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经病不会好转 > 第十三张处方单

第十三张处方单

作者:马甲乃浮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病房大楼出来,途径停车场,我看见康乔的车还停在那儿。

    她大概也瞧见我了,登时车内的灯全部打开,为了吸引到我的注意。车窗的颜色变得异常温暖,一整辆车,连带她一整个人,像穿行在暗黑森林里,偶然碰见的一间冒着橘色烛光的封闭小木屋,屋子里住着善良的女巫。

    夜风把我脸上的泪水都吹干了,有痕迹的那段皮肤,咸紧得发痛。

    我没做任何回应,她以为我还没看见她,又不耐烦地按了一下喇叭。

    我这才抬起左手到半空挥了挥,心里没劲,身体也连带着没什么劲,这个手势,我只能举到脸边,而非头顶。

    康乔熄灭车灯,从驾驶座下来,她嘭一下带上门,朝我快步走过来。

    “没成?”康乔真是中国好闺蜜啊,明明心照不宣,她还硬要讲出来,还不停在我面前再问,而是沿路就在大声诘责:“你不会又被他拒绝了吧?”

    她又提醒我记起这回事,刚刚一路上,我的脑袋都是真空,放空,什么都不想去想。

    泪点,不知道是谁创造的这个词,恰如其分,康乔话里的“又”、“他”、“拒绝”都当之无愧,一个接一个,像针管在戳鼻子尖,我的眼底立马泛出浓烈的灼烧感——鼻头和双眼目前是我身上最有生命力的感官,动不动就酸啊热啊。其他部位都死气沉沉,不是在走路,是在机械地拖动着,辨别方向。

    我一点都不想回答康乔的问题。

    康乔走近了,活人和丧尸在一个路灯下面会师。她托住我胳膊肘,仔细打量了我几眼,说:“他为什么拒绝你?我要是男人看见你这个梨花带雨的样子,早就硬了想把你压在身下狠狠干啦。”

    “康乔,你能上车吗?”我没有回避康乔的目光,那里面不加掩饰地宣发着不相信,好同情,怎么会这样,还有更多,反正让我很烦。她自以为很带劲的慰藉也让我很烦。

    康乔眨了眨眼,故意婴童般纯真,还凑着春晚蔡明的口音:“你是想要一个人在夜空下静一静吗?我的含含?”

    “不是,”我撩开她还锁着我手臂关节的五指:“你上车。”

    “为什么?”她问,“你为了一男人连我都不想看见了吗?”

    我又掉眼泪了,不是源自伤心,是一颗接一颗的,饱满的自我怨责,对自己很生气,恨透了自己的冥顽不灵,顽固不化。对啊,为了一个男人,这几天哭得次数大概比二十多年加起来得还多。康乔的车标在我面前糊成一圈银色的漩涡,我就指着那儿:“你上车,然后别手下留情,开过来,对准我碾一下。我就该被什么东西玩命压一下,指不定大脑还能清楚点,别再这么琼瑶了好不好,太*了吧,哭个屁啊,为什么要变成这种样子?”难以遏制的哭腔让我的话语断断续续,像正在播放的唱片卡了壳:“可是我忍不住啊,真的好想被压一下,撞一下,最好能像韩剧女主摔出几米远,被医院无情地判定失忆,选择性的,只会忘记让自己伤心的人伤心的事,一觉醒来,江医生什么的全忘光吧,看见他就跟看见陌生人没区别,从此我又能了无牵挂地,无忧无虑地活下去了。”

    “神经病啊!有这么夸张吗?”康乔站在原处看着我,不在肢体上给我施加任何压力,虽然她的语气简直要跃到半空再砸下来给我迎头一击了:“你跟姓江的才认识多久?一个月有吗?一个月都没有!”

    她一直配合我称呼的泛着佛光的「江男神」,在一刻间沦为鄙如草芥的「姓江的」:“至于这么要死要活吗?全世界就一个江承淮吗?好吧,好像就只有一个江承淮,但比他好的男人也多了去了,是不是?”

    她迫切地拧着眉毛,急需要我接受她的观点,认同她的意见。

    “没有,”我揉着眼皮,把眼角那些水渍抹干净,否定她了:“没有比他好的,不会再有比他好的了,他就那么好,好到那种程度,谁都比不上。”

    康乔软下去:“你就是个傻逼。”

    好巧啊,我也这么觉得呢。流泪的*戛然而止,像是为了配合我接下来的决定:“不过我想放弃了。”

    “真的假的?”头顶路灯的灯泡,一不小心跑了进康乔眼里,她整个人都精亮起来。

    “真的。”

    “别是狼来了,我记得你过年的时候也有过类似倾向的,结果今天不还是因为一场电影就旧情复燃。”

    “过年那会,我根本没把放弃挂在嘴边,还蠢蠢欲动着,还憧憬着能再见他一面,”此刻我从头到脚应该都写满失意和疲倦的放弃吧,我接着陈述理由:“可我现在不敢见他了,怕看到他,想躲得越远越好,天涯海角什么的,反正别碰上。”

    康乔都开始勾画起未来蓝图了:“那你底下怎么打算的?我觉得你不可能超脱得这么快吧,你现在的状态,随便剃个头就可以去庵里注册报道了。”

    我不想爬山入庵,我累得想就地栽倒,“送我回家吧,康乔,我只想回家睡一觉。”

    ##

    当晚,我删掉了收藏夹里所有关于江医生的网页,我删掉了手机里一个名叫江男神的联系人,我删掉了每一张饱含少女心的偷拍合影,我扔掉了那只给江医生送晚饭的饭盒子,干净程度不亚于在画图软件里按下一个全部清除。

    我放弃了,如释重负。

    第二天早上,我对着镜子在心里说,那里头的姑娘正扯着臃肿的眼皮子,要多丑有多丑。可她应该是高兴的了吧,她终于知道要放弃了,她太棒了,她要元气满满阳光明媚面对新生活了。

    新生活里不会再有什么医生啦,我都记不得他姓什么啦。

    这一上午,我都坐在电脑前,挂着QQ,窜进各种群里发猥琐表情找存在感,有一个群的成员一直在截图发微博上好玩的神最右和搞笑图,我也会跟着大家伙队形“哈哈哈哈哈”,但实际上,屏幕这边的我,根本就是面无表情,或者抽抽嘴角。除了QQ群,我还漫无目的地刷着天涯娱乐八卦版块,豆瓣神帖。

    原因无他,为了转移注意力,这样也许我的心情能够昂扬点。我无所事事地宅着,也只是为了不出门,不出门就不会遇见,人家总不会忽然走进任意门,凭空显现在我房间吧。

    快十点的时候,右下角通知栏的QQ图标闪了闪,是康乔,头像很贱,她用手机客户端登陆的。

    康乔:在家吗?在干嘛?

    我:在家啊,无聊

    康乔:我让朋友给我介绍男人,其实也不是为了给我介绍,是为了给你介绍的,你要不要过来看看?不来我就找个借口回掉了

    我:你闲得慌?不去

    康乔:那男生跟我们差不多大,南医大的,南医大!

    我:……

    康乔:别放省略屁了,你到底来不来?快中午了,这决定了我的午饭解决方式

    我:……好了,去吧,我去行了吧

    康乔:呵呵,我就知道,医生就是你的命门。

    我喜欢你,而你刚好是个医生,好不容易想放弃,但依然不可避免的,希望今后遇到的每一个对象,条件都在向你靠拢。

    “医生就是你的命门”,这句话,像水杯里的干柠檬忽然在我鼻端发散,酸得我险些掉出眼泪。我举起笔记本旁的杯子喝了一口,开水泛着旧纸黄,柠檬刚刚被泡开,酸到苦,极其难喝,但足够以毒攻毒,镇压掉更多来自我本身的酸苦。

    ##

    碰头的地方在金丝利喜来登酒店附近的一家潮汕砂锅粥,康乔很早就在石鼓路四岔口等我了,她一见到我,就重拍了我后背一下:“你穿得也太简单随意了点吧,亏我今天还穿得特低调,为了衬托出你貌美如花。”

    我这才注意到她穿了一套黑,黑大衣黑打底裤黑靴子,像刚从晚上爬出来,还没来得及把身上的夜色洗去一样。

    我捋了捋穿人行道时被气流刮开的刘海,驳回去:“你这叫甘当绿叶?穿一身黑显瘦,又知性又冷艳,难怪人家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

    “算了,就这样吧,马尾辫也挺干净清爽的,”康乔手搭上我后腰,推着我往斑马线上走:“走了,绿灯了。”

    “你从哪弄到的医学生啊?”我跟在浩浩荡荡的人行道大军里问她。

    “唔,一个你不认识的亲戚介绍的,她在医科大学团委办公室上班,跟那男生很熟的,他一直托我那亲戚给她介绍女朋友。那个男生好像很好玩,很会混,长得也不错。之前是他们学校外联部部长,现在要毕业了,就退居二线当顾问了,”她一脸笃定:“放心啦,我介绍的都是优秀青年,不会有错的。”

    “条件这么好还要托人找妹子?”我托出不相信的口吻:“也许他是想泡你那个亲戚,希望有一天她把自己介绍给他。”

    “哥,我真该叫你哥,那亲戚是我舅妈,快四十岁了,”康乔的神情充斥着对我想象力的钦佩:“那男生要求还挺高的,而且不想找理工科的妹子。”

    马路对面的绿灯开始玩命闪,我和康乔不约而同加快步伐。对汉中门这一带很熟悉,我们两个在街边逡巡了没一会,就找到那家潮汕粥店了。

    粥店的门面还算赏心悦目,进门前,康乔拨手机,跟那男生通话,对方很快就接起了。

    我听见康乔对着听筒开心地招呼:“哦,你已经到啦?在里面了?不,别,不用出来接我们了,我们也已经到门……”

    她说着说着,就像被松果打晕的蝉一样,突然噤了声。

    粥店的玻璃门已经被人从内拉开了,一个瘦高个的男生站在门口,他的肤色不算白净,偏小麦,但相貌看上去依旧是干净精神,板寸头,眼睛又黑又亮,像是一株被麋鹿魂魄附了体的松树。

    不知道为什么,我隐约觉得他有点面熟。

    “……季弘?”康乔不确定地叫出他的名字:“你是季弘吧?”

    男生点了点头,“是我。”

    他看了看康乔,又看看我,最终目光定格在了我这边。看来他真的见过我,我也一定见过他,他几乎是毫不费力地就想起我来了:“啊,又见面了。”

    但他不知道我的姓名,就只能用语气助词来替代。

    我来不及阻止自己在眼睛里布上不礼貌的疑问句了。

    “不记得我了?”他笑起来,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灿烂到晃眼。他抬起一边小臂,他的手和手指也跟他人一样,瘦长瘦长的。他用食指和中指,悬空做了两下筷子夹东西的姿势:“我跟你一个桌吃过饭,还给你夹过鹌鹑蛋,能想起来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神经病不会好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马甲乃浮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甲乃浮云并收藏神经病不会好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