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经病不会好转 > 第十四张处方单

第十四张处方单

作者:马甲乃浮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季弘叫了一个大份的基围虾砂锅粥,还有蜜汁藕,泡萝卜,干煸四季豆,蟹黄锅巴茶树菇,他对这家店很熟悉,知道什么菜肴比较招牌叫座,点得很是干脆利落。

    康乔一手用纸巾矫情地擦桌面,一手在桌肚下边拱我腰边,轻声说:“看,多好,就要这种点餐唰唰唰的汉子,省得以后出门犯选择困难症。”

    我没回话,和手里的筷子纸袋面面相觑。

    季弘合上菜单,问我和康乔:“够了吗?”

    康乔殷切地把这句问话推给我:“够了吗?问你呢。”

    季弘看过来,我匆忙撒开手里的筷子:“够了吧,这么多,说不定都吃不完。”

    “那没事,你们看着吃,剩下的我来解决,”季弘笑起来,旺盛得像暴长在河畔的夏草:“节约粮食是中华传统美德。”

    他大概觉得这句话挺有意思的吧,我配合地抿了抿嘴角。

    “好了。”他把菜单交给服务生小妹,给我们泡起桌边的功夫茶。

    鹌鹑蛋的外联特质还真够鲜明的,连这里的小服务生都认识他,第一时间开玩笑砸场子:“季部长你又带妹子来喝粥啦?”

    季弘硬起细长的脖子,递了一只满茶的小紫砂杯给我:“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带妹子来喝过粥,那都是我手下的女干事,人家工作那么辛苦,我总不能不请她们吃顿饭吧。”

    服务生妹子故作心领神会笑笑,抱着菜单走了。

    气氛有点僵持,康乔立刻充当起圆场小能手:“我以前也在学校当过一年干事,部长就只让我们干事,从来没想过要请吃饭。”

    不知道是不是在学生会混久了,季弘讲话都带着点青稚的官腔:“都没以德服人的道行,那你们那部长能混上部长也挺难得的。”

    康乔开始生硬地把话头拨向我了:“对了,我还没搞清楚呢,”她非常巧妙地把我的姓名介绍出去:“吴含和你,你们两个本来就认识喔?”

    我揉了下左眼,昨天哭太多,今天睁久了就会发疼:“不算认识吧,有过一面之缘。”

    “现在应该是两面之缘了,”季弘的注意力果然留在我的名字上了,他双臂端平在桌面,略微凑前上身,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你叫吴含啊,口天吴?日字旁的晗?”

    “哪有那么平常,”康乔说:“没有偏旁,就包含的含。”

    康乔真的很努力地在让这张桌子热闹起来,我总不能因为我自私的兴致不高而让她为难吧,我勉力打起精神加入话题:“对,是含量的含。”

    “这名字还挺衬你的。”季弘用他乌黑的大眼珠子扫了我一下,下定义。

    还有一会才到饭点,故而粥店里的人也不多。服务生很快把小菜和砂锅粥端上了桌,粥里虾的分量很足,粉色的虾皮肉混在烂软的白粥里,闻起来就很鲜。

    季弘立刻站起来,替我和康乔各舀了一碗,并且把粥表面能看到的所有虾子都分给了我们。

    我接过碗:“你留点给自己吃吧。”

    季弘开始给自己盛粥:“没事儿,别担心,粥里面还藏着不少呢,这家店的海鲜粥就是以虾子分量多出名的,”他很快用木勺子打捞起一只软趴趴的基围虾,嘚瑟地挑挑眉:“看见没,这货就归我了。”

    只是一只虾而已,但他故作得意的夸张样子,能够引得我和康乔同时发笑。难怪季弘能当上外联部长,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极具感染力,是发自肺腑的桀骜和年轻,没有缰绳能拴住他的心。

    接下来,我们就在边喝粥,边聊一些大学的琐事,和最近的趣闻,季弘真的很好玩,连收银台后的店老板娘都瞅着他一直笑。

    康乔夹了一片蜜汁藕边咬,边四下看:“季弘你今天联谊怎么不带你的下属和哥们来围观啊?”

    “什么?”季弘在低头刻着小碟子里的锅巴:“带他们来干嘛?”

    康乔说:“我记得男生单独见妹子,都喜欢找自己兄弟装路人掌掌眼。”

    季弘恍然地长哦了一声:“对哦,下次我就该带个加强连,”讲完这一句,季弘的眼睛忽然越过我肩膀,看向了我背后。

    应该是粥店的门被打开了,有阴测测的冷意从凳子下方灌进我裤腿。

    季弘的神色带出探索到新大陆的惊喜:“看来不用等下次了,加强连来了。”

    我回过头,看见四,五个领导(?)、或者老师(?)模样的男女一个接一个走了进来,我不能明确辨别出他们的身份,之所以会猜测是老师,这一带学校比较多,季弘也认识他们。此外就是,他们不算年轻,但气质蕴着股书卷的斯文。

    “都是你老师么?”我还咬着筷子尖,扭脸看着那几个人问。

    季弘在我脑后说:“不是,不过都是我认识的老师,他们当然也都认识我。”

    过了没几秒吧,钢玻璃门又被推开了,我那会刚要回过头继续吃东西,可惜根本来不及收回视线了,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走进来。

    “江老师到了。”“现在人齐全了么。”“还没,李老师还没到。”“那还得等,咱们过会去二楼包厢?”“老板娘,楼上还有包间嘛?”“有的,不过这几天没什么人,我先上去收拾收拾。”“行诶,我们正好等老李。”

    进来的人随即引起那群老师细碎的骚动,他的出现,像是突然砸碎了一只偌大的玻璃器皿,在地面,在桌上,在四周的空气里,分裂出无数尖锐的碎片,让我就定在那,一动都不敢动。

    我就不应该出门,不应该出现在这儿。

    “我的天啊,我真心搞不懂您老人家的想法了。”康乔在我身边抱怨。

    她一定也看见那个人了。

    ##

    我应该回头了吧,接着该做些什么才能显得我很寻常无碍呢,闷头喝粥吗?还是去夹一根四季豆端庄地嚼动?快回头吧,我催促自己,快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出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状态吧,别让已经是陌路的人看轻看扁。可是为什么他今天穿得这么好看,黑色大衣是中山装立领的款式,白衬衣领口嵌在里面一丝不苟,禁欲英挺得让全世界都看起来很黄。

    应该是察觉到我过于长久的注目了?他在跟同事交流的过程中,似乎正要漫不经心地,往我这看一眼了。

    如同目击子弹穿出枪口,我这才陡然警醒,风驰电掣地回头避让!筷子差点没跟上节奏,贯穿我的舌根。

    好痛啊……

    幸好没让他看见我疼得面目狰狞,不过他看见我了吗?应该没有看见我吧?别看见我最好不过了。

    “江老师——”完蛋了,他对这边的注意,换来了季弘回以他的热烈呼应。

    我都能想象到山那边的老师朋友们全部看向这边了。

    有个声音很像董卿的女老师喊季弘,像皇后娘娘唤太监:“诶呦,小季子,这么巧。”

    “哎!张老师好!”季弘礼貌地从桌后站起来,在我对面形成高耸的屏障:“您是逆生长的吧,一个月没见,您这看起来,怎么还比以前更青春貌美了。”

    那个张老师被拍出欢乐又不大好意思的笑声,一道的一个男老师夸季弘:“这个季部长啊,一张嘴就是能说。”

    其他人纷纷附和,脚步也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我们桌边。我瞬间成了动物园里愚蠢的猴子,只是剥个香蕉皮,还被四面八方城墙后的游客毫无*地围观个遍。

    “你坐下吃啊,站着干嘛,”那个张老师的重心转移到我和康乔:“这两个都是你同学?”

    “不是,就认识的俩妹子,”季弘答道:“不是咱们学校的。”

    一男老师也能八卦得不甘示弱:“你这外联部长当得也够外联的,带女孩子吃饭都一次带俩啊,还都是外校的。”

    康乔赶紧否认,划清界限,用筷子头指我:“别算上我啊,我只是来蹭饭的,就他俩。”

    为什么不直接给我痛快一刀,非得万箭穿心,千夫所指,一刀接一刀在皮上凌迟。讨厌的重点又一次来到我身上,季弘更加不负众望地把我像颗烂橘子那样,额外从筐子里挑出来,摊给那个人看:“江老师,这你那个小病人,有天跟我们一块吃过饭的,你还记得吗?”

    我埋头用汤匙刨着粥,一口都没送进嘴里,不用想也知食不知味,他这会一定能看到我了吧?看到昨晚还在跟他情难自控痛哭告白,今天中午就跟他的学生约会共餐的我了吧?他会怎么设想我呢?他心里是否闪过一瞬间的不舒服和鄙弃呢?小孩子啊,果然是小孩子,也不过如此,对吗?

    我该怎么办,该表示些什么吗?江医生,您好,好久不见了?还是江主任?还是配合他此刻的身份喊江教授、江老师?不说话会不会太不礼貌?如果心里有一张白纸,那此刻上面一定涂画满黑压压的硬笔字腹稿,可我根本卡不出一个字,四周的空气像是忽然化为肉眼难见的固定,有了重量,堪比千斤顶,压得我顺不过气,连双肩都架持不住。

    我能感觉到,那个人的眼光就轻轻落在我脸上,他没急着回答,像在刻意制造出打量我和辨别我的时间差,过了片刻,他才说:“记得,蛮活泼一小姑娘。”

    话语里有亘古不变的莞尔之意,那是温和,是礼节,是距离感。

    我开始观察自己拿捏着筷子的手指,像快溺亡的人揪紧一根水草,欲泣的冲动快把我淹灭了,我急需转移注意力来忍耐下这个念头。

    “活泼吗?”季弘跟他有不同的看法,说得好像我跟他已经很熟了一样:“我怎么觉得她特文静呢,总不爱说话。”

    还是一个男老师,他们还真是锲而不舍地在调侃后辈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啊:“女孩子嘛,在有好感的男生面前总会额外内向的诶,江老师是医生,情况当然不一样,”他讲完看法后还去索求同伴的回应:“你们说,我分析的对不对?”

    嗯,是,对,是啊,丁老师分析得很到位。男老师女老师们纷纷笑着附和。

    与此同时,康乔也在一侧小声嘀咕着骂:“我真受不了这群学理的低情商二笔了。”

    嘈杂成一片的附应里,我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

    就这一声,我挺直腰杆,抬平肩膀,双手呵护着的,那一点自尊的火苗,被一点点逼到了无氧层,倏得一下,全灭了。

    万念俱灰。

    老板娘收拾完包间,来叫他们上去。我终于从牢监刑满释放,不过应该没法微笑面对清风和太阳啦,因为我已经是一抔干巴巴的骨灰了。

    ##

    吃完午饭,我和季弘互相交换了手机号。季弘问要不要送我和康乔回家,我婉拒了。

    那个人每出现一次,就要以我一次全身心的殚精竭虑为交换,我没余力跟别人互动了,我只想一个人回家,谁都别和我讲话。

    晚上吃过晚饭,我手机震了,打开一看,是“鹌鹑蛋”,别吐槽我为什么要这么存他,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第二个字是什么“hong”,相比起来,鹌鹑蛋反而更有辨识度。

    我按下通话键:“喂?”

    “我还以为你不在呢,”他在电话里的声线听起来更清朗:“没想到接这么快,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我找了个床角落坐定。

    “没什么事,就给你打个电话,看看通不通,哦,对了——”他故弄玄虚,刻意制造着话题。

    “嗯?”我随便摘了个貌似感兴趣的语气字眼来回他。

    “今天下午去省人医实习,江老师问起我和你的事的。”

    “……”我心跳空当了一秒,压制住快冲出唇舌的急迫气息,换上漫不经心的追问:“他还会提起我哦?说什么了?”

    “就随便问了下,他平时就对我们这些门生挺关心的,就问我和你怎么样,我说,嗨——八字还没一撇呢,”他讲得活灵活现,我的大脑几乎能即时翻译出那个画面:“然后他跟我夸你了哦,他对你印象估计超级好,江老师平常很少夸人的,他跟我说,小姑娘挺好的,要好好珍惜。”

    “……”

    “怎么不吭声了?生气了?吴含,妹子啊,我没拿这话来勉强你的意思,其实我也觉得你挺好的啊,第一次看见你就觉得你不错。”

    “……”

    季弘的语气开始闪烁出顾虑和不安:“今天没想到是跟你,呃,联谊?应该是吧,用相亲形容的话,好像有点太过郑重了,我还觉得蛮惊喜蛮有缘分的,你不觉得吗?……诶?奇怪,你怎么不说话啊?”

    对不起,我也想说话啊,可是我的心门口都快抽搐成心肌梗塞,我怕我一开口就是吓人的哭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神经病不会好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马甲乃浮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甲乃浮云并收藏神经病不会好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