二位魔教长老。

    火赤炎迎战烈长老已然不占上风,此时猝不及防之下,登时撞出四五步,“哇”地喷出一口鲜血。

    越泽大吃一惊,手指弹舞,酒葫芦调转壶口,数道金光漫如星辰,呼啸着洒向飞奔而来的阴、仇长老。叶平仙君青带飞卷,瞬时将火赤炎拉回阵中。

    赵冰珏见就连火赤炎都受了重伤,而魔门中人却齐齐围堵在外,不由渐感焦急。

    黑袍女子扬声笑道:“老家伙,本圣姑再说一遍,现在若是交出‘琈玉琉璃珠’,你与火赤炎大可转身离开,我们神门言而有信,自然不会为难与你。”顿了顿又道:“如今青龙州的人退到了城外,而月阳城的人都缩头不出,他们可都是在等着瞧你们的好戏呢,你可要想清楚啦。”

    赵冰珏又惊又怒,在他印象之中,正邪不两立,正道和魔道势同水火,正道人士本就该齐心协力,共同对敌。却听那女子说青龙州和月阳城的俱皆坐山观虎斗,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登时惊怒交迸。

    越泽见赵冰珏神色,已明白其心意,苦笑着解释道:“方元敖老奸巨猾,而魔教人数众多,他自然不会直攫其锋。他一心想要火城主的人头,咱们死在谁手他又如何会在意?而月阴烛见咱们鹬蚌相争,他可巴不得渔翁得利,更加不会出手了。”

    赵冰珏心口波涛翻涌,忍不住大笑道:“这儿山清水秀,景色宜人,咱们可舍不得走,还想再住个十天八天。小妖女你还是省省心吧。”

    黑袍女子格格笑道:“臭小子,那日在燕子楼可是见了你伶牙俐齿,舌灿莲花,等下破了阵,你瞧我不割下你的舌头下酒菜!”

    赵冰珏哈哈笑道:“这阵坚不可摧,坚持个十天半个月不在话下,就凭你们几个幺麽小丑,焉能破阵?”

    越泽忙道:“不错不错,老子这酒葫芦装酒不行,装你们这些小鱼小虾可是再厉害不过啦。”

    黑袍女子脆笑道:“既然如此,我倒要瞧瞧,你这破葫芦能装的了谁?众神门弟子听令,即刻破阵,除了那姓白的小子,其他人格杀勿论。”

    话音刚落,漫山遍野人头攒动,杀声震天,无数法宝争相飞掠,击在金色光罩之上,出砰砰声响。光罩剧烈摇晃,流光飞舞。

    赵冰珏吃了一惊,低声道:“越泽前辈,咱们还可坚持多久?”

    越泽剑诀不停,脸色煞白,苦笑一声:“最多半个时辰。”

    一阵狂风刮来,身后万丈深渊,云雾飞掠,赵冰珏心中一沉,难不成今日真的凶多吉少?

    火赤炎调息片刻,突然浑身一震,“噗”地喷出一口淤血,苍白的脸上这才恢复几分血色。他睁开眼甫一看到那白衣女子之时,登时脸色陡变,惊喜、欣慰、惆怅、惋惜种种情绪齐齐并涌,忽然叹了口气,别过头,微微一笑道:“赵兄弟,我瞧你刚才以气御剑,真气滔滔不绝,莫不是已经参悟了运气心得?”

    赵冰珏尴尬一笑道:“刚才情势所逼,我也不知怎么回事,什么运气心得就更不知道啦。”

    火赤炎“哦”了一声道:“你伸手过来。”

    赵冰珏虽不知他何意,但还是依言伸出右手,火赤炎两根手指搭在他脉搏之上,眉头微皱,半晌才道:“还好,真气循环顺畅,并未出什么岔子。”

    叶平仙君长叹口气,喃喃道:“火城主,今日之事皆因我宗门而起,反倒连累了众位……”

    清莲道姑急道:“既然魔门要那什么劳什子‘琉璃珠’给他们就是了,何必徒因丧命!”

    火赤炎道:“万万不可,当年晏长歌被赤望帝重伤,筋脉错断,魔门为求琉璃珠无非就是想为他重续经脉。晏长歌若是恢复当年修为,如今天下还有几人是其敌手?那时岂不更是为祸天下?所以即便玉石俱焚,抛掷悬崖,也定然不能交与他们!”

    赵冰珏见他正义凛然,说的斩钉截铁,不由热血沸腾,敬畏更甚。大笑道:“不错不错,宁为玉碎,也断不能将东西交与他们!”

    火赤炎微微一笑,看着赵冰珏露出赞赏之色,忽然眼中一亮,脱口道:“我有一个法子,或许有冲出去的可能!”

    众人一愣,纷纷朝他看去,火赤炎向来秉节持重,他说有法子想必真有办法。

    火赤炎望着赵冰珏,半晌才道:“不过这个法子对赵兄弟来说可危险的紧,稍不留神就会经脉尽断,气血逆袭,甚至爆体而亡……”

    赵冰珏一骇,迎着众人的目光,想起方才火赤炎的话,又想起赤望帝,不由豪气顿生,人生若浮云朝露,大梦一场,若是能像他们那样仗剑伏魔,虽死何憾?心中激荡,哈哈笑道:“火前辈尽管一试,反正横竖都是一死,倒不如死的有价值一些。”

    越泽哈哈大笑道:“小兄弟义薄云天,除了城主,老朽只敬佩你一人!”

    火赤炎微笑道:“赵兄弟也不必这么悲观,若是事情成了,对你却有莫大好处。”转过头望向叶平仙君,笑道:“仙君可还记得‘大梦悟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碧海仙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何时天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时天涯并收藏碧海仙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