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经病不会好转 > 第三十四张处方单

第三十四张处方单

作者:马甲乃浮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和父亲的交谈,或者说是争执,注定无疾而终。从书房出来,我小幅度偏了偏眼,从少量的视野缺口里回望了一眼门内的书桌。老爸就坐在那后面,漫无焦点地平视前方,一半脸藏在那只被茶叶染得绿莹莹的水杯后,他只在开局时分呷了一口,之后说过再多话也没有润过喉咙。

    他的另一半脸,被射灯蕴黄的光打出深浅清晰的纹路阴影,我第一次觉得,这种无害的暖光也是会这样扎眼的。

    父亲的脾气再暴烈、讲话再针锋、口沫星子跟刻薄词汇再跟开挂一样乱飞乱砸,也终究是个五十岁的老人了啊。

    他是会老的啊。

    这个想法很快就点在我泪腺上,轻而易举地让我又想掉眼泪了。

    我回到房间,在床沿坐了一会,什么都没想,就单一地卖着呆。过去几分钟,虚掩的房门被推开,我看见吴忧探进来半个脑袋。

    他的卧室离书房很近,必然能听清刚刚那出由父亲和姐姐制造出来的人工狂风和骤雨。

    “姐……”他叫我。

    我没吭声,仅回以平静默许的眼神。得到同意,吴忧才钻进房间,他有这个年龄、爱运动的男孩子特有的瘦削身材,轻而易举就把自己送过了门缝“一线天”。

    但他没再往我这里走。

    “作业写完了?”我斜着眼问他。

    “没,语文还有半张讲义呢。”吴忧老老实实站那,像头被隐形栅栏紧紧圈起来的绵羊,乖巧得不像我亲弟。

    “那怎么不写作业?”我换上老妈子的口吻督促他。

    “就来说几句话……”我弟单手揣进裤兜里,摆出十几岁小男生独有的有点小帅气,有点小潇洒,又有点小汤姆苏加脑残的姿态:“姐,我就是来表明一下我的立场,我还是很支持你和江姐夫的,你也别太积郁成疾了,不是全世界跟你们为敌,还有小弟我在我你们摇旗呐喊。”

    吴忧笑着,光把他蓝色的格子衬衣混得泛出一点儿宁静的紫。我注视着他,也跟着他抿唇笑了下,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双眼顺其自然地就弯了:“行啊,也不枉我曾经给你充值过那么多次CF点。”

    “对嘛,我这人还是很懂得感恩和回报的。”吴忧给点日光就春回大地。

    “你一个小屁孩的支持有毛用,青春期结束了?喉结还没发育完全吧?”嘴上吐槽着,我的脚尖却已经在我方阵营又增一员大将的快活里,一下下贴到地板打拍子了。

    老弟胳膊肘撑门:“怎么说我吴忧也终将会取代咱们老爹成为以后的家主吧。”

    我还在笑:“好——家主巨巨,家主大大,草民在此谢谢你的皇恩浩荡,福泽四方了。”这是真心实意地感谢,世界上能有几个人,会这样不计代价不虑后果不论对错地站在你这边呢。

    “什么草民啊,再怎么说也是长公主吧。”我弟纠正我的措辞。

    “别角色扮演了行吗,吴影帝,赶紧给我写作业去。”这小子一抬举我,我立马就得了便宜卖乖端起姐姐架子。

    “姐,我真觉得你最后肯定会和江医生在一块的。”吴忧还不快滚,他在宣誓入营的戏目里演上了瘾。

    “真的?”我扬着嗓子问。吴忧的话明显不是虚情假意,特不是奉承恭维,因为发自真心的祝福是能让人感受到的,就像再密闭的瓦罐,都很难挡得住浓汤的香气。

    “真的。”

    “你怎么知道?”

    “第六感。”

    “女人的第六感才准,你们小男生的第六感比空气还空气。”

    “你别不信,去年期末考试我还真就预测出了自己的名次。”

    “17?”

    “嗯。”

    “你那是清楚地知道自己在班上什么水准。”

    “你看清楚好吧,我都精确到了个位数,十——七。”

    “那我姑且相信你一次,好了么。”

    “行,那我等着喝喜酒巴扎嘿。”

    吴忧吊儿郎当走出房间,像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治愈小天使,抽丝剥茧一般,把我所有不快乐不甘心团成的毛线球全扯光了。所以,再恼火再难过,我也会尽力克制,不去跟在乎的人说太狠太冷漠太锋利的话中伤他们。因为再怎么回想,他们带给我的甜美喜悦都比悲愤要多得多,深刻得多。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家人。

    洗完澡,我跟没事儿人一样,关好房门,给江医生打了个电话,不是暗搓搓地发短信而是直接拨手机,皆是爱情在给我壮胆,但它又让我贴心到懂得隐瞒,今晚和父亲的冲突我一个字都没对江医生提。我只是专一地充当一名地下情热恋中的少女,用若渴的期待问他:“江医生啊,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在太阳底下光明正大牵小手呢。”

    他轻轻松松就拨动了我的那根控制笑容的神经,“现在就可以。”

    “现在是晚上,没太阳当头照。”

    “月亮也可以。”

    我脑洞太大,旋即就一头栽进了他用26只字母小蜜蜂作业出来的甜罐头里:“噢……是不是想对我表达「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的意思?”

    “差不多。”他那头有略重的合上书页的响动,大概是要和我一心一意闲扯了。

    “可是月亮是晚上,深夜!都没什么人,不算光明正大。”我得寸进尺。

    “《月亮代表我的心》的歌词,全都知道么?”江医生问。

    “我要是说不知道,你会完整地唱给我听吗?”

    江医生的笑意化开在耳边,有消融一整个数九寒冬的力量。他在这种温情的魔法里,推辞着:“我五音不全。”

    “真的?”

    “嗯,同事去KTV,医院里的文娱活动,我从不参加,”他坦率地承认,还道明缘由:“为了藏拙,怕被笑话。”

    “哈哈,原来江承淮也会有弱项啊。”我从心底里笑着,江医生随口讲出来的字句,都能像日光一般折射进我的巩膜,神经,大脑,用和煦轻易地降服我。

    “人无完人。”他说。

    “那我唱给你听,行吗。”我唱歌也不是很在行,但此刻就是很想哼出来,良辰美景,只争今夕。

    “好。”

    “咳!那我唱了,你听着啊……”我清喉咙,贴紧手机,快速找调子进状态:“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我趿着凉拖走到窗边,呼一下拉开轻飘飘的帘子。幸而南京不是太过繁华的大都市不夜天,石头城的月亮尚还健在,弯弯一抹如夜色半昧的眼。我就站在窗前,接着哼,声线压得低,低到随时能溶断在风里:“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不变,我的爱不移,月亮代表我的心……”

    就让月老好好看着吧,为我印下真章:秦淮水灯流桨声,烟笼寒水月笼沙,钟山影里看楼台,江烟晚翠开,云观璧月连长夜,吟醉送年华,它们都在无声地注意着;就让六代流转的栖霞红叶,鸡鸣香火,玄武暮雨,莫愁落花,朱雀桥柳,乌衣巷燕,侠少青络马,富贵风流长都在此为我见证吧,多少王朝兴衰,南京于灿烂后黯然,而它终究无所谓繁华本身,江水千载,静静流淌着就好了——因如是,于之我,不见白日,冷月又何妨,反正它们并无区别,它们至死都会在那,一直都会在那,永生永世,不弃不离,莫失莫忘。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这首经典情歌跑过近半百的时光,终是变得俗滥,口水到谁看见歌词都无法念诵只能不由唱出来,

    可这就是我对你的感情啊。

    ##

    第二天,父母照旧去上班,一家人的神经都绷在那,早饭吃得小心翼翼,老爸第一个吃空,我尝试接他的碗去洗,他却一把抽回转而交给妈妈,典型的冷战氛围,没有尖刻怒骂,却更折磨人。

    当然也更无奈。

    好在没有像小说电影里一般那么狗血的被禁足,下午,我乘车去了医大,先前和季弘拐弯抹角打听过,得知江医生在二号楼402有一节《神经病学》的课程。

    打算给他一个惊吓(喜)。

    我来的不算早,教室里已经坐满了学生,他们大多在埋头玩手机,时不时会跟身边同学将几句话,也有少部分学神学霸什么的在煞有其事地翻教材,有几个女孩子的笑声尤其响亮和青春。

    我找到一排比较靠后的位置坐下后,上课铃就响了。我像模像样地从背包里翻出一本大笔记,一支黑水笔,一支红水笔,正襟危坐。

    铃声结束后,大约一分钟左右的光景,江医生如期而至,他今天穿的很清爽,浅蓝细条纹的衬衣,像一小片粼粼的海涌进了枯闷的课堂。教室里顿时安静了几度,但也没完全沉默,保持交谈的学生不在少数。过来人表示理解,这是大学课堂的通病。

    江医生倒很适应和自在,目不斜视,将教案搁到讲台,就开始调试投影机,开电脑,整理麦克风,一切做得有条不紊。

    来自天花板的光束水一样冲出来,将今天学习内容的PPT布画在大白荧幕上:

    “第八章脑血管疾病”

    “今天讲脑血管疾病,”他掀开PPT第二页,开门见山地复述定义,“也就是心脑血管疾病,心脏血管和脑血管的疾病统称,通俗点讲,就是所谓的‘富贵病’、‘三高症’。”

    江医生的一把好声线被讲台后的耳麦扩充上数个分贝,当真端得起“低音炮”这三个字,教室里的所有耳朵都在集体受孕。

    他上课似乎不怎么和学生互动,也不是什么传说中的风趣幽默风云讲师,相反还比较疏远默然,他的活动范围始终就在讲台后,与阶下众人保持距离,除却点击鼠标翻PPT的动作,便再没有太多的肢体语言和神态。

    原来,我的男神也只是那种单纯的,为了讲课而讲课的,普通教授啊。

    况且,我坐得这么靠后,江医生的走动范围又如此之小,他未必能发现我。

    下午的关系,半节课过去,四角都有个别学生开始趴桌子上睡觉,中间地带也哄出女生细碎的窃窃私语,十有□□是在聊八卦无关上课内容,我潜意识里一直认为医学生上课都很严谨专注,现在看来,医大除了讲师跟咱们讲师一样,学生也跟咱们普通大学青年并无差别么。

    因为是自家男人的课,我一反往日渣态度,听得比学霸还学霸。课程正进行到心脑血管疾病治疗方案内容,我边以记录会议的速度狂草书写着上课内容,一边适时抬头看看讲台后的江医生,赏心悦目。

    大概是临近下课了,教室里浮躁的纷议声越来越响,江医生平稳低敛被挤压在里头,像一颗正要破壳的种子被泥土熙熙攘攘覆在中央,艰难地想要冒出芽儿头。

    真替他打抱不平,小说里都是骗人的,说好的帅比男老师上课的话,教室都满员到挤不下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呢?

    江医生停止授课,叹了一下,呵息声灌在话筒里,像一阵有形的风蔓延过去,他抬高点语气的力度,却又不过于突兀和严峻:“别讲话了。”

    沸腾的容器渐变着止息,教室里彻底清醒和安静下来。

    咱们的老教授终于还是不堪忍受了?我不由自主挑起嘴角,停下飞一样的记录,将水笔卡到拇指、中指、无名指间随意转着,一边举高脖子抬头朝讲台方向望过去。

    而就在做出这个姿势的空隙,我听见讲台上的人警告和打趣意思并存地说道:“平时怎么样我也不多计较,今天我女朋友特地来看我上课,麻烦你们给我点面子。”

    火又被拧到最大,班级里登时惊讶地炸开锅,我脸颊也燃烧在这种躁动里,温度直飙烘烤值,轻易就把我粉碎了,融化了,在一片羞赧的气氛里。

    江医生没刻意看向我,继续淡定从容翻PPT。

    但他的学生们肯定不会放过我了,纷纷八卦地拧着脖子,用视线四处揪寻老师口中所谓的“女朋友”。

    有中间段的女生按捺不住大声询问:“江老师,你的新女朋友是我们学校我们系我们班的嘛?”

    “不是。”江医生看了她一眼,答。

    ——教室本就不大,大概只是1~2个班级的课程,日子久了,大家都相互认识,外加有同学主动缩小搜查范围,有什么陌生人在场一眼便知。

    我很快被锁定。

    “老师,倒数第二排那个生面孔是你女朋友吗?”前排有人问。

    “对,上课效率低下,找人的效率倒是很高啊。”江医生若无其事地以褒扬小讽。

    台下哄笑。

    “你女朋友看起来很小啊!多大了?”

    江医生答:“跟你们差不多大。”

    “老师居然还好老牛吃嫩草这口!”

    “老师,您把年轻的妹子留给我们好吗——?”有男生拖拉着语气,故作悲痛愤懑嘶嚎状。

    我悄悄掀高眼皮去打探江医生,他站在讲台后,面上只是微微笑,态度伸缩自如地应付着所有学生的调侃。

    别再看我了!请继续上课行吗!太羞愧,太惭愧,莫名地羞愧,仿佛被四面八方的镁光探照灯光线聚拢在中央,亮堂堂得令人心慌,这份心慌感如焚烧,简直致命。我也想故作姿态表现出平静,无畏,不放在心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坦然接受这个身份的桂冠和披风,威风凛凛,我就是江承淮的女朋友。

    可是怎么办呢,没办法,它在我看来是多么郑重的一件事,是强压,是举足超重,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计量,我被江医生堂而皇之请上台面,被他从宽阔的背脊后硬拉到身前,介绍给所有人,被所有人认知、认可和接纳。毫无疑问,它们太过唐突,猝不及防,但又是一种多么心怀坦白的呵护——

    我已不计后果得失,我已不论是非对错,只为满你所愿,给你一次光明正大,走在青天白日下。

    谓予不信,有如皎日。

    作者有话要说:谓予不信,有如皎日。

    出自《诗经·王风·大车》

    释义:如果你相信天上有太阳,你就应该相信我。

    前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让我愈发觉得没有人生,只有命运,一次次向现实妥协,幸而还有码字这个乐趣不会丢,幸而还有你们在等我。

    祝,节日快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神经病不会好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马甲乃浮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马甲乃浮云并收藏神经病不会好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