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血刀客 > 第九章 岳飞相邀(下)

第九章 岳飞相邀(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洛天初叹了口气,揭掉了人皮面具,苦笑道:“我本以为能瞒的久一些,没想到还是破绽百出,被岳兄认出了。”岳云虎目闪出慑人的光芒,凝视他道:“不过洛兄还是赚到了,要是早知道你在主持,我们也不会冒然轻进,损兵折将。”洛天初道:“可你们还是取得了潭州和鼎州。”岳云淡淡道:“它们本就是囊中之物,只是没想到取得的代价会如此之大,都是拜洛兄所赐。”洛天初叹道:“我知道你现在恨我入骨,但我确实有我的理由。”岳云道:“我知道,家严也说你有你的苦衷。”

    洛天初惊奇道:“岳节使倒理解我。”岳云道:“云这趟前来的另一个目的是请洛兄随我一同回去,家严想和你见一面。”洛天初大惊道:“岳节使见我作甚”岳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问你愿不愿随我同去?”洛天初笑道:“岳兄敢来,我也敢去,我信得过岳节使的为人。”岳云冰冷的语气这才稍有缓和,道:“家严果然没看错你,他也说你肯定会赴约的。”杨太道:“就算要去也要有人陪同。”柳少卿道:“我和他去。”

    岳云道:“若我猜的不错,这位该是近期和洛堡主形影不离的柳庄主了,前夜你替洛天初断后,剑法出神入化,独挡我军王贵,董先,徐定三员大将,不知我猜的对不对。”柳少卿也取下了人皮面具道:“正是柳某。”岳云笑道:“可惜家严只邀请了洛堡主一人,只好拒绝庄主了。”洛天初道:“无妨,我自己去就行。”岳云道:“那样最好,还有一个问题,前夜你们断后的还有一位女性高手,我和杨再兴也敌她不过,不知又是哪位?”说着他将目光移到了李清婉扮装的小乞丐身上,显然认出她是昨夜那人,只是不知她的身份。”李清婉‘嘿嘿’一笑,道:“绣水宫主,李清婉便是。”岳云色变道:“有传言说倪红颜已经过世,看来传言非虚,贵宫在西夏地位隆重,宫主的行为不知是否代表西夏?”

    李清婉笑道:“当然不是,我只是爱凑凑热闹罢了,跟西夏没有关系。”岳云道:“难怪杨军师信心满满,原来有这么多高手助拳,但是结局已经注定,还请认真考虑《招安书》的提议。”杨太道:“也请岳小兄转告令尊,我洞庭义军替天行道,于民无伤,湖湘百姓安居乐业,倒是令尊非要打这场无义之战,无论胜败,令尊都难逃残杀同胞的骂名。”岳云叹道:“云一定带到,洛堡主,我们走吧。”

    洛天初和岳云离开了云泽寨,到了码头后搭船向对岸的潭州驶去。轻舟破浪,二人伫立船头,秋风送爽,衣袖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岳云去送信时将兵器留在了外面,现在丈二红枪又回到手中,他突然道:“两年不见,愿领教洛兄武功。”说完不等洛天初答话,枪随身走,横扫腰间。洛天初反应迅速,凌空跃起,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落在船舱之上,道:“怎么上来就打呀。”岳云也不答话,单手攥紧枪杆,长枪带着劲风旋转刺出,眨眼间袭到胸前。洛天初见四周都是湖水,无处可避,只好翻身跳到船尾。操舟的船夫见他们动手早躲进了船舱。岳云趁机跳上舱顶,居高临下,将丈二红枪撒将开来,一时间漫天枪影罩了下来。洛天初发现岳云的武功也大有精进,不敢大意,拔出孤鸣剑迎敌,用出了‘七决剑气’,向空中射出七道剑气。岳云虎目放光,凝气不动,渊渟岳峙般沉稳,突然虎目寒芒爆涨,推枪刺出,这一枪乃他全身功力所聚。两股劲力相交,洛天初挺立不动,岳云却在船舱上退出三步。

    洛天初赞道:“好枪法!”岳云叹道:“我输了,没想到洛兄的武功进步如此神速,云再难望其项背。”洛天初道:“势均力敌,岳兄过谦了。”岳云苦笑道:“休要哄我,你明明未尽全力,若你全力出击,我只怕避都避不开。刚才那一招我也只是挡住了五道剑气,倒是你手下留情了。”

    这时船夫从舱中露出头来,问道:“你们打完了么?”岳云从上面跳下,歉然道:“惊扰船家,多多见谅。”两人重回船头,洛天初道:“岳兄为何突然想和我过招?”岳云淡淡道:“你杀了那么多我军士兵,我总要找你出口恶气,可惜打不过你。”洛天初道:“要是能打过呢?岳兄会不会杀我?”岳云笑了笑道:“这就难说了。”洛天初叹道:“你确实有理由杀我,我不怪你,我其实也不想和你们岳家军结仇的,在战场我能少伤一人就少伤一人,无论你信不信,那天在城洞杀人时的我真的变成了另外一人,非我所愿。”岳云道:“我也听一些伤兵说你对他们手下留情,我也奇怪为何你反差那么大,原来另有原因,是练功走火入魔了么。”洛天初道:“可以这么说。”岳云道:“看来那刀法再强也只是邪功魔法罢了,你的《降魔剑典》已入化境,世间难逢敌手,为何还要冒险再学‘邪刀’?”洛天初道:“你说的对,但有些事是停不下来的,就好比一个富人得知脚下的土地里埋着一批宝藏,哪怕他这辈子已经吃喝不愁,但仍然会去挖的。”岳云叹道:“贪欲害人啊。”洛天初笑道:“世人都有贪欲,上到皇帝,下到乞丐都不能免俗。”

    不一会儿两人抵达对岸,只见五六十个码头前停泊着近千艘战船,霎是壮观。周伦说的没错,战船中多以木筏小船为主,战斗力和行驶能力都远比不上洞庭的战船。前来码头接应的是徐定,待二人下船后,问岳云道:“一切顺利么?”岳云道:“还好,洛堡主,这位是徐定将军,两位应该是见过了。”洛天初施礼问好,徐定冷笑道:“不但见过,还领教过高招呢。”他瞄见洛天初身后只背着一柄剑,便讥讽道:“阁下怎么不把那凶器也带来?好多兄弟想见识一下呢。”洛天初不愿解释,默然不语。岳云道:“小弟稍后再对徐兄细说原委,岳帅在哪?”

    在军营中他从没唤过岳飞为“爹”,别的军士怎么称呼他也怎么称呼,不因自己为岳飞之子而有半分骄傲。徐定道:“岳帅和张丞都在军帐中等候。”岳云愕然道:“张丞也在?”徐定瞥了洛天初一眼,道:“不仅他在,所有将军都在那里,都想一睹这位杀人魔头的尊容。”洛天初心中有气,心想我来是见岳飞的,不是受你们这班人侮辱的。战场上生死自有天命,无非被我杀了几百人,怎么就这么恨我。想必岳家军向来战无不胜,偶遇小挫便如此重视。

    岳云皱眉道:“岳帅交代过堡主前来的事要格外保密,是谁透露给那么多人的?”徐定道:“除了张丞还有谁,不过知情的也只是一干亲信将领,定会遵照岳帅保密的命令。”岳云不解道:“张丞又为何要透露给他们呢?”徐定道:“还不是想要人多势众,给姓洛的一个下马威么,岳帅劝他也不听。”洛天初道:“你们口中的张丞该是左丞相张浚吧,可惜他要失望了,我既然敢来,又怎么会怕呢。”岳云道:“好了,我们进城吧,顺便带你参观下一下现在的潭州城。”

    潭州城内一片焦土废墟,火势虽已熄灭,但依旧散发着刺鼻的烧焦味。大部分民房都已坍塌,建筑残破不全,空寂的长街上到处是瓦砾碎石。岳云道:“洛兄对自己的作品还满意么?”洛天初叹道:“岳兄就别再挖苦我了。”

    只有城西的几条街道免遭火灾,三万岳家军便在街道上安营扎寨,洛天初见有的士兵在擦拭兵器,有的在缝补衣服,有的在清洗碗筷,还有的在练习武艺,全都规矩有素,无人跑闹流窜。士兵们见到岳云他们也互相打着招呼,令洛天初吃惊的是岳云一路走来竟能叫出所有士兵的名字和外号。

    “老李,伤口好些了么?”“三哥,今天伙食是什么?”“老猫,又看媳妇儿的信呀。”,“明叔,你家二小子才十岁,年纪太小,请他过两年再来参军吧。”岳云十二岁时从普通士兵做起,虽然屡立战功,但岳飞每次请功时总是压着不报,把封赏的名额让给别人。许多人都为岳云鸣不平,张宪就不止一次劝岳飞如实申报,岳飞只是不准,把升官的机会都让给了别人。岳云本人倒无所谓,乐的和士兵打成一片,他虽然年轻,但在军中颇受尊敬。现在他和杨再兴统领着‘背嵬军’,但官阶仍然是微小的八品。如果照实申报他的军功,现在至少也是大将军了。洛天初忽然理解了岳云的感受,那些死去的士兵都是他的兄弟朋友,若被敌人杀害尚可报仇,可偏偏是被自己杀了,他如何不恼。岳家军虽都不认得洛天初,但见他和“赢官人”走在一起,肯定都是好朋友,纷纷向他招呼行礼。

    岳飞的临时帅府坐落在街道尽头的四合院里,他本来从不占用民房,但随行军中还有张浚,总不能让丞相也住在街上。守门的士兵对岳云道:“岳帅正在大厅等候。”进了小院,见院中站着二三十员大将,都一脸愤慨的怒视着洛天初。(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血刀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古草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草青并收藏血刀客最新章节