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长生千千劫 > 第四十章 魔影初现

第四十章 魔影初现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天后,他仍是不敢上七里岭,而不上七里岭,如何灭杀熊妖?

    思量再三,他决定用二叶诱妖草引诱熊妖,但又担心诱妖草将熊妖引来的同时,这诱妖草又会使其凶性大,而其爆出来威力比平时倍增有余,在先前他与虎妖、猿妖搏杀时有明显体会。 用二叶诱妖草还有一种可能,会引来其它妖物,那是他只有望风而逃!但除此之外,他也别无它法。

    李七月从储物袋中取出大小两套法阵所用的阵旗,分别在岭下布置一大一小两套法阵,**阵是七彩**阵,小法阵是反五行困仙阵,一共八十四块高阶灵石随阵旗布置在地底里以供法阵运行所需灵气,这两套法阵凭这八十四块灵石可以运行万年有余,法阵被激后即使满负荷运行,也可以运行百年以上。**阵套在小法阵外,两阵眼正好重合在一处,这样更利于他操纵这两套法阵。这是他第一次实践运用法阵,因而显得格外用心,因为他明白,哪怕有一小到微不足道的失误,也有可能是其丧命。

    在阵眼中输入真气,试运行后,现这两法阵运行尚可,基本无瑕疵之处,这才将心放下。休息一炷香时间后,他从储物袋中取出早已准备好的二叶诱妖草,栽种在阵眼附近的地里,而他自己盘腿坐在阵眼之中。

    他意欲在阵眼中打坐休息一会儿,但令他远远没想到的是,才将二叶诱妖草栽种在地里,应该不过几个喘息时间,就听见七里岭上传来各种各样的咆哮声,辨其声,应该不下十七、八只二级以上的妖物,这些妖物几乎在同一时间从岭上冲下来,其动静如山崩地裂一般,卷起的烟尘将整座七里岭遮蔽在灰蒙蒙之中。

    还未等李七月反应过来,有几只以度见长的妖物已经冲到阵中,慌忙间,李七月拔地而起,御剑逃命。

    一口气飞出数百里,确认身后并无妖物追赶,他才敢停下来,回头确认一下,这才降落在一山头,刚才因为御剑飞行时输出真气过度,竟然一下子有脱力的感觉,他找出数只玉瓶,到处一把丹药塞入口中,随后便打坐调理。

    一盏茶后,他才离开山头,徘徊几次后,他还是决定回七里岭查看一下,毕竟那里有八十四杆阵旗,他不会轻易丢弃的,虽然炼制所需灵草得来全不费工夫,但炼制阵旗不易。

    他御剑飞行一段路程后,大约距离七里岭还有十余里路,他便落下来,徒步而行,当他鬼鬼祟祟地绕过七里岭,摸到法阵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头向下看时,一个令他哭笑不得的场面出现在他的面前。

    法阵所在的一顷地范围内,七彩雾气氤氲奔腾,偶有电光闪烁,阵内鬼哭狼嚎声不断,如地狱里一般,即使处在三、四里外的山头上,也被这鬼哭狼嚎声惊得胆寒,而一阵一阵地动山摇的感觉使得站在山头的李七月摇摇欲坠。若是他猜测不错的话,法阵已经将这七里岭共十八只妖物全部困在其中,而观察法阵现在运行情形,凭这十八只妖物,想要破阵而出,非一时之间。

    若是就这样,李七月只要在安全地方维护法阵,使其能够平稳运行,假以时日这十八只妖物必定是其囊中之物。但是天不遂人愿,站在法阵外竟然有一斜背着一柄五尺长巨剑的青年人,因为这青年人斜对着李七月,所以李七月根本看不出其真面目,但他可以百分百确认此人是修为在筑基期中期的修行者。

    李七月轻叹一声,便转身离去,他知道凭他练气期十一级的修为,从筑基期中期修行者面前取回八十四杆阵旗是不可能的。

    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耳边骤然响起一声音,道:“小道友,既来之则安之,何必急着走呢?”

    李七月心头一闷,周身真气一滞,差点软瘫在地,他咬破舌头,才恢复自身真气运行,心中暗道:刚才那青年人使出的是一种魔音,难道来人是一魔修?

    想到这里,他心一沉,顾不得回头看身后动静,而是双手挥舞,不过眨眼之间一套反五行困仙小阵就被他成功布置在身周,同时十二块高阶灵石伴随阵旗一同没入地下。

    这时他才缓缓转过身来,现那青年人正朝他这边飞纵过来,此时距离他不过十余丈距离。他后背冷汗淋淋,暗道:好险,若是在迟疑片刻,他便将自己的生死掌控在他人手下,如今有了这反五行困仙小阵,至少有了坚持一段时间的凭仗。

    李七月不动声色地站在原地,施礼道:“前辈大驾光临,晚辈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那青年人除了俩高颧骨颇有特色外,五官尚算端正,双眼中的眼光隐有阴鹜之芒,双手擒着巨剑正冲向李七月,见李七月开口说话,他反倒是一愣,但他未停下脚步,笑道:“小道友说话太客气了,差点儿使本王子我动了恻隐之心,哈哈——”

    此时李七月已经手攥血红,另一手捏这一枚五行霹雳弹,若是法阵一旦困不住此人,他必定将他压箱子底的本事迷踪步使出来,即使拼得一身修为跌落为零,他也要将眼前疑似魔道之人灭杀,否则他不可能全身而退的,死的就是他自己,哼,只要他活着,就有修行机会,若是死了,人死如灯灭。

    那青年人见李七月一动不动等着他,反倒是犹豫了一下,几乎眼看着其一脚跨入法阵内时,他突然收回跨出来的一只脚,停住脚步,并后退几步,狐疑地看了看李七月,道:“小道友,难道你死到临头了,还不怕?难道有什么凭仗不成?”

    李七月的心几乎提到嗓子眼,他想说话,却是说不出来,眼前之人给他的压力,远远高于从前在九孤山狙杀他的那两个筑基期修真者,如果说眼前的青年人是一头恶狼,那两个筑基期修真者至多是俩土鸡瓦狗而已。

    在李七月现这青年人的那一瞬间,他便从心底里知道自己是千万不能逃的,越是想逃,越是死得快!只有使出毕生本事搏杀一场,才有可能获得生的可能,尽管这生的可能很是渺茫,但不尝试搏杀一场,鹿死谁手还真是说不准的。

    这青年人尽管是筑基期中期修为,但其眼中露出的杀气,远非他所见过的那些结丹期以上的修真者所比,由此可见,眼前青年人一定长期处在厮杀之中,否则凭什么给他这种逼人的杀气,而这杀气几乎使得他喘不上气来。

    李七月见对方有了警觉,冷笑道:“晚辈知道凭我本事,想要从前辈手下逃命是不可能的,还不如干脆引颈受戮来得干脆一点,我只求死得痛快,你也别费事穷追不舍!”

    “好,本王子我喜欢你这种性格,在收你性命之前,本王子有句话要问你?”

    “你问吧?”

    “前面那座法阵是你布置的么?”得到李七月肯定回答后,他又问道,“你是中原九州哪一门哪一派的?本王子对法阵也略知一二,但却看不懂前面的法阵到底是何法阵?小道友,你肯解释一二么?”

    李七月嗤笑一声,心中暗忖道:这一大一小两套法阵是我从葫芦洞天里琢磨出来的,你自然不认识这法阵,何况前面的法阵是两套法阵套合而成的,任你再精通法阵,也得花上一段时间才看出些许端倪。

    见李七月沉吟之中,却不说话,那人又道:“小道友,本王子一向求贤若渴,不如你从此跟随我,我是绝不会亏待你的。本王子也看得出你资质颇差,修行到如今也是不容易,但你若修行我魔道,就不在乎这些资质问题,我魔道中有千万中修行方法,任其中一种也可以使你的修为一日千里。”

    李七月心中一动,若是真如眼前之人所说,今日逃得性命之后,一定要多关注魔功,他可不在乎正道、魔道,只要修得长生便可。

    山下法阵被群妖击得“轰轰——”作响,地动山摇的震动使得李七月几乎站不住。但他不敢将视线转移半分去观察那法阵是否坚持得住,因为他知道一旦有半点儿分神,那人会趁机毫不犹豫地扑杀过来。

    “考虑得如何?”见李七月一直不开口说话,那人以为他正在思量之中,等得不耐烦时,他又催道。

    “呵呵,前辈,你且胜过晚辈再说不迟。”既然已经确认对方是魔道中人,任对方说得天花乱坠,两人之中必有一人死在此地!

    那人闻言,双眼凶光倍增,站在原地,双手持剑猛地向李七月劈过来,口中同时道:“小子,我看你有何手段在本王子手下逃命,你这破法阵在本王子面前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李七月虽然一动不动,他心中清楚,对方距离自己有十五丈以上的距离,即使巨剑威力再大,也不可能真正伤及他,当然对方已经看出他布置的法阵,看来对方对法阵的了解不是简单的一、二。

    巨剑挥过后,李七月感觉剑锋裹挟阵阵烈风扑面而来,脸面上传来阵阵刺痛,即使有护身真气,也不能阻得对方剑气热风。

    一阵飞沙走石后,李七月面前凭空出现一道深及五丈长十丈宽仅一尺的地隙儿,心中感叹对方到底不是寻常的筑基期中期修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长生千千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如梦似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梦似眠并收藏长生千千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