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山脊海腹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整个空间包括病房、监护室、医办和走廊,都弥漫着消毒药水的气味。彭丽丽早习惯了这种味道,虽然戴着两层口罩,仍可判断药水浓度与消毒时间,这是职业经验使然。而眼下闻到这种味道,倒真有点战士闻到硝烟的感觉。黄莲十天前在这场战争中触雷了,她是这所医院第八个在这场战争中倒下的医护人员。

    这病叫**型肺炎,简称**,病情凶险,传染性极强,至今广东全省已有近800例患者,死亡30余例,虽然已明确排除了肺鼠疫、肺炭疽、钩端螺旋体病、流行性出血热等烈性传染病的可能,但尚且不明病因。北京的专家说是衣原体,省里的专家却说是病毒。科主任吴琦,以及黄莲和彭丽丽是倾向于病毒的,因为衣原体,全程总量用红霉素必可控制,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黄莲倒下让彭丽丽在真切地感受到了职业带来的生命威胁的同时,内心还有几分自责,黄莲学这一行,完全是因为听了她的话。

    曙光从窗外透射进来,树叶的缝罅已将它分解成碎片,散落在走廊雪白的墙上。这又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

    彭丽丽这些天值夜班,一有空就去监护室看黄莲,下班之前,那是一定要去的,今天也不例外,其他同事在准备下班,她心挂挂地又往监护室跑。

    监护室里的护士长田苗苗见彭大夫来了,蹑手蹑脚走过来,彭丽丽轻声问,怎么样?田苗苗轻声答道,体温正常,嗜睡。彭丽丽轻轻走至病床前,见黄莲双目微闭,虽然上了呼吸机,还听得见喉咙有痰,这声音极细微,但彭丽丽能听得出来。

    她的眼光,落在了黄莲搁在腹上的右手握着的手机上,她想把手机拿过来,撂到床头柜上去,手伸过去又缩了回来,她想,黄莲恐怕将手机调到震动了,说不定在等着飞雪的电话呢。

    人死如灯灭,油尽灯熄,一命呜呼如青烟一缕,霎时无踪。黄莲在迷糊中想,是否到了油尽的时刻了?

    死没什么可怕,都死过好几回了。第二次坐牢,又几度绝食,但死也不易,手脚让人家绑住了吊糖水盐水。不怕归不怕,心里还是有牵挂,她渐渐清醒过来,想起了手中的手机,就努力举起手来,果真看见了女儿的短信:“亲爱的妈妈,今天好些了吗?我正准备去火车站。奶奶说过,菩萨一定会保佑您!”她回复了三个字:“好多了。”

    黄莲妈在女儿第二次坐牢不久就去世了,飞雪短信里讲的奶奶是山茶。

    第二次坐牢,关了三个多月,无罪释放。但第二次出狱同第一次不同,正儿八经地在她面前宣读了无罪的判决书,还给她看了地委专门为她平反的文件,这该是货真价实的平反了,对此,黄莲既无高兴也无哀怨,只想早点见到妈和女儿。

    黄莲身子有些虚,天气又热,走得汗流浃背,到了家门口却见门上挂了一把铁锁,细看还生了锈落满灰尘,就猜想妈和小雪还住在云山。

    无奈只好去找彭丽丽借钱买车票,坐公交车来到十里埠,正好午餐时间。她在乡政府的饭堂找到了彭丽丽,见了面,两人都有些激动,碍着食堂人多眼杂,不便细谈,彭丽丽张罗让黄莲吃饱了,来到一处偏僻所在,才拉着手儿说话。彭丽丽就劝黄莲别回云山,现在恢复了高考,好好复习一下功课,参加高考,最好去考医学院。黄莲就说,关系在云山矿,母亲和女儿也在云山矿,必须先回云山再说。分手的时候,彭丽丽给了黄莲二十元。

    黄莲说:“不消这么多,这已经是你一个月的伙食钱了。”

    彭丽丽说:“买车票有多的,留着云山用,”

    黄莲就不再争了。

    去云山的路上,黄莲一直在想妈为什么一次都没有来探监?她相信妈的眼睛就是全瞎了,也会摸着来的,就有种不祥预感盘踞在心上。

    上得山来,正值掌灯时分,暮色四合,半山腰坑口区的暗红色的灯火陆续亮起来了,一会工夫,衬着山峰背景,看上去就像一条墨玉腰带上镶着的闪着光的宝石,山的上半部没有灯光,将灯火与星空隔了开来,否则,真不知谁个是谁了。

    妈落脚处必在山茶家。黄莲犹豫了一会,决定还是先填饱肚子再去,免得给人家添麻烦,就进了一家小饭铺,买了八分钱一碗的沙河粉,也不顾店伙计与顾客投来的异样眼光,低头快吃。吃罢,目不旁顾,出了饭铺,直奔山茶家去了。

    山茶家大门虚掩着,屋内静静的,有灯光,黄莲怕惊动邻居,没有敲门,轻轻叫了几声山茶大妈,须臾听见了脚步声响,门开处,果见山茶。山茶见了黄莲,一脸惊异,说哎呀是你啊!将黄莲让进屋来。进了屋,黄莲试着问山茶,大妈就你一个人啊?

    山茶说,小飞雪在里屋睡了。黄莲见桌上有本旧通历,这东西曾见过,是夹鞋样用的,又见一把剪刀和一块花布,细看花布,已经剪过了,分明是个小孩的鞋面子,就明白了这是山茶给小飞雪做的鞋,不由心头漾起一股暖意。

    里屋没有开灯,就外头的光亮,黄莲看见小飞雪睡得正香,禁不住吻了一下女儿的前额,就轻声问我妈呢?山茶倒了杯水给黄莲喝,就将黄莲妈是如何生病去世的,说了个清楚。黄莲听此噩耗,泪水扑簌而下。山茶就要给黄莲弄吃的,黄莲拦住说在镇上吃了碗沙河粉。山茶埋怨道:“就到家了,还消去花这个钱?”

    第二天大早,黄莲就去了妈的墓地,一束野花,就是她的祭奠礼了,之后,她让山茶带着又去了杨石山的墓地,没想到的是老杨师傅葬在这种地方,她在墓前野草丛中肃穆而立的时间,比在母亲墓前还长。

    接着,她去了矿部报到。路人的目光大多是看稀罕的那种,头天晚上在小店吃沙河粉遇过的。

    人事处的老张乍一见到她,目光也是那种,她就有点尴尬了。好在老张和善,让座倒茶的,她才松弛了许多。老张告诉她,今后她将在政治部上班,她以为听错了,老张补充说,是顾矿长亲自点的将呢,才知道是真的。老张还说顾矿长关照过了,要她来了后去一趟矿长办公室。

    黄莲犹豫了许久,政治部在她印象里并无好感,抱着先看看再说的念头,才向老张点了头。在去矿长办公室短短二十多米的路上,她的脑海里一直在想为什么将她安排去政治部,直到敲响矿长办公室的门,也没有想明白。

    顾燃见了黄莲很高兴,连说受苦了受苦了,招呼黄莲坐下后,顾燃说:“我得先谢谢你给我的信!”

    黄莲:“你怎么知道是我写的?”

    顾燃说:“你的老杨师傅掷银元的事没几个人知道,知道的又不可能写这种信,就猜到了是你!后来拿信给吴一群看,他一眼就认出了是你的笔迹,你的笔迹在公安部门是挂了号的。”

    顾燃告诉黄莲,问过孟卫东之后,经仔细挖掘又找到了三十八块都有砸过痕迹的银元。杨石山掷银元的事是确凿无疑的了,也就证明,这件事杨石山没有说谎。顾燃接着问黄莲愿不愿意去政治部。黄莲说,想参加高考,最好是去图书馆,那里有复习时间。顾燃说,去政治部,是想让你参加杨石山专案组的工作,因为你同杨石山接触多,真正了解他,甚至是尊敬他。黄莲觉得这话说得很对,望着顾燃期盼的目光,拒绝的话再说不出口来。顾燃说,这工作要让你牺牲不少宝贵时间,如果实在不愿意……黄莲马上说,我愿意!而且一定努力工作!

    顾燃考虑过黄莲会推辞,谁料一口允承,她的一封匿名信,今天这个承诺,让他窥见了她那颗用爱填充的心。有道是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她的花季偏逢霜雪,这般瘦削的双肩该是不堪重负的,却挺过来了,不简单哪!一个念头忽然出现了,顾燃自认娘之后,就想过接娘一起住,省得娘孤单,无奈山茶不肯,她和李月英虽无仇恨,却是一个油来一个水,和不到一起去的,顾燃只好三天两头买点东西去看娘,后来见娘带着小飞雪,一老一小过得倒是不错,心下稍安,如今黄莲回来了,如果她将小飞雪接走,那娘岂不是又要孤单一人了?如果三人在一块过,不就是两全其美的好事么?顾燃就把这个意思向黄莲说了。

    对于苦难,黄莲有过经历,对于蒙受苦难的杨石山,黄莲有着诚挚的敬意,黄莲为杨石山以及他的遗孀付出一切都心甘情愿,何况还谈不上这是付出。黄莲没有推脱。

    山茶炖了一锅山鸡汤等黄莲回来。她以为黄莲就要带上小飞雪搬出去住了。

    黄莲、小飞雪和山茶喝着山鸡汤,小屋里飘着香气,也飘着温馨,小飞雪显得特别兴奋。

    黄莲说:“山茶大妈,你待我们这么好,都不想走了。”

    山茶说:“哎呀,好什么好,三世修得同船渡啰!”

    黄莲真诚地说:“以后我就喊你娘吧!”

    山茶见黄莲样子很认真,忙放下筷子放下碗:“你是讲到来玩的吧?”

    黄莲说:“是讲真的。”

    山茶呆了一下,动作麻利地夹了一块山鸡肉放进小飞雪的碗里,笑着对小飞雪说吃吃。

    黄莲说:“还不快点谢谢奶奶!”

    小飞雪立即乖巧地说:“谢谢奶奶!”

    山茶说:“人家讲我的命苦,打他们的胡话!是不是?打胡话!”

    黄莲夹了块山鸡肉放在山茶碗里:“娘,你吃!”

    “好!”山茶说,“好,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山脊海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子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子椿并收藏山脊海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